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一月份的清晨还是有些冷冽,空气也有些干燥,令人感觉有一些压抑。

    昨天晚上回来之后,林天石并没有上床睡觉,而是打坐修炼。其实不但是林天石,在这个别墅里面的所有人都是那样,毕竟大家都是修士,修炼才是主要的,就连云龙和云雪两个小捣蛋也不例外。

    林天石是第一个从打坐中醒来的,这得益于他体内那个虽然已经休眠,但是却能够自行修行的神婴。

    因为其他人还在修炼,所以当林天石走下楼的时候,楼下一个人都没有。于是,林天石联系了一下上海林家庄园那边,让人通知吸血鬼爱得华今天就前来京城会合。

    中午,林天石他们懒得在外面吃午饭,所以林天石拿出从天心谷带出来保存在戒指中的一些普通灵果分给大家当作午餐。因为大家都是修士,对于用普通灵果做饭的事情,那也是经常的事,所以众人也没有什么意见。

    等众人吃完灵果,别墅外面刚好响起门铃声。林月出去开门,过了一会,林月就带着常河和一个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其中那个女子想来就是常河的未婚妻方婕。

    看到常河他们进来,林天石把抱在怀中的云雪放到沙发上,然后站了起来笑道:“常教官,你来了。”

    点了点头,常河指着自己身边的女子微笑的介绍道:“天石,这是我未婚妻方婕,我们是来给你送请贴来的。小婕,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的好友林天石。”

    两人相互道了声好之后,林天石接过常河递过去请贴,然后又为常河他们相互做了介绍;还没有等众人坐下来,别墅外的门铃又再次响起,不一会林月又带着张志和朱明走了进来。于是,林天石又给常河介绍了张志。

    等大家都坐下来之后,林天石不禁奇怪的向朱明道:“朱明,你和张志认识?怎么一起过来?”

    摇了摇头,朱明笑道:“我们是第一次见,刚才只是正巧一起到而已。”

    点了点头,林天石又向张志笑道:“张志,长和是我朋友,他这个月二十八号结婚,你按照常河的要求从公司调集一些高档轿车给他们举办婚礼;还有,我要送一辆车给他们做结婚礼物,因此等会你的任务就是陪同他们前去购买车子,不要计较钱,只要他们看中的,你就买下。”

    听到林天石的话,已经从总裁张风那里知道林天石身份的张志连忙点了点头道:“好的,我明白了。请老板您放心,我一定陪常先生他们买好车。”

    而常河在听到林天石的话之后,他则是连忙摇了摇头道:“天石,不用了吧?你能够参加我的婚礼,我就很高兴了。”

    挥了挥手,林天石笑道:“我们昨天晚上不是说好了吗?你就不要客气了,一辆车而已,算不得什么。”

    听到林天坏死的话,常河也就爽快的笑道:“那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而这时,正在和方婕说话的慕容芬也向张志道:“张志,买完车的时候,你陪常河和方婕再去首饰点购买一些首饰,算是我们祝贺他们的贺礼。”

    对于慕容芬的吩咐,张志也连忙答应了下来,原本方婕还想推辞,不过却被慕容芬给阻止了。

    在坐下来聊了一会,因为常河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在把请贴交给朱明之后,他们就告辞而去;而张志因为有陪常河买车的任务,所以也跟着离开。至于朱明,他这几天的任务就是陪林天石他们,所以并没有离开。

    等送走常河他们,朱明把自己刚才带来的包递给林天石道:“林前辈,这里面是你要办理的相关的身份证明以及其他的相关资料。”

    接过朱明递过来的资料,林天石道了一声谢,然后把它交给旁边的葛林道:“葛林,这里面是你和云灵在世俗世界的身份证明资料,还有的就是护照等资料,你们可要收好了,在世俗世界生活,没有那些身份证明,那是非常不方便的。”

    点了点头,葛林接过那些资料;而林天石则是向朱明问道:“朱老爷子是否还有其他的事情交代?”

