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时间里,成云龙领着赵元挨个拜访了古玩街里的店铺。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赵元将古玩街里的店铺逛了个十之八九,依旧没有找到蕴含炁的玉器、玉石。对此,赵元虽然心有遗憾,但却并不感觉意外。适合用来制作法器的材料,要是好得到,那法器还不得遍地都是?

    “赵大师,还继续逛吗?”成云龙捶着大腿问道。

    这一个多小时里,他不是走就是站,偶尔坐一下也很快起身。就算他经常下乡进山去收货,也感觉吃不消。毕竟下乡进山,大部分时候都是骑着摩托车,真正靠双腿走路的时候很少。

    赵元说道:“也没剩下几家了吧?逛完看看。要是依旧没有合适的,我就明天去别的地儿再找找。”

    他巴不得立刻就找到材料,制作出纳戒。毕竟这宝贝不但是他得到的第一个法器,同样也非常有用的。

    “行,那咱们继续逛吧。”成云龙直起身,领着赵元朝下一家店走去。

    刚到店门外,一阵铃声忽然响起,却是成云龙的手机响了。

    “你先接电话,我自己进去。”赵元说道。

    “好,你先进去,我接完电话就进来找你。”成云龙应道。

    古玩街店铺里的信号一般,在外面接听效果更好。而且一通电话就几分钟的功夫,也耽误不了什么事。说不定自己电话还没打完,赵元都已经看完出来了。

    赵元独自走进了这家店铺。

    店里的工作人员立刻迎上来,询问他想要看些什么。

    “你们的玉器在什么地方?”赵元问。

    “在这边。”工作人员热情的将他带了过去。

    站在玉器柜台前,赵元开启了观气术,依旧没有收获。摇摇头正想要离开,眼角余光忽然瞄到了旁边的一堆东西。

    他竟是看到了炁的存在!

    赵元急忙转身,这才看清楚,蕴含着炁的是一堆石头。

    强忍着心中激动,赵元问道:“这些石头也是卖的吗?”

    “小哥说的没错,这些石头都是卖的,它们可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玉原石!”一个端着茶盅的中年人,从柜台后面转了出来,笑呵呵的解释道:“小哥听说过赌石吗?所谓的赌石,其实就是赌玉,花比较低的价钱,买下一块玉原石,如果运气好,从里面解出了好玉来,那价钱可是会成百上千倍的往上翻!”

    中年人说话的语气带着强烈的蛊惑,显然是把赵元当作肥羊来忽悠了。

    赌石这种事情,赌对了,的确能够一夜暴富。可实际上,真正能够赌赢的人又有多少呢?大部分人抱着一夜暴富的美梦冲上去,结果都死的很惨!因为赌石输到倾家荡产的事情,屡见不鲜!

    想想也是,真正好的玉原石,刚出土就被行家老手给盯上了,哪那么容易会有漏给你普通人捡啊?就像中年人店铺里的这些玉原石,大部分都是花极低价钱买来,忽悠想要一夜暴富的肥羊的。

    赵元笑了笑,问道:“这些石头都是怎么卖的?”

    “各种石头的价钱不一样。”中年人回答道:“这些石头,有品相好的,也有品相差的。品相好的,解出玉的几率要大很多,价钱也要高很多。”

    “那这块石头,要卖多少钱?”赵元抬手指着蕴含有炁的石头问道。

    这石头,跟其它的玉原石不太一样,有被切解过的痕迹,而且切解的位置还不止一处。不过只有一处切解口上,露了点儿玉色出来。不懂行的人瞧见这样的石头,下意识就会认为它比别的玉原石靠谱,至少是见到了玉的。可在行家们的眼中,这块石头却是个废石!切解了那么多地方,只有一处有玉,而且看这玉面明显很薄,估计就只有浅浅的一层。

    事实上,这块石头是前不久中年人去安西省时,花大价钱买的。当时他看这块石头,各方面品相都不错,像是能够切解出好玉的。可后来的结果却证明他看走了眼,连切几刀,就只见到了薄薄一层玉。把他给气坏了,本想要将石头扔掉,可又舍不得,毕竟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最后干脆是带了回来,放到店里,看看能不能引来不懂行的肥羊把它买走,多少也能回点儿本。

    此刻,见赵元看上了这块石头,中年人不由的一喜,心说总算是遇到肥羊了,今儿非得好好宰你一把,不求把我赔的钱全部收回,至少也要收回个三四成吧?

    但面上,却没有流露出自己内心所想,反而是装出了一副犹豫不舍的样子,皱眉说道:“小哥真是好眼力,一来就看中了我这里最好的玉原石。不过这块石头,我是不怎么想买的,你看呀,它已经被切解出玉了,肯定是稳赚不赔的。”

    “行了老板,你就别装了,要真不想卖,你就不会把它放在这里了。”赵元不想废话,直接道:“开个价吧!”

    “小哥爽快,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玩虚的了。”被揭穿,让中年人有些尴尬,笑笑后,他竖起了一根指头道:“一口价,十万块!”

    或许是害怕就此吓跑赵元,他又补充道:“十万块真的不贵,它已经出玉了,只要运气不差,肯定能够切解出更多的玉来。到时候,它的价钱可就不是十万,而是百万、千万了!”

    赵元哑然失笑,这老板忽悠起人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不过十万块能买到一个用于制作法器的材料,倒也不算贵。

    但这也给赵元提了个醒。

    财侣法地,修行的四大要素。这财,果然是相当重要的!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持,买不到修行用的药材,也买不到制作法器的材料。由此看来,自己建厂扩大生产,真的是很有必要!

    “十万块就十万块,这石头我要了!”赵元说道。

    中年男子再也控制不住,高兴的笑了起来,都快合不拢嘴了。

    就在这个时候,打完电话的成云龙走进了店里,一听到两人最后这番对话,顿时急了,嚷嚷道:“什么石头十万块?石学敏,你丫敢宰赵大师,信不信我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