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玉的王国。残璨睵伤

    缭绕的青烟为天,翡翠的碧玉为地。

    中间的,是浓郁氤氲的乳白色仙气。

    仙气萦绕周身,泛着许微的凉意,吸入鼻腔,令人神清气爽,精神抖擞,舒坦到灵魂最深处。

    领域面积不大,只有一家独立别墅的规模,却很精致,小巧玲珑,散散落落放置着一些别具匠心的小玩具,玉质雕塑,面具,山水画等,方才陆玦从店里收拾好的一些刺青道具也在其中。

    也就是说,墨离她们此刻,是在陆玦右手拇指上的那枚碧玉扳指里。

    这……墨离震惊的杏眼大瞪,一脸茫然。

    陆玦颔首微笑,笑容柔和淳朴,隐隐有华丽质感,他和风无心是一种风格的人,温文尔雅,谦谦公子,不过风无心的身上,沉淀着种历经沧桑过后的大彻大悟,和一股浓烈逼人的杀气。

    好似那千年寒玉,沐浴在清冷的月光之下。

    玉冷,月冷,人亦冷。

    所谓儒雅杀气。

    而陆玦不同,他的温润,是一种发乎骨子的淡泊,冲虚,飘飘然似雾失楼台,悠悠哉若月迷津渡,就好似一块明媚的皓玉,置放在明媚的湖水上,被明媚的春风吹着,被明媚的阳光照着。

    水波粼粼,光线如织,皓玉折射出的光影幻若惷梦,扑朔迷离。

    所谓谪仙。

    “嗯,这是我的戒指空间,目前已经有了领域的规模,也可以发挥一些领域的技能,不过现在还很小,你可别见笑哈!”陆玦笑着解释道。

    墨离眨了眨眼,发现陆玦居然从幻皇升级为了幻尊。

    这……她更加迷糊了。

    “你……你升级了?”15cS5。

    陆玦耸了耸肩,对升级浑不在意,“其实,我几年前就可以升级了,不过我懒得升级,因为……”说到这里,男子瞥了眼目瞪口呆身体僵住的楚天行等人,“具体晚点再向你解释好了,这阵法委实奇妙,也只有这招可以制得住他们,不过我的牺牲很大,你可要好好想想怎么报答我啊……”

    墨离,“……”

    丫的上来就让你出了个彩,还升级,你都爽歪歪到天了,怎么吃了便宜还卖乖?

    难道,他不想升级?

    墨离笑着点了点头,“成,救命之恩,报答是必须的,不过……”低头看了眼依旧在酣睡似乎还舔着嘴唇搞不好在梦里非礼谁的小熊猫,“以身相许就免了,要是我把自己许给你,以后还得生儿子,可儿子关键时刻不靠谱啊,我不敢生了……”

    陆玦:“闺女也好,我就喜欢女儿,别人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我倒真想看看,你穿上棉袄以后还会不会如现在这样漂亮?”

    墨离:“不行不行,像我这么有料的身材,还是穿的薄一点好,怎么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裹住呢,那太吃亏了。”

    明明是非常暧昧的玩笑。

    两人却说的大大方方,干干净净,没有丁点的不洁之感。

    有时候,交朋友就是这么简单。

    一个碰面,几句玩笑,却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那么,就是交心的至交。

    ……

    边上,萌宝宝霖霖可顾不上听这个,他已经和小麒麟同时去揍那十几个炫彩学院的学子啦。

    只见,那整整十六名精英学子,一个个彻底成了大理石雕像,还是在外面世界的时候的阵型。

    有的在里面有的在外面,四个人站在别人肩膀上,却齐刷刷全身僵硬,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瞪着眼睛,同时双掌朝着前面推着。

    正是楚天行吼出“杀!”以后他们的动作。

    可惜,他们现在再也不能杀人了。

    萌宝宝和红裤头宝宝你一拳我一耳光的,把带头者楚天行扇的是面红鼻肿,这还不过瘾,小麒麟脑袋瓜子硬,伸出脑袋就往楚天行的小腹处撞。

    霖霖更猛,突然尿意来袭,全身朝着楚天行的肩膀一跃,脱了裤子就开闸放水--把男人还算英俊的脸庞淋个了湿漉漉水嗒嗒。

    玉蝴蝶,“……”

