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说什么鬼,我听不懂。”这是谈馨的第一反应。
“还装?”
“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什么。”
唐世宇被气笑了:“sweetloveshiyu下划线wife不是你的飞鸟app直播账号?微博上的‘请叫我甜馨心心唐夫人’不是你?”
这一刻,就像有颜料盘打在谈馨脸上,以至于她的面色变幻莫测。
其实,唐世宇会对甜心馨馨印象深刻,不仅是因为她是他的死忠粉,还是因为她是一个战斗值高达好几百万的的撕逼粉。蔡俊明给他看过很多次甜心馨馨在各种网络平台上的惊人言论,他都对她叹为观止。
例如在飞鸟app上。这个直播平台上宅男特别多。有那么一群宅男只喜欢看美女主播搔首弄姿,如果有一个稍微长得帅一点的男主播出现,他们就会进去说一些很难听的话,例如:
“这个女主播是谁呀,好漂亮,多少钱一个晚上。”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英雄战死沙场无人问津,你们看在这里看明星看得自我高潮了,唉,戏子误国。”
“你们这么爱明星,怕比爱你们父母还爱吧。”
“这个叫帅?丑死了。”
上一回,飞鸟app花了重金请唐世宇做直播代言,自然大张旗鼓地在app首页上放上了他的横幅,在线人数两287万,其中就有一波是这样的宅男。唐世宇抵达直播间之前,视频里在回放他的各种MV镜头,这波宅男就开始发一些类似上述内容的弹幕了。冰火饭大部分都是被保护得比较好的软妹子,对他们说出的一些低级侮辱性言辞根本不知如何回应,只能一边发哭的表情,一边说:“真的好想骂死这些黑粉啊T_T气死了……”
看她们这么温柔,宅男们仿佛又有了怜香惜玉之情,开始发类似这样的评论:“别气别气,少关注点明星不就好了吗?不如妹子我们加微信来聊聊?我保证不骂人,只上床,哈哈哈哈。”
这时,世宇老婆甜心馨馨宛如一个女超人,横空出世,舌战群儒刷屏了——
世宇老婆甜心馨馨:“呵呵,骂我们世世?像你们这种基因辣鸡到早该从人类进化史上消失的猥琐男,想碰我们冰火饭小仙女的手都不可能,带着你的右手情人滚!”
宅男:“你们不要骂这个主播小姐姐,他是我女神!”
世宇老婆甜心馨馨:“是女的我们冰火饭就跟他搞拉拉也看不上你的劣质基因!”
宅男:“这个鸭子长得可以啊,有富婆需要吗?”
世宇老婆甜心馨馨:“起码人家有妹子愿意包养,你们这群辣鸡拿钱出来都没人愿意碰你。”
宅男:“你们给BLAST送钱,他们拿这些钱睡其他女人,看都不看你们,呵呵。”
世宇老婆甜心馨馨:“他们遇到真爱,粉丝集体祝福求狗粮,而你们这些死肥宅依然没人要。”
宅男:“哈哈,唱歌唱不下去来当主播了?”
世宇老婆甜心馨馨:“汝等猥琐男去叫飞鸟不要送钱给他不要请他代言啊!你砖搬完了吗管那么宽!”
宅男:“你们知道什么叫艹粉吗?”
世宇老婆甜心馨馨:“唐世宇现在就在我怀里抽事后烟,谢谢!”
宅男:“你们给戏子送钱,送上门给人家艹人家都不艹。”
世宇老婆甜心馨馨:“花你的钱了吗?送上你的门了吗?宁可当世宇妾都不当汝等猥琐男的妻。气不气?哈哈哈哈气死你,沙雕滚!”
宅男们被气得原地爆炸,开始还愤怒地喷唐世宇,但男人本来就没女人伶牙俐齿,这个唐世宇的老婆战斗力又实在太惊人。他们说一个字,她要回一大段,而且每一个字都咄咄逼人,专戳他们痛处,不仅打字快,还喜欢复制粘贴刷屏。宅男们被这个不知道哪里杀出来的疯丫头堵得说不出话来。
最后,他们被她骂得没了气儿,即便继续回怼也毫无威胁性。甜心馨馨发了个冷笑的表情,总结发言:“不懂尊重人,满口生殖器,还想侮辱我老公。一群辣鸡。”
刚好这个时候,唐世宇进入直播间,这个甜心馨馨又开始刷屏了,但完全变了一个画风,变得特别少女,特别乖巧可爱:
“世世世世世世世世世世世世世世世世!”
