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6冠英看清赵志敬的面容,心中顿时一惊,不由的想到:“不就是那个屠戮自己家的十数个庄丁的白衣剑客吗?虽然我被他放了回来,但梁子还是结下了,只是不知这人来此有何贵干。  ”

    想罢6冠英脸上惊讶的神色有些收敛,虽然此时他的心中不断的说道:“此人千万不要是来寻仇的,不然这偌大的归云庄,可是挡不住啊!”但还是开口问道:“道长到寒舍有何贵干,只要在下办得到的,绝不推辞!”

    赵志敬和黄药师两人都是有着不凡见识的人,此时眼前的6冠英虽然尽力掩饰自己的恐慌,但赵志敬和黄药师两人怎会不知道。只是此时两人的心中的想法却不相同。

    黄药师此时看到自己的徒孙心中的紧张,心中不由的有些不高兴,虽然自己将6乘风逐出师门,但始终还是桃花岛门下,此时竟然如此不济,让他这个师祖有何颜面。

    而一旁的赵志敬,此时已经看清6冠英的面容,自己知道此人就是自己在太湖上放走的水匪,只是不想那时有些嚣张跋扈的水匪头子竟然是归云庄的少庄主,而且此时还那么的有礼貌和修养,果然是一个善于隐藏的人。

    想罢赵志敬自然知道此时6冠英的心中作何感想,随即赵志敬开口说道:“6少庄主,今日我等前来拜见老庄主,没有其他的意思,还望少庄主通传一声。”

    此时的6冠英看到赵志敬面带笑容,而一同的黄药师虽然脸上没有什么笑容,但也没有生气的意思,自然知道两人的到来没有恶意,心中的担忧便舒缓下来。

    随即6冠英,伸手将赵志敬和黄药师迎进归云庄。只见这归云庄内陈设华美雕梁画栋极穷巧思比诸北方质朴雄大的庄院另是一番气象。此时黄药师依旧戴着他的面具,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但赵志敬还是感觉到,当他看到庄中的道路布置时,面具下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对原著还算熟悉的赵志敬心中微微一想,便已经知道,此时的黄药师看到自己的弟子还是学会了自己不少的东西,就只是这布阵一项,就已经算是了不得了。

    两人随着6冠英来带内厅,便有侍女奉上香茶。随后6冠英道:“两位请先梢待,在下这就去给家父通禀一声。”

    赵志敬听罢,开口说道:“那就麻烦少庄主了。”6冠英一听便抱拳一礼,离开内厅。看着远去的6冠英,赵志敬品了一口香茗说道:“前辈,你觉得此人如何?”

    此时黄药师一听,将手掌的茶杯放下,答道:“心性不足,武功修为也不行。”赵志敬一听哈哈一笑道:“那是前辈你要求太严了,依这位少庄主的年纪,在江湖上有这样的修为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就在赵志敬和黄药师交谈的时候,6冠英快步来到6乘风的书房,将门一推,便走入房中。

    此时在屋内的6乘风看到自己的儿子风风火火的走进房间,便是一声呵斥道:“怎么回事,竟然如此沉不住气?”6冠英看到自己的老子有些生气,便将之前在湖面上遇到赵志敬一事和6乘风一一诉说。这6冠英还算是光明磊落,没有往赵志敬的脸上抹黑,只是将当是的情景诉说出来。

    听完自己儿子诉说的6乘风一时间陷入了沉思,随后开口娜娜自语地说道:“全真教一项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没有什么交往,既然这赵志敬已经将你放回,想来他也不会是前来寻仇,只是不知他此来有何目的。”

    6冠英听到自己的父亲在猜测赵志敬此来的目的便说道:“父亲,此次不只是赵志敬一人前来,随行还有一个一身青袍的汉子,此人脸上好似戴着面具,看不到他的面容,但手上拿着一支玉箫,孩儿看着甚是奇怪!”

    6乘风一听,心中一颤,急忙开口问道:“冠英你说和赵志敬一起前来的那人手上拿着一支玉箫,那这支玉箫是何模样?”

    此时6冠英听到自己父亲的话语有些微颤,但也只是一刹那的失神,还当是自己耳朵听错,便回答道:“孩儿只是扫了一眼,一时也看不真切,既然他们是来拜访父亲的,父亲只要到前厅一看便知。”

    此时的6乘风一听自己儿子的话语,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的猜测,只是自己心中始终不相信会是自己的师尊,心中激动的同时又带有浓浓的紧张。

    随后6乘风对着门外说道:“来人!”话音刚落便见四为庄丁走入书房,其中两人将6乘风扶上一张特制的椅子,随后四人在6冠英的指引下,将这位归云庄的庄主的椅子抬起,往赵志敬和黄药师两人所在的内厅走去。

    此时的6冠英虽然在一旁向内厅走去,但心中还是有些奇怪,今日的父亲为何如此的异样,昔日即使是有人前来拜访也只是让客人到书房一叙,今日竟然主动前来见客人,在自己谈到来人的时候,还变得有些激动。

    走在路上的6冠英心中思绪万千,只觉得自己的父亲今日真的不同往日,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心中不由的想到:“是自己多心了,还是父亲真的有些异样。”

    内厅中,赵志敬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看了一眼身旁的黄药师,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知这6乘风看到自己的师尊会怎样,想来一定非常有趣。

    就在6冠英和6乘风两人心中都不平静,赵志敬和黄药师心中也有着不同的思绪的时候,做为这个世界主角的郭靖和黄蓉两人也正向着宜兴走来。

    虽然赵志敬之前已经和宜兴的铁掌帮弟子有所接触,知道黄蓉和郭靖两人的行踪,但心中还是不住的感叹,命运的伟大,即使有了自己这一只煽动翅膀的蝴蝶,但两人在命运的驱使下还是会来到宜兴,这个女婿第一次见到岳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