    墨离,“……”

    每个人都被扇了十几个耳光。

    然后,两个小正太才心满意足地喘了口气,小麒麟走到玉蝴蝶身边,被看的满脸妖娆笑容的玉蝴蝶“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

    霖霖却有点不爽,提着裤子走到墨离身边,“妈咪啊,他们刚才太可恶啦,什么狗屁阵法,那么厉害,宝贝儿可想帮你啦,可是我进不去……”

    扭头,对着陆玦说道:“陆叔叔,你的领域好厉害啊,居然能把他们变成雕塑,不过这样揍起来不爽啊,都听不到哭声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好枯燥啊……”

    陆玦,“……”

    你都打的那么欢天喜地甚至童子尿都用上了还不满意?

    “那我让他们动起来,恢复感觉,被你揍的哭爹喊娘好不好?”陆玦笑着说道。

    这伙人,尤其是楚天行,上来就出言不逊,他本就想教训一番。

    不过,他更想看看这个被人传成了神话的沈墨离如何。

    没想到,她修为高强,幻术超凡脱俗,却还是扛不住诛神大阵的威力,所以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升级,出手。

    “别别!”萌宝宝听言大惊,“陆叔叔啊,他们动起来好厉害的,要是再玩什么阵法,那妈咪可就真要吃亏了。”

    陆玦唇边挂笑,摇头,“无妨,在这里,我是老大,我让他们动他们能动,我让他们不能布阵,他们就不能布阵!”

    言罢,男子朝着十六个人挥了挥手。

    “啊--好疼,好疼啊,谁在打我!?”

    “这是哪里?我们不是在忘忧林吗?怎么跑这里来啦?”

    “咦,我怎么不能动啊?”

    楚天行感觉脸上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舔唇,“咦,我怎么感觉嘴里咸咸的?”

    是的为魂的。“……”

    十六个,恢复了直觉,可以摇头,可以用手捂脸,可以跺脚,却全身软绵,提不起幻气,不能运功,不能移动。

    “哼!你们这群老不要脸的,十六个人欺负我妈咪一个,现在爽了吧?被我陆叔叔控制住啦!”萌宝宝兴奋的手舞足蹈,看到敌人不能动,便跳到了楚天行的前面一米处。

    “咸?你的嘴里当然咸啦,喝了老子的童子尿,能不咸吗?”

    楚天行只觉得后脑勺处“咯噔!”一声巨响,男人双腿一软“砰!”就跌倒在了玉质地面上。

    这……

    他居然喝尿了?传说中尿是咸的,果然是咸的啊--

    “你!小畜生,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爱面子的楚天行,怒的双眼外凸,几欲破眶而出,挥着双手就朝霖霖抓去,可身子却压根动弹不得,不能移动。

    “这……这里是哪里?这什么妖法?”楚天行声音颤抖,发出破音来。

    萌宝宝无奈,叹气,一连迷茫,“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你的什么狗屁大阵就是名门正派?陆叔叔的领域就是妖法,凭什么你们的都是对的,别人的就是错的呢?”

    “我告诉你,这不是妖法,这是陆叔叔的领域!想不到吧,你们的狗屁大阵也是有克星的,你们今天玩完啦!”

    萌宝宝说着话,拧着小眉头,冥思苦想该怎么惩罚这群坏银。

    “领……领域?”楚天行双眼一暗,心沉到了脚底板。

    他一直以来,接触的都是修为较高的幻尊,虽然自身修为不到,感应不出领域的强悍,却也有所听闻。

    “领域?你骗谁呢!领域是高等级幻神的技能,他这个窝囊废怎么可能会!?”男人怒吼!

    陆玦微微皱眉,心念一动,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形幻气缓缓走到了楚天行的面前,“啧啧……你这人啊,天份不错,不过就是太自负了,喏,我现在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我要是窝囊废的话,那你岂不是连窝囊废都不如?”

    楚天行,“……”

    “你……你怎么突然升级了?”今天遇到的怪事太多了,他几乎都崩溃了!

