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寒蹦出村子,提着气,直奔万里之外的城池——天水城

    天水城四面环山,地势低洼,进出城池也只有一条路可选,泥土泞泥,绵延几十里的官道,最宽处也就仅能并排通过两辆马车,最窄处,也仅能通行一辆。

    邢寒在官道上直奔而去,由于跑的速度过快,邢寒的背后又带起漫天的黄沙,一时遮天蔽日,整个天空瞬间暗了下来。

    “不好,沙尘来了,快进屋!“天水城的城民仰头看着漫天蔽日,即将袭来的遮天沙尘,纷纷丢下手中的担子,抱小孩的抱小孩,跑的跑,关门的关门,关窗的关窗,急忙跑进屋里,离家远的,都纷纷跑进酒馆、茶馆,寻一庇护之所。

    “这该死的沙尘,害得老子又没法做生意,奶奶滴,什么鬼天!“一买肉的肉贩,脱下身上油腻腻的黑色围裙,满腹牢骚的找了个靠门的桌子坐下。

    “行啦,行啦!都别说啦!“小二上好最后一块门板,关上窗户,对着满茶馆的人说到,“这个时候能保上命已经很不错啦,还牢骚什么?“

    小二的声音不大,但小二一说完喧嚣的茶馆茶客们全都静了下来,纷纷向小二问起到底怎么回事。

    小二细声说道:“我有个哥哥是个守城的官兵,而且是守城门的官兵,昨天晚上,南城墙,倒了!“

    “啊~“茶客们大惊失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二见诸茶客满目愁容,便故作姿态,高声说道:“诸位也应该知道,咱们身处修仙界,你我实力低微,若不是有刘家的高手和城墙护着,早就不知道要被山里大泽的大妖杀死多少次了!“

    “刘家,大妖?“邢寒不知何时坐在茶馆里最靠里边的板凳上,小心翼翼的吃着茶水,举止优雅,云淡风轻,气质极佳,看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哟,客官,来吃茶呀!咱们小店里各种酒菜都有,客官你想吃些什么?“小二端起茶壶,好生仔细的给眼前这个衣着华丽的白衣少年倒了一杯热茶。

    “刘家,大妖,是怎么回事?“邢寒喝着茶,看着嘈杂的茶馆,等着小二的回答。

    “客官,您是要吃点什么吗?咱们虽然店面小,但吃的喝的都有,您看是不是,要吃点什么?“小二重复道。

    邢寒依旧对小二不理不睬,继续喝着自己手里的茶,重复道:“刘家,大妖,是怎么回事?“

    “客官,您是否要吃些什么,别看咱们的店面小,可咱们酒菜,吃的、喝的,可是应有尽有,客官您看~“

    邢寒放下茶,盯着小二,寻思:这个人是不是听不懂话呀!怎么老是重复这一句话!

    两人四目相对,相互盯了好一会,邢寒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拿起桌上的菜单,马不停蹄的点起菜来:“红烧里脊、酸菜土豆丝、西红柿炒鸡蛋、干瘪黄瓜、火锅、水煮鱼片、拔丝蕨菜、大盘鸡、宫保鸡丁、狮子头、五斤的龙虾四只、三斤的对虾两只、一碗牛肉烩面、十斤鲍鱼、十斤海参、一碗炒米,再拿杯可乐,行了就这些。“

    “行了,怎么没有吗?“邢寒看着小二,笑问道。

    “有~也没有,客官您点的菜,只有大餐馆才会有。“小二一愣一愣的回答道。

    开玩笑,这些菜完全是邢寒靠着前世的记忆来点的,单是西红柿炒鸡蛋这一条,这个世界就没人能做得出来,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种西红柿的。

    “那你,有什么来什么,本公子饿了,让他们快点做!“邢寒嘱咐道。

    “恩,恩恩!“小二转身跑开,跑到柜台跟着一胖胖的掌柜嘀咕了几声,掌柜的看着邢寒,瞅了几眼,又低着头对着小二,说叨了几句。

    邢寒耳聪目明,成为修仙者后,六识更是千倍于普通的后天武者,普通的后天武者只不过是普通人的两至三倍,掌柜的与小二说的什么,邢寒更是听的清清楚楚。

    ------

    “掌柜的,你看看他衣着不错,像是个有钱的财主!一点就是全部的菜,这次咱们可是赚了!“

    “你个下人懂什么,现在穷人装有钱人的多的是,指不定是来打秋风的,店里的菜全都要一遍,光是赚的钱就够咱们平时干好几天的,赔进去怎么办!“

    “那怎么办?“

    “我是掌柜的,你问我怎么办!你先去跟他要钱,有钱就做,没钱就给他赶出去!“

    “掌柜的,这样不好吧。“

    “让你去你就去,小心我扣你工钱!“

    小二无奈,只好拧头,百无聊赖的向着邢寒走去,嘟囔道:“唯利是图,不得好死。“

    哼,本公子还付不了你这区区一顿饭钱?邢寒伸手一掏怀中,摸了两下,忽然猛地想起邢府大院里凡是值点钱的东西,仿佛都被在雨流云的身上,雨流云,我真是服你了,就不能给条活路吗!现在吃穿用都要花钱,你就给我留点不行吗!

    算了,不吃了,我得走。

    小二刚走到邢寒面前,还未张口说话,邢寒就开口说道:“张家在此地哪个方向?“

    “咦?你不是吃饭吗。问这个干嘛?“小二疑问道,但还是回答了邢寒的疑问,“整个城北都是刘家的,很好找的。“

    “谢了!“邢寒拱手谢道,右膝微微下屈,身子转朝北方,一个跃步就冲破屋顶,跃向北方刘家。

    “所有人速速下地窖!“

    “所有人速速下地窖!“

    “所有人速速下地窖!“

    三声清亮的声音,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快速的传进邢寒的耳朵里,显然有人从屋外疾驰而过,由南向北的疾驰而过!

    房中的各位茶客,纷纷大惊失色,高声问道掌柜的地窖在哪,小二、后厨、掌柜的三人合力挪开地上的一层半米厚的砖块,茶客们听着掌柜的指挥蜂拥而入。

    “快走呀,大妖来啦!再不下去会被吃掉的!“小二见邢寒站在原地木然不动,便来扯邢寒的衣服。

    “这妖怪,多厉害?“邢寒问道。

    “老厉害了,你再不下去,会被吃了的!“小二见邢寒还是不动,就抱着邢寒,往地窖里拖,还未抱住,邢寒甩开茶馆小二抓住自己的手,一把推开小二,将小二推进地窖。

    “来了!“邢寒自言自语道,一股猛烈的风声,以及许多野兽的嘶吼、咆哮声灌入邢寒的耳中。

    邢寒关好地窖窖门,喝了一大壶茶水,打开封门的门板,拿了一条长椅,把门板放回,关好茶馆大门,从九转虚空塔里拿出雨流云为自己下界时准备的长剑,被在背上,寻了一十字路口,放好长椅,坐在十字路口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