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内容重复就是没有买够防盗比例,需要等48小时,比例为80  之前甄灵问过佟焰为什么没有和其他人交好。
佟焰的回复理智到无情,“我来大学是读书,不是交朋友。有和别人拉帮结派,同进同出浪费的时间,够我多读一年书。”
甄灵手指了指自己,“那我算什么?”
“室友,”佟焰淡淡道,片刻后加了句,“唯一的。”接着她转过身去看书。
甄灵想了想,起来从后面抱住佟焰的肩膀,笑嘻嘻的:“焰姐,你好傲娇哦。”
“不要说我不懂的词语。”
“口是心非啦。”明明对她那么好,还说他们不是好朋友。
佟焰嫌弃回:“你想多了。”嘴上不饶人,但没有扯开甄灵的手臂,嘴角一直上扬。
*******************
“焰姐!”甄灵喊了声,平日里冷漠到周围空无一人的佟焰身边围绕了五六只大猫,黑猫橘猫品种不一,其中一只低着毛茸茸的脑袋在她手心里吃粮。
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甄灵一凑过去,那几只猫好似遭遇生化危机,竟然齐齐跑了个没影。
佟焰抬眸盯着甄灵,黑发雪肤的美人,冷起来真吓人。
甄灵讨好笑:“焰姐,对不起,我看见你太开心了,没注意。”
说起来,甄灵有个灵异的体质问题。
她超级喜欢小动物,可小动物通通不喜欢她,猫见她绕道,狗见她就叫。
就连以前高中救过的那只小猫,除了最开始抱着回家,此后从不让抱,一被碰就嚎得震天响,最后伤好就跑了,为此甄灵伤心好久。
今生恐与宠物无缘,甄灵只能云养宠,作为知名COSER,她关注最多的不是圈内好友,是一众萌宠大V。
Bearsun、LEO它爹、国民老岳父公,王白菜,瓜皮的ID酱,招财小淑芬等。
佟焰叹道:“你上辈子,一定是杀生的吧。”
别啊,这么恐怖的前世,她一点都不想要。
甄灵赔罪提议:“焰姐,我请你吃饭。”
佟焰将猫粮放到碗里,高冷如贵妃,“好。”走了会儿她见甄灵一瘸一拐,皱眉:“你腿怎么了?”
“吃饭时再说。”
折腾一上午,甄灵肚子空空,急需填五脏庙。
**********************
两人结伴去食堂,佟焰让甄灵占座,她去排队买饭。
甄灵被关心的心头一暖,正独自坐着,身旁走来一个人,对方来者不善,经过时故意将汤碗泼到甄灵身上,汤水滚烫,从肩头流到手臂,甄灵被烫的尖叫一声赶忙站起来躲开。
猛然动作站起来扯到膝盖的伤口,甄灵狠抽一口气,疼得五官扭曲,额头冷汗直冒。
“不好意思啊。”女孩凉凉开口,听不出一丝抱歉。
甄灵又气又怨的怒视,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却也不是完全没见过。
安雨走了上来,她捂住胸口,一副惊讶状:“小灵,你没事吧?这是我同学王琪,她是无心的,你一定不会怪她的吧。”
安雨的老路数,借刀杀人。
那滚烫的汤水不知惨了什么,味道又腥又臭,她浑身黏腻脏臭不说,从肩头到胳膊一片彻底被烫红了,她又气又疼的喘着粗气。
这时候有人过来,站到安雨身边,讽刺道:“小雨,你理她干嘛,她有什么资格怪人,她欠了你多少,自己心里没点B数?”
“偷闺蜜男友偷不到就偷东西,这么爱当小偷,心理有疾病吧。”又一人凑过来,看落汤鸡似的奚落。
两人对视,哄笑一片。
这俩人是甄灵原来寝室的同学杨叶和朱珠,安雨成心找茬不为怪,这二位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只能说是心坏。
安雨看着甄灵被羞辱后紧绷的怒容,心理畅快极了。
快,像以前一样,还手吧。
往日喧嚣的食堂从没有这么安静过,众人因为“撞衫”贴,大多听说过安雨和甄灵的八卦事件,此时见到两个主人公“会面”,所有人都屏息安静,纷纷看去。
甄灵气得肩膀发抖,被羞辱的气愤,欺负的委屈,伤口的疼痛,复杂的情绪冗杂形成一团烈火,几乎要烧尽了她的理智。
她从来不是受了委屈选择默默哭的人,她奉行的是,你欺我一尺我还你一丈。
安雨的同学王琪是故意将热汤撒她身上的,滚烫的汤水和黏腻的臭味此时就像安雨泼到她身上的污蔑传闻,所有人看到的是狼狈不堪的她,却看不到始作俑者。
甄灵表情铁青的向前一步。
王琪被甄灵吓得身体后仰,手臂突然被安雨握住,她笑了笑,示意:放心,这么多人在,甄灵不敢怎样。
谁能想到,安雨等的就是甄灵在众目睽睽下动手,她最了解甄灵的脾气,急起来像火,谁都拦不住。
谁料甄灵深吸一口气,冷声说:我衣服范思哲的5500,裤子LV7800,刚买不到一星期,你赔。”
王琪瞪眼:“你抢钱啊!”
