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嗻,奴才这就去!”

    李守贵唯恐底下的奴才再办不好差事,自己亲自出去找了。

    顾氏能在哪儿?这会儿肯定在她院子里呢!

    只要他编个话,说是李侧福晋有请,不信她敢不来……

    到时候做完了那些个龌龊事儿,生米煮成熟饭,就算她想要辩解,跟四爷说这一档子事儿,主子爷正在气头上,怕是也听不进去了!

    那顾氏,就只有死的份儿!

    李守贵奸冷一笑,胸有成竹地去了顾氏的院子。

    没成想,顾氏竟也不在!

    只有两个小丫头在守着院子。

    李守贵急的发狠地质问:“你们格格呢?”

    那俩小丫头虽说伺候顾悠然有一段时间了,可毕竟是没经过风雨走过来的,凡是敏感的事情,都不让她们知道。

    这次顾悠然药效发作被王嬷嬷看出来了,也只是她和杜鹃还有小顺子一起将顾悠然拖着去四爷那儿,其余的,三人一致保持沉默。

    俩丫头见李守贵也不好惹,却也忐忑的说出出来什么:“回李公公的话,我们不知道……”

    “不知道!?”李守贵语调尖声上扬,“看来你们这是不想说了!”

    “不是的公公,是我们真不知道……”

    “来啊!把她们压回去,去跟侧福晋讲吧!”

    无论怎么着,他也得交差不是?

    两个丫头被人拖着,吓得半死。

    到李侧福晋手里,还有活路吗?!

    “公公,饶命啊,公公……”

    李守贵冷面无情,挥挥拂尘:“带走!”

    ……

    再说四爷这儿,福晋早已打点好了一切,袭香已经进去伺候了,外面守门的是王以诚,苏培盛今儿给四爷在外办差,这个点儿还没回来。

    王嬷嬷和杜鹃架着顾悠然过来的时候,王以诚死守着门,怎么都不让进。

    心想,里边儿有一位呢,他这要是开门了,他不是找死么!

    竟在主子爷不知情的情况下,送了个女人进来。

    这还好是主子爷醉了,其他人也不在身边儿,明儿主子爷问起来的时候,他还可以说是主子爷昨晚宣的袭格格……

    可他要是再把这佳格格放进去!他就是作死了!

    两女共侍一夫,主子爷是多重规矩的人啊,这等荒唐事儿,明天他一醒,知道了,就算是用“您自个儿宣进来”的这种借口,主子也会怒骂他为何不拦着点儿……

    王嬷嬷拧眉,别的不敢说,就冲这银子,府里哪个女眷有他们院儿给的多?

    这王以诚做事儿也忒不厚道了点儿!

    可这话她不能说,说了就撕破脸了,她们格格的身体现在最要紧:“王公公,您就宽容宽容,就这一次,出了事儿算我们格格的,让我们格格明儿自己跟主子爷解释……”

    说罢,又塞了包银子过去。

    王以诚也愁眉苦脸的,银子都不敢接了:“哎呦喂王嬷嬷……咱们关系多好啊,实在是……唉,我就跟您说实话吧……”

    王以诚音量放小一半儿,跟她说:“袭格格在里头呢……”

    听别的,顾悠然都晕晕乎乎,软绵绵的没反应,一听四爷屋里竟然有别的女人呢,登即就怒了!

    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力气,瞬间甩开了王嬷嬷和杜鹃,踹门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