    摇了摇头,朱明道:“没有了,我爷爷只是让我把这些东西交给你,然后看你们想去那里玩。”

    听说没有其他事情交代,林天石知道肯定是朱建军为他联系面见一号首长的事情还没有定下来,不过这件事情也急不来,毕竟现在一号首长还在国外,还是等人回来再说也不迟,现在不如趁还有时间,就陪葛林他们几个在京城四处看看。

    因此,林天石笑道:“朱明,这一月份的京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

    听到林天石问起玩的地方,朱明想了想,然后微笑道:“说实在的,现在的天气比较冷,好玩的地方不多,如果大家不怕冷的话,那我们可以去爬一下香山,呼吸一下那里的清新空气。如果不想爬山的话,也可以去各大博物馆去看看,或者到京城之外各县城的景点看看。”

    听到朱名的话,林天石征询了一下云灵等人的意见,云灵的意见是到那些着名的景点去看看,他们想看看下过雪之后的各景点有有什么不同。好在除了朱明之外,其他人都是修士,都已经达到寒暑不侵的地步,因此在示意朱明多穿点衣服之后,大家开始了这次京城的冬天之旅。

    转眼间,两天时间过去了,此时吸血鬼爱得华也早已经到京城来和林天石他们会合,而且令林天石意外的是,灵鸟小凤凰竟然也和爱得华一起过来。

    二十七号晚上,林天石接到朱建军的电话,电话中,朱建军告诉林天石,他已经为林天石联系好和一号首长会见的时间,按照安排,他们会见的时间是在二十八号晚上八点,也就是明天晚上,会见的地点就在一号首长的办公室。而且,因为一号首长是在中南海,普通的车辆不能够进去,所以到时候将会有车前来接林天石。

    听说面见一号首长的时间是二十八号晚上,林天石不由得邹了一下眉头,因为明天他还要参加常河的结婚典礼,这是早已经答应常河的;不过,好在面见一号首长的时间是在晚上八点,时间上还赶得及,所以林天石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二十八号下午五点半,林天石一行准时出现在常河他们举办婚礼的酒店,可能是这天的日子实在太好,所以结婚的人多,因此在常河他们举办婚宴的酒店还有另外一对新人也在这个酒店举办婚礼。

    下了车之后,林天石他们很容易就看到站在酒店大门左边迎接宾客的常河他们,在大门处和常河他们聊了两句之后,林天石他们就被刚好从里面出来的任铁带到二楼的一个包间。包间里面装饰比较简单,里面摆放了两套大圆桌、两组沙发和一个壁式视迅,还有就是一些室内盆景;此时,包间里面已经有着一个穿便装,几个身军装和警服的人坐在那里。

    其中那个穿便装和另外两个穿军装的人林天石认识,穿便装的是常河以前的师长,另外两个他原先的团长和连长;至于另外三个穿警服的,经过任铁的介绍,林天石才知道,其中一个是常河他们分局的副局长,另外两个是他们分局巡警队的队长以及分局刑警队的副队长。

    而且,通过任铁的介绍,林天石也才知道常河以前的那位张师长,如今已经升任某集团军的副军长,这次刚好出差回到京城,所以顺便前来参加常河的婚礼,看来坐在这个包间的都是和常河关系比较密切。

    因为林天石这边的人数不少,所以林天石让慕容芬他们坐到另外一组空着的沙发,而他则是和朱明与任铁跟那几位军官和警官聊了起来。虽然大家不是很熟识,但是林天石毕竟曾经在常河以前的部队军训过,所以和那几位军官聊起了部队上的事情。

    可能是当年林天石以十四岁之龄成为高考状元并且考上世界的三大商学院之一的星光商学院的事情给部队的这几位的印象比较深刻,所以虽然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多,但是当他们听任铁的介绍之后,他们还是记起林天石这么个人;不过,他们也有些奇怪常河竟然和林天石的关系这么好。

    在天南地北的聊了一会之后,常河以前的团长张强有些好奇的向林天石问道:“小林,你应该是今年六月毕业吧?按照你考上大学的年龄,你毕业的时候应该是刚满十八岁吧?”

    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林天石笑道:“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今年六月我是可以毕业了,不过我这次参加了学院的学生交流选拔,并且被选中,所以还要到英国去就读两年,应该说要两年后才能够毕业。”

    对于自己的事情,林天石不想多谈,所以他接着反而问起了张强他们部队上以前的那些军训教官现在的情况;可能是看出林天石不愿意多谈自己的情况,所以张团长也没有多问,而是再次把话题转移到部队生活上的事情去;从张团长那里,林天石知道以前给他们学院军训的那些教官,如今除了少数几个考到军校以及转为志愿兵的,其他的大部分都已经复员回到了地方。

    就这样,几个人有的没的聊了二十左右分钟,直到六点整,多功能视迅中传出一道声音,提醒大家婚礼就要开始,所以众人全把目光转移到了视迅中的图象上去。此时,视迅中常河和方婕在伴郎伴娘的陪同下,在悠扬的音乐声中缓步从大厅门口处走了进来,然后在漫天飞舞的礼花中向主席台走去。

