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既然要找他,那便有十足的把握赢他,你只需要告诉他在哪里便可!”周然暮然说道。

    花豹一听,面色略显奇怪,他不知道周然哪里来的自信心,摇了摇头,说道:“你现在还不能去,听我说,魔界已经和妖界在一线天开战了,五位大头领都在哪里,即便你能战胜天吴头领,也不可能战胜其余四位头领!”

    “一线天!在哪里?”周然问。

    “你不能去,真的不能去!”花豹激动的说着。

    “没事,你放心吧,我死不了,告诉我,一线天在哪里?”

    “唉,好吧!”花豹叹了口气,说道:“一线天是魔界势力范围和妖界势力范围的分割线,就在南方,你千万不能去!”

    “嗯知道了,花豹,多谢你告诉我,走了!”说着,周然便准备离去。

    突然,那花豹抓住了周然的胳膊,大声叫道:“你不能去,真的不能去,五位大头领的实力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他们举手投足间便能毁天灭地!”

    “这个我自然知道,放心吧,我不会莽撞到那种地步!”

    “还有,我听说,又出现了一位大头领,也是洪荒凶兽,是碧水金晶兽,修为没有五位头领那般强悍!”

    “没事,你多心了,我走了,我们有缘再见!”说罢,周然不再逗留,快朝着南方掠去。

    花豹站在原地,愣了许久之后,才缓缓离去。

    .........

    魔窟山脉中部,一线天峡谷。

    这是一个巨大的峡谷,平摊而出,四面环山,不过,这峡谷却是十分巨大,容纳万人也不显得拥挤。

    此刻,这一线天峡谷之中,密密麻麻的满是强者。在峡谷的南面,是以魔帝为的魔界强者,而对面,则是以洪荒五大凶兽为的妖界强者。

    面临这般强者,魔帝嘴角抽搐着。

    这五大凶兽的修为都在渡劫期,非同一般,而魔界之中,除了魔帝在渡劫期之外,其余的最强者不过合体后期,也就是那罗刹!

    如果不是洪荒凶兽的出现,妖界根本不会将魔界弄的如此之惨,仅凭妖皇和妖界强者,魔界是可以应付的。

    而天吴,据比,饕鬄,白泽,穷奇等十大凶兽的出现,彻底改变,魔界一再败北,如今,只剩下南方那没多大的地域。

    “魔帝大人,此战我们.......!”罗刹沉声的看着魔帝说道。

    “洪荒凶兽,我与他们打交道几年了时间了,他们一个比一个厉害,我们在退也守不住了,所以这次,我将倾尽魔界所有力量与他们一绝死战,没想我一代魔帝,竟会落到这般狼狈!”

    “魔帝大人,今非昔比,魔帝大人,如果可能的话,您能否将上任魔帝大人从仙界呼唤下来,也好助我魔界逃过此劫。”

    “没用的,洪荒凶兽一旦联手起来,他们的能力就连仙人都无法抗拒,再者说,我也不能够和仙界沟通!只能听天有命!”

    “报,魔帝大人,妖界开始进攻了!”

    听到声音,魔帝缓缓上升,来到那九天之上,低头望去,只见下方,无数妖界强者纷纷而动。

    “杀!”见此,魔帝大吼一声,气冲云霄。

    无数魔界强者也随之而动,一时间,这一线天峡谷中爆出了骇人的吼叫。

    峡谷中喊杀声震天,各色光芒闪现。

    魔帝正要动手,却见一人飞奔而来,这人三面八臂,却是那据比。

    “魔帝,你的对手是我,早就说了,乖乖让出魔界,魔界的生灵还能免遭其难,你看!”歪着头,据比笑道。

    魔帝转头看去,只见那天吴傲立空中,双手挥舞,毫无征兆下,大水如水漫金山一般的朝着魔界强者所在的地方涌去,掀起了十多丈浪花,众多避之不及的魔界强者纷纷被大水淹没。

    “可恶,你们妖界入侵我们魔界,身为魔帝,我绝对不会服输,我是魔界的王!”

    “可惜呀,可惜,你抢夺禹鼎并没有成功,听说被人界一个叫周然的小子得到了禹鼎,呵呵!”

    魔帝紧咬牙关,眼看着一名名魔界强者的陨落,他却只能坐以待毙。

    这场战斗没有持续多久,仅有罗刹和魔帝等十几人逃了出去,而妖界强者也没有追击,而是退去。

    ............

