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头好痛。”

    可是,就在这时,他的头却痛了起来,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让他恨不得立马去死,这种痛苦绝对不是人能够忍受的。

    “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原谅我,原谅我。”这时候,鲁管也知道魏索是说真的,对方真的在他的脑海中做了一些布置,能让让他生不如死的布置。

    尽管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手段,但是鲁管知道自己是不能反抗魏索了,不然那种痛苦又会来临。

    而他,也不想再经受哪怕一次那样的痛苦。

    所以,他很没有骨气的直接跪在地上给魏索磕头,祈求对方的原谅,他知道既然对方没有动手杀他,那么他就还有用处。

    “哼!这次就算了,若有下一次,哼哼……”魏索冷笑,言语之中的威胁不言而喻。

    而鲁管也确实不敢了,他本来就是那种欺善怕恶之辈,胆子也是小的不能再小,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已经不敢再做任何反抗了。

    他的心算是后悔极了,后悔自己好好的跑到这里来干嘛?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本来还以为是一个立功的机会,却没想到功劳一点都没捞到,倒是自己的小命被操纵与他人之手。

    若世间有后悔药,那么他就算倾家荡产也要买一包。

    可惜,世间后悔之人千千万,但后悔药却是一滴都没有。

    “既然这样,那你就走吧。”魏索让对方留下了联系方式,就让他直接离开了。

    “是是,”鲁管连连应是,离开也是他迫不及待的事情。

    “等等……”

    谁知,魏索却有叫住了他。

    “那个……主人,你又什么事情吗?”也不知道给怎么称呼魏索,总不能直接叫名字吧?所以,鲁管很是识象的称呼魏索喂主人。

    也是,现在他的小命都在魏索的手中,这么称呼也没有什么不对。

    魏索对此也挺受用的。

    “向天帮的事情你知道怎么报告吧。”魏索沉凝了一下说道。

    “这个,不知主人想要我怎么报告?”鲁管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也确实不太明白魏索的意思。

    但他心里也大约知道了,向天帮的事一定是魏索干的没错。

    “废物,连这种小事都办不好?”魏索皱眉,大怒道:“若是这样,那你还有什么用?还不如找块豆腐自杀算了。”

    被魏索如此讽刺批评,要说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在魏索的威严之下,他只有屈服,并且还用讨好的声音道:“是,主人,是我错了,跟您的智慧相比,我就如同那地上的蝼蚁,根本就没有脑子,我对你的敬仰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好了,好了,别拍马屁了,”魏索连忙抬手制止鲁管继续说下去了,知道这时,他才发现鲁管不仅贪生怕死,而且无耻之极。

    不过,这马屁拍的倒还是听舒服的。

    魏索摇了摇头,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有钱有势的大人物都喜欢听拍马屁,原来听着是那么的舒服。

    幸好他不是那种喜欢被人阿谀奉承的人,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那,主人,我走了?”鲁管笑眯眯的问道,等待着魏索的批准。

    “走吧走吧,”魏索挥挥手,让他离开,这种无耻的家伙要不是留着他游泳,魏索早就一到结果他了。

    鲁管一离开,周军就走了上来,崇拜的看着魏索,道:“老大,你真是太牛了,居然连龙组的人都敢打,连龙组都不放在眼里,真是牛逼大发了。”

    虽然周军还不是很明白龙组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但是从鲁管一开始的嚣张就可以推算出来,龙组绝对是了不得的存在。

    更别说那是华夏国直接对外负责武者事物的组织了。

    武者,可都是修炼之人,可以说都已经超出凡人很多很多了,说是超人也不为过。

    “呵呵,小事小事。”魏索表现的宠辱不惊,好像在他眼里龙组就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堂主威武……”

    “堂主无敌……”

    “堂主横扫天下,一统江湖……”

    忠义堂的兄弟就自己的帮主如此牛逼,个个都像吃了药一样,大声的高喊起来。

    上千人聚集在一起,那声音之响亮,即便在千米之外也能听见。

    “好了好了,别再喊了。”魏索制止了他们,道:“大晚上的,吵到别人多不好啊。”

    如此装逼的一句话,也就魏索能够说出来了。

    “是,堂主,我们错了。”众人又是异口同声的认错。

    见此,魏索摇了摇头,跟周军告别了一下,就直接离开了。

    虽然说他是忠义堂的老大,是忠义堂的堂主,但是他只是想要隐身幕后而已,不是必要的时刻他是不会出现在忠义堂的。

    怎么说忠义堂也是黑帮,而且现在还是龙海市的四大帮派之一,肯定会被很多人盯着的,他还不想自己出现在大众的眼前,隐居在幕后操纵一切,这才是魏索所希望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魏索现在羽翼未丰,还不想这么快就暴露。

    至于鲁管那里,他相信对方一定会好好保密的。

    离开忠义堂的驻地,回到家中。

    魏索发现父母正坐在餐桌前,做好饭菜正等着他呢。

    看到这一幕,魏索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父母,这些日子他跟父母在一起吃饭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不是有事情忙就是和慕容雪舒雅两女在一起。

    “爸妈,我回来了。”魏索笑着来到餐桌前坐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哇,好香啊,妈,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呵呵,要是我的手艺真的越来越好,那么我儿子就不会总是不回家吃饭了。”很明显,刘倩对于魏索这段时间的表现很不满意,觉得儿子变了一个人似的。

    虽然说儿子这段时间的考试成绩都是满分,这让身为母亲的刘倩很是欢喜,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魏索的夜不归宿,这也让刘倩担心起来,儿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呵呵……那个……这个……”一时之间,魏索还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答,这段时间他大多数都是和舒雅住在一起,没事就做那些羞羞的事情,也让他差一点就忘记了家中的父母。

    这是典型的有了老婆忘了娘啊!

    看书網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