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惊讶地盯着名度天的后背,没想到这个老头这么厉害,看起来虚空子在他手下吃了不小的亏。

    “小欢子,你没事儿吧?”看齐欢安然无恙地走出来,虚空子的脸色稍微变得好看了点。

    “没事儿……”

    “呐,你要的千年苦螣草,先把我徒弟放了。”

    名度天回头朝面具男点点头,齐欢的衣领突然被松开。齐欢反映倒是迅速,感觉身上一松,立即朝自己师傅那里狂奔。

    本来她还以为半路上怎么也会被人放冷箭什么的,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么,不过很可惜,直到她跑到虚空子跟前,连只苍蝇都没来阻止她。

    “哼,苦螣草给你了,祝你早吃早超生。”虚空子竟然十分守信用,看见齐欢平安过来了,还真把手里的草扔了出去。

    齐欢见状摇了摇头,先别管那草是干什么用的,要是她绝对不会乖乖地信守承诺。

    “哈,借你吉言。”名度天也不在乎虚空子的明朝暗讽,接过苦螣草后小心翼翼地将它放进深海玉晶做的小盒子里,然后恭恭敬敬地递给他身旁的面具男。

    “行了,我们走。”交易完成,虚空子一手拽着齐欢就要走。

    “慢着。”名度天突然开口。

    “怎么,你还想灭口?”虚空子恶狠狠地转过身,浑身杀气大盛。

    名度天好笑地看向虚空子,“要灭口我一千年前就干了,还会等你渡过天劫。我只是提醒你一句,不光是我回来了,蜀山昆仑都有人回来,你好自为之吧。”

    “哼,当我怕他们。”虚空子撇撇嘴,朝名度天挥挥手,抓着齐欢的胳膊往青云山那里飞去,完全没想过顺道营救那些被抓起来的别派弟子。

    “师傅,你干嘛把那根草扔给他,多浪费。”坐在虚空子的大葫芦上,因为看不见脚底下,齐欢的恐高症这次没有发作。

    “那破东西我们门派储藏室里多的是,不能入药不能炼丹的,留着干什么。”虚空子不是很在意地摆摆手。苦螣草这东西对于修仙者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对于普通魔修更是属于毒药一般的东西,不过这次名度天费了这么大力气就为了得到那颗千年苦螣草,显然这东西还有什么重要用途。

    苦螣草这东西属于一种伴生植物,一直跟榠菱花生长在一起,榠菱花是用来炼制培元丹的主要配料,所以几乎每个修仙门派都有那么一堆苦螣草。

    不过千年苦螣草倒是只有青云派有,据说是某个看守灵药园的长老无聊的时候培养的盆栽。那个长老飞升之后那盆苦螣草就更没人注意了,结果一千多年后才被人发现。虽然这东西没什么作用,但是毕竟也是超过千年的东西,留着当标本也不错。当年名度天与青云派渊源很深,所以他才会知道青云派有千年苦螣草。

    也就是因为齐欢是虚空子的徒弟,不然他怎么可能这么好说话,虚空子说先放人,他就先放。

    “对了师傅,那个名度天到底什么来头,怎么师傅你好像也打不过他的样子。”齐欢问的小心翼翼,生怕老头恼羞成怒。

    “那个混蛋都飞升一千多年了,也不知道怎么会跑回人间来,我要是能打过他就见鬼了。”虚空子有些愤愤不平,倒也没有太生气。这个世上运气好实力又强的绝对不止他一个,名度天当年也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他打不过名度天也不算太丢人,毕竟自己才过渡劫期没多久嘛。

    “啊~~飞升之后竟然还能回来,那不是神仙满天飞了……”

    “想什么呢。”虚空子没好气地敲了自己徒弟脑袋一记,“下界势必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而且修为还会被降低,不然他早就杀上蜀山昆仑了,还用得着抓人威胁他们么。”

