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有朋自远方来

    一走出餐厅大门,唐旭就放开了Alin的腰,径自往车子那边走去,神色峻寒,眼中已经酷冷成冰。

    Alin苦笑着看前头BOSS的背影,冷硬孤绝,知道他在生气,刚才搂住她腰的那里,被放开后还隐隐作痛,可以想象刚那人出手有多重。

    一通电话,特意把她从川市喊过来,因为于墨有别的事务暂时离开了,BOSS身边缺了助手。她马不停蹄赶到这里,还没歇口气,他就提出先吃饭去。

    当时还觉得老板挺人性化的,就是在以往工作中,唐总虽然严厉,但却也是优待员工的好老板。欣然来到这家餐厅,屁股还没坐热,就觉对面那人气息不对劲了。

    浑身散发出寒怒,大夏天的,她都觉得有些汗毛竖起来。

    顺着BOSS的视线而看,终于确定他目光所及之处是楼下那对小情侣。忍不住也留了心观察,男的温文尔雅,女的巧笑倩兮不做作,并未因为对面坐着自己的男友,而就收敛了吃相,看她吃得那般尽兴,很是令人食欲打开。

    此时,她听到自己BOSS拨手机打电话,也没在意,仍旧把注意力放在那对年轻男女身上,却见那名女子也接起了电话,神色瞬间从刚才的自然变得淡然。

    她也终于看明白,BOSS是与那名女子相识的。

    果见女子抬起了眼,看向了他们这里,那一瞬间,Alin说不上来,女子脸上闪过的神色是何意,只是她却知道自己老板怒气更盛了。

    带着她下楼,玄耀般地走过去与他们寒暄,简单的几句话,却暗藏玄机,然后离开。

    Alin轻叹一口气,BOSS在吃醋!

    回想刚才近处看那名女子,眉眼温若,眼睛清亮,唇色浅淡,给人一种想要靠近的感觉。不知BOSS对她是一时兴起,还是?

    Alin有些想念川市的空气了,这个锦县太低气压了,受不住老板这般,祈祷着能够赶紧做完事,回川市吹空调去。

    再次见到凌逸凡的矢耦,静颜可以说是没有一点惊讶了。

    因为一个人为时将近两年,时不时地提醒你他的存在,他怎么也不可能是沉默到底的主。凌逸凡的个性她了解,他不是个轻易妥协的人,当初能放她离开,只是因为他想给自己留后路。

    他是个凡事都能细细思量,然后打算一番的人。

    只是有些意外,他竟然能按捺住两年的时间,才到锦县来找她。

    回想那时,自己对他,对苏淼,都太过决绝了。那时的自己处于极度不安与悲愤之中,婚姻的驱逐,朋友的背弃,以及报仇雪恨后的空虚,都让她的人生跌倒了最谷底。

    只想再也不受到一丝伤害,躲回自己的象牙塔里。

    所以说时间真是个好东西,让人学会遗忘。两年,她已经淡忘了当时那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心情,甚至偶尔开始想起他们。

    只是他的出现,在唐旭之后,是否代表着什么?她不敢确定,但又为这个想法而觉得心酸,对他似乎真的已经做不到信任了。

    看到凌逸凡的那天,她下班比较晚,本来秦落想要陪她一起吃晚饭,她婉言拒绝了。这孩子已经长大了,对她的依赖却越来越盛,她得让他学着做自己,而不是以她为中心,围着她转。

    对于秦落,她心存愧疚。青春年华,为了她的仇恨,他付出太多。现在,她想还他自由,给他创造另一片天空,可是他却停滞不前,只想留在她身边。

    心知跟秦落的交流,是个长时间的奋战,急不来。但至少先学着,让他慢慢不依赖她。

    当静颜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某人依靠在一辆黑色路虎上,抽着烟吞云吐雾,在烟雾缭绕中凝视她,嘴角是惯常的坏笑,正是快两年没见的凌逸凡。

    虽然没有梦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么夸张,可是见到久别的朋友,还是不由地让她露出了微笑。

    庆幸自己是下班晚,不然给同事看到了闲话肯定少不了。毕竟她与方俊的交往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若再传出她与别的男人私会,肯定影响不会好。

    更庆幸凌逸凡没有大班小班的跟了一群小弟,那样就有点像暴发户了。

    这个人越来越有当老大的范,两年前可能还没有现在沉稳锐利,经日不见,就好像又换了个人似的,脸上是遮不住的意气风发,然而气质却内敛许多,不再张扬,看来他的事业很成功。

    可是有句话叫高处不胜寒,她不免为他忧虑。

    浅笑着走到他身前,“怎么有时间来锦县?”

