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生异变,黄石公也没心情去理会苏媚儿的父亲,急忙抓住苏媚儿,“别乱走,抓紧我。”

    中年男子起身走向厨房,现在的情况,应该是电闸出现问题。

    吱嘎,浴室的门缓缓打开,水流声变大,似乎浴室中有人正在洗澡。

    顿时苏媚儿躲在了黄石公身后,两只手抓着他的衣角,偷偷去看浴室,已经不止一次出现这种问题,从那天落水开始,每天晚上浴室都会传出流水声。

    当时自己前去查看,发现浴室中的水龙头都是关着的,水流声也消失,可是一回到卧室,就能听见流水声。

    不仅如此,自己还能听见客厅中有走动的声音,似乎有人在客厅里面走来走去。

    中年男子找到电闸,推动了几下,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查看电表,也没有任何问题,难道是线路出现了问题。

    “明天我找人来修一下。”中年男子不在尝试,走回了客厅。

    “啊!”苏媚儿发出一声惊呼,立刻缩在黄石公身后,再也不敢抬头去看。

    在中年男子身后,站在一个黑影,两人几乎贴在了一起,可是他毫无察觉,黄石公屏住呼吸,准备拿出金钱剑。

    可是摸了个空,换衣服的时候,金钱剑忘记取下来,还在腰带上挂着。

    一人一鬼相距这么近,黄石公也不敢随意使用风刃,担心伤到苏媚儿的父亲。

    中年男子有些奇怪,为什么两个人见到自己,表情有些异样呢,难道是见到了什么,刚准备回头,黄石公叫住了他。

    “叔叔,你先过来,我有些话要和你说,其实我和媚儿已经,已经。。。”黄石公心中一动,想到一个办法。

    果然中年男子脸色发生了变化,难道这个小子和自己女儿已经那什么了,想到这里顿时怒由心生,加快脚步走向黄石公。

    站在中年男子身后的女鬼,突然动了,黑色的秀发就像是一条条小蛇,瞬间缠住中年男子的脖子。

    正在移动的中年男子,身子一顿,眼睛大睁,然后伸手去摸自己的脖子,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缠住了自己。

    见到女鬼动手,黄石公手心青光闪动,手指一弹,一团青光射出,打在女鬼的头发上。

    黑色的头发断裂,中年男子跌倒在地上,黄石公弯腰将他拉了过来,然后对苏媚儿说道,“快去把我腰带上的东西拿过来!”

    见苏媚儿没有动,依然躲在自己身后,黄石公有些焦急,中年男子也爬了起来,扭头一看心中大惊失色。

    只见一个女子漂浮在半空中,身上还在向下滴水,黑色的头发下,是一张已经泡的发白的脸。

    诡异的笑声在屋子里面回荡,中年男子只觉得后脊背发凉,心中生出一丝恐惧。

    “快点去!”黄石公抓住苏媚儿的手,然后将她推进浴室,这时女鬼动了,她的目标是苏媚儿。

    黄石公挡在女鬼身前,“如果你现在离开,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并且给你烧些贡品,如果还不走,我就打得你魂飞魄散!”

    说完这句话,黄石公身上青光涌动,女鬼被震慑到,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给你两条路,你自己选择。”黄石公将灵力收回体内,刚才那一番举动,让原本不多的灵力顿时消耗大半。

    双方僵持下来,房间中变得静悄悄的,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苏媚儿拿着金钱剑跑了出来。

    黄石公余光一扫,注意力分散,这时女鬼瞬间越过黄石公,扑向苏媚儿,黄石公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女鬼附在苏媚儿身上。

    附在苏媚儿身上的女鬼,双手抓着金钱剑用力一折,红绳断裂,铜钱洒了一地。

    苏媚儿脸上浮现在诡异的表情,缓缓退进浴室,然后将洗手池的水龙头打开,不大一会水池中就有水就溢了出来。

    站在客厅中的黄石公,皱眉看着她,心中猜测这个女鬼到底要做什么。

    突然苏媚儿将头插进洗手池,水池中的水涌了出来,黄石公脸色一变,急忙冲进浴室,拼命去拉苏媚儿。

    被女鬼附体后,苏媚儿力气极大,黄石公几次都没有将她拉出来,于是大声喊道,“赶紧过来帮忙!”

    中年男子从地上爬起来,跑进浴室抓住苏媚儿手臂,两人合力将她从拉出浴室,这时苏媚儿不断挣扎。

    黄石公捡起一枚铜钱,也不管干不干净,直接塞进苏媚儿口中,顿时她安静下来,睁着眼睛平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

    “女儿,你这是做什么,别吓唬爸爸!”中年男子有些慌张,单膝跪在地上,不断摇晃苏媚儿。

    “别动,你离远点。”黄石公将他推开,用手指按住苏媚儿眉心。

    黄石公做法很简单,那就是将女鬼逼出来,只要她离开苏媚儿身体,事情就好办许多。

    |首bq发}0$/

    在灵力威压下,果然女鬼从苏媚儿体内弹出,黄石公双指并拢,一股灵力喷吐而出,顿时将女鬼击退。

    倒飞出去数米,女鬼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怨毒的看向黄石公,身上阴气暴涨,看样子是准备拼命。

    “敬酒不吃吃罚酒!”黄石公眉毛一挑,心中有些恼火,没想到这个女鬼,在自己眼前还要杀人。

    女鬼满头黑发无风乱舞,身上冒出的阴气,让房间的温度都降低几度,同时房间内充满了水汽。

    这潮湿的感觉,让黄石公觉得十分不舒服,于是双手青光闪动,两枚风刃飞出,这时女鬼身形一晃,躲过风刃后,直接撞在黄石公身上。

    黑色的秀发,此时成了要命的武器,黄石公只觉得喉咙一紧,顿时无法呼吸,刚准备反击,头发蔓延全身,将黄石公捆了个结实。

    这一下黄石公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刚准备用灵力,头发开始缩紧,勒的骨头噼啪作响,黄石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大意,小看了这个女鬼。

    至于一旁的中年男子,已经看傻眼,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全身传来剧痛,黄石公心想,吾命休矣,居然死在一个女鬼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