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被发现了……”苏小梨吐吐舌头,看看脚下被自己踩落的积雪,寒风凛冽,却见一群卫兵匆匆的跑过来,柳溪雪看过来却愣住了。睍莼璩晓
“大驾光临,何不下来一叙。”顾南睿的声音从前院传来,大风吹的头上的纱巾飘落,银发血眸,加上苏小梨身边的小黑,谁也知道来人是谁了。
“淮西……”柳溪雪往后退了一步,却听顾淮西轻轻一笑:“败军之将,又怎么能与王爷相叙。”
顾南睿微微皱眉,却听苏小梨笑声如银铃一般:“我说顾南睿,这美娇妻不娶了?改迎娶思敏公主了,果然是喜新厌旧啊,还是看惯了这女人心机险恶啊。”
苏小梨向来毒舌,顾淮西拉了她一下,却见苏小梨一脸挑衅,微微摇头。顾南睿却并不恼怒,只是淡淡的开口:“我们虽然有误会,但是好歹也兄弟一场,怎么还怕了不成?”
顾淮西皱眉,却见柳溪雪尖叫一声:“妖怪,妖怪,我看到了,我什么都知道。”
“喂,死三八,你乱说什么呢?”苏小梨叉腰吼道,却见顾淮西面无表情,柳溪雪拉住顾南睿的衣袖:“你才什么都不知道,他出生的时候,天降红光,我父亲说是妖孽转世的证明,后来他十岁的时候,明明刺客就要把他杀了,可是他的身体里却闪现出红色的光芒来,他又活过来把那刺客杀了你知道吗?还有就是每次每次出事的时候,都会有黑影子救他,每次都是,连在西北的军营里都是。难道你不害怕吗?”
顾淮西微微闭上眼睛,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女人了,连顾南睿都微微皱眉,从前的柳溪雪和现在的柳溪雪判若两人,这个太过于陌生了,从来都没有见过。
“溪雪,够了,住口。”顾南睿厉声斥责,柳溪雪委屈的眼眶通红,却止不住的恐惧和委屈:“怎么不让说,你顾淮西要死,也不要拉上我,你害的我不够惨吗?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糕脚小何光。
“难道都是我的错吗?”顾淮西缓缓开口,低沉却没有原来那么冰冷的声音让顾南睿也愣住了,不过是一个月没有见面,他倒是觉得顾淮西没有原来那么冰冷不近人情,抬眸上下打量了下苏小梨,这丫头的性格,宛如烈火一般……
“都是你的错,若不是你,我父亲也不会变的那么疯狂,若不是你,他也不会想要得到天命珠,都是你的错……”柳溪雪的指责让顾淮西微微皱眉,却并没有说话,苏小梨看不下去,指着柳溪雪骂道:“天下真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什么事情都要怪别人,要不是你想要成为柳北的王后,又怎么会沾染上顾淮西,如果他不是柳北的皇子,你又怎么会看一眼。”
“你算什么东西,敢来指责我。”柳溪雪怒道,却见苏小梨得意一笑:“我是不算什么东西,可是天命珠就在我身上,你来拿啊,来啊来啊……”
苏小梨的挑衅让柳溪雪原本就快崩溃的神经彻底断开:“你这臭丫头,都是你,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发现真相,他的眼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在你身上了……”
顾南睿看着掐起来的两个人,只是苦涩一笑:“我原本以为自己深爱的女人,竟然只是一场荒唐的笑话,所谓的命中注定不过是被人设计好的。就如同父皇当时说的一样,我站在这个位置上,就会想她接近我到底是为了我的地位还是我的人……”
“如今你想明白了,所以迎娶沧海思敏公主?”顾淮西侧头看着他,却见顾南睿冰冷的容颜上更多了几份沧桑:“我已经决定了,倒是你,还想再跟我一争长短吗?”
