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皿鬼?”龙小虎想起那皿鬼的厉害,他有些踌躇。

    “是的”,龙青白说道,“虽然如今的你很难杀了他,但是我教了你这种功法之后,你杀他易如反掌。”

    龙小虎龙气变身之后实力在先天六层左右,那皿鬼是二阶七品,从实力上来说比龙小虎高了一层,难以力敌也是正常。

    “你如今打不过他不是你们实力上的差距,而是你们形态上的差距。”龙青白看出龙小虎的困惑,便说道。

    “形态?什么意思?”龙小虎问。

    “它是一团灵魂,没有实质,而我们龙族不能用玄术只能用功法。你那招凝聚了龙魂力量的火焰,相当厉害,可是毕竟也算是功法,只要它尽力保护自己的内核不被你打中,你就拿它没有办法。”龙青白道。

    龙小虎想想觉得有些道理,只是自己也没有办法,他来来回回就那三板斧,用完之后便再无绝招。

    龙青白道,“我这里有一招数,虽然也是功法,可是却能攻击对方的灵魂,你可要学。”

    这个问题跟不问一样,龙小虎这种对于道**法痴迷至狂的人,怎么会不想学。当下他用力的点着头,就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功法的教授和传承不同于直接吸收,教授者教的能力和学习者学的能力不同,功法所能接受的程度也不同。

    好在龙小虎对于功法的悟性也是极高,只花了一天半的时间便将那功法学的淋漓尽致。

    “你对我试试。”龙青白看到龙小虎学的差不多了便想检验一下成色。

    龙小虎嘿嘿一下,忽然气息暴涨。

    “摄魂”,一声疾呼,眼神中一道若有若无的能量朝着龙青白传去。

    龙青白也不抵抗,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被摄魂击中,只见他微微一晃,幅度很小,随即说道,“不行,真气再足一点,你这点力道最多只会让敌人稍稍头晕。”

    龙小虎一听这话,猛的将龙气释放出来,大喊,“摄魂”。

    ……

    再次上天,龙小虎信心失足,找了一圈,那皿鬼果然又在外闲逛。

    它也算是个小头目,每日的任务就是出来寻找有没有什么凶兽人类可以吸收,这几天遇到过龙小虎和白胜雪,它心里记挂便游游荡荡想要再次碰到。

    龙小虎从长剑跳下,落在那皿鬼前头,只见那皿鬼又愣了一愣。

    “又来送死?什么情况?”说着抬头看了一下天空,那龙青白早已飞走了。

    “嘿嘿,不管怎样,今日一定要吃了你了,事不过三嘛。”皿鬼发出嘎嘎的笑声。

    龙小虎摆了摆手,一副无奈的样子,“没办法,掉进这地方只能乖乖给你们吃了,来吧。”

    皿鬼一看这小子忽然“开窍”了,心里一阵狂喜,便直接跑上前去。

    “摄魂”,一声大喊,龙小虎气息暴涨,这一招便用了出去,皿鬼正在开心,忽然头脑一阵眩晕,随即便失去了知觉。

    “嘿嘿”,龙小虎坏笑一声,左手捏起天龙怒焰,就往那皿鬼身上砸去,火焰冲天而起,将皿鬼的身体烧的四处扭动,隐约中,身体的中心一颗若有若无的黑色小球漂浮在那里。

    龙小虎探手将那小球捏住,这是皿鬼刚好恢复正常。

    “不要,求你了,不要啊。”皿鬼命脉被捏,大声求饶。

    龙小虎此刻冷下了脸,淡淡说道,“那日要不是龙大哥,我们两人已经被你逼下了悬崖,今日我来,就是为了报仇的。”他向来恩怨分明,今日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这皿鬼的。

    似乎预见到了自己的覆灭,皿鬼发出了最后的一声嘶叫。

    龙小虎右手变爪,催动功法,那吸魂爪猛的一吸,那皿鬼的身体顿时朝着龙小虎手中的小球聚拢,然后慢慢被导入到龙小虎的身体里头。

    过了一会,那黑色小球便失去了光泽,变成了一颗废核,掉落在地上。

    吸取了皿鬼的真气,龙小虎体内满满的都是力量,他心中欣喜,急忙盘坐下来,开始修炼。

    龙青白从天上落下,对着龙小虎笑道,“不错啊,终于搞定了。”

    龙小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却没有说话,依旧是闭着眼睛,在那里修炼。

    过了半晌,龙小虎才缓缓睁开眼睛。

    “怎样?这只肥吧。”龙青白问道,他们将这幽魂比喻成肥羊,也是为了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至于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让自己发疯。

    龙小虎一笑,道,“可惜这样的太少,不然我就一口气搞个十只。”说完将气息散发出来,先天五层的顶峰。

    二人相视大笑,在这地方,不过几日,龙小虎便提升到了先天五层,而且是五层顶峰,差一丝就能突破。

    “可惜这里就要血煞,不然我就待上个十年,等出去的时候便能成为强者了。”龙小虎半开玩笑的说道。

    龙青白惨笑一声,道,“十年?若是让你孤独带着,我猜你一年也待不上,就疯了。”

