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霖见韩毅看着自己的眼神只是寻问,却没有责备之意,心中也稍安了些,起身走到贾敬面前,贴耳说道:“贾长老可想知道贾平的消息?”

    贾敬一听,脸色急转,当即没了眼泪,双眼圆睁的看着杨霖,大声喊道:“你既然抓了我那侄儿,那便给放了,胁迫他人说些假话,可当不得真的?”

    贾敬此时也怕杨霖真的抓住了贾平,与自己对峙,贾平一直是自己与北晋国方瑞的联系人,对自己的所做之事自是了解,若是说出点什么来,只怕今曰是难逃一死了。

    杨霖见贾敬虽是口语强硬,可气势却弱了几分,不由的冷笑了一声。

    向韩毅手中拿回了名单,杨霖向乾元门众人抱了抱拳,沉声说道:“掌门,今曰我到此本是想解救各位出困,却不想遇到这等败类。

    掌门可信我杨霖为人,若是信我,我便再取一证,只是要毁了一名我乾元门的弟子。若是不信,我转身便走,不知掌门师伯如何打算?”

    杨霖本想直接放出贾平,与贾敬对峙,只是此时周围的乾元门弟子多为贾敬说话,连周洪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自己,若韩毅不信自己,即使对贾平搜魂,众人也怕是会有不服,还需韩毅信任自己才行。

    再想师父为师门已经自爆而死,自己的功法还是当年玄夜所授,对乾元门的感情也只是师父庞启更重些,其它到不是太在意。

    加上最后有人居然说到自己借庞启之死来此招谣,还提到苏牧,心中一冷,也有些不想再理这些人,到时留下那地洞,任他们自己逃生也算为乾元门尽了力了。

    韩毅一听杨霖语气中隐含埋怨之意,轻声说道:“杨霖,贾敬对本门处理外事几十年,却无过错,虽然这次北晋国士攻破封山大阵时多有疑点,此时却不是胡乱猜测之时,若真的明证,你可取出,我自会明辨是非!”

    杨霖也不再说,一甩手,贾平已被扔到地上,在地上打了个滚,狼狈的坐起身来。贾平经过这些年的回复,神志已回得了多半,再看周围的众人,极其面熟,看到不远处的贾敬被人制住,也有些奇怪,周围的好像都是乾元门的长老观主,哪敢乱说。

    回头一看,杨霖站在身后,贾平脑中急转想起一事,指着杨霖的鼻子放声大骂:“你这叛逆还敢回山门,各位长老快将这人拿下,他便是出卖我乾元门消息之人。”

    四周乾元门众人一听,叫声更大,几个观主堂主更是想要上前要擒住杨霖,只是见杨霖身后站着胡影,知道其修为极高,不敢冒然上前。

    杨霖面色不慌,脸带微笑看着韩毅,见韩毅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显是对贾平的话也有些不信,再看众人满脸激愤的脸色,杨霖大声喊道:“今曰若不是我身边有高人相护,想必你们已经将我当场抹杀了吧!哈哈哈!”

    杨霖说完,身影一闪到了贾平面前,一脚踢在其前胸金丹处,贾平当即便飞了起来,直奔韩毅飞去,口中一道银色液体喷出一道弧线,落到旁边的站立的郭岩脸上。

    那郭岩用手一抹,见是金丹破碎的灵液,心中火起,大吼了一声。“真是欺人太甚,当众残杀本门弟子,你还当你是乾元门弟子吗,今曰我便先斩了你,以正门规。”

    话音未落,人已到了杨霖面前,一道雄厚的掌风,夹着罡气,直拍杨霖的胸口。胡影一看郭岩也只是元婴中期修为,看样子还受了重伤,想杨霖敢正面与北晋国元婴中期对掌,都稍占了上风,也不以为意,身形还稍退后了几分,给杨霖让出一条路来。

    恨天则是吓了一跳,郭岩什么修为却是心知肚明,本想上前救人,可是却慢了半步,只见杨霖也不躲闪,伸出一掌与郭岩对击了一下。

    众人见两人对掌,脸上显出各种表情,一部分是维护贾平的,也想教训一下杨霖,见郭岩出修为高出杨霖一层,当会让这杨霖吃些苦头,脸上也露出了讥笑之色。

    另一部分是周洪周忻等熟悉杨霖的几人,见郭岩出手太快,再想阻止,已然不能,见杨霖也不闪避还对击了一掌,脸上一片紧张之色。

    韩毅接住贾敬的同时,见郭岩一掌击向杨霖,而杨霖还掌相对,不由的心头一紧,若是杨霖被当场打伤,自己岂不是做了违心之事。

    一声气爆之响从两人中间传出,两掌相对一触即分,结果却让众人眼球瞪出,张开大口,迟迟不能合拢。只见郭岩被击退了十余步。而杨霖只是退后五步,脚尖一点地面,稳稳的挺住身形,满面的轻松之色,目光一扫此时已惊讶的乾元门众人。

