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荥阳城三大镖局的格局将会是一次翻天覆地的改变。

    没有人会怀疑三大镖局在荥阳城的势力,因为这三大镖局押镖是份内事,然而没人规定就不可以涉及其它行业。

    正因为如此,荥阳城最大的赌场和最大的酒楼,青楼等等几近全部隶属于三大镖局。由此可见一斑,三大镖局在荥阳城之中是处于何种地位。

    今夜,在荥阳城郊外的树木或许又会多了许多肥料。

    就在这一夜,官府闭门不开,打更人不再报时,家家户户门窗紧闭。

    没有人会不知死活在街上作游人闲荡。更没有人敢染指三大镖局的事情。

    所以理所当然的没有人会出手帮助广陵二人。

    但是偏偏有人出手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大镖局之一的黄鹤镖局的大当家,黄聂。

    虽说黄聂没有理由去掺合虎翼镖局与地坤镖局的事情,但是也不能不说完全不关他的事情。因为他毕竟是三大镖局之一的大当家,每一家独大或者灭门都会牵连到他,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格局的问题显得尤为重要。

    但是谋而后动才是兵家之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才是王道。

    他黄聂虽说兵书并没熟读且精通,但是他明白一个道理就足够了。

    因此他决定出手。

    不单单因为虎翼镖局起初在黄鹤镖局安插的眼线消失,而且据探子回报虎翼镖局已经尽数投入兵力,似乎遇上了困难。更何况之前安盛和他之前早有交易。

    现在可以说是名正言顺出手。

    名不正则言不顺!

    黄聂最擅长武器的是弓。

    他的箭很快,百步穿杨。

    他的箭很准,百发百中。

    所以他很自信,而且很骄傲。

    为此他射出的箭逼得陌上一步步退后。

    等到陌上回转头的时候,他已经来到安沫身边了,而且他不可能是孤军作战,因为他要一网打尽,所以黄鹤镖局的人马尽数出动。

    黄鹤镖局的人马由他儿子黄煌带领,黄聂的计谋很正确而且非常成功。他们的突袭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为此局面起到了反弹的作用,应龙的人马开始被他们逼退。

    黄聂看到这一切,不由得笑了,但是笑得有些诡异。

    安沫看见了黄聂的表情,但是她没有动,因为她被点了穴,所以她只能动嘴,“黄当家,谢谢你救我一命。”

    黄聂掉转头,笑着对安沫说道:“安姑娘不必这么客气。你爹和我有约在先,要我出手救你一命。”

    安沫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得暖和,看来爹爹的计策还是很周全的,可是这也让安沫很担心,因为这很像处理后事一样。

    尽管黄聂是这样说,但是安沫并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因为黄聂并没有意思要解开安沫的穴。

    眼前的形势虽然颠倒,但是应龙似乎依旧不太在乎,他又一次爬起来拿起鬼头大刀与广陵拼命纠缠。

    看来他很想要广陵的命啊。

    而黎长老则是带着人马一边抵抗一边突出重围,看来他并没有打算把自己的命交代在这里,也没有心思要在这个时候一表忠诚。

    陌上却是陷入了像广陵之前的地步了,被敌方人马围堵。陌上对于黄聂很警惕,因为他的箭又快又准,所以他对于她的威胁比较大。主子起初给予她的人物是拖住广陵,让虎翼镖局可以顺利清理地坤镖局,然而她失手了,因为她没有想到广陵既然会强到如斯的地步,凭着她和应龙还有二三十个人都没有办法留下他,反而被他绞杀了虎翼镖局的人马,而她也因为受了广陵一击受了轻伤。但是这么多年来,她对于主子交给她的任务都是完美完成的,所以这一次她也要完成。

    广陵在一面应对应龙的凶猛来袭一面观察情况,当下虽然安沫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依旧没能脱离危险。因为广陵他不了解黄聂这个人,所以分不清是敌是友,既然分不清是敌是友,那么就要有所提防,有所警惕。

