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倒在软绵的榻上,步温书修长的腿分开,膝盖窝在她腰侧,半跪着居高临下望着她。
“你知道炮友要做什么?”
就算是俯视,他的俊颜无死角的印入她眼帘。但是他眼中的盛焰她从未见过,她在他身下宛若被禁锢在牢笼里。
唐白薇心颤抖了一下,步温书像是感觉到她在微微发抖,手轻轻捏着她的耳垂。
“玩火是要焚身的。”
说完这句话,唐白薇的双手被束缚住了。并且另一端系在床头。步温书看着自己的杰作。女人曲线完美,向人展示她的一切。小巧的膝盖微微并拢,表明她现在紧张的心情。
步温书的指节犹如弹钢琴点在她细嫩的肌肤上,轻触引起涟漪,然后这点涟漪扩散,随着指尖冰冷顺着肌肤的纹理向上。
暴君亲临,强势分开那双并拢的藕肢,继续巡游他的逡巡。
唐白薇眼睛含泪轻轻咬了下唇,这是她非常紧张的小动作,但是步温书看到后更加愤怒了,这时候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
手指毫不留情贯透了遮蔽物,探入她的深处。
两扇蚌门禁闭阻挡来客,它不欢迎陌生的客人,但是暴君叩响了门后就迫不及待地占据蚌肉的地盘,揉捏钻扣,十八般武艺逼使蚌吐出粘液抵御入侵,却是节节败退。
“你可以再紧一点,让我享受开发你的乐趣。”
唐白薇双手被绑住了,不上不下握不住东西,最后只能两只手纠缠一起,逃避异样的感觉。听到他那么说,下意识松开了,那可不得了,暴露彻底占据了地盘,在蚌壳里搜刮蚌肉,胡乱的入侵致使蚌肉里可爱的珍珠颤抖着。
步温书问道:“舒服吗?”
回应他的只有轻轻浅浅的鼻音。
“你喜欢什么样的姿势?”
依旧得不到回答,不过步温书不急,开发一块地需要先测量地的大小,寻找最好的的地方开发楼盘。中心地带选好了,接下来就是决定方位了。
步温书把她翻过来,修长的手握住盈盈腰肢,然后向前探去,落在玲珑有致的弧度上。
“对a要不起,我说过吧?你说,让它慢慢变大怎么样?”
胸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唐白薇再也压抑不住呼吸,她瘫软了,双腿无力,手也使不上劲儿。
唐白薇觉得时间好漫长啊,是因为升高的体温破坏了她对时间流逝的认知吗?每一分每一秒,他的手带着魔力,他沙哑的低音炮有毒,给她每一处感官印上他的痕迹。
最后她大腿肌肉酸痛,只能揪着他胸前的衬衫低声婉转哀求。
“轻一点……不要了……”
步温书咬住她的小草莓,“你先开的头,到我来说结束。”
唐白薇昏昏沉沉睡过去,勤劳的男人还在耕地,最后他终于勃发在那具香躯里,紧紧抱着她。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把她镶金自己的身体里。
步温书情绪高涨一刻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换来她一声哀鸣。但是就这样,唐白薇也没有转醒,她真是累坏了。
滴——
步温书看了一眼丢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手里也落在地上的衣服里,不情不愿抽出身,幽谷却暂时难以愈合。
医生拿着手机等待另一端的人接起,响了很久都没人接,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等待。
他心机深沉的步温书不像一类人,他自己是没心没肺,但是他对步温书是挺认同的,虽然步温书经常坑朋友,但是步温书绝对不会出卖朋友。同样的,他理解步温书,却不会改变步温书腹黑的性子,这也是医生一直以来能和步温书成为朋友的缘故。
但是最近医生也对步温书有些担心……
想到这个医生就心酸,他是他老妈子么!还担心儿砸一样担心人家。想是那么想,但是电话拨通后那个声音有多谄媚就多谄媚,“温书呐,忙不。”“忙。”
很好,还是那个步温书,随时不近人情,就算明知道他打电话来肯定有事。医生说道:“我有心事要不要帮我排解排解?”
