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轻点吗?…我身上有伤!”夏目试探性的问道,他不确定他们到底是不是gay,如果对方说可以,那他转身就跑,如果不是的话,就听听他到底要干什么。

    此刻,强子透过缝隙看了一眼外面,发现被围住的男生正是自己的同学夏目,虽然他这人不爱管闲事,但是此人好歹也是同班的,要是传出去说自己见死不救,自己岂不是名誉扫地?想了一会,强子心里有了主意,准备静观其变。

    “轻点?…”领头的一脸玩味的回头看了看几人,不大的厕所发起阵阵肆无忌惮的笑声,夏目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已经做好跑的准备了,这时领头的停止了笑声,再次开口道。

    “这要看你表现了,听话什么事都没有,不听话哥们把握不好力道,就不能怪哥们了!”

    夏目想了一下,觉得事情有些转机,疑惑的问道。

    “有什么事你说!”

    领头的凝望着他,嘴角带着一丝玩味,开口道。

    “我们老大对岑贝贝有些感情,希望你能明白!”

    “岑贝贝?…”夏目全身一松,这句话令他感到很意外。

    “我跟她又没什么!你们找错人了!”夏目话音刚落,转身就要离去,那只手再次搭在他的肩膀,对于这只沾了他排泄物的手,心里十分厌恶。

    “小子,看来你很不懂规矩啊!”领头的表情有些难看,说起话来带着一丝不善。

    “规矩?!”夏目眼神充满疑惑,说实话他真的不懂规矩是什么,不仅好奇起来,开口问道:“什么规矩,我不太明白!能解释一下吗?”夏目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领头的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语塞,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回头看了一眼几个小弟。

    “老大,别为难我这个学渣!”长得有些憨憨的胖子摇了摇大脑袋,赶紧解释。

    “是啊是啊!规矩是老大定的,我们哪能知道…”几人赶紧附和,领头的男子脸色铁青,他觉得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此刻还蹲在厕所里的强子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大屁股一抖一抖的。

    “那个!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有机会在解释吧!”夏目看了看时间,食堂的人这时候人应该少了,是时候去吃饭了。

    “哦…好!”

    “那再会!”

    “额…再会!”领头的男的愣了几秒,发现夏目已经走到门口了才缓过神来,当下怒吼了一句。

    !q最{*新zw章H节,上r.T(

    “给老子回来!…”

    夏目心里一惊,就要拉开门逃跑,但奈何速度还是慢了一步,被领头的一把揪住衣领,刚刚开了点门缝又被踹了回去。

    此刻夏目一米八多的个头被一个一米七的揪着衣领,怎么看怎么不和谐,领头的似乎发现了这一点,表情变换不定,恶狠狠的说道。

    “小子!敢耍我,我现在让你知道什么是规矩!”

    领头的边说边抬起手就要打,这个时候厕所的格子里传来一声呵斥,将他已经挥出去一半的手喝停了下来。夏目此刻还没反应过来,看那拳头就要朝自己招呼过来,眼睛下意识的闭上抬起胳膊就要挡住,过了几秒发现没了动静,这才重新把眼睛睁开,看看发生了什么。

    “什么人?!…”领头的凝重的四处张望,几个小弟也是如此。一时间厕所里氛围如屎一样的沉寂,领头的发现自己的话被无视了,下意识的觉得碰到了硬茬,再次开口道。

    “何方高人,还请快快现身!”

    封闭的厕所回荡着这道声音,久久不散,领头男子一皱眉,就要再次开口,一处格子被缓缓打开,强子裸着下半身一脸严肃,渐渐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几人愣愣的看着强子,心里万般纠结,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这道身影与高人联系在一起。

    “刚才在擦屁股,不好意思!”强子腼腆一笑,把裤子提了上去,把粑粑冲了下去便从格子里走了出来。

    “哥们在办事,兄弟还请行个方便!”领头的见强子不是特别壮,心里也有了些底气。

    “老大!…我看此人十分面熟,像是在哪见过!”一个小弟凑了上来,在领头的耳旁小声说道。

    “管他是谁,敢误了我的事,定让他出不了这个门!”领头男子恶狠狠的说道,那小弟仔细端详了强子一会,猛地想起来那天打篮球,得见他一人惊退数十人的场景,心里顿时哆嗦起来。

    “老…老大…这人不能惹…”

    领头男子见不得他这幅怂样,一巴掌拍了过去,呵斥道。

    “有我你怕个卵子!”

    那小弟那还有时间在意那一巴掌,赶紧凑上去把那天的经过诉说了一遍,然而谣言这个东西,越传越疯,到了领头男子耳里,直接成了强子一人干翻几十人,领头男子越听眼睛瞪的越大,到最后嘴巴能塞进一个鸡蛋,下意识的松开了夏目。心里浮现了一句话。

    “果然是硬茬!!”

    “你他娘的不早和老子说!”领头男子说着又是一巴掌过去,那小弟被这一巴掌拍的着实不轻,吃痛的揉了揉胳膊,一脸委屈道。

    “这不是被我一眼认出来了么,还能早到哪去…”

    “还顶嘴!”领头男子一瞪眼,那小弟乖乖闭上了嘴,领头男子见到如此,表情缓和下来,一脸陪笑的对强子说道。

    “这位兄弟,小弟今天有事在身,就不陪兄弟,下次再会,再会!…”领头男子连称呼也变了,一边笑一边朝门后退去,几个小弟见情况不对,也纷纷跟着,强子此刻心里满是疑惑,自己还没开口,怎么这些人都走了?

    夏目此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明明就要被打了,只因眼前这人一现身,危机立刻消失,心里幕然升起一股浓浓敬佩。

    “同学同学,你刚才那是什么招,他们就这么被吓跑了!”

    夏目一脸激动的上前,开口问道,强子也是不明所以,不知该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