“你弄脏我衣服还烫伤我,找你索赔是天经地义,不信我可以给你拿小票。”她话锋一转,“我不追究可以,你再买碗汤泼自己身上,不然报警好了。”
一万多是一笔大钱,而且王琪哪里敢让父母知道,她转头向安雨求救,“小雨,怎么办啊?”
安雨脸色微沉,没料到甄灵竟然能忍得下去,以前有同学在课上用纸团打她,她在上课时直接起身还手。那次之后,没人再惹她,却也同时都站立到甄灵的对面,开始孤立她。
甄灵自然想到了这一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安雨。
安雨真以为自己一点没学会教训,她早明白,动手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打蛇打七寸,就要往他们的痛处怼。
甄灵从脖子拎出个项链,上面细钻闪闪,精致漂亮,是她早上去见霍迦林搭配的,没来得及摘。
她晃了晃钻石项链,闪花了众人的眼,转头以前的室友朱珠说:“这项链是我妈送我的生日礼物,谁戴首饰不选贵的,我偷你几百的施华洛世奇,别开玩笑了,明明没钱消费,非要贷款买奢侈品,丢了赖别人,这锅我可不背。”
这是铁打的事实,就好比一个人身家富足,总不可能在路边和狗抢东西吃。
众人看着又灰又土满身脏污的甄灵露出胜利者的笑脸,气得咬碎了牙,其中安雨脸色最难看,可她同学更着急。
“小雨,怎么办啊?”王琪是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受不了当众往自己身上倒脏水,传出去怎么办?
她咬咬牙:“要不然,赔的钱我俩一人一半。”
安雨诧异:“为什么我要出钱?”
王琪气急,“明明是你让我往她身上泼的!”
“我没说这话,我知道你为我打抱不平,我们是好朋友,可这么多钱我也拿不出啊。”
王琪瞪大了眼,简直不敢相信平日里温柔体贴的安雨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甄灵敲桌子催促,在两人岌岌可危的塑料姐妹情上加上最后一根稻草,“快点决定,我还得去医院呢,医药费别忘了。”
王琪见安雨不管自己,一万多的钱压在背脊上,她不敢闹大,转而问甄灵:“你说话算话?”
“放心,我不是过河拆桥的人。”她故意瞥了眼安雨。
“行!”对方是个狠姑娘,竟然真的去食堂口排队。
还剩两个。
甄灵转过头,对杨叶道:“我听说你现在睡我原来床铺,提醒你一句,”她指了指朱珠,“她晚上喜欢和男友视频,有时候不聊天也开着,你和她对床,换衣服注意点。”
杨叶愣了几秒,表情突然从惊讶到羞怒,还带几分醒悟。
他们原本不喜欢甄灵是因为她不好看还特娇气,晚上睡觉要开夜灯,开学没两天就在床上弄了个床罩,挡的严严实实,为此他们背后没少嫌弃她。
谁成想竟然是因为这个!
这些天她脱衣服根本没顾忌,对床开了电脑,但屏幕上是电视剧,谁知道对面竟然藏个陌生男人看到了自己的裸体!
是女人都没法忍!
她立马拽住好友质问:“甄灵说的是真的?”
“额,这又没什么……”
“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我忘了嘛,我本来就忘性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你都忘记项链是还不上贷款退了!还说被偷了!”
“你胡说什么!”
“我看到你短信了!”
