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众人赶到了这家敬老院所在地,此时大火燃烧正旺,四周聚集了不少路人围观,消防员也正在尽心尽力的扑灭大火,甚至不顾身命危险的冲进建筑,将里面被困人员陆续救出。

    “怎么会这样?”

    叶菲看呆了,站在敬老院门口,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而苏雨晴伸手搂住叶菲肩膀,小声的宽慰道:“不是你的错,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善后吧。”

    “快看,这不是敬老院的老总吗?”

    不知道谁叫了声,立马有大量的人注意到了叶菲,并且全都围了上来。

    “我爸如果有什么事儿,我和你没完!”

    “我奶奶也在里面,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告你们公司!”

    ......

    各种叫喊声接连不断,这让叶菲已经慌了神,此时的她,满脑子的想法就只有一个,为什么会着火?

    大火似乎越烧越旺,而在里面进行救援的消防员,也不得不随之撤离,经过众人的不懈努力,终于在短短十分钟内,将敬老院那些移动不便的老人,成功救出。

    “只要人就出来就好!”

    叶菲暗松口气,只要人没事儿,敬老院就算是烧光也无大碍,顶多就是亏损一笔建造费而已,如果是人被烧死,那她可就要背负沉重的责任了,不论是别人的言语,又或是自己的心理。

    “我爸呢?”

    突然,之前叫的最凶的那男子大吼一声,疯狂的在被解救出来的老人中寻找,可绕了两圈,依旧没发现他爸的影子。

    “我爸爸没救出来,他还在里面!”

    “什么!”

    叶菲大惊,顿时扭头看着火势失控了的敬老院,火光照亮了半边天,映在人脸上红扑扑的。

    “这位先生,我们刚才是一间房一间房搜索的,可以确定里面没人了!”

    有名消防员走上来说了句,却引来这男子的怒声大喝:“你说没了就没了?如果我爸被烧死,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额.....这......”消防员愣了愣,叶菲赶紧上来解围,“这位先生,你不要急,如果真出什么事儿,责任全在我身上,与他们无关。”

    “无关?”男子斜眼看了她一眼,冷冷的道,“我爸他还在里面,你居然说和他们无关?”

    “哎哟,爸爸啊,我当初就不该送你来这家敬老院!”

    说着,男子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冲着敬老院的方向,大哭大叫:“爸爸啊,您可别怪我啊,要怪就怪这家敬老院管理不善,突然着火,消防员无能,没救出您呐!”

    声音传入人群,让众人小声议论起来,不过大都是字议论敬老院为什么会着火的这个问题。

    因为根据消防局的明确规定,城内不管是开酒店,又或是门店超市啥的,都要做好完善的消防准备,起火这种事情,机率简直小的可怜,而且近两年来,松山市还真就没发生过那么大型的火灾。

    “爸爸啊~~”

    男子哭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人趴在地上,似乎很沉痛。

    这种时候,谁都信以为真,可季飞心里也拿捏不准,万一真的有某个老人在里面没被发现呢?

    看了看四周,因为情况紧急,季飞随便找了位消防员,小声的问道:“刚才你们确定每一个房间都找过了吗?”

    “确定!”消防员重重的点头,“每一个房间我们都找了,哪怕是厕所都找了!”

    。☆看qZ正g版)章u节上27g0j37o5;%9w

    “那这男的哭个什么?”扭头看了这男子两眼,忽然间,耳边传来一名消防员的声音。

    “天台,如果说还有地方没去过的话,那就是天台!”

    因为想到是养老院,所以大伙儿都遗忘了天台这个地方,毕竟这种时候,谁家老人会在上面?

    “对,我爸他喜欢去天台吹风,他肯定在天台!”男子忽然抬头,跟着叫了句。

    “可现在火势太大,里面根本冲不上去,而且我们梯子也不够高!”

    季飞看了看,这敬老院有六楼之高,从窗户传出的火光来看,里面的确已经寸步难行,此时想要快速赶上去,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从外墙。

    好在这敬老院的外墙为了装饰,有不少坑坑洼洼的地方,就好似攀岩的那种石块,看准这点,季飞也没多想,让消防员上是不太可能了,以他们的速度,恐怕来不及,而且还需要做一系列防护措施,太慢了。

    “给我准备足够长的绳索,然后一双防火手套随便加个头盔!”

    “你拿这些做什么?”消防员疑惑了下,这些东西,他们的那百宝车里全都有,简直就是个移动的小型五金店。

    “当然是救人啊,快点!”看到火势发展,季飞也开始着急,“不然来不及了!”

    “你要怎么上去?”

    叶菲和苏雨晴以及那些消防员全都不解的看着穿戴手套中的季飞,而季飞没说话,只是随后把头盔带上,扛上绳索,跑到了火势相对叫小一点的这面外墙。

    “太危险了,回来!”

    看到季飞居然想徒手爬上去,而且不做任何的防护措施,就一个头盔和一双耐热手套,这简直就像是和他们开玩笑一样。

    而那名父亲被困的男子,也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这年头,还有那么拼命的人吗?

    那些围观的路人,全都惊讶得张开了嘴巴,甚至有抱着看戏心态的,拿出手机拍摄视频。

    说时迟那时快,季飞像是壁虎那般,贴在墙壁上,移动迅速的爬到了二楼,然后是三楼,一直到六楼,他都未曾休息过,并且速度极快,当他站在天台上的时候,耗时不过一分钟左右,这种速度,刷新了那些消防员的三观。

    “还真有?”

    刚上来,季飞便看到一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晕在那里,伸手探了探鼻息,还有气,也不着急弄醒,直接用绳索将其捆绑住,直接从楼楼的位置,连同轮椅,一起往下面放。

    见此一幕,立马有大量的消防员围上来接应。

    太可怕了,这男人的臂力,堪称怪物,居然还能有这种救人的方式,老爷子不是小孩,重量少说也是百来斤,而且还附加轮椅,又是火光扑天的六楼,重力简直不言而喻,但看他放下来的模样,非常的稳,似乎这点重量对他来说,小菜一碟,甚至还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