“寂寞就去找你女人去。”
“……我媳妇在加班,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差点被步温书带偏了。
步温书拿着电话,一手揣兜里,神情冷漠站在阳台上,威风拂过他的头发,散下的黑发多了一丝夜色的温柔。不过这都月光给予的错觉,他听着医生滴哩咕噜说完,知晓了这通电话的来意。打着心事的名号不过是劝解他不要抓得太紧。
[一朵娇嫩欲滴的花被拽在手里。越是想要它,拽得越紧,最后绝了娇花的生机。]
那么浅显的道理,他怎么会不知道?
但是如果他放手了,那朵花就会离了他而去。
就像以前那样,说走就走,只字片语不留。
步温书摸了摸唐白薇的额头,不意外摸到一头细细的香汗,这是他们激情时刻留下的勋章。她娇嫩的面颊陷在枕头里,黑发铺散开形成一副绝美山水画。
只有用力抓住,她才会在他怀里。比起失去,宁愿让它死在怀里。
唐白薇再次醒来发现自己似乎丢了一段记忆,后半段太刺激了,她昏了过去。
一扭头,吓得捂住了双眼。
步温书淡声道:“昨天更劲爆的都看过。”
微微凹陷的腰窝,精瘦的公狗腰,线条流畅的背部肌肉,男性成熟的气息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
步温书套上裤子,拉上拉链,扣子没系上,“来,和我的兄弟打声招呼。”
“……”唐白薇想尖叫,这个臭不要脸。
步温书突然光着膀子靠近,他的兄弟对着她的脸打招呼,他笑得邪气凛然,手点在她嘴上,“还有一招没试,期待你早点学会。”
唐白薇红着脸给他扣上扣子,他才肯离开。等他走了唐白薇才发被子底下光溜溜的,她什么都没穿,似乎还清洗过了。
她昏着的时候,是步温书弄的吗?那不是被看光光了?太羞耻了……
等双脚踏在地上,她才知道真正的脚软是什么感觉。她就像软脚虾走一步就酸痛一下,等她艰辛的换好衣服,步温书衣冠楚楚的在楼下等着了。唐白薇迟疑了一下,不肯迈步,步温书把她抱下楼梯,她怕被看见不愿意他靠近。但是差点摔下楼梯后,步温书要搀扶她,她没拒绝了。但是嘴里还振振有词,“以后在有人的地方不许碰我。”
步温书不可置否。
“吃完和我去公司。”
“我不要。”
“咱爸要我好好管教你防止你在外面鬼混,所以我安排你在我的公司,有意见和咱爸说。”
一抬出唐父,唐白薇就乖了。她噘着嘴不甘心打打嘴炮,”是我爸又不是你爸。“
”迟早是一家。“
唐白薇哑口。他迟早和姐姐结婚,称唐父为爸也没错。
唐白薇只求在姐姐婚礼前一切平稳。他们的纠葛越来越深了,如果步温书把事捅出去,一切就不可挽回。如果步温书想要她就忍受好了,等他们结婚了她就飞回美国……
醒来后步温书语气一如往常,唐白薇认为他默认了,但是距离公司还有三个站,她被扔下了车。步温书的汽车绝尘而去,唐白薇不可思议瞪大眼。她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包包也在车上,要怎么走到公司报道?
唐白薇走到白珍珠大厦的时候,看见电梯简直感动到想哭。到了前台有人带着她安排工作,她成功入职。
这是她在国内的第一份工作,是她觉得还没开始就很疲惫的工作,等入职成功,她的两条腿都快迈不动了。
步温书绝对是故意整她!
终于到了休息时间,她的包包被送了过来,她看到了利小雯的未接电话,回拨过去,利小雯直率的声音响起,“你还好吗?吓死我了打不通你电话,我都以为你遇到危险差点要报警,难道是你前阵子烦恼的事发生变化了?”
