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展澜楼一问

    一旁的姬漪忍不住又开口劝说道:

    “公主,您再如此下去是万般不可的。君上曾……”

    “好了好了,姬漪,本公主知晓你要说何事。你瞧着皇上可有要收复北辰国的意思?是父王太过忧虑了。”

    这几日,沈安容倒也侍寝了不少次,不过比着蕙贵妃和岚妃来说,倒也不算太多。

    沈安容倒有些庆幸,自己上头还有林燕婉和徐零露。

    若非如此,那皇后娘娘的心思全都放在她这,想来十个她都敌不过。

    不过,沈安容近日倒是几乎日日都听闻如意说南宫青婉的事。

    无非是今日在御花园内险些受伤被正在巡视的林非煜搭救。

    或是明日里又在沁心湖几欲摔倒又被正在巡视的林非煜出手相救,等等这般……

    沈安容忍不住的有些想笑,这个南宫青婉也真是……

    唉,罢了。人若是为一人倾心,时,谁不会去做些幼稚的事呢?

    只是不知为何,沈安容心里却是越来越不安。

    按着萧瑾瑜的性子,他若是想要召南宫青婉侍寝,哪可能因着她一个身子不适就能拒了的。

    萧瑾瑜向来不是这般善解人意之人,不过他倒是个善解人衣的。

    瞧着萧瑾瑜这么多日了,都并未因着南宫青婉的相拒而表现出丝毫的恼火。

    沈安容心里更是替南宫青婉捏了一把汗。

    这几日萧瑾瑜每次来雍华宫,沈安容总会有意无意的提到南宫青婉。

    或是为她说上几句话,或是想尽办法打探一番萧瑾瑜的想法。

    可是感觉并无何成效。

    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沈安容心里想着,看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来。

    又过了半月有余的平静日子,这日下午,沈安容在御花园内走着时,却突然看到了另一队人。

    “末将给熙昭仪娘娘请安。”

    沈安容有些疑惑的瞧着眼前之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对面的人似是也反应过来,赶忙开口说道:

    “熙昭仪娘娘,末将是傅凌天,原禁卫军侍卫,现暂代林统领监督禁卫军巡视一事。”

    沈安容了然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更是疑惑,开口说道:

    “傅侍卫无需多礼。只是不知,林统领和孟侍卫为何突然……”

    沈安容并未说完,是因为她真的不知该如何问这话。

    傅凌天倒也是个反应快的,赶忙答道:

    “回熙昭仪娘娘,林统领与孟侍卫去往何处,末将并不知晓。末将是昨日夜间接到皇上的圣旨,命末将今日起暂领此事。”

    沈安容未再说话,待着傅凌天又行了一礼,才缓缓离去。

    林非煜和孟初寒都不见了?

    难不成又出去边塞打仗了?可是未曾听闻近日里有何需要平复之地啊。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沈安容缓缓向雍华宫内回去。

    刚走进雍华宫内,沈安容便立即把喜贵叫了进来。

    “喜贵,你去打探一番,看可有人知晓林统领与孟侍卫去了何处?记得,切莫要招摇。”

    沈安容有些不安的吩咐道。

    听着沈安容略有些焦急的语气,喜贵也不耽误,赶紧领了命便退了出去。

    坐在榻上,沈安容越想越觉得心不安。

    最后,思虑了良久,开口吩咐道:

    “吉祥,你去准备些药材来给如意,如意你随本宫一同去一趟展澜楼。”

    不多久,沈安容便乘着轿辇,带着如意去往展澜楼。

    展澜楼内几乎见不着人,也没有下人的通传声。

    沈安容带着如意,自当自的往展澜楼内走去。

    一直走到屋内,沈安容也未瞧见一个人。

    正纳闷着,欲吩咐如意去寻上一番呢,便瞧见南宫青婉身边的姬漪满脸忧愁的从内屋退了出来。

    “奴婢给熙昭仪娘娘请安。”

    看到沈安容,姬漪慌忙跪下行礼开口道。

    沈安容温和的开口说道:

    “起来吧。不知南宫公主可否在宫里?本宫听闻公主害了疾,特寻来些药材来送予公主,不知公主身子可否要紧?”

    姬漪又朝着沈安容福了福身,开口应道:

    “多谢熙昭仪娘娘挂心,公主现下正在屋内歇着,怕是无法与娘娘相见,还望熙昭仪娘娘莫要怪罪。”

    “姬漪,可是熙昭仪娘娘来了?”

    还未等沈安容接下姬漪的话,便听见内屋里的南宫青婉开口询问道。

    姬漪略有些抱歉的看了沈安容一眼,然后才开口回道:

    “回公主,正是熙昭仪娘娘来了。”

    里面的南宫青婉接着开口吩咐道:

    “那便请熙昭仪娘娘进来吧。”

    姬漪一听,微愣了一下,随即便赶忙福身,请沈安容往里屋走去。

    沈安容拿过如意手里的那些药材,吩咐好她在此处候着,便跟着姬漪向内屋进去。

    看着姬漪带上门轻轻退了出去,沈安容才开口:

    “听闻公主身子不适,本宫特地寻了些珍贵的药材给公主送来,还望公主身子早日康健起来。”

    南宫青婉好笑的看了沈安容一眼,开口反问道:

    “熙昭仪娘娘何需如此虚假,娘娘您怎会不知我这身子不适究竟是为何?”

    沈安容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在这深宫中待的久了,习惯了与那些女人那般弯弯绕绕的说话,突然碰到一个如此直爽的南宫青婉,沈安容一时还有些无法适应。

    “南宫公主说笑了,本宫是真的担心公主的身子。”

    南宫青婉笑了笑却不再言语。

    方才姬漪呈上来了父王送来的亲笔书信,不禁让她心里更是烦躁了些。

    一边想着,一边四处望去,正巧看到了沈安容带来的药材。

    “这当归、葛根,娘娘前日里便吩咐宫人送来过,怎的今日又亲自送来了些?”

    南宫青婉有些疑惑的问道。

    看了南宫青婉一眼,沈安容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开口似是轻描淡写般的说道:

    “那日的药材是林非煜林大统领所送,并非本宫准备的,想来定是那宫人未曾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