    当周然赶到这一线天的时候,只见这里尸横遍地,无数妖魔的尸体被遗弃在这里,几乎成了一个葬场,可想而知这里生了多么惨烈的战斗。

    周然踏出众多尸体,顺着这一线天峡谷朝着南方走去,他灵识所覆盖的五百里之内,没有任何妖魔的踪迹。

    “你是谁!”突然,一个声音从周然背后响了起来。

    周然心中一惊,背后有人,他的灵识竟然没有感觉到。

    他转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正直直的看着他。

    这男子的眼神,非常犀利,周然与他四目相对,便感觉自己的所有东西都被他看穿了一般。

    “是人类?是天吴遇到的那个人类?原来,你还没有死!”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的!”周然回道,而他体内,禹鼎之中的白泽鼎在这一刻,竟然显出了异动,狂躁不安。

    “既然你没死,那我便了结了你!”

    “我是来找天吴的,你是那个?”

    听得周然的话语,那男子微微一愣,抬起的手掌缓缓落下。“天吴,你难不成还想将碧水金晶兽抢回去?没可能了!”

    说话间,男子大手便朝着周然拍来。

    顺势一躲,周然唤出裂天仙剑,仙剑迸出,直指男子。

    叮!

    一声脆响,裂天仙剑在男子手掌之中停了下来。

    “仙器,你根本挥不了他的威力!”男子说了一句,单手猛然一推,那裂天仙剑便被推在了一边。

    见此,周然连忙闪身,同时再次召唤裂天仙剑,朝着男子攻击而去。

    “没用的!”男子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任凭那裂天仙剑劈在身上,出金铁交鸣之声。

    “大地咆哮!”

    见此,周然厉吼一声,收回裂天仙剑,同时,地面出一阵颤抖,无数碎石毫无征兆下从地上升起,地面也渐渐龟裂。

    那男子见到这一幕,连忙飞起,突然,一排排土刺猛然从地面爆出来,直指天空,男子只要在晚上个半拍,便被刺成筛子。

    “毁天灭地!”

    不给男子任何机会,周然再次暴喝一声,双手高高举起,一道粗壮的真气从他双手飞出,直射天际。

    这一刻,天空骤然变的灰暗,似乎被什么笼罩一般。

    男子抬头看去,只见那天空之上,一颗颗巨大的圆形石球落下,如陨石坠地一般,仿佛有呼天灭地的能力。

    巨大的石球砸下,男子连连躲避,可即便如此,也被砸中,那石球落在地面之上,出震天的巨响,伴随着地面的颤抖,石球硬生生的镶在了地面之上。

    周然连续施展北极厚土神通的两大杀招,颇有余力,那男子已经被石球砸进了地面。

    咔嚓嚓!

    正在这时,距离周然最近的那颗石球竟然产生了龟裂。

    轰的一声,石球爆炸开来,碎石四溅,尘土翻飞,那男子再次出现。

    “招式很强,不过,我更强!”

    嗡!

    男子大叫一声,声音之大,周然感觉自己耳朵都要被震聋,他连忙看去,只见男子上空,一只巨大的虚影怪兽出现。

    这怪兽浑身雪白,头顶一角,十分巨大,浩瀚的气势从怪兽身上出,让周然不寒而栗。

    “这是........这是,白泽!”

    周然沉声说道。正在此时,那虚影白泽动了,巨大的四足宛如踏破苍穹一般,将周围震的晃动起来,就连那空气都出厉声的鸣暴。

    “哈哈!”见此,男子放肆的仰天长啸。

    那巨大的白泽虚影,逐渐下降,边跑边吼,朝着周然呼啸而来。

    周然自知不能硬抗,唤出禹鼎,一个纵身跳了进去。

    “嗡!”

    一声沉闷响声,相称天地,一道涟漪,宛如冲击波一般从禹鼎鼎身荡漾开来,所过之处,地面崩塌,空气都出呜呜的叫声。

    待一切恢复平静,那男子满脸惊骇的看着泛着金色光芒的禹鼎,下一刻,他立刻闪身,快逃窜。

    “他竟然要跑?为何?”周然在禹鼎之中一阵奇怪。

    突然,他想到了禹鼎鼎身之上说刻画的痕迹,十座小鼎下方,分别刻画的有洪荒十大凶兽。

    如火鸦所说,想要激毕方鼎真正的威力便要将凶兽毕方的灵魂作为毕方鼎的器灵,然后,想要挥白泽鼎的威力,便要以凶兽白泽的灵魂作为器灵。后者,想要激禹鼎真正的威力,那便必须将十大凶兽的灵魂配合起十座凶兽鼎炉,才能挥。

    “原来,这禹鼎与洪荒凶兽之间的关系这么巨大,就连白泽也害怕?我明白了。”周然嘴角一挑,不再废话,催动着禹鼎朝着那男子追去,他确信,那男子便是白泽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