“……算解决了吧。”
“算?那是解决还是没解决。要是遇到困难尽管开口啊,不要不好意思,朋友是拿来做什么的?就是拿来使唤的!千万不要一个人憋着,万一走上偏差怎么办?!”
“事情已经解决了,不接电话是正好没接到,改天我请你喝奶茶压压惊。”
“真哒?行啊。”利小雯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
唐白薇也挂断了电话。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解决方式是否走了偏差,她在家一天就无法逃避,前面的事已经让她和步温书越缠越深了。但是步温书爱的是姐姐,那她在姐姐结婚前,应付好他,那就不会被拆穿。
唐白薇叹了口气,带着自己都理不出头绪的心情回去继续工作。刚入职的小员工都是打杂的,跑腿是常有的事,一天下来,不只脚酸,隐私的部位越来越酸胀。
下班接到了步温书的电话,唐白薇在走一大段路再挤车回去,以及搭乘步温书的车直接到家,毅然选择了后者。
小腹以下的酸软让她觉得大色狼也不算什么了。
不过当她上车的时候,步温书默默从抽屉里拿出一支药膏面无表情看着她,“脱裤子。”
唐白薇只想跳车。
“好了没?”
“嗯。”步温书又看了几眼,手不老实的探得更深,唐白薇快忍不住要咬他的时候,他才收手。
色狼!唐白薇暗骂。又唾弃自己力气没他大。
“以后我自己来。”唐白薇抢过药膏,塞进包里,看见步温书慢吞吞擦手脸红了。
不过她也学精明了,借此和步温书保持距离把精力投在工作里。回国之后,她一直围绕着唐家,从未进过如此规模的公司,她拿出了十足的干劲。虽然都是从小事做起,她却当做了前所未有的大事业认真对待。
生活不仅有感情还有事业,唐白薇觉得自己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原本把人绑到办公之地,想着偶尔教训一下,偶尔吃吃窝边草,却发现自己逮不到人的步温书顿时气结了。唐白薇竟然跑腿跑上瘾了?
他想调整她的职务,她死活不干,逼急了就泪眼汪汪看着他,宁愿牺牲色相也不愿意换岗位。
步温书吃上肉了暂时按捺了下来,但是一天,他“无意间”路过唐白薇的部门,看到小脸笑出虎牙的兔子竟然对着别的男人笑,气的嘴都哆嗦。
他给了她太多自由了!
这丫头就是学不会教训!
步温书冷笑一下,看来他得好好教教她炮友的真正含义。
跟在步温书后面的几个经理面面相觑,总裁这是咋了,才看了几个部门就撤了?  唐白薇从未有过的踏实,虽然是在小岗位上做小工作,但是这个小部门里的人还挺好的,有一个好心的同事还给她讲解了一番,让手忙脚乱的他终于理清了头绪。开始有模有样做好吩咐下来的工作,成就感满满的唐白薇不禁对同事露出了笑容。
唐白薇一直觉得自己比不得姐姐漂亮,但双胞胎姐妹,姐姐漂亮妹妹也差不到哪里。尤其唐白薇的肌肤胜雪,笑起来犹如茉莉花绽放,清香迷人。她差就差在自信心缺失以及梳妆打扮上。
但她简洁大方的着装,让人情不自禁有好感,谁也不忍心拒绝帮助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孩子。
同事忍不住想请她吃饭,当然是和其他同事一起。
新鲜的经历让唐白薇心里多了一丝欢喜,她答应了。唐白薇犹豫了一会,还是给步温书发了短信,发完后她有些懊恼,她去哪里又不需要和步温书报备!不过短信已经发出去了,后悔也没有用。
这种同事小聚会,大家谈天说地的氛围唐白薇很喜欢。问及唐白薇家里的时候,她小心的不暴露家庭。那个同事最积极,从旁侧击问及她有没有男朋友,唐白薇心里闪过一张脸,最后笑着摇头。中途看了几次手机,竟然没有步温书的回复。
“白薇,”酒过三巡,大家醉意微醺,说话也亲切了起来。“你真没男朋友吗?看你今天晚上一直在看手机呢。”
唐白薇愣了一下,原来她一直在看手机吗?