原来的好友变成狗咬狗,一个个得力助手土崩瓦碎,只剩一个安雨。
安雨尽量保持自己温婉的形象,可看向甄灵时,眼底的愤恨已经冒出。
霍迦林微挑眉梢,戏谑道:“我不能喝酒,我是一杯倒。”
甄灵:“……”
这人,故意拿她以前说的话捉弄她是不是,他又不卖纯情小白花人设,装什么不能碰酒。
她扯出一个干笑:“那咖啡?”
“和你一样,我试试能止疼的奶昔。”
甄灵眼角一抽,默默点好两杯草莓奶昔。
今日她是带着目的来的,适当时机,邀请霍迦林和她一起出席安雨的生日宴,自然不能提及安雨,只说要他陪同,基本上只要他出现,就可以给安雨沉痛的一击。
尤其是最近,因为上次食堂安雨的讽刺,她想起一件事,利用好的话可以成为她反转口碑的铁证!
再加上霍迦林这个超强无敌外挂,她等着安雨被虐哭。
奶昔很快上来,雪白一片,尝到嘴里,香甜浓郁的奶香混合草莓的清香,一起在舌尖上散开,甜的醉人。
甄灵吃了一口,幸福的眯起眼,旁边的霍迦林尝了尝,脸色难看的像是吞了砒`霜。
“霍医生不喜欢?”
霍迦林将奶昔推开,故意瞥了一眼,“你腿没事了?”
甄灵能猜到,下一句话就是冷飘飘的——既然没事,我走了。
她故作疼痛,捂着膝盖:“还疼呢。”
霍迦林表情带了几分无奈,下一秒突然露出痛苦神色,一只手捂住小腹,薄唇紧抿着忍耐。
甄灵吓了一跳,急切问:“霍医生你怎么了?”
“可能食物中毒了。”霍迦林屈身弯腰,看不清脸上神色。
“很疼吗?要、要快回医院……”甄灵急的站了起来,“我会开车,不行,我没带驾照,不管了!快走!”
她急得去拉霍迦林的胳膊,他手臂结实,身形又大,甄灵一拉没拉动,再想多用力的时候,看到男人的手臂在颤抖。
不是疼痛的颤抖,是因为笑的发抖。
甄灵愣了几秒,明白了。
她脸色一绷,知道自己被耍,这回更是当面的。
再怎么样,她也是个年轻女孩儿,不可能没有脾气,立刻甩下霍迦林的胳膊,她气呼呼的坐回去,挖一勺草莓奶昔当敌人一样塞嘴里,把冰碴咬的嘎吱嘎吱响。
霍迦林瞥去一眼,女孩白皙的脸颊染上淡红,双颊鼓鼓,一动一动像只气鼓鼓的小仓鼠。
他总觉得甄灵有些地方很矛盾,她有很多面,有时候单纯,有时候勇猛,又有着现代人少有的直率。
开心的时候笑的甜,不高兴的时候明晃晃的告诉你:我不乐意了,不好哄的。
但你如果真的难受,她又是真心着急,而且不会只是原地急得哭,会理智清晰的分析并付诸行动。
但偶尔,又很呆,傻乎乎的有趣。
霍迦林转着奶昔勺子,嫌弃东西太腻,见甄灵吃的津津有味又忍不住吃了一口,继而又被甜的皱眉。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高兴了。”他淡淡道。
甄灵咬冰的动作一顿,心绪飞过,顿时明悟。
“我想起来霍医生之前说的那句话了,”甄灵转过头,按照小白花人设故意咬唇,粉嫩的唇色经过奶昔的润泽像是覆了一层水,果冻般弹软,勾得人想咬一口,“霍医生总是质疑我呢,但在我看来,我一片诚心,霍医生倒是藏着掖着,一点都不大方。”
小丫头,在玩反将他一军?
他几乎入鬓的长眉一挑,“什么意思?”
甄灵叫来服务员,直接点了一杯酒上来,言之凿凿:“霍医生,我从头到尾都没有骗过你,不信你看。”她喝了一口酒,被酒气冲的五官一缩,紧接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她的肌肤从白皙渐渐变成漂亮的粉色。
她抬起手臂,亮出证据:“看,我没骗你吧。”她说过自己不能碰酒精,一碰皮肤就变色,反观他呢,说什么一杯倒讽刺她。
她这鱼,钓的怎么就这么难呢。
脸丢了,腿伤了,酒喝了,对方就是不上钩,还要闹哪样?
霍迦林看着甄灵神气活现的眼睛,里面写满了痛斥:看看我的诚意,再看看你,是不是应该愧疚的写三千字的检讨书!