    说起这话,他一脸落寞,看来是想起了自己的事情,有些茫然。

    龙小虎看他那副样子,便上前安慰,“龙大哥,不要苦恼了,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

    ……

    回到山洞,白胜雪已经准备好了吃的,大家美美的吃了一顿,便开始筹备如何逃出生门。

    “那地方有个洞门,你们两人只需要在门口帮我抵挡那一群幽魂,它们基本都是先天一层以下,你们用尽全力抵挡半个时辰,我绝对能把那鬼帝干掉,然后我们一齐传送出去。”龙青白说道。

    龙小虎和白胜雪都神色凝重,也不说话,只是一直在点头。龙青白看到二人的表情,便笑道,“别那么紧张,放松些,有你们帮忙,我们肯定能出去了。”

    二人又点了点头,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毕竟他们要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幽魂,稍有不慎便会被拖出去当成点心吃掉。

    吃饱睡足,又是一日,天边的血色更加浓了,仿佛随时那血煞就要到来一般,看似恐怖的很。

    那本来苍翠的树林在那血色霞光的照耀之下,也变的有些阴森恐怖,三人从飞剑上看下去,直觉得心里发毛,丝毫没有即将逃出生天的喜悦。

    这幻境硕大,龙小虎之前走过的部分只是很小一块,三人飞了好久才看到前方一大片红黑色的土壤,犹如沙漠,却长着一些奇怪的植物,三三两两,毫无生气的长在那里。

    远远望去,那片红黑土壤的中心,赫然是一个凹陷的大洞,那些土壤越靠近大洞,就越加血红,到了洞口部分,几乎成为了血红土壤。

    洞口地面之上,几乎密密麻麻的全是幽魂,看来这幻境几千年来确实也吃了不少的人。

    龙小虎和白胜雪看了心里慌张,只是却又暗暗庆幸,“好在遇上了龙大哥,不然自己从外头杀进去,估计杀到半途便力竭而亡了,连那生门什么样子都看不到。”

    那些幽魂似乎也看到了天上的人群,一个个抬着头,张开手,好似自己伸长手臂就能将人从天上拉下来一般。

    “一会儿你们堵住那个洞口,我直接飞进去找那鬼帝,记住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住半个时辰,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龙小虎点了点头,看准了那洞口位置,就拉着白胜雪跳了下去。

    那洞口窄小,一个身体堵不上,两个身体又有余,此刻二人并肩挤在一起,相互感受到彼此的温度。眼看前方滚滚而来的幽魂波涛,两人心里都是既紧张又安宁。

    “即使敌不过,能和他并肩作战,也是值得。”白胜雪心里想着。

    那批幽魂竞相涌来,前面跑的慢一些的早已湮没在身后众幽魂的“铁蹄”之下。

    尘土滚滚而上,黑压压的一片,千军万马,甚是壮观。

    “咕噜”,龙小虎咽了一口口水,捏着黑枪的右手更加紧了一些。

    那些幽魂已经近在咫尺了,龙小虎黑枪一横,往前一步,挡在了白胜雪面前。虽然之前二人是并肩的,但是看到这么大的场面,他怕白胜雪有失,便自己来挡。

    “唰……”简单的一下横扫,寻龙枪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气势,前头这些筑基期,最多先天一层的蝼蚁,在龙小虎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幻影七连杀,每一杀过去,都会消散一批幽魂,废核暗淡的掉落。

    只是幽魂的脚步并没有停止,依旧是不知死活的朝着前头涌来,他们早已死过一次,如今若是被杀,或许只是一种解脱罢了。

    ……

    洞穴深处,龙青白提步进入,这洞穴硕大,至少比龙青白的住处要大了很多,到处都是阴暗潮湿。

    地面也是湿滑,走起路来,一粘一粘,发出“啧啧”的声音,让人听了难受。

    真气灌入,手中长剑发出光芒,照亮了这一片阴暗洞穴。

    “好本领。”忽来的一个声音,随即响起了闷闷的声音。

    龙青白转头,却发现旁边一张石椅之上,那鬼帝斜靠在那里正在边鼓掌边笑。

    “十多年的恩怨了,你也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如今我就是来解决这段恩怨,然后逃出这个该死的地方的。”龙青白见到那鬼帝,狠狠的说道。

    鬼帝哈哈大笑,道,“若不是你能飞天,其实早就死了,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天下,你还是乖乖的让我吸收,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这样便能永远活着这里。”

    龙青白呸了一下,骂道,“恶心的东西,要不是你手下太多,我早就解决你了,如今你那二把手皿鬼也被我干掉了,你的手下都在外头被我兄弟堵住,一对一,你有信心赢我?”

    说这话,本为打击那鬼帝的气焰,让他听了恐慌。谁知这鬼帝好似心理素质非常高,听完这话,只是淡淡一笑,说道,“皿鬼那废物早就该死了,只是你确定我如今就这么一个二把手吗?难道只准你找小弟,就不准我找小弟吗?”

    “什么?”龙青白听了大惊,“你……你又有新手下了?”

    鬼帝嘿嘿一笑,说道,“通天一层,和我当时进来的时候一样,我是强忍住没有吃他,就是为了对付你,今天他刚好变成幽魂,已经出关。看看是我先死,还是你的兄弟先死。”

    这话一出,龙青白脸色大变,一滴汗珠从脸侧滑落下来,捏着长剑的手青筋已经爆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