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波渡?!”

    听到老余头这话,陈帆猛地抬起头来。

    他当然不会忘记,而且这也是他夺得这次新入门弟子小比第一的最大动力。

    因为他想立刻回黑礁岛看一看,想看一看父亲的情况,到底是不是真的和自己所想像的那样。

    “老师,这几日外门中也应该平静下来了,我要马上将这艏‘凌波渡’祭炼,然后出一次海。”

    陈帆神情肃然,对着老余头说道。

    老余头微微点了点头:“好,吃完你跟咱家去一下,咱家将这次新入门弟子小比的实物奖励全部给你,至于那任意一部功诀的奖励,你还是得去传法堂领取。”

    想到这件事情,陈帆胡吃海喝的速度不由再次快了几分,匆匆这桌食物吃完,然后便开始催促起老余头来。

    “老师,快点去把那‘凌波渡’给我吧。”

    看着石桌上杯盘狼藉的模样,老余头目瞪口呆,而后又用极为奇怪的目光看了陈帆一眼,摇了摇头:

    “随咱家来吧。”

    说着他便直接站起身来,带着陈帆离开了此处,只留下孙正苦笑地收拾。

    ……

    老余头自从修为被废之后,便躲到了炼堂中,几乎再没有出去过一次,因此也将炼堂全部格局熟稔于心,只是转了几个弯,便带着陈帆到了一处石厅中。

    石厅内没有多少人,只有一个老者在打盹。老余头走过去敲了敲这人面前的石桌。

    “李老头,赶紧起来吧。”

    那老者一脸惺忪地抬起头来,然后没好气的道:

    “老余头,你不在你那儿好好带着,跑到这儿来干什么,要是随便遇到个不认识你的弟子,把你当作了这炼堂中的仆役,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老余头哈哈一笑,指了指身旁的陈帆:

    “没事,咱家带着他呢,今天来找你也是为了他的事。”

    说着他又指了指面前这老者,对着陈帆说道:

    “这个是李老头,和咱家一样,都是留在这炼堂中养老的,不过他可比咱家好多了,一身实力还留存大半,所以就留到了这儿。“

    陈帆连忙拱了拱手,对着面前的老头施了一个礼:

    “弟子陈帆,见过李前辈。“

    听到陈帆这话,这李老头眉头一动,上下打量了陈帆一眼,然后在陈帆头上的寒铁冠上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就是陈帆,是来领取新入门弟子小比第一奖励的吧,看起来似乎不错,怎么跟老余头混到一处了。”

    陈帆微微一笑,没有答话,而身旁的老余头则有些不高兴起来。

    “喂喂,李老头,就兴许你传两手那个莫姓小子,就不许咱家也传一些东西给他啊。”

    说着他顿了顿,然后又继续道:“好了,五粒‘聚气丹’,拿出来吧,这是由你负责的,就不要废话了。”

    两人似乎关系不错,听到这话后,李老头也不恼,随手便拿出了一个玉瓶出来。

    “这就是你新入门弟子小比的奖励之一,五粒‘聚气丹’,你点一下,然后便在我这里留下一道元力印记确认。”

    李老头拿出这玉瓶递给陈帆,接着又拿出了一份玉册出来,示意陈帆接过。

    陈帆看了老余头一眼,见老余头没有什么阻拦之意,于是便对着李老头拱了拱手,然后双手接过了这两件东西。

    玉瓶中果然是五粒“聚气丹”,他曾经使用过,自然不会认错。

    而玉册上记载的是部分物资出入记录,其中有一笔就是新入门弟子小比头名奖励,“五粒聚气丹”。

    陈帆元力一动,便在这处记录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元力印记,表示已经收到了这份奖励。

    “好了,再就是咱家了。”

    见陈帆拿下了这个玉瓶,老余头也将手一翻,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木制小舟来。

    “这就是你想要的三道法禁‘凌波渡’了,需得祭炼之后才能使用,而且你也要在咱家这儿留下里的元力印记。”

    说着老余头也拿出了一个玉册来,陈帆照例是元力一动,也在玉册的相应处留下了自己的元力印记。

    将五粒“聚气丹”和这艏三道法禁的“凌波渡”放出纳物囊中,陈帆对着两人拱了拱手:

    “多谢老师和李前辈了。”

    听到这话,那李老头面色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上下看了看陈帆,然后道:

    “小子,你真的跟老余头学他的炼器之术?他修为尽废,哪还能教弟子,你怎么想的啊。”

    听到这话,老余头顿时眉头一竖:

    “李老头,咱家能不能教弟子关你屁事,哼哼,别以为你暗中收了哪个莫姓小子,就真的可以压过咱家一头了,告诉你,陈帆在炼器方面的天赋绝伦,甚至连咱家都有所不如,你斗不过咱家,你的弟子也绝对斗不过咱家的弟子。”

    看来两人关系的确不错,虽然说的比较刻薄,但话语间却还是透露出一股熟稔之意来。

    陈帆看了看两人,不由有些疑惑:“两位这是?!”

    见到陈帆这个模样,老余头哈哈一笑,便开始为陈帆解释起来。

    原来这李老头也是灵龟门中的老人,并且比老余头在灵龟门的资历更长,几乎已经拜入了灵龟门六七十年。

    只是其资质不高,虽然突破了炼气期,但想要踏入筑基却没有多大的可能。

    不过他虽资质不高,但对炼丹之术却有几分兴趣,又有这些年下来的经验积累,所以在炼丹之道上还有几分造诣。

    在现在的炼堂长老梁千还未拜入灵龟门前,就已经是灵龟门炼丹之道第一人。

    就算是梁千,在拜入灵龟门后,也曾经得到过他的指点。

    可是老余头却不同,他和梁千几乎同时入门,但天赋却表现在炼器之术上,并且修为也不弱,几乎将梁千压得出不了头。

    而正是因为将梁千压得出不了头,所以在当时他就和李老头在灵龟门中互相争锋,被称他人为灵龟门丹器双璧。

    只不过李老头在炼丹之道上的造诣虽然不差,但修炼天赋却弱了一些,很快就被老余头超过。

    直到后来梁千崛起,才又和老余头成了新的灵龟门丹器双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