    他的嘴角向上勾出一个弧度,如设计好的一样,显得有点痞子气,却不失霸气。

    “如果我说,我特意来看你的,你介不介意?”语气是调侃的,话确是暧昧的。

    静颜轻笑出声,并未介意他的故意戏谑,却还是避开敏感话题,“走吧,远来是客,我带你去吃晚饭。”

    凌逸凡笑了出来,绅士地开了副驾驶的门,还做了个“请”的手势。

    静颜温笑,这个样子的凌逸凡还很少见。

    两人到了吃饭地点,才惊觉这是上回碰到唐旭的地方,下意识地看了眼四周,没有发现熟悉的身影,方才松了口气。这一举动被身边的男人默默收入眼底。

    很快,点的菜就上桌了。

    凌逸凡看着对面默默吃菜的人儿,他想如果他不开口,她能一顿饭一直沉默到底,他们之间就这么没话题?这么久了,他给她时间缓冲,而他也忙着发展事业,只是到现在还是无法再做朋友吗?他决定打破沉默。

    “每个月初给你寄的东西有收到吗?”

    她抬眼看他,眸色里尽含了笑意,果然猜地没错,就是他送的。

    “有收到,你怎么都送我什么吃的,穿的,没有一点建设性的礼物。好多吃的都饱了我同事方小小的肚子了。”

    “吃的,穿的怎么了,这才最实惠。吃的都是你以前喜欢吃的东西,穿的都是按你尺码买的,就算便宜了你的同事,起码我还贿赂了你身边人呢。”他用鼻子哼气,真是白费他的心思了。

    “好好好,我说着玩的呢。”她举手表示投降。

    看着对面笑得灿烂的人,凌逸凡脸上欣喜,心中却不免惆怅,他们之间有多久没有这样平和地聊天过了。

    等笑闹过后,他才开口:“你问我为什么来锦县,快两年了,静静,我来问你一句:我们还能是朋友吗?”语调有着忧伤和低迷。

    静颜脸上的神情一窒,嘴角的笑也放了下来,仔细看着他的深眸。

    片刻之后,她轻叹了口气,垂下了眼,淡淡道:“逸凡,为何一定要我说穿呢?唐旭来了锦县,所以你也赶来了,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清楚唐旭有什么目的,但是这样前后一起到锦县,你要我相信这是巧合吗?”

    气氛急转直下,场面顿时变冷,刚才的宁和似乎从未存在过。

    他眯着眼看她,这个女人今天乍一看好像已经遗忘了一些事,处之泰然,从内到外仿佛变了一个人,可是骨子里的一些东西却始终没改,有什么刺她从来不拔,宁可让它们在心里生根发芽。

    就好像心里有一堵墙,高高筑起,曾经一度他跨过那堵墙,差一点接触到了她的心,可是终究因为利用,算计,而让自己一败涂地。

    他想了下措辞,小心地问:“如果我说,我不是因为唐旭而来,我是自己想来看你,你信吗?”可是下一刻,就看到对方眼里闪过的不信任,哪怕只是一瞬。

    “你说不是就不是,我信。好了,我们吃东西吧,难得来一趟,要好好尝尝锦县这家饭馆的招牌菜,你以前定没来过锦县的吧。”

    敷衍的语调,令他心沉入谷底。呵,没来过锦县?这两年里,他来锦县都不下十几次了,每一次都是远远地坐在车里看她。

    偶尔几次,还看到了她正与人相亲,那时他真想走上前,把她的相亲对象揍一顿,然后问她:为什么任何人都可以,就唯独他不行?

    可是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默默看着她与人吃饭,与人说再见。他知道她现在已经有了名义上的男朋友,那个男人他查过,很简单的一个人,医生职业,对她呵护有加。

    从那些拍摄回来的照片里,他可以看出她是有在认真和这个人交往的,但是他却没有担忧,因为她的眼神太过平淡,没有一丝波澜。他笃定他们不会真的走在一起。

    可是当听说唐旭去了锦县后,他就沉不住气了。这个男人在静颜心里的地位有多深,他知道的最清楚,所以也唯独对唐旭,他做不到淡然,也做不到沉着冷静。

    所以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