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统小心翼翼地接过老人手上的东西。可是马上又意识到,不对呀,那这个珠子又是干什么的,

    老人继续笑呵呵地说道,“至于这颗珠子,你只管交给你家少爷就好。”算是勉强解答了他的疑问。

    范统赶忙道谢,“多谢老人家,”

    老人点点头,“还不快去。不怕让你家少爷等烦了,”

    被这么一提醒,范统突然想起的确是又耽搁了不少时间,于是在又道了几声谢后,连忙向老人所指引的方向跑去。

    果然过了没多久,就看到一间不大不小的店铺,牌匾上刻着“醉香居”三个字,里面传来阵阵清香。

    在打包了几份糕点后,范统骄傲地回到了之前那个面瘫。

    那些随从震惊得也不顾形象,一口将面条喷出,“你怎么又回来了!”

    范统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反问道,“你们怎么还没吃完?”

    “先别别别……”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先别说我们,你再不去给少爷和少夫人准备早饭,可真的要来不及了。”一个随从帮他说了出来,又摸摸他的头,“你还是少说些话吧,何必呢。”

    结巴的随从欲哭无泪。

    范统笑得很开心,“我已经买到了!”

    其他人再次震惊。

    “你不会是已经放弃了,所以随意买了一点吧?”一个随从开始质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搞定,而且就凭他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又提醒道,“万一少爷生气了,闹不好可真会出人命的!”

    “……我像是那种人吗?”范统无语。

    众随从对视一眼,“像。”

    范统:……

    “反正我已经买好了,就先回去了。”范统转身就走,“要是少爷问起你们怎么不在,我就说你们只顾着自己吃早饭,所以才没回来。”

    众人大惊,立马丢下碗筷就跟上。你怎么能这样威胁我们呢,还有没有一点兄弟之情!

    客栈内,柳溪尘很感兴趣地看着桌上的几盘卖相极好的糕点,光是看上去味道就很好!

    冷逸云很满意,“干得不错。”

    随从们纷纷摇头表示,哪里哪里少爷过奖了,为少爷和少夫人办事实在是我们的荣幸。

    范统很鄙视地瞥了他们一眼,然后拿过来一个装着热水的小茶杯,从怀里掏出那粒药丸丢了进去。

    随着药丸慢慢融化,茶杯里的水也渐渐变成了浅褐色。

    “这是?”柳溪尘好奇问道。

    “用这些水淋到糕点上,糕点会变得更好吃哦!”范统解释道,然后得意地看着自己那些同甘不共苦的兄弟们,你们不知道吧?嘿嘿……

    其他人倒吸一口冷气,然后立马继续纷纷对着自己少爷表示,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派范统做了个代表而已,这种体力活总要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去做才好,我们去做太掉价。

    范统:……

    冷逸云皱眉,不放心地拿过茶杯,凑在鼻前闻了闻,微微一顿,然后安心地将杯里的水淋了一点在糕点上,“吃吧,没毒。”

    “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看颜色有些吓人,淋到糕点上真的会好吃?柳溪尘狐疑地从盘中拿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

    紧接着,柳溪尘便只感到有一股花香夹杂着果香瞬间满溢在口腔内,感觉十分美妙;再加上这糕点本就口感细腻绵滑,入口即化,柳溪尘着实被这味道给惊艳到了。

    “春。药。”待柳溪尘已经吃了一口,冷逸云才淡定地说道。

    柳溪尘:……

    槽!!!!

    “咳!”柳溪尘募地被吓了一跳,张嘴想要将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可却一不小心让这块糕点就这么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脸憋得通红,差点就要窒息了。

    冷逸云忙递过杯茶,让柳溪尘喝了一口。柳溪尘艰难地用水混着那块糕点咽下,喘着气,“得救了!”

    刚刚还在感叹这东西真好吃,下一秒就急着想把它吐出来又被卡住的感觉真的是特别蛋疼!

    冷逸云一脸灿笑。

    柳溪尘意识事情好像有点不对,这人怎么突然笑得这么开心?

    咦,等等……

    ……槽自己刚刚似乎还是把那东西给吃下去了!

    “……那东西真是春。药?”柳溪尘问道。

    冷逸云点点头,“千真万确。”

    “你没有骗我?”柳溪尘嘴角抽了抽。

    冷逸云摇摇头,“没有。”

    柳溪尘:……

    “你怎么能给我下春。药!”柳溪尘炸毛,看向范统。

    范统被吓到,很无辜,“我……我没有啊!”

    “那是你们?”柳溪尘又怒视其他随从。

    其他人立马拼命摇头,离开范统很远。都是这货干的,保证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要去看大夫,拿解药。”柳溪尘转身出门。

    冷逸云一把将他拉回来坐好,“尘儿乖,这种药无药可解的。”

    柳溪尘闻言一惊,“那怎么办!”随后又怒道,“既然你早就知道,刚刚怎么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我吃了下去!”真是一点人性也没有!

    冷逸云挑眉,没有回答,反而问向范统,“这个是谁给你的?”

