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台虽大只为引领,修心虽小悟即是道!

    一边退风浪行一边大声问道:“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快点想点办法啊!”

    只见风浪行还没等到回答,银羽巨大的身体就冲天而起,速度之快让风浪行顿时目瞪口呆。

    成功突破的银羽实在是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嘹亮的雕鸣响彻云霄,精神力兴奋的告诉风浪行道:“大哥,大哥,我突破了,我是神兽了!”

    风浪行看着在天上忽左忽右的银羽,也是打心底的高兴。

    当即向秘钥之灵拱手道:“前辈大恩,晚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兴奋的银羽也缓缓降落下来,雕鸣阵阵,让秘钥之灵一阵混乱,全然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风浪行连忙对秘钥之灵道:“哈哈,他是在谢你呢!”

    “好啦!好啦!你让他别谢了,我头都大了。”

    秘钥之灵听着叽叽喳喳的大雕银羽,连忙对风浪行说道,“不过,你就这样带着一个神兽出去,恐怕走到哪儿都不会太平,我还是将他的神兽血统掩盖起来,等你有实力了再解开,放心吧,不会影响他的修炼的。”

    说完,一道碧绿色的光华将整个大雕包裹起来,将展现出来的特殊之处尽皆内敛起来,最重要的是将它内丹外包裹了一层金色光华,使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内丹。

    做完这些,秘钥之灵又道:“上次你急着回家,这荒殿之中还有一个好地方没告诉你,有没有兴趣啊?”

    确实如此,风浪行上次是憋了五年没回家,都没有好好体会荒界各处的奥妙,更加没有好好参观参观,当即好奇的点点头。

    妙妙一听,当即急道“啊!不,你们都走了,谁陪我玩啊!至少还有银羽能陪陪我,现在他也要跟你们走,我又要孤独了。”

    说完装作要哭出来的样子,楚楚可人的样子让风浪行都有些过意不去了。

    秘钥之灵看着她,知道是她故意在撒娇,没好气的道:“不就是想和我们一起出去嘛!答应你还不行吗?”

    只见妙妙顿时喜笑颜开,直接扑到秘钥之灵的怀里道:“就知道你最好了,我都好久没出去过了,好久都没见到噬灵哥哥了。”

    秘钥之灵一听当即故作生气道:“原来你出去就是见你的噬灵哥哥啊,都没想过好好陪陪秘钥爷爷?”

    “没有啦,其实妙妙最喜欢的就是秘钥爷爷了,你不知道吗?”

    妙妙不愧是古灵精怪,把秘钥之灵哄的美滋滋的。

    ……

    秘钥之灵带着风浪行来到第四层的门口,把银羽和妙妙就在荒殿其他地方,当然,妙妙却是偷偷的跑到噬灵剑那里去了,只有银羽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

    秘钥之灵缓缓道:“打开这扇门,要求你的剑道境界达到入门,这对于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风浪行看了看秘钥之灵,想到自己除了寒冰剑道勉强达到小成以外,风道几乎刚刚入门而已,若是一年前,自己恐怕真的连门都不能打开。但是现在倒是容易许多。

    说完,一股寒煞剑寒气瞬间向石门袭去,伴随着寒气在石门上冻出一块小小的冰块,石门缓缓打开。

    风浪行倒是很奇怪,自己的寒冰之气在这石门上竟然只展现出一小块冰,若是普通的石头,就算不能一次性冻爆开来,那也能轻易的将表面结冰,显然这石门是通过冰块的大小判别剑道境界的深浅。

    整个大门内空旷无比,入门的尽头有五道门,门上分别有“风,火,雷,土,水”五个字,可能就是分别对应五种属性吧!

    紧随其后的秘钥之灵指着前面的五道门道:“不进去试试?”

    风浪行还是有些疑惑,便问道:“就没有什么要求吗?或是应该注意些什么?”

    秘钥之灵看着畏畏缩缩的风浪行,没好气的道:“我说你有完没完啊,这又不是闯关,进去了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的,这里叫悟道殿,每一扇门都对应着一种属性,身在其中能够清晰的观看到各种道的演化,对于剑道境界的提升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啊!你去不去?不去就快点走,别磨叽我的时间。”

    风浪行连忙喊道:“别,别,别,这么好的事怎么能不去呢?”

    说完就像水门走去,虽然风浪行对于风道的天赋最好,然而却是寒冰剑道走在了前面,反正自己已经打算每一道门都要试试的,当然是看看自己自己的寒冰剑道究竟达到了小成没有。

    刚一踏入其中,一种冰冷彻骨的感觉油然而生,随后这股冰冷之敢渐渐的消失,眼前悄然出现一片汪洋大海,暖暖的波光让风浪行由心底的一阵舒爽,没过好一会儿,整个汪洋大海便开始波涛汹涌,滔天的巨浪扑面而来,其气势犹如泰山崩塌一般惊天动地,随后只见整个天空黑云滚滚,初时细雨绵绵,渐而倾盆大雨,终而狂风暴雨,磅礴之势像是欲要将整个世界淹没一般。

    风浪行看着瓢泼大雨,忽感全身冰凉,整个世界顿时犹如陷入冰穴之中,苍蓝色的冰雨霎时间将整个世界披上银装,犹如大山般林立的冰刃将整个世界陷入冰封,最终随着一声巨响,眼前冰刃顿时崩灭,消失无影,整个世界再次回到初时模样。

    新一轮的循环往复,风浪行不知不觉间就已经陷入其中,无穷尽的感悟扑面而来,先前诸多疑惑之处顿时豁然开朗,一次次的循环往复下让风浪行颇有感悟,之前勉强达到小成的寒冰剑道也更加成熟了。

    一次次的观看着,直到风浪行觉得再无什么收获,这才停了下来,所谓厚积薄发,等到积累的疑惑够多了,偶尔的点拨才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单单凭借着观看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风浪行出了水门,径直向风门走去,相比起寒冰之道,风浪行在风道的感悟完全是自己一点一滴积累下来的,因此疑惑也比寒冰之道多的多,相比定然能收获不小。

    一入风门,却是没有太多的异样,平静的空间里犹如无物,就连一丝的声响也没有,寂静的环境让人害怕,看着眼前灰蒙蒙的天,风浪行越加不解,然而心里积郁了很长时间的感觉却有些蠢蠢欲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