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lign="ener">

    )

    只说方天河追出去后,他追出去也不过是为了看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没想到还没出城门,那三个人被带走的人就停在了一间客栈中。

    那两母女显得有些茫然,只有那个少年显得异常兴奋,只是这兴奋在见到方天河后立刻变成了戒备。

    月华端坐在院落中,这里是一家客栈的独立院子,方天河降落在院子中,见对方居然避也避,心中疑惑的同时也有些戒备。

    突然间院落正房的门忽然打开。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道友,请!”声音从房中柔柔地传出,听得出事是一年轻女子的声音,方天河神识探去,一个冷哼声,他的神识立刻被弹了。

    “道友看来是想比划比划了。”方天河脸色一变这人的实力在他之上。

    “不……”回答得有些急,忙清了清嗓音道道友误会,只是这三人和道友是……”

    “正需要个药童!”

    这话一出,方天河脸色就变了,修真界药师可是极珍贵的,对方既然需要药童,就算本身不是药师,也有同门或是长辈是药师,这是不能得罪了。

    忙恭敬地问道敢问道友可是药师?”

    声音懒懒地传来是与不是,似乎和道友没关系吧。”

    “是我唐突了,这三人本于我派有些过节,道友若是喜欢,我们可以……”

    “放肆!”一阵威压从房内传出,直扑向方天河。

    金丹期?方天河被这股威压得透不过气来,真元鼓噪想要硬抗,却被对方一股劲力扫到,身体也顺着这股劲力朝后退去。

    “我不想惹事,速速退去!”声音在方天河耳边久久不散。直到他停下了身形,还心有余悸。修真界金丹期的女炼丹师怕就只有神剑门的心莲真人。

    方天河皱了皱眉,看来这事只能就此作罢,就算他有心想去一探究竟,却因为那股威压而作罢。

    见把方天河逼退,镜灵在神域中早就笑翻了样?样?金丹期的感觉不吧?无不少字”

    月华撇嘴金丹期?伪金丹期而已。”不理会某个恶作剧的镜灵,月华朝院中有些不安的母女俩和那个兴奋的少年喊了进来。

    少年兴奋地冲进了房中,直接就冲着盘膝端坐在床榻上的月华跪地喊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月华皱眉,这少年怎的如此兴奋。

    “当然兴奋啦,他是五系灵根,一直求道无门,你今日出手,他以为你要收他为徒呢。”

    也是五系吗?没想到今日碰到了两个五系,她当初出手也不过时觉得那天元门的弟子太过嚣张,而且小宝丫也是五系,又正好有五行门的修炼功法,传授她修炼之法也能给五行门留个传承,只是少年明显没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只是宝丫娘已抱着孩子走了进来,见到月华忙抱着孩子跪地行礼多谢仙师。”

    看,这才是正常凡人的反应嘛,这少年也太不正常了,月华心中暗道。

    宝丫手上的糖葫芦刚吃完,见娘亲将她放下,要她给月华磕头,胖乎乎地小丫头跪在地上一小团的到是十分可爱。

    月华不由笑道起来吧。”

    那少年见月华并没有说收徒的事不由有些失望,宝丫娘心中也有些期盼,不过月华每提,她也不敢开口。

    “我是炼丹师,需要药童,你们不过是五系灵根,暂且先做药童吧。”那少年一听先是一喜,接着一白。

    喜的是面前的仙师是药童,白的是药童可不是好做的。宝丫的娘不懂这些,只眼前的仙师手下了的孩子,忙激动地磕头道谢。

    月华目前可不能带着两人,让宝丫娘带着孩子先回家,待她把事情办完便去会带孩子回修真界。至于那名少年钟博简,却死活要留在月华身边。

    等宝丫娘高兴地离开后,月华奇怪地问钟博简你怎的不怕我?”她记得凡人见到仙师都是极胆怯的。

    钟博简恭敬地回道仙师既能在我等危机时出手相救,必是心地仁厚的,这样的人即使修为不如旁人,也是最好的师傅。”

    月华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答案。不过也这话一般真一半假。

    “你既是对这傧临城熟悉,那这几日先去寻找一位女子……”说到这,她顿了顿,手下一挥,面前突然现出一面水镜。

    初次看到法术的钟博简激动不已,只听月华道水镜中的女子是我,男子是我派的师叔,你若见到两人速报于我知。”接着凭空拿出一个玉简,递给钟博简道有难时或是寻找到此二人时都可敲碎这枚玉简,我便能寻来。向这玉简滴入一滴血,便可唤出这两人的影像。”

