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你救小云龙一命。∽↗,”上官睿见小云龙恢复了精神,释怀的抱拳致谢,不难发现此时他眼角已经泛起欢喜的泪珠。

    “人类你独自一人航行在这片凶险万分的海域,必有因由,吾念你救小龙的一遍真心,如有困难,吾可以帮你一回。”应龙也感受到上官睿对小云龙那份视作亲人的真挚关心,决定施与援手,聊表寸心。

    “确有原故,在下的一位朋友如今被困前方孤岛,望应龙大神相助救她离开。”上官睿毫不矫情,大方说明原由,因为他知道这片海域的凶险,想要去救人难似登天,如能得会在天上飞的应龙帮助,救人一事将会变得非常简单。

    “此事有何难——你先回到渔船上,切记站稳。”应龙王者风范一口答应。

    上官睿依言而为,挥掌以灵气击在海面作反力推动脚下冰块,飞一般似的滑回渔船边,轻轻一跃毫不费劲稳稳站在船上。

    应龙飞近渔船,用后肢抓住船上的缆绳,如提菜篮一样将整艘渔船提起,低飞在空中。有应龙高高在上,暗藏海中的巨兽哪里敢再轻举妄动。

    上官睿纳闷的心情也变得像进行的速度一样轻快。转眼间已到孤岛。

    少女抱膝坐在礁石的高处,目不转睛的遥望远方,在时刻的期盼着上官睿回来接她。然而远方的一幕让她惊慌失措,前方一条飞龙提着一艘船正高速迎面飞来!当她看清楚船头上站着那个如雕如琢的俊美少年,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在她心目中早已萌生了一种奇怪想法,就是与上官睿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在一起,什么千奇百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眼前这一幕也忽然也变得平淡起来。

    很快应龙已将渔船降落在岸边,上官睿跳下船来向少女招手。

    少女忘乎所以飞奔过去,漫长的等待让她的心灵变得敏感,此刻见到上官睿归来,她激动的心情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因为跑得紧促,很快两人已经近在咫尺,少女内心一股强烈的**爆发出来,想要深深地钻进眼前少年温暖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他,再也,再也不要放手,可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你这小子怎么现在才回来,害我在这里苦半天,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激动的声音有点哽咽,一句话已经说不下去。

    “姑娘有所不知,前方海域凶险异常,来程中间生出了些许波折,所以耽搁了很多时间,还望姑娘见谅。”上官睿见到少女孤独无助的模样,虽然刚才为她经历过生死,但心中按压不住内疚。

    “回来就好。”少女点点头,她知道上官睿谦虚,他口中说得平淡,但中间肯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旅途。

    “时候不多赶紧启程返航。”天空中回荡着应龙洪亮的声音。

    “有劳应龙大神。”

    上官睿先跃上船头,少女紧随在后,一双玉足刚着地,忽然一个细浪打过来,船身摇晃不定,少女纵然身手了得但猝不及防,身体往后倾倒。幸得上官睿眼明手快,出手拖住少女纤手。

    此刻两人手掌相触,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手心传来的温度,更有一股强劲的粘力让两人手掌紧紧的牵在一起。两颗年轻灼热的心都在猛烈地跳动着,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停顿了下来。

    “站稳了。”应龙一声警示马上高速飞起。

    两人被这一声该死的警示声惊醒,面红耳热的各自迅速缩回手,少女不敢再直视上官睿,转过身静静地端坐着,海风吹拂着她柔顺的秀发,金黄的阳光照射下,更完美地勾勒出少女虽然身着男装但依然美艳不可方物的背影,这画面胜过世上任何名家的丹青巨作。但上官睿不敢多看也转过头,放眼在波澜壮阔的大海上。

    “前方乃人类惯行之地,吾不便现身,你们自行离去吧。”很快应龙提着渔船飞过巨大海兽出没的海域,随把渔船放下飘浮于海面,又嘱咐道:“吾相助你们之事切不可与外人提起。”

    “谨遵大神意旨。”面对神圣庄严的应龙两人严肃答应,离别在即两人同时抱拳致谢,“多谢应龙大神相送。”

    应龙点点头,干脆地转身飞向天际。

    这两天仿佛经过了一段非常漫长的时光,两人终于可算是逃出生天。

    上官睿此刻才放下那种前路渺茫的心情。而少女的心情却无比复杂,虽然两人已经离开孤岛,但同时又回到了彼此原本敌对的立场,她不敢想到将来,如今是既苦恼又矛盾,还不如继续留在那与世隔绝的孤岛更能轻松些……经过孤岛一役少女刚强的心变得脆弱、敏感,向来才捷刚烈的她很讨厌自己如今的多愁善感,心道:“既然已回到陆地往后的事情多想也没用,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小云龙在两人身边转了一圈意在与两人道别。