    再经过一连串的婚礼程序之后,主婚人宣布晚宴开始,而此时服务员也一一为各桌开始上菜,于是众人也坐到桌子前。因为林天石等会还有事情,所以在请大家开始动筷之后,他自己也不客气的悠然的吃了起来。

    其实,在这种场合,大家都不会吃得太多,大家之所以到这里来,那也只不过是前来给信新郎新娘道贺,并不是为了来吃这一餐。因此,大家在吃了十多分钟后又各自聊起天来。

    而就在他们聊着天时,包间的门被人打了开来,林天石他们以为是新郎新娘前来敬酒,所以大家都不禁看向门口处;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走进来的是朱建军以及一个中年男子。

    看着走进来的两人,除了林天石和朱明之外,其他的人都不由得有些惊讶,特别是当他们看清楚朱建军的面貌之后,那更是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觉,要知道,对于朱建军,他们虽然只是在电视上见过,而没有面对面的见过,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认出朱建军的身份;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此时此刻这位远副总理竟然会出现在一个小警员的婚礼上。

    而此时,朱建军和那个中年男子已经走到了林天石的身边,看到朱建军过来,众人连忙站了起来,然后那位副军长同志以及那几个警察连忙向朱建军问好,朱建军向他们微笑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至于林天石和朱明,他们则是微笑的向朱建军点了点头。

    而此时,朱建军则是指着他身边的中年男子微笑的向林天石介绍道:“林先生,这位是一号首长的秘书宋林,是一号首长派来接你的。”

    作为一号首长的秘书,宋林是知道一些林天石的身份的,所以对于林天石他可不敢怠慢,连忙上前去向林天石微笑的道:“林先生,您好!首长让我来接您,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您看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动身?”

    听到朱建军和宋林的话,几位军官和警官不禁惊讶不已,虽然他们知道能够和朱建军一起进来的绝对不是简单人物,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是一号首长的秘书;更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号首长的秘书竟然是来接林天石前去和一号首长见面的。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将近七点,这里到中南海的距离可不短,林天石知道现在动身还才不会迟到,因此他点了点头道:“好的,现在就走。”

    顿了顿,林天石转身向朱明和任铁两人道:“朱明,等会你送一下小芬他们回去。任铁,你代我向常河道一下歉,告诉他我有事先离开了。”

    因为知道林天石是去见一号首长,所以任铁也不做挽留,而是点了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帮你解释的。”

    点了点头,林天石又向慕容芬交代了一下,然后就跟着宋秘书他们走了出去。

    等到林天石他们走出去之后,慕容芬他们觉得再在这里继续坐下去也没有意思了,而且他们也已经吃好,所以在让任铁带着他们去向新郎新娘敬过酒后也离开了酒店。

    等任铁再次返回包间,此时那几个军官警官还在议论着林天石他们的来历;看到任铁进来,其中的一位警官好奇的向任铁问道:“老任,看你和刚才那位林先生好象很熟识,他是什么来历?竟然能够让曾经的副总理以及一号首长的秘书亲自前来接他前去见一号首长?”

    看着在座一连好奇的众人,任铁笑道:“其实我和那位林天石先生并不是非常熟识,只是前两天有常河才和他认识而已。据常河介绍,林先生是我们华夏十大家族中林氏家族的子弟,他和常河是朋友,所以这次前来参加常河的婚礼,我也没有想到林先生竟然和一号首长也认识。不过,想想也不奇怪,林家毕竟是华夏的十大家族之一,他们的家族和一号首长的关系也不错,所以作为林家子弟,能够和一号首长认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顿了一下,任铁接着道:“刚才你们没有注意,其实刚才和我们同桌的那位朱明的来历也不简单,他就是刚才那位朱建军副总理的孙子。”

    听了任铁的话,众人又大吃一惊,然后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同时,在场的几个人此时对于常河可以说既羡慕又为他高兴,因为他们知道,以常河和那位林天石以及朱明的关系,以后常河在仕途上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其实,在场的人谁也没有想到,其实任铁刚才也是借势把林天石他们的身份公布一下,希望能够让其他的人能够把一些信息传出去,从而为常河在分局里面造一下势,算是为常河以后的仕途之路做点辅垫。

    过了一会,其中的一位警官才苦笑的道:“真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竟然能够遇到两位******级的人物,而且还有张将军。”

    听到那位警官提到自己,张副军长微笑的摇了摇头,而这时常河和方婕也刚好从外面进来,所以张将军笑道:“不要说我,现在新郎新娘来了,我们大家一起敬新郎新娘一杯。”

    此时,众人也看到了常河他们,所以大家也都纷纷站了起来向新郎新娘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