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圣带着张病陪着白芋儿从城南买到城北,手中的储物袋从开始的几个也变成了十几个。

    在一个街口,白芋儿满足的伸了个懒腰。

    “哎呀!今天真是开心呀!东西也买了不少,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背后已经看不见路的秦圣和张病默默的点了点头。

    “秦圣哥哥你们是不是从来没这样买过东西?开心吗?”

    两人立马果断的点点了,表示很开心。

    “是嘛!看来你们也喜欢买东西,那好我们明天再来吧!”

    秦圣与张病听完这话突然有种泪奔的感觉。

    三人找了辆马车,将所有的东西放在马车上。主要是白芋儿太累了,她本身又不是什么修行者,体力肯定不能与秦圣和张病两人比。

    马车吱呀了约半个时辰就到了白府的门口,三人还没下车就听见白灵子的笑声。

    “哈哈哈哈……贤侄今天怎么样?我这丫头可不会心疼人!”

    秦圣下车一看,白灵子就站在门口,看来是早已等候在这里的。

    这还是白灵子第一次叫秦圣‘贤侄’这个称呼,这无疑让两人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前辈说笑了,芋儿妹子很是聪慧啊!只是她这爱好有点儿……”

    白灵子哪会不明白秦圣的意思,白芋儿的购买力在这困龙城都是出了名的,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会不明白。

    “丫头以后买东西不许再缠着你秦圣哥了,这么多下人难道还不能陪你吗?”

    白芋儿眨巴了下眼睛,瞪着秦圣道:“谁说的?秦圣哥哥不也喜欢吗?”

    秦圣只有无辜的对着白灵子耸耸肩。

    “哈哈哈!贤侄幸苦了,我们还是进里面去说吧!我正好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

    白灵子说完就向府内走去。

    秦圣稍一思索,看来这白灵子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只是不方便当着芋儿的面讲。

    两人来到内堂,白灵子首先开口道:“贤侄是这么一回事,我们白家在这困龙城定居也有几十年了,平时各大势力都还给白某几分薄面。今天天元商会和青龙门的人来找我谈了一下,他们很想结交你,你刚来这困龙城也需要结交一些势力,你看这事怎么样?”

    白灵子说话带着几分试探性,虽然芋儿是秦圣的救命恩人,他也不敢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秦圣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也正是秦圣此时需要的。而且他还明白这些人都是看中他相师的身份,作为最尊贵的四师之一,任何势力都想能与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这是好事啊!多亏了前辈你想的周到。”

    白灵子一阵错愕,他完全没想到秦圣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在他的想象中秦圣肯定会提一大堆要求。

    “既然贤侄都这么痛快,那我就替你安排了。明日就在这白府中,我将困龙城排的上号的势力都邀请过来,到时候贤侄可以与这些人结交一番,以你的身份在这困龙城往后那也算是一人物了!”

    秦圣只是微微一笑,眼中的笑故意带着几分轻蔑。

    看到秦圣眼中的神色白灵子猛的心头一惊,秦圣作为尊贵的相师,他背后认识的人物肯定都是了不得的。对于这小小的困龙城恐怕他还看不上眼,他这样自作主张的安排这一切恐怕不太好。

    想明白了这一点白灵子心头寒意更重,连忙对着秦圣说道:“当然这一切还是贤侄你说了算,如果你不愿意在这里没人敢勉强你做什么,如果有这样的人我白灵子首先就不会放过他。”

    秦圣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刚刚故意露出的眼神也就是要传达这样的信息。

    如今的秦圣再也不是从李家村走出来的那个毛头小子了,现在他做任何事都多了一个心思。这也是形势所迫,他现在的修为才御气境中品,比他修为高深的太多太多了,一不小心将万劫不复。

    告别了白灵子秦圣与张病径直的回到了房里,张病也不问白灵子与秦圣谈了什么,他一直相信秦圣想告诉他的东西自然会告诉他。

    秦圣也没打算隐瞒什么,进房后将刚刚的事情对张病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秦圣的话张病神情严肃,他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明天真是如履薄冰的一天啊!”

    “是啊!如果能在这困龙城站稳脚跟也是不错的,至少在这虬龙界我们有一个落脚点!”