“没有哦,我认识的人不多。”
“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个?”众人起哄。
唐白薇拒绝了。唐白薇注意控制自己的酒量,最后只有她没醉,把人送上的士后,她才乘车回家。
回到房间,她洗了个澡,想着心事,终于关上了灯,远处一辆豪华车型才驶开。
第二天,在那个同事的怂恿下,他们又打算去续第二摊,但是唐白薇坐下不久,电话想起来了。
唐白薇看见屏幕上的两个字,眼神愣了一下。
“不接吗?”
如果可以,她其实想当做没看到。走到了门外,唐白薇接起了电话。
门内的同事们正在议论,猜测唐白薇有个姐姐,因为刚才的来电显示是姐夫。
过了几分钟,唐白薇告诉同事有事得先回去了,但是人却往公司赶。
这几天步温书没来找她,她也不去找他,他们两人似乎没了交集,就像两条不会交汇的平行线。但是看到步温书的时候,她又知道,他们应该是交互线,无意间相交于某一个时空点上,然后两条线会越来越远。
看到步温书,她一瞬间觉得陌生了许多。
但是当她的下巴被他强迫抬起的时候,那种强烈而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步温书的气息总是霸道不讲理。
唐白薇:“我正和同事小聚会呢,你能不能不要这时候把我喊回来?”
步温书:“然后好让你勾引男人是吗?”
她的巧眉陇起,“我没有勾引男人。”
“呵,你不是已经勾引我了吗?现在又想勾引谁?”
“没有。”她的男人不是只有他么!第一次也是他!唐白薇觉得他无理取闹。
唐白薇的回答让步温书非常不高兴,为什么总有不起眼的家伙惦记着他的东西?
就是因为她不知分寸,不懂守礼,毫无长进!
步温书解开她的扣子,露出她的小锁骨,狠狠的咬了一口。上面的痕迹已经淡了,那他就必须添上新的痕迹,向所有人宣告所有权。
唐白薇杏目瞪圆了,不敢相信他把她叫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你疯了吗?在办公室里!?”
步温书半咬着她的锁骨渐渐向上,含住她的耳坠,含糊不清道:“这是你办公的桌子吧,在这里做给我看。”
这句话大大刺激了她,她刚从工作中获得与众不同的感觉,工作的场地应该是神圣的,而不是做这种龌鹾事的地方。
“放开我,不能在这里!”
“唔,我已经关门了。”步温书的狼爪子已经探进她的衣罩,反手解开了束缚。
终究步温书得逞了,但是唐白薇觉得自己的心空了一块,曾经得到的一点点满足,变成了无法填满的空虚。
事后,唐白薇泪眼婆,却不再着他。这种冷淡的态度也激怒了步温书。
“煎一条死鱼也好过你现在的样子。”步温书很不高兴,看着她聚会的时候笑的花枝招展,却不愿和他说话,做爱的时候更是没有反应,这让步温书有些挫折。他不禁想起医生的话,握的紧她会枯萎,但如果太自由,她的心就野了。
唐白薇拢了拢衣服,不说话。唐白薇的沉默让步温书也失去谈话的兴致。
“既然是炮友,那就做好本份工作。以后我叫你的时候必须马上过来。”
“……嗯。”
步温书走了,唐白薇庆幸他们的部门都在聚会不会回来,她一点一点的擦干净椅子上的痕迹。擦到桌子的时候,她看到一点液体凝固在文件上,泪水抉堤了。
珍珠沿着脸颊落下,划过红痕消失在衣襟里,她的手依旧在顽固的擦着所有痕迹。
她终于想清楚了她为什么提出这个荒谬绝伦的建议,炮友。
只做爱却无爱。
因为她有一点点喜欢他。
明知道她什么也不能奢望,却还是想贪恋温暖。
步温书离开了白珍珠大厦,夜晚的灯火亮了,就像一盏明灯照亮夜空,却点不亮心中的那盏灯。
步温书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她就那么不情愿?