    这哪是元婴初期的修为,分明是元婴中期的法力,不然就算郭岩身上有伤,也不会差的这么多,众人不由的一阵轻声细语,显是不明白为何郭岩会在修为底了一层的杨霖身上,吃了大亏。

    乾元门中这些人中,只有韩毅明白怎么回事,他本是双灵根之人,体内的元婴存储的法力比同阶修为要高出一倍。杨霖五行俱全,若是修了五行功法,只怕其元婴高出同阶十倍不止,心中暗叹,看来这杨霖是修成了五行功法了。

    杨霖见这些乾元门人多是看不起自己,只认为自己是凭借胡影与恨天的修为才敢在此说话,也想显示一下实力,见郭岩一掌击来,正合自己心情,聚起十成的法力,与郭岩对击了一掌。

    两人先后停下身形,胡影一见杨霖并没有吃亏,还稍占上风,一脸的媚笑来到杨霖面前,取出一手帕,轻拭了几下杨霖的额角,一脸的崇拜之色。

    郭岩退后十几步,撞到身后一位长老身上,险些将后人撞倒,双旁弟子急忙扶住郭岩,再见郭岩双目已呈赤红色,鼻息急促,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仰面倒地昏厥过去,显是被杨霖这一掌打击的不轻。

    李沫一见郭岩昏厥,急忙闪到近旁,神念一探,这才放下心来,对身旁众人说道:“没事,只是气结攻心,导致旧伤复活,一会便能醒来,来人,抬郭长老下去修息,命人多取些晶石,保证他周围的灵气。”

    众人一听郭岩没事,这才放下心来,看着杨霖的眼神中恨意更浓,只是修为多与郭岩相差无几的,眼神中还稍有一些惧意。

    杨霖见胡影的媚态,心神显些不稳,将头稍向后一缩,对其一笑,走到韩毅面前。

    “掌门,这人便是贾平,当年在奉阳城时,听这贾敬之话,想要害我姓命,被我查觉,这才收了。今曰也是我杨霖有些急燥了,这才引出刚才这一场误会,掌门现在可用搜神之法,看看我刚才所说是否是真?”

    韩毅一听,点了点头,右手一伸,抓在贾平的头上,闭目施起搜魂之法来。众人多与贾敬相识,却不认识这贾平,再见郭岩为这人出头,受伤昏厥,将怨恨也转嫁到贾平身上一些,见韩毅亲自出手搜魂,自没人求情。

    过了一会,韩毅这才收到右手,睁开双眼,两道寒光直射贾敬身上,贾敬见贾平被搜魂,便知不妙,再看掌门看自己的眼神中,满是失望之色,心中一沉,看来要自己想办法出困了,低头思索起来。

    韩毅也没说话,只是一挥手,贾平的身体径直向李沫飞去,李沫身为执法堂长老,几十年来从不徇私妄语,有他作证,自会让众人心服。

    李沫接过贾平的身体,知道掌门的意思,急忙对贾平施展搜魂之法来,过了片刻,只见李沫睁开眼时,看着贾敬的眼神已不是失望之色,而是恨,无尽的恨意。

    刚才贾平的记忆中,这贾敬与镇南王府中的赵景交往之信极多,贾平虽知道不多,但各国借丹元大会时下手谋害各派掌门之事贾敬却是知道的,当年贾敬将杨霖带下云顶山,派贾平暗中除之便可证明杨霖所言不假。

    一想到封山大阵在一处角落被人攻破时,北晋国士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门中弟子不及查防,被斩杀无数,此事定与贾敬有关。

    “掌门,此人之话,确实道出了贾敬叛门之事,现在正值危难之时,不如先将贾敬封印收了,曰后脱困时再做定夺。”

    李沫本想当场斩杀贾敬,但见门下众人脸上多有疑惑之事,本想将贾平分与众人搜魂。

    只是这人若被使用搜神之法,三次之后便会变成痴傻,记忆也随之消失,而且这些人中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贾敬的同党,若是此时斩了贾敬,到时难免引起搔乱,不如等以后出困时,再详细查看,免得再生枝节。

    韩毅点了点头,向李沫吩咐到,“师弟辛苦下,将这里空地打上禁制,不要走脱一人,命执法堂弟子巡视之时,若见到有弟子行为可疑,可先行擒住,若有抵抗着,可直接击杀。”

    “是,掌门师兄!”李沫领命,看了杨霖一眼,眼中满含歉意,转身走出空地,出去布置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