    ……

    现在的情形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唯一的一条路就是离开这里,但这样畏首畏尾却不是秦圣的做事风格。

    第二天。

    白府的大门如往常样敞开着,但今日却又有所不同,今日困龙城排的上号的势力都被邀请了过来。

    众人都在猜测,这困龙城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今日白灵子特意的换了一套衣服,一套他平日都舍不得穿的衣服,这套衣服看起来比他平时穿的要庄重的多,就连今日白府用的茶都比平日了好了很多。

    整个正厅里坐满了人,奇怪的是这么多人竟然没一人说话,大家好像都很有默契样。

    “怎么难道白某人今日准备的茶这么好?”

    白灵子的言下之意是怎么没人说话,都自顾自的埋头喝茶。

    “白兄你错了!你这茶确实不错,不过我相信大家都在盼着,盼着那位前辈出来。”

    说话的正是天元商会的葛姓老者,这老者今日还是一身青衣,他旁边的中年男子便是虬龙界天元商会的会长。

    “哈哈哈哈……我知道,不过那位前辈该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出来,何必着急呢?如果他不想见你们就不会有今日的聚会了。”

    白灵子的话刚说完,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正厅的大门口走进来了三个人,不用问这三人正是秦圣与张病,还有一人当然是白芋儿。

    秦圣在正厅里的人群中扫视了一圈,正准备给众人打个招呼。

    “芋儿妹子,你怎么还跟他在一起?”

    秦圣话还没出口便被打断了,说话的正是一直喜欢白芋儿的灰衣少年。

    “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

    以白芋儿的性子怎么可能有好脸色,灰衣少年只有尴尬的一笑。

    人群中程浪冷冷一笑,从位子上站了起来道:“白前辈晚辈有一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白灵子哪里知道这程浪之前与张病交手的事情。

    “今日来的都不是外人,贤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没什么当不当讲的。”

    秦圣见对方的样子他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如果没猜错这程浪又要找他的麻烦了。

    程浪对着众人一拱手道:“今日我们相聚在这里是为了拜会那位前辈,能在这里的全都是困龙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知道这两位有什么资格在这里?”

    白灵子听完后望了望门口的秦圣,又看了看青云门的邱长老。

    秦圣脸上波澜不惊,就好像程浪说的不是他。青云门的邱长老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自顾自的埋头喝茶,就好像默许了程浪的行为。

    取舍之下白灵子当然不会得罪秦圣,得罪了秦圣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困龙城,得罪青云门就只是个青云门而已。

    “以贤侄的意下该如何?”

    白灵子都是人老成精了的人物,这样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避开,这瘟神的祸水要是沾到他身上就不好了,所以他一句话就将决定权丢回给了程浪。

    程浪毕竟年轻,他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凶险,再加上门派的长老默许。

    “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可不是困龙城的人,呆在这里是不是有点不应该……”

    感情这程浪是想将秦圣两人赶出去。

    白灵子一阵错愕,他现在才看出来这青云门的大弟子和秦圣有仇怨,可他怎么也不明白程浪哪里来的豹子胆敢得罪一个相师。

    要知道一个相师的人脉有多广,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愿意为他出头。

    取舍间白灵子当然知道哪个更重要,正欲出声训斥却被秦圣眼神制止。

    秦圣径直的走到白灵子旁边的位子上坐下,端起桌子上的茶轻轻的尝了一口。

    “白前辈今日这茶不怎么样呀!”

    秦圣完全不管下面程浪的疯言疯语,自顾自的和白灵子交谈起来,完全将程浪晾在一边。

    “哈哈哈哈……贤侄不是老朽这茶不好,而是这粗茶哪能跟贤侄你平日里喝的仙茶相比,乍一喝当然就尝出来了其中的差距。”

    刚刚还在众人面前夸自己今天这茶不错,转眼间这茶就成了粗茶。

    这其中的差距众人立马都看出来了,下面青云门的邱长老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有人倒霉就有人高兴,看着青云门得罪了一个相师当然也有人高兴。

    天元商会的葛姓老头此时站了起来,双手对着秦圣一拱道:“前几日传闻白兄欲拜师的是一位青年才俊,今日一看果真如此。在相剑一途上我们都是门外汉,今日前辈驾临真是荣幸之至。”

    这葛姓老者言语间的尊重之意立马与青云门的不敬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简直就是痛打落水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