第十五章福伯实力

    魔心森森的道:“小子,把东西交出来我就饶了你,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戚少陵恨恨的回道:“考虑你个大头鬼!”经过了这么多次的生死,戚少陵也老道了不少,知道只有激怒魔心才会给福伯可乘之机!

    魔心阴冷的道:“小子,你可不要太嚣张了,要不然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戚少陵见魔心有些动怒了,继续激道:“死?老魔头!你叫老子死,老子就得死啊?你算哪根葱?”

    魔心双眼微眯,嘴角微抽,苍白的脸色变得白里透青,沉声道:“不识好歹!”自从成了魔心宗的宗主以后,就再没人敢在他面前说三道四,现在倒好,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居然指着他的鼻子,还道你算哪根葱?泥人还有三分火气,何况是我魔心!

    戚少陵好像没体会到魔心的愤怒,继续说道:“老东西!老子就是不识好歹了,你能咋的?”

    老东西?魔心的火山终于喷发了,一言不发的朝着戚少陵走去,从他紧握的双拳可以看出他究竟愤怒到了什么地步!

    戚少陵盯着魔心,看着魔心的脸色,心里默念:还是不够!看来必须上点猛药!

    戚少陵双手一推,大吼:“等等!”

    魔心一怔,阴森的说道:“怎么?想要道歉?晚了!今天我要你死!”

    “道歉?死?死你妹!老杂毛!别那么自恋!老子不仅不会道歉,还要问候你祖宗十八代……”戚少陵指着魔心开始大骂魔心的十八代祖宗……

    魔心怒极,大喝道:“找死!”身形一闪朝着戚少陵射来!他从来没这么愤怒过,以往和高手过招,对方都顾忌面子不肯大骂跌了身份,这小子倒好,连十八代祖宗都放过……

    “哎呀!恼羞成怒了?你的十八代祖宗我还没问候完呢……”

    福伯从戚少陵说第一句话开始就知道他的注意了,见魔心被激得火冒三丈朝着戚少陵而去,顿时抓起一块石子向朝魔心后脑激射去。

    魔心虽然怒火中烧,但还没忘记身后有福伯这个大高手,听到脑后生风,脑袋向左一偏,躲过了石子,继续朝着戚少陵驰去。

    戚少陵在骂魔心的同时也在向后跑去,虽然和魔心的速度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但远一点是一点吧。

    福伯见魔心认准了戚少陵,心中也有些焦急了,抓起了一大把石子朝着魔心甩去,魔心听到背后一片呼呼声,吓了一跳,赶紧往后一个翻身躲了过去,当然速度也慢了下来。

    戚少陵气喘呼呼的跑到了河边,弯着腰剧烈的咳嗽起来,还不时的抬起头望着魔心开骂……

    魔心还想再追,可是福伯的石子可不是吃素的,他一动福伯的一大把石子就飞了过来,恨恨的剐了一眼戚少陵道:“小杂种,你先等着,等我收拾了那老家伙再来好好招待你!”

    魔心转过身看着福伯,冷冷的说道:“老东西,既然你想早点下地狱,那么我成全你!”说完朝着福伯疾驰而去,福伯也不甘示弱的迎了上去。

    几仗远的地一瞬而过,魔心打出一拳,福伯拍出一掌。

    “轰!”拳劲和掌力来了一个大碰撞,能量不要命的从相撞之处激发而出,两人中间形成了一个半米大小的坑洞,沙石像子弹一样向四周飞去。

    “哼!有两下子……”魔心邪笑道。

    福伯本来不是魔心的对手,但在山谷这半个多月来每天都是以寒冰鱼为食,几天前又突破了一个大境界,达到了和魔心相同的境界,虽然还有所不如,但还是相去不远,勉强支撑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大言不惭!接招!魔心咒!”魔心咒在魔心对付戚英雄时曾经使出过,魔心咒会让魔心的身体产生黑雾,黑雾可以吞噬所有的攻击!

    福伯好像也见过魔心的魔心咒,知道硬攻是不行的,福伯没有戚英雄的“清风徐徐”,所以一时也找不到破解的方法,福伯向后退了几步,死死的盯着魔心的双手,自从刚才魔心施展了魔心咒过后他的双手就没变化过……

    “难道必须要维持住手印才能施展?”

    福伯从地上吸起了一块石子,打向魔心的双手……

    “嘶……”石子靠近黑雾后消失了……

    “不行!所有的攻击都会被吸收,都会被吞掉,看来攻击不到魔心本人了,维持黑雾肯定需要元气,我是要慢慢消耗他的元气吗?不行!不行!黑雾的维持消耗的元气不多。该怎么办呢?这黑雾肯定有漏洞,不可能吸收掉所有的攻击,只是我的境界还没达到不能破解,看来只有选择和家主一样的办法了,避重就轻,祸水东引!”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体内的调和之气就不再是内气了,而是:元气!

    福伯一身大喝:“哆!”声音以可见的震荡从口中传了出去,一波一波的就像石子在水中激起的波纹。

    声波碰到黑雾,黑雾迎上了声波,声波溃散,黑雾迷乱,魔心维持不住黑雾的形态,黑雾消失了!

    魔心死死的盯着福伯喝道:“佛门三绝?声绝?你是什么人?”

    原来福伯那声“哆”不是胡乱吼的,这是西域佛门的绝技!

    福伯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招我没败!”

    “好,好得很!再接我‘魔狂舞’!”魔心的身上显现出魔纹,指甲也变得乌黑而深长!

    福伯知道这招的厉害,这招主要是身体强化,无所不破!