    诛神大阵失力,他们十几个师兄弟被困,非但泄露了阵法,甚至能否保住性命都是未知数,而敌人却一个比一个BT,这货刚刚还是幻皇,怎么眨巴眼的功夫就成幻尊修炼出人形幻气了?

    “呵呵,我当然能升级了,我几年前就可以升级的,我现在还可以继续升级成为二重幻尊,要不要给你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楚天行,“……”

    一代骄子,面如死灰,彻底萎了。

    他后面,十五名小师弟亦是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捂脸的捂脸,揉胸的揉胸,好一阵懊恼。

    傻、逼大师兄,蠢货大师兄,你他么的吃饱了撑的啊招惹这群BT!

    人家一个死了可以复活,强势回归。

    一个能随便升级,拥有领域。

    真特么的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跟你这样的蠢货瞎踢硬茬子。

    ……

    陆玦耸了耸肩,一脸笑意,看向墨离。

    “好了,我负责打架,你呢,就负责处理后事吧,要杀要剐,随便,不过我不喜欢妇人之仁,你如果放虎归山,他们倒不足为惧,但他们后面的人……”

    陆玦的意思很简单,这阵法就是要干掉你的。

    这伙人如今泄露阵法,后面的那些大人物必然会再做其他准备。

    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

    墨离点了点头,她精明的很,当然晓得其中关键。

    “杀了?”她随口问了问。

    可是,那十六个人,却同时尖叫,包括楚天行在内,齐刷刷给跪了。

    “不……不要杀我们!”

    “我们本来不想找你麻烦的,都是楚天行那蠢货怂恿加威胁的!”

    “对,对,楚天行不知道天高地厚惹了您,我们可不想啊!我爷爷让我见了你之后退避三舍的,刚才的恶斗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楚天行华丽丽被孤立,推了出去。

    “……”

    楚天行一听墨离有杀人灭口的势头,也瘫了。

    全身颤颤巍巍地跪着,却咬牙切齿,说不出一句话来。

    只是萎靡的嘴唇,萎靡的颤抖着。

    “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墨离等,“……”

    这伙人真怂,真没骨气。

    陆玦尤其不屑,男子温润的脸色皱了皱,嘴里喃喃自语,“不能杀--这伙人太怂了,我怕他们的血会玷污了我的璞玉仙境。”

    墨离,“……”

    陆玦这哥们也毒舌的很啊。

    “别啊,那麻烦可就大了,现在这伙子人是你搞定的,你却让我来善后,我一不能放走他们,二又不能杀了灭口,那我怎么办呢?难不成一个个永远留在这里?”

    墨离一脸无奈。

    陆玦:“留在这里也不行,这里是我的领域,准确的说,是我的家,以后我每天晚上就来这里睡觉了,谁喜欢自己睡觉的时候被十六个男人盯着?你喜欢?”

    墨离吓的后退一步,“我……我目前还没这个嗜好,那怎么办啊?”

    楚天行带头,十六个炫彩学院精英学子,异口同声高呼:“我们对天发誓,绝对不把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要是说出去一个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哼,不说出去才怪,吗的,今天太丢人了,这仇,必须报!

    “你们?发誓?”墨离歪唇而笑,笑意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你们这些个胆小鬼,这么拍死,难道我还会相信你们嘴里的什么狗屁誓言?”、

    陆玦应和了句,“对,我也不相信他们发誓的真实性。”

    所有人,“……”

    好搞笑,如今得胜的一方居然为如何处置俘虏而发愁!

    问题是,这到底该怎么办呢?

    墨离和陆玦,一个大美人,一个大美男,俩人你看我我看你,同时紧锁着眉头。

    就在这时,霖霖突然瞥见了陆玦方才收拾进来的刺青道具,小家伙那邪恶的眉头,登时就邪恶地笑了。

    “妈咪!陆叔叔,我知道怎么办啦!喏,这群蠢货,一个比一个怕死,一个比一个不男人,发的誓肯定没用,不过,我们可以给他们来点失败的纪念,要是他们以后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那我们就把他们的纪念抖出来,让他们一辈子都丢人!”