    “小云龙再见。”上官睿与少女同时向上方挥手作别。

    小云龙快速跟在应龙身后,它依依不舍地望着下方曾经患难与共的少年,无奈他的身体在眼中已经越来越小。忽然它的脸上一遍刚毅,在应龙耳机边嘤嘤嘤地说个不停。

    应龙有点惊讶但还是点点头,“这是你自己的决定,去吧,他的确是一个值得信赖之人。”

    小云龙欢喜的往回飞,瞬时间又回到渔船上方。

    “你不是要和亲人一起回到属于你们的地方吗?为何?”这位在心中早已视作好友的小神兽奇怪的举动让上官睿感到有点突然。

    小云龙嘤嘤地叫嚷着,它宽圆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赤色的咒印。上官睿终于明白对方意思,原来它想和自己订立契约,这种出自友情而非武力征服的灵兽契约,上官睿打从心底的接受,他立即伸出手掌印在小云龙额头上,赤红的咒印已深深烙印在上官睿掌中。这咒印就如两人结拜为异姓兄弟的见证,一人一龙相视而笑。

    契约订立完毕,小云龙转身飞走,这回像个洒脱的男子汉一样再也没有回头,直飞入那变幻莫测的云层中。

    “上官睿你可真因祸得福,别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难驯服一只妖兽订立契约,供自己驱使。而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和这千年神兽立约,当真是羡煞旁人。”不知为何少女会为上官睿的福缘感到欣喜。

    “这次能重获新天,确实归功于小云龙,与它相遇的确是件幸运之事。”上官睿脸露欢容,他心中所喜并不是为与灵兽立约而供自己驱使这种庸俗的想法而致,他喜的是结交了小云龙这位好友。

    然而两人都疏忽了一件事,此时他们心中所喜的不单单是得小云龙相助脱离孤岛,更多的应该是这次患难中让他们意外的相知、相识,难道这不也是祸中之福吗?

    此时上官睿也不想多耽搁时间,“老伯他们都是热心的好人,见我久未能归,肯定会非常担忧,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回去与他们会合。”说着他马上施展起御风诀,撑船飞快往分别处驶去。

    “上官睿这次回到陆上,你们文始派接下来到底会作何打算,是要直接与我海龙帮正面开战吗?”少女坐在船头一直默不作声,毕竟彼此是敌对身份,不想陷上官睿于不义,但又不能对家人置之不理,内心经过一番强烈的挣扎后终于鼓起勇气问。

    “海龙帮能有今日声势帮中想必是藏龙卧虎,如果直接开战,即便获胜,双方必然死伤惨重,掌门与黎将军宅心仁厚如此局面实非他们所愿。”上官睿顿顿继道:“当然这只是在下的猜测,至于掌门与黎将军的其他部署,在下的确全不知情,目前为止在下只是奉命行事。”

    “你们会怎样处置兄长?”少女关切地问。

    “这点在下却知晓,掌门御旨如果请得家兄到水师大营,计划将会在事成的三天后在象山港,以家兄来交换东宝国的人质。”上官睿为了让少女安心补充道:“你兄长在水师军营中绝不会有人为难他,相信黎将军还会视他为上宾般款待。”

    少女知上官睿为人真诚,料他所言句句属实,确定兄长安全后也没再问下去……

    渔船像上官睿此刻的心情一样轻快,不到半个时辰已经回到分别处。

    “上官少侠你果然回来了!”黄水生等人见上官睿成功接得好友归来,老远已经欢呼出声,他们喜悦的心情恐怕比上官睿这个当局者更甚。

    他们纷纷跨过渔船道贺,杨三惊喜地道:“老夫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到有人能从巨兽海域活着回来。上官少侠果真是神人也!”

    “老伯过奖了,这次顺利活着回来上官睿居功至未,真要赞赏的话小云龙才是第一功臣,如果没有它的指引,我们现在怕是早已葬身海兽腹中。”上官睿答应了应龙不能泄露它的事情,尴尬的敷衍过去,况且如果没有小云龙的话应龙也不会出现施以援手,说小云龙厥功至伟一点也没有错。论功的话他自然想起杨三,“在这里更应该感谢老伯你,如果不是你慷慨借船,一切皆是空话。”

    “感谢老伯慷慨。”少女念老汉之恩同样感谢道。

    “说哪里的话,如今少侠不是已经把小船毫发无损的还回来了吗,绵薄之力何足挂齿。”杨三见上官睿身旁少年也气度不凡,惊叹能与上官睿为友者也非人中龙凤不可。

    此时黄平心满脸疑惑,方才上官睿明明请求小应云去救一位姑娘,为何救回的竟是一位公子。

    黄水生年老识广,却看出这位公子是女子所扮,他自然是识趣的装作不知,如今人已经安全回来唯一让他在意的是小云龙,“怎不见小应龙与少侠同回?”

    “小云龙帮助在下脱险后,已经回到它的家乡去。”上官睿语言中尽量依依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