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少宁闻言轻笑出声。

    “云卿,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这般缜密心思。”

    姜云卿抬头看着他。

    孟少宁开口道:“你可知道君家这世袭王位从何而来?”

    姜云卿顿了顿,点头道:“我曾看过两本燕史,上面所写,君家祖上曾与太祖皇帝一起历经生死,推翻前朝暴政,建立了大燕王朝。太祖感念君家功劳,才特赐世袭王位,以彰圣恩。”

    “不错,正是如此。”

    孟少宁说道:“君家王位世袭传承,而每一位君家世子,从幼时便会送入宫中,与皇室储君一同长大。”

    “璟王和先帝有自幼的情分,当年先帝死时,璟王正值在外领兵,等他回来之时,元成帝就已经手持先帝诏书登基。”

    “当年若非他一力力保,且从旁威逼,以元成帝的心思,他又怎么可能肯留下先帝之子,甚至还封他太子之位?”

    孟少宁淡声道:“璟王如果真有意于皇位,这些年他大可不必保着太子,太子死了,他才能趁机收揽朝中老臣,甚至借机对元成帝发难。”

    “况且云卿,就算璟王真的对太子有异心,你觉得我们如今还有得选择吗?”

    进,尚且可以寻得生机,保全自己。

    退,就是万丈深渊,随时都可能会摔得粉身碎骨。

    姜云卿听着孟少宁的话沉默下来,片刻才说道:“是我着相了。”

    “你这般年纪,能想到这些已经算是了得。”

    孟少宁看着神色通透的姜云卿,叮嘱道,“我知道你聪慧,所以才与你提前说这些。”

    “我们将来免不得要跟璟王和太子打交道,你曾在西山对太子有救命之恩,太子也曾说要与你学武,对你十分亲近。”

    “你如今身份,与太子交好未必不是件好事,至少能让你那父亲和姜家对你忌惮几分,只是有一点,你得记着。”

    “璟王那人心思难以猜度,就连我也有些看不透他。”

    “你将来若有机会与他打交道,须得小心着些,若有为难,便来告诉我或者父亲,自有我们替你出头。”

    姜云卿听着孟少宁的话,心中暖洋洋的,她知道孟少宁是怕她吃亏,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舅舅放心,我的性子,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为难的。”

    孟少宁闻言突然想起那天夜里,姜云卿摆了姜庆平一道的事情。

    如今京中还四处传着承恩侯府的那些龌龊事情,就连元成帝也曾过问过此事,让得姜庆平几乎成为满朝笑柄。

    他有些好笑的虚点了姜云卿一下,“倒也是,你这性子,觉不是个会吃亏的。”

    两人说着说着,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院中气氛正好,孟少宁跟姜云卿说着京中的趣事儿,逗的姜云卿笑意盈盈。

    谁知道就在这时,院子外面却是突然有个下人快步跑了进来,脸上带着些慌乱道:“四爷,不好了,姜家有人来了。”

    孟少宁皱眉:“来了就来了,这么惊慌干什么?这次来的是谁,又是姜家的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