    “你的意思是?”墨离和陆玦明显没有萌宝宝邪恶,表示不太懂。

    霖霖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脑袋,“人家不是想学刺青纹身嘛,刚才还在发愁哪里找实验标本呢,现在就有现成的了啊!”

    “往他们的屁股上面刺乌龟,他们以后要是敢失言,我们就把这个说出来,看以后他们还怎么做人--这样的话,估计也娶不到媳妇了吧?”

    屁股后面刺乌龟?

    所有人,“……”

    “……”

    “……”

    “不……不要,不要啊--这样你不说出去我们也娶不到媳妇啊!”

    炫彩学院,精英学子,同时哭吼。

    他们一直觉得自己很强悍,恃强凌弱,仗势欺人,很坏。

    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小家伙更坏,简直就一魔鬼!

    玉蝴蝶兴奋的跑向萌宝宝,抱起小主人就亲。

    “主人主人,奴家今天真是彻底被你征服啦,奴家好中意你啊!”

    小麒麟现在不吃醋了,很有种妻唱夫随的感觉,“主人哥哥,你牛叉,我也服你啦!”

    墨离,“……”

    陆玦,“……”

    陆玦突然大手一挥,“好主意,这想法不错!我喜欢!”

    言罢,男子双手一挥,那十六人突然站直了身子,全身再次不能动弹,却一个个又是哭又是叫的,好一片狼藉。

    然后,萌宝宝蹦蹦哒哒捏着小刀,针头。

    小麒麟很乖地跟在后面,手里捧着猩红色的墨水和帛缎。

    “主人哥哥,你错啦,你错啦,刺青得先把图案画到这布上,然后一针一针沾着红墨水扎的……”16017457

    萌宝宝一愣,扭头,瞪眼,明明不懂,却强词夺理。

    “你懂毛!那样子太呆板了,主人我这叫随心发挥,乌龟嘛,好简单的,一个盖,一个脑袋,四条腿,一只尾巴,我爱咋滴就咋滴!”

    然后,萌宝宝用小刀沾了沾红墨水,以楚天行为首,那刀尖直接就往楚天行保护了十几年的桔花处画去。

    “啊--”紧接着,无数道惨天痛地的嘶号声,断断续续,充斥着翡翠碧玉空间,经久不散。

    霖霖虽然嘴里吵着要起哄,并且吼着刺乌龟,可他的绘画细胞真的不咋滴,只见那齐刷刷雪白白个个养尊处优保护的完美无瑕的桔花上。

    一只只小乌龟要多扭曲就有多扭曲,非得仔细辨别才能看出是乌龟来。

    有的脑袋比盖还大,有的是三条腿,有的长了俩尾巴。

    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刺完还不满意,萌宝宝又用针头在每个人的桔花上写上六个大字。

    “我是缩头乌龟!”

    这下好了,乌龟纹身可比发誓牢靠的多,绝对没人敢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了。

    ……

    “嗖!”人影一闪,所有人出了陆玦的碧玉领域。

    本来气势汹汹的十六个人,此刻却面红耳赤,你扶着我我搀着他,疼的走路弯着腰,生怕衣服碰到小桔花而疼起来。

    他们还得拼命想理由,为自己脸上青红的淤痕想理由。

    “……”

    没人打算把今天的丢人事儿说出去。

    陆玦站在忘忧林边缘那厚重的落叶上面,一动不动。

    直到那十几人走出了视野,遥遥不见。

    他才“砰”地一声跌坐在地,嘴里浸满猩红的血。

    “陆玦!”墨离尖叫。

    男子嘴角挂笑,伸手抹了把血,“哎,那诛神大阵,果然厉害,也是你命大,我恰好能控制住这些个幻皇,方才的人要是幻尊,我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幻气支撑,现在他们终于走了,我可以吐口血歇歇气了……”

    “你……”墨离感动的热泪盈眶,差点哭了出来。

    他为了保护她,所以一直忍着不适,生怕那些人恼羞成怒,重新布阵,灭了她们。

    “我什么我,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倒是你,赶紧想想该怎么搞定这阵法,我这几天是不能帮你了……”陆玦又是一阵血气翻涌,说话都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