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义大师见说,也心情很激动,道:“红姑娘不愧是女中豪杰,任何情况在红姑娘面前,都会有了更多的用处。”

    红秀女道:“大师,眼前既然这样定下了,那就事不宜迟,我马上去吩咐让人去做。”

    简义大师道:“咱们都一起去吧,这样咱们人多,怎样扎好草人,注意就多。”

    红秀女道:“那就烦劳三位大师了。”

    于是,四人走出指挥部,红秀女立刻找到了洪四八,洪四八从红秀女的脸上明显的能看出来,师姐脸上的表情有些激动和舒展,未等红秀女开口,洪四八就道:“师姐,你有了破敌的好办法了?”

    红秀女道:“四八,刚才我和三位大师商议了一下,我们认为,官军既然有那么多的箭,他们可以凭借着弓箭来对我们形成威胁,我们也可以用更多的弓箭来对付那两个怪人,但是我们又没有那么多的箭,所以我们商议要向官兵去借箭,过去有个诸葛亮草船借箭,我们现在就决定给柳升来个草人夜借箭,这样不但可以从官兵手里借来很多的箭,还可以让官兵再没有那么多的箭来对我们形成威胁,我们还可以凭借着这么多的箭来守庄,来把那两个怪人射死,如此对我们有益的事情,我们如何不赶快去做呢?”

    洪四八见说,也高兴激动道:“师姐,你们想的这个办法好,这样太好了,这样我们不但可以一举两得,还可以一举数得,这样对我们以后再出去劫营,自然会大有好处的,这样以后官军发现他们上当了,我们以后再真的出去劫营,他们心里因为有疑心,也会吃不准再拿不定主意的,这样果真是会对我们有好处的。”

    红秀女道:“四八,你看,我们现在不是都想到一块去了吗?”

    洪四八道:“那师姐,那事不宜迟,我们就赶快去做吧,把庄上所有会扎草人的人都找来,把所有的草都用上,都扎成草人,反正用完了还不会少。”

    红秀女道:“我和三位大师去领着他们扎草人,庄上的防务,四八,还要先有你再辛苦下,还要有你再多留心,等过了今日,师姐再安排你多休息几日。”

    洪四八道:“师姐,没有事的,我看到师姐心情这样舒畅,再苦再累,我心里也高兴,也乐意。师姐,你们就放心的去做吧,庄上的防务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我一定不会让师姐失望的。”

    红秀女见洪四八也如此激动,便向前分外激动而又充满了信任和感动的咬着牙,用手坚强的轻轻拍拍洪四八的肩膀,道:“四八,我的好小弟,你和云秀都长大了,师姐为能有你们这样的好小弟,而感到心里欣慰。”

    洪四八道:“四八为能有师姐和爷爷这样的好亲人而感到自豪,而感到高兴。”

    红秀女道:“四八,我的好弟弟,你去吧,让你受累了。”

    洪四八道:“师姐,那我去了。”说完,就走了。

    红秀女见洪四八去后,看着洪四八那坚强充满信心的身影,而难过的激动道:“四八,我的好小弟,现在师姐只有先让你受累了,师姐知道,你昨天晚上也没睡觉啊,可是,师姐在眼下的情况下,不得不如此啊。”说着,见洪四八的身影渐渐的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了,红秀女这才擦了擦情不自禁落下来的眼泪,便这才转身去吩咐做草人的事去了。

    这样,整个的洪家庄,很快的在红秀女的吩咐号召下,会扎草人的人都主动的来到了洪家庄指挥部前,在红秀女和三位大师的商议授意下,一批一批的草人扎了出来,红秀女看了这些扎出来的草人,并进行了严格的检查,授意这些扎草人的人,要把草人不要扎的太小,也不要太大,要和真人一样大小,样子看上去要和真人一样,也给草人穿上了衣裳,一些草人的身后用长杆挑着身,扎好后,都被送到洪家庄的四门去。

    再有一些草人的身上用绳子拴好,如此他们扎了一天,都把草人扎好了。红秀女见庄上一切都准备就绪,就吩咐人都去休息。待到晚上半夜了,红秀女见天仍然很黑,于是,她就让庄兵把那些身上拴好了绳子的草人,也偷偷的运到庄子围墙上,在庄子围墙上,向外望着,见官兵大营仍然静悄悄的,于是,红秀女就一声令下,守围墙的庄兵一个传一个,很快的把红秀女的命令,都悄悄的传遍了整个的洪家庄守在围墙上的庄兵,和守四个门的庄兵。于是,就见整个洪家庄,霎时四个庄门大开,用长杆从背后挑着的草人穿着衣裳,从洪家庄门内纷纷的涌了出来,巡哨暗探的官兵一见,就忙去报给了他们的将军,还有的是柳升不放心排出来的暗哨,见了就连忙去报于了柳升。

