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这到底是什么招数?”

    擂台上,方乾元浑身冰冷,仿佛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生机和热量正在快速流失。

    他到现在才明白,之前那些和孟毒交手的精英弟子,为何突然半途认输。

    这种攻击,让人不知从何而来,更加无从躲避。

    茫然,恐惧,无助……

    油然而生的感受,就像是折磨心灵的怪物,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人的斗志。

    方乾元啪的一声,用力把脚下青砖踩出了一条裂缝,始终毫无头绪。

    “究竟是什么?”

    “一定有灵物在攻击我!”

    “这种灵物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拥有实效,难道是焦螟之属?”

    看不见摸不着的灵物,在方乾元认知中,只有焦螟之属。

    但很快,方乾元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就算焦螟之属,也需要灵元来显化,照映在人眼中,就是各种颜色的烟尘。”

    “而且真是焦螟的话,根本没法在我施展气刃风暴的时候近身!”

    “不要挣扎了,这种手段,你是破解不了的,认输是唯一的选择!”

    孟毒阴沉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

    “聒噪!”方乾元怒吼道。

    孟毒舔了舔嘴角,冷笑道:“你再顽抗下去,可是要魂飞魄散的,别怪我没提醒你!”

    原来他这一招持续时间长了,对手必死无疑。

    显然,在这擂台上,不好对同门痛下杀手。

    但如果他提醒了,方乾元还要继续战斗下去,责任就不在他了。

    “他说的没错,这种手段不能及时化解的话,会伤及性命的,因为这是神魂之毒!”东面看台上,庶政院院主杨宇说道。

    神魂之毒,是一种作用于神魂的负面力量。

    正如肉身惧怕有毒物质,神魂也会受到这类力量的侵袭。

    孟毒的手段,在这些名流的眼中,已经是昭然若揭,乃是利用魂兽作媒介,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施毒。

    很简单,但却很有效。

    “再等一阵,如果方乾元坚持不住的话,就介入比试,判孟毒胜吧。”苍云宗宗主于世贤说道。

    眼前的状况,让他们觉得,有必要插手干涉。

    “可惜了,原本还以为,这个方乾元有机会上演一场低阶逆袭的好戏,但却想不到,还是难敌天赋异禀啊。”

    “凡人血脉,和远古血脉,差距还真是大。”

    “这就是天赋啊,他虽然也天赋异禀,但仍然没有孟毒强大!”

    不少人亦是在为方乾元深感遗憾。

    “其实他的实力还是可以的,能够打到这个程度,早就已经证明了自己,只不过,这个世界,终究还是要看底蕴,而且各自打法和灵物之间,也有相生相克的关系。”

    “不错,他的长处在于体魄强大,但是体魄强大,对于神魂之毒,显然是毫无用处。”

    “真的如此吗?”

    听到那些名流的点评,孙卓担忧看向擂台。

    “那可不见得。”万里君姜云峰突然开口道。

    “哦,不知万里君有何高见?”一些名流笑道,他们已经听说姜云峰看好方乾元的事。

    姜云峰淡淡说道:“体魄强大,神魂自壮,还是有些用处的,而且,他只要抢在毒发身亡之前解决对手,自然就能取胜。”

    “嗯?”众名流微征,旋即却是道,“有理。”

    “也对,这里毕竟是擂台,战斗结束的话,难道我们还能眼睁睁看着他毒发身亡不成?”

    正如之前,胡云龙利用擂台制造水墙障碍,合理运用环境,也是规则所允许的。

    实战中,方乾元无法对付这种诡异毒功,有可能毒发身亡,但擂台比试,却可以抢在自己坚持不住之前把孟毒打倒。

    无论输赢,战斗结束,他都能得到救治。

    这无所谓公平不公平,规则就是如此。

    真要说到公平,孟毒生来就体液蕴含剧毒,天赋能力可以操控蛇类,甚至掌握这种凡人难以对付的神魂之毒手段,他的对手,又找谁说理去?

    擂台上,方乾元果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短暂的停顿过后,对着孟毒展开了猛攻。

    起先,孟毒还想等着方乾元毒发不支,不战自败,也没有怎么计较。

    他见惯了察觉不妙之后,作困兽之斗的敌人,但这些敌人,无一不是加速倒下。

    于是他以毒蛇一般飘忽不定的身法躲避。

    他的筋骨柔韧如蛇,往往能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躲避方乾元的拳脚,但毕竟擅长之处不在于近身肉搏,不久之后就落了下风。

    孟毒的面上,终于显露出一丝惊讶。

    众名流的面上,也纷纷露出意外之色。

    “还没有倒下?”

    “似乎连神魂,都比常人强壮?”

    “不,不仅仅是神魂的强大,他的意志,才是坚持下来的主因!”

    “的确如此,他的面色都发白了……”

    其他观众倒是没有认清本质,他们只是见到,方乾元莫名其妙中毒,然后又咬牙坚持,不断猛攻,反而占据上风,不愧是能够上山打虎,下河擒蛟的绝世猛人,纷纷为他喝彩起来。

    神魂之毒越来越浓烈,那未知的无形魂兽,仍然还在不断进攻之中。

    方乾元突然感觉腰际一寒,又再被奇异的毒素侵袭。

    但孟毒也同样陷入了方乾元的狂攻节奏,甚至都有些难以顾全了。

    “可恶,竟然还能坚持!”

    他看向方乾元的眼神,充满了难以置信。

    “我要坚持到底!”

    方乾元强忍着越来越严重的冰寒之感,拼命催动着灵海中的灵元。

    “都到了这一步,怎么可能就这么倒下!”

    他的双眼开始变得通红,发束也在刚才的战斗中扯落,披头散发,如同疯魔。

    “我要赢啊啊啊啊啊!”

    轰!

    突然之间,方乾元只感觉脑海之中有什么东西炸开,所有理智和情感完全丧失,思想一片空白。

    这是神魂之毒爆发,灵魂虚弱到了极点之后,如同昏厥的反应。

    “赢了!”孟毒看到,面露喜色,他实在是太了解这种征兆了。

    “嗯?”看台上,宗主微微抬手,已然准备宣布结果。

    但就在这时,方乾元的身上,一股疯狂,残暴,不可一世的气势忽然浮现。

    双眼紧闭,四肢却无念自动,如同一头受伤的狂狼,正在尽情展现着最后的疯狂。

    他又再一次朝孟毒挥出了利爪,这一爪,锋刃巨大,寒意逼人,仿佛蕴含着无尽的杀机。

    孟毒吃了一惊,险之又险的躲开。

    但方乾元的攻击接踵而至,一爪比一爪更加疯狂狠绝,全身上下烈风盘旋,气刃乱舞,举手投足之间,威力惊人。

    狂攻之间,一头狂狼身影在他体表浮现了出来,如同火焰,笼罩全身上下。

    这身影,完全由外溢的灵元所构成,众人惊讶发现,方乾元的灵元仿佛拥有了自主的意志,竟然挣脱体内灵海和经脉的限制,以这种方式浮现在体表之外。

    “灵衣护体?”

    东面看台上,见多识广的名流们尽皆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