    “原来人家修为降低了,你还不是他对手……”齐欢扁扁嘴,小声嘟囔。

    “不过名度天身边那个小子还真是有点奇怪,刚到化神期身上的魔气怎么会那么恐怖。”虚空子故意忽略掉齐欢的话,自言自语道。

    “他也是魔界飞回来的?”齐欢插嘴。

    “不可能,他明显没渡过魔劫,根本下不了界。”虚空子随手摸出来个酒葫芦,躺在一旁一边喝酒一边嘟囔。

    “师傅,你刚才怎么不救昆仑蜀山的人。”也不知道虚空子在哪里说什么,齐欢凑到虚空子面前,神秘兮兮地问。

    “这个嘛……为师为了救你耗费了过多心力,虽然有心救出诸位道友,奈何实力不济……”虚空子翘着二郎腿,脸不红气不喘的编瞎话。

    “是啊是啊,师傅你受了这么重的伤理当回山门好生休养,相信昆仑蜀山的长老们是不会怪我们青云派的。”齐欢很是从善如流,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乖徒弟。”虚空子脸上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虽然大家都是修仙门派,看起来是一团和气,不过暗地里都在互相较劲,能让昆仑蜀山死几个人,虽然对于他们整体实力不会有太大改变,但虚空子就是感觉心情好。

    只要不是魔门大举入侵,一般人绝对不会去管别派的闲事,况且就凭虚空子的身份,只要他不帮,谁还敢说他什么不成。

    这就是修仙界,看起来高高在上不可侵犯,实际上黑暗的让人心惊。魔修要杀人从来不需要掩饰,可是如果被修仙者盯上了,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就是真小人和伪君子的差距。

    当然,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毕竟好人还是有的,比如说虚空子虽然算不上是顶好的一个人,但相比于齐欢来说,他的思想还算正派。要是齐欢有实力,她一定会折回去,在那个破庙上面放上两三个禁咒。落井下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可不想当君子,她是女人,最适合当毒寡妇。

    刺眼的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窗透进屋内,盘膝坐在柔软舒适的公主床上的齐欢终于睁开了眼睛,一道银紫色的电光从齐欢眼中快速闪过。

    由于吸收了雷劫中的能量,导致齐欢的修为连跳两级,她刚醒过来的时候倒是没什么事儿,可是虚空子带她回了青云山之后,齐欢的经脉就开始紊乱,丹田也有了溃散的迹象,全身上下更是布满了银紫色的雷纹,修为低的人碰了她就被电倒。

    要不是虚空子他们三个老头一起出手将她体内部分吸收不了的能量给压制起来,齐欢肯定会就此交代。还好,总算是撑了过去。为了小命着想这些日子齐欢倒是拼了命的修炼,意图将那些残余的能量吸收干净。

    要知道那虽然是天地间最纯净的雷之能量,但是那也是个定时炸弹,谁知道会不会爆炸,然后她就尸骨无存了。将近两个月的吸收,今天她总算是将体内的雷劫给炼化了,同时她的修为也稳定在了凝气初期。

    要不是虚空子怕以后这类事情再度发生,要她用大部分能量来锻体,说不定这会儿她直接就能结丹了。不过这样也好,起码她不用被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殊不知不到一年就能修到凝气初期,她已经是个怪物了。

    齐欢眼神有些呆滞地盯着地上的光影,突然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经过两个多月,魔道那边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听门内的弟子说,这次魔道勒索了各大修仙门派许多珍奇药材,相比于蜀山昆仑用来赎他们掌门和长老所付出的五千年份的通天籽和三十个三百年份的巨灵果,他们青云派几乎没有损失。

    据说通天籽五百年分的就能起死回生,蜀山一下子就拿出了个五千年份的,不知道他们掌门回头会不会心脏病发。而巨灵果是昆仑派的特产,那东西是用来洗精伐髓的,上至渡劫期,下到凝气期都可食用。不过很可惜,那东西三百年一结果,一次只有三个果子。

    齐欢不得不感叹一下,魔道的人果然很会空手套白狼,就是不知道他们要那么多灵药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当然,这些都跟她无关,就算所有正道门派准备联手给魔道一个教训,也与她没什么关系。都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她修为还低,那种维护世界正义的事情还是别人来吧。

    又发了半天的呆,最终齐欢爬下床,从储物袋里拎出一把银色小剑,有些无奈地往外走。她师傅在她的身体恢复正常后就开始闭关,她师伯跟师叔见了她好像老鼠看见猫一样,嗖的一声就没了,没办法她只能自食其力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虚灵子与虚阳子,前几天齐欢说要学习五行法术,这俩老头准备各显神通,也好在这师侄面前显摆一下,谁知道虚阳子在教齐欢火鸦术的时候,齐欢弄出来一堆紫黑色的雷鸦,而且很不巧地全都撞到了虚阳子脑袋上。可怜虚阳子本来头发就少,这一来竟然一根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