    柳升闻报后,见洪家庄四个庄门瞬间同时大开,还又同时悄悄杀出很多庄兵,便大笑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多亏我有准备了,我料这个贼女今天晚上会冒死再出来劫营,以作她在死前的垂死挣扎,可没想到她会全部倾巢忽然从四门而出,要与我决一雄雌,看来洪家庄上的粮草一定是要断了,也好,你今天晚上不是要倾巢而出吗?那我就正好都把你们不费吹灰之力,都把你们用箭射成肉酱,我要让那三兄弟看看,要让胡知州看看,我柳升乃是何人,我不用他们三兄弟之力,我照样也可以破了洪家庄,消灭红秀女,为朝廷铲除这些反贼,在青州一战,你唐赛儿不是会用箭吗?还用箭射死我的副元帅总先锋,今天我就用箭都把你们射成肉酱,我也把你们一个个都射成刺猬,为我的副元帅总先锋以报被射成刺猬之仇。”

    说着,柳升一声得意的狂笑,便连忙吩咐四门的明军不许出击迎战,要用箭把反贼都射成刺猬,射成肉酱。

    于是,洪家庄四门外的明军,都瞬间万箭齐发,红秀女见了大喜,洪家庄庄内四门的庄兵,在红秀女的吩咐下,都发出被箭射死前的惨叫,惨叫声此起彼伏,那些明军的弓箭手听了,射的更是来劲,一边用力拼命的放箭射,一面还激动的道:“元帅真是英明,果然不出元帅所料,看来破洪家庄,消灭反贼就在今日了,还都是我们弓箭手的功劳,我们终于立大功的机会到了。”于是,箭射的更来劲了,每人守着一大堆箭,很快的就要射完了,有的射完了,就再去自告奋勇的搬来一大堆箭,接着再射,生怕自己射的慢了射的少了,立不了大功。

    红秀女见四门的箭已经射过来不少了,就又吩咐把那些身上拴着绳子的草人也从围墙上慢慢的向外放,让官兵夜晚老远模模糊糊的看到,好象是庄兵又要深夜坠墙而出,于是那些暗哨又立刻去飞报了柳升。柳升一听,便大笑道:“红秀女,你再聪明也是个傻子,你也不想想,你在我的面前还能聪明得起来吗?我既然在你的四门都布下了弓箭手,不用火把摸着黑放箭,一定要都把你们射成肉酱刺猬,我又怎么会不围着你们庄子都布下弓箭手呢?我要让你现在马上就晓得,这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笑完了之后,柳升马上又吩咐再快放箭,务必也要把坠城的庄兵全射成刺猬。于是,整个的官兵大营,都一齐围着洪家庄放箭,霎时都一齐万箭齐发,恨不能马上一下子连洪家庄也都射为肉泥,用箭不费吹灰之力的把洪家庄踏为平地。

    如此,官兵不断的放箭,洪家庄内的庄兵不断的发出临死前的各种格样的惨叫,有的庄兵甚至忍不住了,都在笑着惨叫。那些猛射的官兵的弓箭手,见庄兵还不断的发着惨叫,且惨叫的声音又是那么的响亮,叫的又是那么的有力,就越发射的更有劲了,狠吧不能就立刻把他们都射死再不叫了。

    这样,官军把围墙下的草人很快的一批批的都射成刺猬,又被拉到了围墙上,分别取下箭来,再被放出来,官兵的箭又很快的再把草人射成刺猬,再被拉上去取下箭来,再被放出来。

    那四门的草人,也不闲着的来回正在忙着,它们从四门内出来,很快的被射成刺猬后,就被用背后的拉杆拉回来,很快的分别取下箭来后,再出来去被射成刺猬。这些草人的脚上,还都被作上了小木轮,它们在来回的进出时,进出的是那么的痛快,那么的自告奋勇,在不断地用它们的身躯通过小木轮的滚动,在向官兵要着箭,再把它们要来的箭运回洪家庄。它们运的是那么的轻松自在而痛快,又让那些官兵的弓箭手送箭送的是那样的大方和慷慨,好不吝啬,好似他们的箭是不费功夫不费力气得来的,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给草人慷慨送箭的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