    范统眼见已经瞒不住,只好老实交待,“……是之前在街上遇到的一位老仙人。”

    “老仙人?”冷逸云意外。

    “是啊,他可厉害了!不仅算出了我正在想些什么,而且还教我该怎么解决!这药丸就是他给我的。”范统答道,又从怀里拿出一颗红色的珠子,“还有这个,是他让我交给少爷您的。”

    冷逸云看着那珠子若有所思。

    “……能不能先别管这个了!”柳溪尘无语,自己现在可是中了春。药啊,可严重了好么!“快替我想想办法!”

    还有那哪里是什么老仙人,会做出这种事我看分明就是个老流氓!

    “想什么办法?”冷逸云莫名其妙。

    “……当然是怎么解了这春。药!”柳溪尘抚额,敢情中春。药的不是你,一点都不着急。

    冷逸云挑眉,“这还不简单,我帮你解。”

    柳溪尘:……

    柳溪尘开始暴走。

    冷逸云笑着摸摸他的头顺毛,“尘儿,其实这药对你有好处。”

    柳溪尘冲他翻了个白眼,信你才怪!

    第一次听说吃春。药也会有好处的!

    而且药效发作的时候说不定连小菊花也会不小心给贡献出去,这特么的哪里算是好处了!

    “尘儿,你身子一直都很弱,这药有调理身体的功效,严格说来,吃了后会发。情其实只能算是副作用。”冷逸云解释道,“不过这副作用也只是暂时的,而等那效果一过,说不定你就可以习武了。”

    “……习武?”柳溪尘震惊得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居然会有这么奇葩的药……

    “嗯,先前不你能习武,只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而若是调理好了,自然也就可以了。不过……这药极为难得,不知道范统口中的这位老人家到底是何方神圣,竟会如此用心良苦。”冷逸云继续说道。

    “……这也算是用心良苦?”柳溪尘嘴角抽了抽,“不如你也来吃一块儿?”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冷逸云和那家伙一定是一伙的……

    都是那么的没有节操!

    还爱耍流氓!

    “……咳,不必了。”冷逸云笑着摇摇头。“这药……不太适合我。”

    柳溪尘揉揉太阳穴,就知道你会这样。

    “但若尘儿能习武,岂不算是好事?”冷逸云又道,“虽说你早已过了习武的最佳年龄,但若是只学些皮毛做防身之用也是可以的。”

    好吧,柳溪尘在内心默默抚额,这么说起来其实好像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可是药效发作的时候怎么办?”柳溪尘撇撇嘴。

    “放心,有我呢。”冷逸云眼神很温柔,又将那枚红色的珠子收进怀里。

    柳溪尘无语望天,就是因为有你在所以我才不放心啊!!谁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真是不敢想象!

    柳溪尘开始在内心暗暗盘算,要不趁现在还清醒着,先把遗言给写了?

    然后开始破罐子破摔的继续吃。反正中都中了,不吃白不吃……

    不过这味道其实真不错啊……

    冷逸云一愣,随后笑出声。

    而就在午饭之时,其他三人听说了此事,也同样震惊。

    “三师兄,你真的好厉害!”于无心赞叹道。

    柳溪尘:……

    “这有什么可厉害的……”柳溪尘嘴角抽搐。

    “那你现在还能坐在这儿和我们一起吃饭?”曲断歌问道。

    “我只是中了这奇怪的药而已,又不是死了……反正现在药效也还没发作,趁现在多吃点。”柳溪尘很淡定。

    曲断歌啧啧摇头,这句话信息量真大。

    “……别想歪了。”柳溪尘抚额。

    南宫鸿放下手中的碗筷,“这么说,我们还得在这儿再稍微住上一阵子?”

    “嗯。”冷逸云回答,“按尘儿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是了。”

    “其实到也无妨。”南宫鸿道。

    “可我不想让师父担心太久,想早些回青莲门。”柳溪尘说道。这种时候突然特别想马上回去找二师兄,说不定他会有办法!

    虽然二师兄脾气又坏脸又臭,但是医术还是很不错的!

    冷逸云失笑,“昨日也不见你想着这些。”

    “只是没说出来罢了。”柳溪尘望天。

    冷逸云却看穿他的心思,“只是估计连你师叔也无药可解,更别说是你二师兄了。”

    柳溪尘:……

    槽被发现了!

    “其实我真的只是怕师父担心。”柳溪尘死不承认。

    冷逸云挑眉,“那我让随从们稍后捎封信回去便好。”

    “冷公子,顺便帮我也稍一封吧。”于无心插话道,其实好多天没见到师父了,还真的有点想他呢!

    “自是可以。”冷逸云答应着。

    柳溪尘认命地叹了口气,“那这药效什么时候才会发作?”

    “莫不是尘儿已经等不及了?”冷逸云魅惑地一笑。

    柳溪尘:……

    ……别以为你笑得这么妖孽我就不敢打你啊!

    虽然真的很想给他一拳,但柳溪尘还是蛋蛋地忍住了,没好气地说道,“我只是想有个心理准备。”而且有句话说得好,早死早超升。

    “快则今晚,慢则是明日中午。”冷逸云伸手捏捏他的脸,尘儿害羞起来真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三更结束~(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