    应龙赤红了双眼,身上的伤口依旧在不断流血,但是他仿似没法感受到疼痛,依旧发疯了似的对着广陵出刀。

    因为他儿子被广陵杀死了,所以他要报仇。而且他儿子应涯是他的一切,现在儿子死了,就代表他的一切都没有了。既然什么都没有了,那么他理所当然的不怕死。

    为此他发疯了。

    站在安沫面前的黄聂此刻动了,他的手很快,从背后的箭囊抽箭,到搭弓,拉弦,这些动作连贯毫无半点的停顿,行云流水得就像一门艺术让人看着觉得赏心悦目。

    黄聂的手速很快,而且很稳,所以他的箭很快而且必定很准。

    因此他瞄准的目标一定会中箭。

    他的箭不是指向发疯了的应龙也不是被其纠缠的广陵,也不是瓮中之鳖的陌上,而是快要逃走了的黎长老。

    黎长老不断拿着虎翼镖局的人马作为他的挡箭牌,为他制造出一条生路,将要突围看到光明的时候,他那张满脸褶皱的脸庞,上面的深深凹陷进去的纹路开始舒展开来。可惜的是他的笑容由此定格了。因为有支箭裹挟着劲风,锋利的十字箭头在月光下反射着亮光,嗖的一声一下子没入了他的眉心。

    一阵剧痛,然后他手中的铁枪跌落在地上,之后他睁着眼软软倒在地上。

    黄聂对于一箭便射杀一个人并无得意,因为这是他觉得理所当然的,他的箭一定会射中黎长老的眉心,而且分毫不差。只是因为他只会使弓,其余都不会。他从五岁开始学箭,直到现在没有人知道他究竟为了学箭究竟付出了多少,但是他知道,所以他一定会射中。

    弓术有连珠。

    所以他还没有射完。

    安沫却是意外紧张起来,这箭到底是指着应龙还是广大哥,又想起之前黄聂脸上诡异的笑容,小脸一瞬间煞白起来,当下急匆叫了声,“黄当家!”

    黄聂却是头也不回,轻轻笑着,只是这笑声听起来让人更加的不安起来,“安姑娘不必担忧。”

    话声落,弓弦嗡声响起。

    百步穿杨,箭很快。从弓上没入夜色中,下一瞬间耀亮一瞬光芒的箭头出现在陌上眼前,陌上美丽的面容虽然因此苍白失色但是心并没有慌乱,她手中刀的也不慢,恰好可以把这支箭从自己的眼前改变轨道,叮,清脆声响起,刀与箭的接触。

    然而这支箭不过是铺垫,铺垫是为了下一次隐藏的杀招。

    紧随而来的下一支箭,才是黄聂的真正杀招。

    陌上从小被训练成一名暗侍卫,为的是保护主子的人身安全。她的嗅觉很灵敏,特别是对于危及生命的危机感,她是尤为的出色。因为她早已准备随时为主子献出自己的性命。

    当下陌上在上一瞬间挥刀的时候就开始把头一侧,尽管不知道箭从哪个方向射来,但是直觉告诉她只有这样做就会正确,就不会死!

    箭头挟着劲风刚好擦着陌上的眉心而过,随之陌上眉心浮现了一条红线,血缓缓滑下。

    站着远处的黄聂则是对此笑了笑。黄聂并没有再一次出手。

    陌上随手斩杀几人之后便没入夜色中,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则是围堵陌上的黄煌对于陌上的逃脱似乎很不甘心,但是一转头便由带着剑去围剿虎翼镖局剩下的人马。

    他们自此至终都没有分毫要出手帮助广陵绞杀应龙的心思。

    就像刚才黄聂明明可以杀掉的人是应龙却没有出手,反而对着陌上出手,其中的余味让人品尝出许多味道啊。

    黄聂的手在轻轻摩擦着弓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有谁的战斗是没有结束的。

    广陵与应龙的战斗已经是进入了尾声。

    疯癫其实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害怕。因为疯癫也是需要气力和内力,广陵一直在防守,等着应龙换气的那一瞬间。

    应龙双手紧握着鬼头大刀,大刀刀身已经有多处是崩裂开来的,他挥动的每一刀皆是全力,似乎要把前方的东西都要一刀两断,因此他看起来像一位骁勇善战的虎将。

    广陵很少用其他武器通过割破别人的肌肤,从而取别人的性命。因为他的千重是钝的,根本没法做到削割的地步,所以他只能是拍,就像拍苍蝇一样,每一拍都皆可以将人致死。

    因此眼下广陵把应龙的手给拍断了,武器也让拍飞了,应龙不知死活冲了上来,他就拍断了他的双腿。

    应龙对广陵的仇恨很深,就算四肢尽断,尽管只剩下牙齿,他也要把广陵的喉咙咬破。

    他的一切都给广陵毁了。他要夺回来,只能是杀了他。

    但是他没有机会了。

    一支箭从他的后脑穿过,这箭很迅猛,因为箭头在他的眉心出现。

    箭头还带着血还要这白糊糊的东西。

    广陵对此只是皱了皱眉头。

    其实广陵对着黄聂抢他人头并没有多大意见,应龙迟早要死,不管是死在谁的手里都是一样。

    但是能不能别这么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