    想了想又给了一道符纸,给出去时还有些不舍,这可是四级的符纸,可抵挡元婴期以下修士的一击。是神域中最低级的符纸,平日里镜灵遇到战斗,为了锻炼她的实战能力,是不许她用的,现在为了钟博简的安慰,镜灵便让月华给了钟博简一张符纸,其实给个二级的符纸便足够了,可月华没有低级的。

    想到这就一阵心疼。这徒弟还没收呢,就舍出去了一张四级符纸。若是收下徒弟了还得了。

    钟博简地接过玉简和符纸,听到月华讲述符纸的作用和使用方法后,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见月华一脸阴沉地挥退他,极懂得察言观色的他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月华的神识一直跟着他,那宝丫母女俩到没,毕竟这两人对天元门人并无冒犯,想来那个男修也看不上,可这钟博简不一样,他在众修士的面前为这母女俩出头,便是挑衅天元门了,那男修若是见到钟博简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本没想着收徒的,可现在好了,一收便是两个,今后该如何是好,炼气期的丹药到时不少,只是靠丹药提升境界不稳,需得另辟蹊径才行。

    钟博简在凡人界的来历可是十分不凡,是江南镇平王的嫡四,从小时起便一直向往修仙,可他不过五系灵根,根本没有任何门派愿意收留他,哪怕他在凡人界来历不凡。就是镇平王府中也供奉着那么一两个仙师,可仙师太过高傲,哪怕是王爷也没号脸色,更何况他这个没有继承权的四。

    不过钟博简却也是个有趣的,十年前的升仙会,他在侍卫的保护下参加了甄选,自然是没有门派愿意收留,后来一直寻找修仙的方法,今年的升仙会,镇平王本是不想让他来的,他打听到升仙会在傧临城中举行,不顾父母的反对,带着一批侍卫来到傧临城。

    他说对傧临城熟悉也不算是假话,虽然不是傧临城本土人,却带来大量侍卫,派出这些人去寻找,比一个人寻找快多了。

    不过月华也没指望他能照到,用神识搜寻了大半个傧临城都无所获,他一个凡人会比她厉害吗。

    目前她与天元门的过节是在不适合到那去等待,便在傍晚时来到远处静心等待,当看到神剑门人收摊离开时,立刻紧跟而上。

    月华的神识强大,哪怕是远远的坠在后面,也不用担心跟丢了。

    神剑门的休息地居然是新开辟出的一个洞穴,看来神剑门人这是习惯安静的地方了。加上每次升仙会,凡是有仙师居住的客栈周围必是围住一群人,修仙之人不耐烦应付这些,自然要选择偏僻静怡之所。

    看到一众神剑门弟子进入山洞,月华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毕竟她的面容和以前大不相同,而且她算是一个已死之人,贸然出现对方怕是不会认她吧。

    想了想月华便等在离山洞不愿的树林中,选了一颗相对高大的树干栖息,便耐心地等待。

    第二日,神剑门弟子同样进入城中,可月华没有看到月茹或墨子尘。难道他们两人并没有在此之列?

    一连在此等待了六日,都没有任何收获,到时把神剑门此次来的弟子人数给摸清了,一共有十二名弟子,两位筑基期修士,十名炼气期弟子。山洞内总是会留下一名筑基期的弟子,由另一名筑基期弟子带队前往傧临城。

    这日,月华准备进洞寻找那名留守的筑基期弟子询问,毕竟这样的等待已经没有意义,月茹和墨子尘根本没有与神剑门弟子汇合。

    “谁?”月华并没有掩饰身形和气息,刚靠近洞府,就让洞内的筑基期修士。

    来人瞬间就冲出了山洞。月华凭空而立,静静地等在外面。

    这名筑基期修士月华并不认识。

    对方见到月华时楞了一下,因为对方穿的是神剑门外门弟子的袍服你是门中那位师叔门下。”筑基期弟子应该是内门了,可对方居然还穿着外门的弟子服,不怪对方疑惑了。

    也幸好月华将霓裳锦衣幻化成了神剑门弟子服,不然肯定有诸多波折。

    “师兄有礼,师妹是莲台峰弟子,曾跟随墨子尘师叔外出历练,不曾想被困于一处阵法中多时,出来后便回了山门,却得知师叔数月前便到了凡人界,不知师兄可否告知子尘师叔的下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