    魔心速度激增,朝着福伯撞了过来,福伯根本没看清魔心的动作,顿时倒飞而退,空中还喷出了一口鲜血。

    戚少陵在旁边看着他们的战斗,根本插不上手,本来想乘着这段时间逃跑的,但他发现这山谷唯一的出路被战场堵住了,他根本逃不了……看到福伯受伤倒飞而出,他知道魔心的愤怒逐渐消退了,现在正进入战斗状态。这可不行,愤怒当中的魔心就不是福伯所能击败的,如果魔心再进入战斗状态的话那么他们今天将没有任何机会!

    于是戚少陵又开始嚣张的骂道:“老杂毛,你不是要杀老子吗?快来啊,不然老子就要逃了!”那样子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正在追击福伯的魔心听到这话,顿时火了,他奶奶的,臭虫一般的蝼蚁居然三番四次的挑衅虎威,活腻歪了不成!停住身形,回头看着戚少陵,两眼都快冒火了,青着脸道:“妈的!老子弄死你!”说完一道掌风向戚少陵袭去,使出魔狂舞的魔心比平常强出一倍多,而且魔心也是气急而发。

    “嘭!”戚少陵被击飞了出去,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狠狠的盯着魔心,狰狞的吼道:“老杂毛!你不是要弄死老子吗?你来啊!老子还没死呢!”

    再次听到‘老杂毛’,魔心简直是怒发冲冠,舍掉福伯朝着戚少陵而来,誓要先把这可恶的小杂种干掉!

    看到发狠的魔心,戚少陵也有点发憷,顾不得身上的伤,拼命的向后跑去,虽然魔心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谁也保不准魔心突然偷袭,那他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杀呀!

    身受重伤的福伯见魔心舍弃他向戚少陵攻击,当时吓了一跳,幸好戚少陵只是震伤了肺腑,生命还没有大碍。可是如果魔心追上了戚少陵,那就凶多吉少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靠近凌儿!看来只有用那一招了,虽然后遗症很大,也许还会境界不稳,没法子了,拼了……”

    “佛法无边,苦海无涯!降魔真身决!动!”福伯双掌撑天,双脚齐肩,脑后发出一阵金光,身体也逐渐变大,身体慢慢的染成了金色,一刻钟过后,福伯的身体涨到了一丈多高,看起来不再是垂垂老矣的入土之身,而是雄伟、挺拔!变身后,福伯向魔心扑杀了过去,巨大的拳头隔着几仗的距离一瞬间到了魔心的身后,魔心不敢怠慢,回身一掌打在了福伯的拳头之上……

    “轰!”

    魔心倒退了两步,稳住了身形,福伯不退反进,继续攻击,魔心落了先手,失去了主动权,面对福伯如山似海的拳风也只得暂避锋芒,一退再退!

    魔心很是郁闷,没想到这老头居然还有拼命的绝招,现在的他被福伯压着打,虽然还没有受伤,但现在的他肯定不是福伯的对手。

    高手过招胜负就在一瞬间,福伯巨大的拳头终于落在了魔心的身上。

    “轰!”魔心倒飞而退,“哇!”落在地上的魔心吐出一口鲜血,内腹受了严重的创伤,福伯那招可是拼命的招,那破坏力远远超出了福伯应有的水平。

    一招落后,全盘皆输,虽然魔心的实力和境界要强于福伯,可是福伯先发制人,抢占了先手,接着招招紧逼,招招拼命,让反应慢了一拍的魔心疲于奔命,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就身受重创。如果两人都是全盛时期,而且都是同时出手的话,那么福伯也许就不是魔心的对手了,身为一宗之主的魔心哪会没有拼命的绝招!

    “咳咳……”魔心挣扎着爬了起来,本已苍白的脸颊变得更加惨白,‘魔狂舞’也被福伯打散了,摇摇晃晃的站在福伯的对面,死死的盯着金光闪闪的福伯,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沙哑的嗓子发出低沉的声音:“好!很好!好得很!没想到佛宗之人也玩这一套,你们不是正大光明吗?为什么还偷袭与我?”

    福伯面无表情的看着魔心,并没有因为打败了魔心就兴高采烈,听到魔心的质问,福伯也没显得尴尬,而是郑重的道:“非常时期用非常之办法,成王败寇就是这个理。”

    “哈哈哈哈……好一个成王败寇,你说得对!不过,你以为你胜了吗?嘿嘿!连理枝、妖奎!还不现身吗?”魔心仰天一阵大笑,阴测测的说道。

    福伯惊道:“你还有帮手?”

    魔心道:“哈哈哈哈……老头你怕了?”

    福伯向四周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盯着魔心道:“你诈我?你……”

    “不!他可没诈你!天妖宗,妖奎!见过佛宗高手!”空中忽然荡起一阵波纹,从空气中钻出一人来,妖异的面颊,挺拔的身影,雄浑的声音震荡在山谷之中。

    “呵呵,这种场合怎么能缺了我呢?各位哥哥,我是来捧场的……”空中再钻出一个女人来,长得妖艳而妩媚,不是合欢宗的连理枝又是谁!

    原来自从魔心回去以后始终感觉不对,他截住福伯两人是为了一样东西,他们以前就推测东西在戚少陵身上,没在福伯身上,既然那小子掉进了深涧,那么东西也就应该在深涧之中,他和妖奎商量了一下,准备下去分头寻找,虽然深涧很危险,但那东西太重要了,他们经不住诱惑就再次来到这里寻找,正好碰到了连理枝,也就一起来了,刚才是魔心先找到福伯,而连理枝和妖奎都在别处搜寻,自然就出现戚少陵所见的那一幕,魔心与福伯的对峙。刚才的打斗声也没瞒过身在不远的两人,他们也就联袂而来……

    福伯苦涩的看着三人,再望了望远处的戚少陵,摇了摇头,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领教了!”

    本文来自看書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