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沉,缭乱的星子寂寞的眨着眼睛,灵动的白纱在空中飞扬成一片。

    七夕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无法入睡,白天那一幕还在眼前摇晃,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从脑海中挥去。沧鸩伤得那么重,还中了毒,虽然他说紫黛是骗人的,可是那剑伤却是很严重,幽幽的叹息声在耳畔环绕。

    坐起身来,惊喜的发现这几日身子竟然不似先前那般羸弱,不会因为任何一个细小的动作而全身撕裂般的疼痛。

    还是去看看吧,虽然不想再有关系,但是他毕竟是为了自己才受伤的,明明那把剑是刺向她的,为何在下一瞬间反而刺进他的胸口。

    光着脚在光滑的木质地板上行走着,凭着记忆在黑沉的夜里缓缓的前行,沧鸩住的房子离她不远,可是却暗无天日,仿佛这里连星子淡然的光芒也无法照进这里。

    终于明白为何他会这般的冷然绝情,如此暗无天日的囚禁着自己,强迫自己变得强大,他受的苦或许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深沉,沧鸩,你为何要这般的折磨着自己,当初那个别扭的大孩子却成了今日这个冷血的修罗,怎么能够不感叹命运的不公。

    轻轻的推开一扇房门,明明已是初夏,可是这房中却仿佛冬季一般阴冷,冷冽的寒风仿佛来自地底一般狂肆着,努力睁大双眼却仍是什么也无法看见。

    关上房门,愕然想起自己先前准备的火折子,点点光亮照亮了房间,简单的摆设简直可以用萧条来形容,空空的房中除了一张床,一个桌子,和一个衣柜,什么也没有,这里好似荒废的房子一样,而他竟然住在这里,难怪他从来不带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冷风吹啸,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这里阴森的可怖,颤抖的点上那从来没有燃烧过的蜡烛,房中渐渐的明亮,除了那莫名的冷意令她心底颤抖着,倒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

    沧鸩安静的躺在床上,俊邪的面容异常的苍白,睡着的样子倒像个毫无心机的孩子,真的伤的很重吧,否则以他的武功修为,怎么会感觉不到她的到来,伸出手想要替他把脉。却在快要接触到的一瞬间对上他那双点墨的黑眸,呀……七夕发出淡淡的低吟,尴尬的望着醒来的沧鸩,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沧鸩望着她脸红的模样不由得露出淡淡的笑容,自己竟然睡熟了,幸好醒的及时,凝视着她脖子上的伤痕,并没有做任何的处理,黑眸变得深沉,大手一捞,七夕跌入他的怀中,感觉到她脚上传来的冷意才发现她并没有穿鞋,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

    七夕有些不好意思的扭动着想要离开他的怀抱,却在他的低声呻吟声中停止了动作,她怎么可以忘了自己的目的,她只是来看他的伤势的。

    “你怎么样了?”七夕停止了挣扎,一脸担忧的望着微蹙眉目的沧鸩。

    “没事……”他没有告诉她,她的动作牵动了他的伤口,该是已经裂开了吧,但是那些都没有关系,能够看到她来看他,他已经很高兴了。

    “你脖子上的伤口还疼么。”略微粗糙的手指轻柔的摩挲着她脖子上细小的伤痕,眼中毫不掩饰的疼惜。

    “没事……”由于七夕不敢轻易的移动自己的身躯,只能任由自己紧紧的贴在他的怀中,感觉他身上淡淡的暖意,心中一阵颤抖。

    “别紧张,我不会动你。”许是感觉到七夕的痉挛,沧鸩只是无奈的笑笑。

    “我没有……”娇羞的脸绯红。

    “还说没有,脸都红了。”沧鸩突然觉得这样的和她安静的说着话也是一种幸福。

    “你……”想要挣扎着起来,却又想到他的伤口动作瞬间变得僵硬,但是鼻尖处淡淡的血腥味仍是让她紧皱了眉头。“你的伤口裂开了。”伸出手想要掀开被子,却被他的大手握住。

    “小七,不要动,让我抱抱你就好。”沧鸩留恋不舍的把头埋进她的秀发中汲取来自她身上清甜的山泉气息。

    “不行,等下你的伤口会发炎的。”七夕颇为倔强的说道。

    沧鸩无奈的笑了笑,终是放开了手中的娇躯,一脸的失落。

    映衬着烛火可以清晰的望见原本包扎好的伤口渗出暗红的血丝。

    “你躺下,我重新帮你包扎。”七夕柔软的小手把沧鸩按在床上,急急忙忙的扒开他的衣服,腿跨坐在他的腰间,也没有意料到自己的动作有多么的暧昧。

    沧鸩的眼神变得更加的深沉,却硬是强忍着自己欲望,他不可以再伤害她了。

    终于在沧鸩浑浊的呼吸中七夕才发觉自己动作的暧昧,娇羞的脸颊红艳一片,像是盛开的玫瑰一般娇艳欲滴。急急忙忙的处理好伤口,正准备离开。

    沧鸩终于忍不住把她压在身下,轻柔的吻住她柔软的唇瓣,极为细致的轻吻着,汲取她的每一寸甜美和芬芳,直到俩人都闯不过气才略微的放过她。

    “小七,不要离开我。”沧鸩紧紧的拥住小七纤细的腰身,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小腹。

    “沧鸩……”

    “小七,我不会让任何伤害你。”沧鸩紧紧的把头埋在她的胸前,凝听着她缭乱的心跳。

    “伤害我的一直都是你而已。”七夕的神情便的迷惘,嘴中轻声呢喃着,终是心中一片疼痛。

    “以后不会了。”

    “沧鸩,我还可以相信你么?”七夕握紧双手有些茫然的望着他。

    沧鸩心疼的亲吻着她迷惘的双眸。

    “小七,这一次我再也不会骗你,除了你,我不会再看任何的女子。”沧鸩略微无力的说道,小七的反问让他的心疼得更加的猛烈,可是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不是么。

    “你为何没有答应紫黛的要求。”

    “因为我只爱你,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黑暗的,但是我想给你光明的爱。”

    “沧鸩……”

    “小七,我累了。”大手紧紧的圈着七夕,夜逐渐深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