天空中的星星一眨一眨不知藏着谁的心事。
当周的周末,公司举办了大型晚宴,大手笔包下星级酒店六楼,全体员工必须到场。
这下所有人都惊动起来了,都在讨论晚上的宴会。
“哇,我很是爱死步总了,我还没去过那么高级的地方,怎么办?我要穿什么衣服?”
男同事调笑道,“穿什么不都一样,反正身上满满的肉肉,用衣服也挡不住。”遭到女同事的白眼。
那个热心的同事问了唐白薇,唐白薇笑着说随意。心里却在想步温书突然举办晚宴的含义。
到了晚上,唐白薇和部门的人坐在角落里。她这个部门很小,所以离高台也是最远的。
步温书站在台上,英俊的面貌引来不少女人心动的眼神。唐白薇也注意到他出现带来的轰动,但她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啊,忽然镜头一转,他背后的投影上看见了他放大的脸。步温书似乎在看她的方向。
唐白薇感觉两人是隔着空气对视了。
然后她摇摇头,为自己的想法发笑,那么多人,他怎么可能看得见小角落里的她?
美酒佳肴,唐白薇心情不愉,喝了不少酒。多少有点借酒消愁的意思。
反正今晚步温书作为晚宴的主人肯定很忙,很顾不上她的。
唐白薇一杯接一杯,等她反应过来,酒精上涌,头有点晕了。
她迷迷糊糊听到电话响,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响了,东摸西摸就是找不到手机。
“唐白薇好像喝醉了?”
“要不要扶她休息一下?”
“我看让小威送她走走醒醒酒?”小威是那个对唐白薇有好感的同事。
挠了挠头发,小威脸有点红,却没有拒绝。
唐白薇迷迷蒙蒙的跟着小威走,脸上的红晕让人看了觉得特别可爱。小威走在外侧,防止有人撞上她,刚想说话,忽然唐白薇被人揽在怀里。
小威怒了,还以为遇到哪个地痞流氓,看见那个人之后,结巴了,“步……步总?”
哪有什么流氓会跑到星级酒店来闹事啊,原来是他们的老大,他怎么会来这里……不对,他为什么抱起唐白薇?
步温书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小威,转身就走。
小威方了,他追一个女孩,女孩被他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顶顶上司带走了,他追还是不追?
步温书抱着一个人,脚步还跟轻松。
“喝那么多,又想给别人机会吗?”
步温书轻松的抱着唐白薇,低头在她脑袋上顶了一下。把她顶的向后一仰,然后她看着他,也许是灯光过于静谧,她的眼里藏着星辰。
静了两秒,她双手抱住他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下,捏了捏鼻子,还扯了他的脸皮做了个鬼脸,最后拍拍拍。唐白薇点头,一脸正经道:“原来是真的。”
步温书:“……”
快扣到他眼睛了。
唐白薇:“大色狼,你要带我去哪?”
“色狼?”
“对呀,超级、超——级好色的色狼。”
“……”原来他在她心里是这样的形象?
不过……
“我不否认。”步温书道。
好吃的东西不多啃几次怎么罢休?最近他们一直争吵,连带步温书心情也不好,步温书想,反正这个女人自己喝醉了,那被拆吃下腹也怪不得他。
嗯,得好好教她真正的技术。
叮——
步温书进电梯的时候,唐白薇挣扎了一下,“热。”步温书把她往肩上带了一点,只露出一半的脸。
旁边的一位夫人帮他们按下了楼层,好奇的看了一眼他怀里的女人。在电梯即将到达底层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问道:“她是唐白芙吗?”
步温书看了她一眼,不认识。不相干的人,他向来懒得费心神。
抱着人走出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里面的夫人忘了走出来。
那人应该是唐夫人口中的唐白芙吧?她竟然错过了打招呼的机会!
李夫人暗恨。再追出去,不见人影了。
如果能和他们搭上关系,以后丈夫的事业那还不是蒸蒸日上?
想着,李夫人拨电话给唐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