检讨书就算了,身体力行,他也可以,就怕她承受不住,会哭。
霍迦林沉默的拿过甄灵刚刚喝过的酒杯,仰头饮下,三秒后,砰地一声,一头倒在桌上。
甄灵目瞪口呆:!!!∑(Дノ)ノ
霍大神你闹哪样,别演了,我是不会再上当的!
过去五分钟,连服务员都上前关心,从始至终,霍迦林一直保持昏迷状态,用事实反驳了她的话。
他没骗她,是货真价实的“一杯倒”。
甄灵快崩溃了。
大哥,你用不用这么拼?
就这么直接倒了。
不怕她把他卖到深山老林给人生孩子吗?
甄灵决定等霍迦林醒了,必须给他上一堂安全课,但现在紧急要务是,把人弄回家。
甄灵拜托店里的服务员帮人扶到车里,坐上霍迦林车上的驾驶位时心跳惴惴。
即将启动车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根本不知道目的地。
她拍了拍昏睡中的霍迦林,“霍医生,霍医生,你家在哪?”
霍迦林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根根分明的落在眼睑上,俊美的脸上没有了平日的冷漠和戏谑,看起来有种小孩子模样的乖。
要是这人醒了的时候和睡着一样可爱就好了,但现在她需要地址啊。
甄灵无情的手拍向那张让人疯狂的俊脸,“霍医生,霍大神,霍铁鱼,你家住哪?”
在甄灵大耳刮子一样的拍打中,昏睡的人终于将严实合缝的眼眸睁开,他轻叹一声,把脸反一转,继续睡。
……
是她打的太轻吗?
于是她决定加大力度,声音响亮车内。
终于霍迦林开了尊口:“江堰市华英区……”
嗯?
霍迦林,和她在一个老家,没想到俩人竟然是老乡?
“不对,是永兴市的家。”
霍迦林又报出个地址,甄灵按了导航,开车驶向小区,最后在保安的帮助下,终于将人带进了房间。
当进到霍迦林的家里时,甄灵第一个感觉,是空旷。
房间很大,在寸土寸金的永兴市,无论是住还是租,拥有这么大的房子都是价格不菲的开销,但这么大的屋子,里面竟有一种渗人的空旷感。
她扶着昏醉的霍迦林,问:“你住那间房?”
“……西面、最里面。”
甄灵艰难的将人拖进房间放床上,好不容易歇口气,发现房间里干净的过分,床头柜上连个杯子都没有。
转头无语的看向俯趴着的霍迦林,觉得自己真是活找罪受。
她累的坐在地上靠床擦汗,边吐槽:“你真是一杯倒啊。”
这纯属她的自言自语,旁边却有人应了声:“嗯。”
甄灵:?
她慢慢回过味来,盯着半昏迷的霍迦林,发现除了他睡着的样子乖,好像喝醉的性格也好像蛮乖的,从一开始问话到现在,都没有之前的你来我往的互探虚实,老实的不得了。
像条乖乖鱼。
机会来了!
她先抛砖引玉的问出第一个问题:“霍医生,周护士是不是在追你啊。”
隔了一会儿,霍迦林闭着眼闷闷回:“嗯。”
哇哇哇,他真的乖乖回答了,甄灵激动地一握拳,心脏紧张的怦怦跳。
“那你是利用我拒绝她吗?”
他有点不耐烦,觉得吵到他睡觉,但还是回答了,语气傲慢:“我拒绝人,会拿别人当借口吗?”
这时候,骨子里的骄傲还在。
甄灵想起来,当初在医院里摔了他东西时,他不近人情的赶她走。
也是,霍迦林这么矜傲的人,怎么会利用其他人拒绝追求者呢。
回想他当时的维护,甄灵心里泛起一阵甜。
她突然有点扭捏,紧张的喉咙发干,“那你为什么拒绝她啊?”
这时,霍迦林突然睁开眼,那双犀利的眼眸此时变得水润,神情带着一股子少年的软萌,语气温柔的不可思议:“有你一个就够了。”
她的手心渐渐发汗,湿润了皮肤表面,额头上也是,脸颊耳尖都在发热,她感觉自己一张脸一定红的不成样子,心脏跳的变了频率,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慢慢站了起来。
“那你喜不喜欢我呀?”她勾出一个明媚又羞涩的笑,是少女真实的感情。
她坐到床上,对上霍迦林迷蒙的双目,“霍医生,你说呀。”
她相信,现在的他,说的都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