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林乐哥哥是坏人(2)

    古医术中讲,风府乃为六邪聚会之所,点风府穴便能清除六邪,还人清明。

    林乐也不确定,这一招能否对许溪儿有用,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一般的点击,自然是不会起到太大作用的,林乐在手指触碰到许溪儿风府的那一刻,直接凝聚了一股真元,探入其中。

    噗地一声闷响,这一下,许溪儿整个人立刻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直接就无力地躺倒在了床上,彻底没了力气。

    “林乐哥哥,我好冷好难受……”虽然许溪儿不再发狂,可病情依旧是没有好转。

    “你能抱抱我吗。”许溪儿看上去十分痛苦的样子。

    “这……”林乐先是有些犹豫,不过看到许溪儿如此冰冷痛苦的样子,他心中有有些不忍。

    终于,林乐躺在床上,将许溪儿抱在了怀中,将那些厚重的杯子重新盖在了身上。

    与此同时,林乐运起体内的真元,将自己的真元通过怀抱传入到了许溪儿的身体之中,希望能够以此来帮许溪儿缓解冰冷的痛苦。

    林乐所使用的这种以真元疗伤的方式,并不是简单的传递真元这么简单,而是出自于古医术之中的一种疗伤手段,名叫“九真燃元术……”

    九真燃元术,乃是一种高深的古医手段,需要将体内的真元,通过对方身上九个重要的穴道,传入到对方的身体之中。

    这种古医方法虽然对很多的病症都很有效果,不过却罕有人用,因为九真燃元术,乃是一种极为耗费真元的手段,乃是将自己体内的真元燃烧,以火热的真元之气,来救治对方,几乎相当于是自残了!

    这对于自身的修为,将会产生极大的影响,不仅如此,如果严重的话,还有可能会造成救治者身体被反噬的恶劣后果。

    所以,这九真燃元术,就算是在古医术盛行的时候,也基本上是被放弃的,因为没人会傻到用这种自残的方法,去救治别人。

    如果不是看不得许溪儿如此难受下去,林乐也不愿意走这条路。

    不过令林乐感到欣慰的是,在他不断以九真燃元术,燃烧真元,将火热的元气渡入到许溪儿的体内之后,许溪儿身体的温度,立刻就有所回升,身上的颤抖也慢慢平复了下来,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

    许溪儿自己似乎也感觉舒服了很多,较小的身躯,像是一头小鹿一般,蜷缩在林乐的怀中,很快就睡着了过去。

    只不过,林乐就没有这么舒服了。

    这种从后面抱着对方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对方是一个令所有男生动心的校花不说,关键是对方还没有穿衣服。

    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抱着这么个大美人,是个男人恐怕都受不了。

    林乐只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发干,浑身难受,可又不敢松开,就怕自己一松开,对方又会病发。

    林乐就这样,一直把许溪儿抱在怀里抱了一个多小时。

    这对于男人林乐来说,绝对是漫长而又煎熬的一个多小时。

    终于,一个多小时之后,怀中的许溪儿终于睁开了双眼。

    此刻,许溪儿的双眼明显已经恢复了清明,不再像之前那样迷离了。

    “林乐哥哥?”许溪儿看着面前的林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看来,许溪儿对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好像并没有任何的印象。

    “你怎么会……啊!”许溪儿刚要说什么,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毕竟,对于许溪儿来说,只不过是睡了一觉,可醒过来就发现林乐躺在自己的床上与自己同枕同眠,她当然会感到惊慌,再加上她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只穿了一件内衣,脸颊顿时便泛起了红晕。

    “林乐哥哥,我们……”许溪儿一脸羞涩地样子。

    “不,溪儿,你别误会,我可没动你一根汗毛,我只是为了给你治病,才会这样的。”林乐简直有种被人捉奸的感觉,很是尴尬。

    “治病?难不成刚才……”许溪儿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异样。

    很明显,她对于自己身上的异常,是很清楚的。

    “溪儿,刚才你的身体冷的像冰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林乐问道。

    “这……林乐哥哥,这是溪儿的秘密,我答应妈妈不能告诉任何人的。你能不能不要问啊?”许溪儿有些为难的样子。

    “好吧,不过下次如果你再遇到这种情况,就来找我好吗?我觉得我有办法能够帮你暂时缓解痛苦。”既然许溪儿不愿说,林乐也就没有强迫她。

    “真的吗?林乐哥哥,你真好!”许溪儿又重新恢复了小女生的样子,彻底恢复了活力,上去一把将林乐抱在了怀里。

    “额……”林乐有些尴尬。

    “溪儿,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林乐说道。

    “什么?”许溪儿天真地问道。

    “你的衣服还没穿……”

    “啊!”许溪儿这才想到自己才只不过穿了件内衣而已,一张小脸更加羞红,甚是可爱。

    在林乐余光的打量下,许溪儿急急忙忙地穿上了一件白色的纯棉衬衣,刚要伸出两条雪白纤细的大长腿去穿牛仔裤,就看到林乐那货不怀好意的眼神。

    “林乐哥哥不许偷看!”许溪儿嘟着嘴埋怨道。

    “偷看?有什么好偷看的,该看的刚才都已经看完了。”林乐摆出一副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呀,林乐哥哥,你好坏!”许溪儿面色羞红地笑嗔道。

    “还有啊。”林乐趴在许溪儿耳边,把她刚刚差点把自己给办了的事情告诉了许溪儿。

    “这……”许溪儿刚刚虽然是处于神智不清的状态,不过整个人的状态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有的情节还是会有些印象的,所以,她知道林乐并不是在骗自己。

    “溪儿不理你了,林乐哥哥现在越来越坏了!”许溪儿嘟着嘴假装生气地说道。

    “喂,你这么说,难道良心不会痛吗?”林乐掐着自己的胸口开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