“我今天回来,是因为有人骂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我来看看这王位我到底想不想要了。”顾淮西微微一笑,看着一边跟柳溪雪还在掐架的苏小梨,顾南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忽然有几分羡慕:“你知道吗?其实我也羡慕过你,因为你的身份,所以所有的人都敢对你说实话,而且接近你的人都是真心的。”
“羡慕……”顾淮西忽然拉住苏小梨:“小梨,我们走了。”
“啊?你不想要惩罚这个女人了?还是你不想要柳北的王位了?”苏小梨不解的问道,她还要好好教训这个讨厌的女人呢,怎么忽然就要走了,忽然不满的瞪着顾淮西,他不是还对这个女人有感情吧。
“我不想要了,即使得到王位,我还有什么?”顾淮西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神色有些迷离的柳溪雪,她苦苦追寻荣华富贵,却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
“我要做柳北的王后,谁也不能跟我争……”柳溪雪嘀嘀咕咕的说道,顾淮西抱拳对顾南睿说道:“告辞了。”
“她,她……”苏小梨不甘愿的说道,却听顾淮西敲了她脑袋一下:“对她而言,活着比死更痛苦,一无所有的痛苦,又有谁能体会。”
苏小梨闻言却仍旧懵懂的看着他,却听风凌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果然你们还在这里,云帆殿下要见你们。”17904278
“师兄……”苏小梨诧异的看着来人,却见风凌微微一笑:“是云帆大人要见你们两个,小梨,你有没有后悔过,如果这个男人不爱你,你所有付出的一切都成空。”
“那也是我的事情。”苏小梨挡在顾淮西前面,生怕风凌出手。顾淮西却只是微微一笑:“风凌大人到底想说什么。”
“你前世是妖王座下的四大将军之一叫做白寒,三千年前,小梨是天帝座下的上三仙之一,为了给夙夜的妹妹报仇,只身闯入妖界,却和你相爱。你和她私闯魔界,结果身受重伤,她为了救你,偷了天帝的九转琉璃。”风凌一字一句的道出当年的是非,心痛难忍:“你好了,她却被天帝打入凡间,因为天帝最忌讳和妖界相恋,她又顶撞天帝,导致天帝震怒,天雷业火,罚她世世代代与妖兽为伍,身世坎坷,处处遭人背叛。”1d7IG。
“这么狠?”苏小梨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懵懂却又仿佛什么都知道。
“从刑台上下来,承受了天雷的她被打的魂飞魄散,天帝闭关,所有事情由云帆代理,你求云帆救她,可是云帆不肯,于是你便和云帆许下赌约,你知道云帆因为丧失爱人,心情一直郁郁寡欢,而且他所爱之人正是妖界的公主,你的姐姐……”风凌顿了一下:“那时候天界和妖界,魔界关系还很好,和妖界魔界联姻。你就是用这点让云帆和你许下赌约,愿意转世为人,替她承受背叛之苦……”
“所以我今生才一直……”顾淮西的身体有些站不稳,却见风凌微微一笑:“是啊,所以今生才有如此坎坷的命运。云帆肯拿出天命珠也是为了你的赌约。如果苏小梨仍旧选择你,那么他就不再管,这个赌局即使他输了,如果赢了,他就改变天帝的意思,让她重新归入神籍,如果她放弃了你或者你不爱她,那么就是你输了,从此之后她自己承担自己的命运……”
“那我是赢了还是输了……”顾淮西缓缓问道,风凌摇头:“我们都没有想到夙夜会奉了陛下的旨意而来,所以现在……”
“他要见我原来是这个原因。”顾淮西回头看了一眼苏小梨,却见苏小梨竟然满脸通红:“师兄刚刚说,我们是前世注定的,本来就应该相遇的。”
风凌沉痛的点点头,苏小梨尖叫一声,抱住风凌:“天啊,你说的是真的,难怪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眼熟,命中注定。”
“小梨你……”风凌诧异,却见顾淮西冷冷一笑,转身就离开了,苏小梨追上去。风凌大声喊道:“你们要立刻跟我回去。”
“我并没有做出选择,所以赌局仍然存在。”顾淮西淡淡的说道,苏小梨拉住顾淮西:“淮西,你说我们去那里好呢?既然你想开我,那我们去沧海找阿臣玩吧,顺便还可以看看那个思敏公主到底什么样子呢。”
“顺便还有事情去问夜影和陆三刀。”顾淮西冷眸开口,一双血眸越发的通红,苏小梨不解:“淮西,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去找他们?”
“你不觉得他们很可疑吗?而且你既然喜欢我,那就等我喜欢上你再说吧。”顾淮西微微一笑,却是绝色之资,苏小梨睁开大眼睛,撅嘴不满的说道:“原来我还没有成功啊,反正你看上眼我都砍死,看谁还敢喜欢你。我们要回去问他们什么?”
“他们是你原来的属下,因为身份的缘故,所以不能离开绝境山区,要不就是全身笼罩,无法见人……”风凌一字一句缓慢的开口,看着苏小梨和顾淮西离去的身影,他就知道她从来不会选择他……
在她眼里,他永远都是师兄而已,看着那道明媚漂亮的眼睛,风凌知道,她的选择,她已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就算那张可爱懵懂的脸装的再像,却也明白她的选择性……
忽然露出极浅的笑容,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