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那人一边挣扎一边骂道。

    周围议论声渐起,纷纷对宋泽指指点点。

    桓灵见状,怒骂道:“你可知道这「游龙续魄丹」有多珍贵!怎这般不知好歹!别人好心将药赠你!你不言谢也就罢了,还这般怀疑!!你们既已受了重伤,若要取你们性命,何必如此麻烦?!”

    这人听罢,似觉有些道理,便慌忙的放下双手,呆坐不动。桓灵怒瞪围观人群,武林人士见状也不敢再多言,安静了下来。

    宋泽见桓灵如此,心中有些感激,但想到这些武林人士如此指责自己也情有可原,毕竟众人依旧蒙在鼓里。

    想到那些残害华阳山庄的凶手,宋泽紧握拳头,心中不免怒了起来。

    不一会儿,那人忽觉丹田之中一股暖气流遍全身,内力在逐渐恢复,伤口之处也没有了先前那般疼痛。那人顿时瞪大眼睛,看向宋泽,急忙挣扎起身对宋泽行礼道:“没想到这「游龙续魄丹」竟有如此神效!方才是在下有眼无珠,多有得罪!还望少侠莫怪!”

    宋泽忙的扶住此人道:“你还有伤在身,切莫起身,还是多多休息!”那人再次拱手谢道:“多谢少侠仗义相助!”随即,宋泽将其扶坐了下来。

    周围一些武林人士见此,都甚是惊讶,不想这少年所持真乃「游龙续魄丹」。宋泽趁势倒出丹药,分给了一些受了重伤的武林人士。

    桓灵见宋泽竟然将那瓶中丹药倾倒而出分予众人,心中很是吃惊,这丹药极为贵重,昔日自己不依不饶的缠着孝轩哥哥才求得一瓶,至今都放与府中没有擅用。不想这宋泽竟毫不吝惜,将其分于素不相识之人。桓灵白了一眼宋泽,无奈摇了摇头,便看向了别出。

    待宋泽将药分完,周围已有一堆武林人士闻讯赶来求药。宋泽略有尴尬,不知所措。桓灵怒视四周,厉声道:“人家不是说已经没了吗!哪来那么多药!都散了!散了!”说罢,示意众官兵驱散众人。随后,宋泽便与桓灵继续向前走去。

    宋泽一边走着一边四处查看,寻找林瑶与小兰身影。桓灵见宋泽一直在东张西望,便嘲笑道:“别找了,说不定她俩早就离开了。”

    宋泽欲要反驳,但仔细一想,倘若真如桓灵所言这般,也不无可能。便低头默默的向前走着,时不时的向四周观望。桓灵看宋泽有些低落,也不再多说,待走到一家酒楼面前。桓灵转身对宋泽说道:“折腾了一天,都还没吃饭呢!”宋泽并未理会向前继续寻去。

    桓灵见状冲宋泽背影喊道:“臭小子!你急什么,吃饱了再找也不迟!我看这酒楼里面有不少天台山下来的武林人士,可以向他们打听打听。”

    宋泽闻言,停下脚步,似觉桓灵说的颇有道理,便随桓灵一同走进了酒楼,那些官兵则守在了酒楼大门外。

    此时,酒楼内皆已被武林人士坐满,有的默默饮酒,有的则破口大骂,皆在怒骂五斗米教以及孙恩等人。

    桓灵鄙夷的看了眼酒楼内众人,随即向掌柜要了上好雅间。两人坐定后,宋泽感叹道:“五斗米教徒究竟为何要围攻各大派?!”桓灵不屑道:“谁知道这孙恩在发什么疯?既然已经惊动了我爹爹,肯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说罢,桓灵打开‘白雨扇’摇了起来。

    宋泽见状慌忙劝道:“你这扇可别轻易打开!伤了自己或旁人可如何是好!”桓灵见宋泽表情僵硬,哈哈大笑道:“你这臭小子莫不是怕了?!”随即桓灵解释道:“本小姐这‘白雨扇’设计极其精巧!常人根本不知如何发动机关。”

    “宋大公子可真有雅兴啊!”突然!有一人拨帘而入喊道。宋泽闻言心中一喜,立即回头见果真是林瑶,立即起身迎了上去。

    随后小兰也跟了进来。宋泽兴奋道:“你们果然在此,我寻了你们很久!”

    两人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小兰瞪了宋泽一眼对林瑶说道:“我就说嘛,他肯定早已自行下山而去,如今还在这里逍遥快活!”

    林瑶抿嘴一笑,看向宋泽与桓灵说道:“真是世道多变呀,宋大公子都跟桓大小姐同席而坐了。”随即,林瑶看着宋泽笑道:“哦!不对不对!该改称宋大侠了!”

    宋泽见林瑶与小兰进来便一直在调侃自己,早已习惯,仍旧满脸喜悦。桓灵见状,柳眉一竖,怒道:“你俩个野丫头怎这般没有规矩!擅自闯入!”

    小兰怒视桓灵,正欲还口,林瑶眼神示意。小兰这才强忍心中怒火,林瑶对桓灵语气缓和道:“外头已没有位置,桓大小姐大人有大量,还望容我们稍坐一会儿。”

    桓灵见林瑶竟突然这般语气,也不知为何,正思索间,只闻宋泽说道:“这些都是我朋友,桓小姐还是行个方便吧!”

    桓灵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随即,伙计上了酒菜。宋泽见机向林瑶问道:“林姑娘怎知我在此处?”林瑶道:“还不是宋大侠不仅武林大会出尽风头,还在这城内广发「游龙续魄丹」,我们便闻讯赶了过来!”

    宋泽见林瑶一口一个宋大侠,很是尴尬,苦笑道:“林姑娘就莫要打趣了!我怎能配得上这‘侠’字!”林瑶继续调侃道:“宋大侠此刻最应该感谢的就是五斗米教了吧。”

    桓灵闻言,很是诧异,看向林瑶。宋泽也一脸疑惑,不知何意,问道:“林姑娘何出此言?”

    林瑶笑道:“若不是碰巧五斗米教围山,恐怕你早已小命不保!”桓灵闻言觉得有些道理,便看向宋泽,见其一脸无奈,大笑起来。

    宋泽怒道:“这五斗米教平日里蛊惑百姓揽些钱财也就罢了,如今竟然打起了江湖各派的注意,真是胆大包天!”说罢,宋泽低头长叹一声,神情悲伤起来,道:“可惜官兵来的太晚,若能早些赶到,便不会有那么多伤亡。”

    林瑶摇了摇头,道:“我倒觉得这官兵来的比想象中要快上很多!”说话间,林瑶时不时的瞟向桓灵。

    桓灵闻言,骄傲道:“那是自然!还不是我爹爹神机妙算,加上皇甫叔叔雷厉风行,才能速速赶来解了天台山之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