“世宇好棒,爱你,笔芯,世宇世界第一棒。”
“世世男神,想你,爱你哦……”
然后,她刷了满屏桃心,鲜花豪车跟不要钱似的哗啦啦满天飞,带着其他粉丝也跟着刷了满屏小心心。
这些事谈馨当然都记得。只有她自己明白,哪怕唐世宇看不到,她的言论也被淹没在了众多弹幕中,她心中也都是满满的爱。得不到回应也好,这样默默喜欢着就好。她一点也不想被唐世宇发现马甲后面是什么人。她只希望他每天开开心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得到最多的温暖,演绎出最棒的音乐。
两天前,唐世宇在助理的桌子上看到了一个打印出来的表格,第一份地址的街道和小区名让他愣了一下。再看看收货人姓名,是“世宇老婆甜心馨馨”。助理赶紧过来想要把表格收起,说这是以前寄给粉丝礼物的表格,现在已经过期,她忘记处理了。
平时谈馨都和其他成员一起住在宿舍里,没什么人知道她父母家的住址。柏川演唱会结束那天,唐世宇和唐妈妈送她去的就是父母家。而她父母住的小区和甜心馨馨的收货地址一样,但不确定门牌号是否一样。
当天下午,唐世宇就按粉丝礼物收货地址找到了甜心馨馨的家。开门的中年大叔有一张和谈馨极为相似的面容,他几乎没有疑惑地开口说:“叔叔您好,我是谈馨的同事,刚好路过你们家,想来看看她,请问她在家吗?”
中年大叔笑得一脸和蔼:“你不是唐世宇吗?馨馨经常提到你。不过馨馨今天不在家,她平时都在宿舍,你打她电话吧。”
得知自己的掉马过程,谈馨快被自己二到气死了。她提起一口气,拔腿就想跑。唐世宇再次堵住她的去路,还把她推到了墙壁上。她想从他胳膊下钻过去,他就往下挪动胳膊。她想从相反的方向跑掉,他就封住另一个方向。她尖叫一声:“啊!你这混蛋!!”
他不做声,只是扬起一边眉毛,静静等她解释。
谈馨深呼吸两次,试图让自己平静:“粉过你是我智商不在线的黑历史,作为赫威艺人,我竟然连公司包装水分过大的现实都没察觉到,这是我傻。现在我对你超失望所以不想跟你合作,COLD没你们红但比你们有资历,主唱唱歌实力也比你好,你不能否认吧?和他合作没毛病吧?我说完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你为什么对我失望?因为我说你和吴应好过心里会有疙瘩吗?”
她失望当然是因为这句话。但是,不管她有多么彪悍的一面,内心始终是个小姑娘,被他当面如此拆穿,觉得尴尬又难过,只会别扭地摇头:“不是。”
唐世宇无视了她的回答:“我不是对你有意见,在那种情况下开玩笑真的很别扭啊。”
臭直男,情商为负。这种单刀直入的交流方式,难怪母胎单身二十二年。她敷衍地挥挥手:“知道了知道了,误会一场嘛。你不要再拦着我,我还当你是好哥们儿。”
听到那个“好哥们儿”,唐世宇没有答话。
谈馨抬头,友好一笑:“现在可以让开了吗,我要回家了。”
她推开他,他也没再试图拦她,只是微微低下头,长长的睫毛颤了一下。
之后,他们休战并和平共处到了杨氏圣诞舞会结束后。
各路名流人士鱼贯而出,陆续离开了别墅。谈馨打着哆嗦,把雪白狐裘小披肩裹紧,踩着把双脚灌满了柠檬水般酸楚的银色高跟鞋,随着人群走出去,却在低头看鞋跟的瞬间被人拉住手腕,拽到了花园里。
“啊,泡面头你要干嘛……”她小声呼唤道。
唐世宇双手插在黑色西裤兜里,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垂着头,低声说:“我喜欢你。”
谈馨懵了,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还站在寒冬的冷空气中:“……我?”
“对。”唐世宇俨然地点头,终于抬眼看着她,眼中有掩饰不住的紧张,“当我女朋友吧。”
“你发烧了吧?”
“我没有!!”唐世宇快被气死了,再度捏住她的脸,恼火道,“我看着很像开玩笑吗?这种事你能不能认真一点?”
“你金的喜分吾?为、为蛇么吾感橘不屈来……”其实是有点欲盖弥彰的回答。如果那一天唐世宇没来当面拆穿甜心馨馨的事,她可能还会觉得他只是把她当朋友,但那天以后……
他又忍不住暴躁起来:“你要我说几次!追你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吗,非要我直接说出来,你是不是傻?”
“奉颗吾,奉颗吾……”她挣脱了他的手,皱着眉揉了揉发痛的脸颊,“你这样粗鲁是追不到女孩子的好不好,让我回家好好想想。”
谈馨以轻松的口吻结束了当晚的对话,但回去以后,她失眠到了凌晨四点。
结果是,她又一次选择逃避,缩在了龟壳中。
谈馨的堂妹正在读高二,是冰火饭兼死忠兔粉,也喜欢唐世宇。几天后,她和父母一起到谈馨父母家里吃晚饭,谈馨打开手机相册给她看最近拍的照片。反到其中一页手机截屏,上面呈现出三条微信的通知中心信息:
唐世宇:你在做什么?
唐世宇: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唐世宇:怎么找不到你人?我想你。
谈馨吓得心里抽了一下,赶紧翻到下一张照片,堂妹却伸手把照片翻回来,盯着那张图看了半天。谈馨头皮发麻地解释:“妹,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知道呀,姐,你别把我当成山顶洞人好不好啦。这种图我也有。”说完堂妹从手机里翻出一张很相似的手机截屏,不过上面的“唐世宇”换成了“龚子途”。她捧着一边脸蛋说:“微博上有很多这种各种明星的聊天记录ps截图,我一看到奶兔的立刻就存下来了。姐,你现在还粉着世宇呢。”
谈馨这才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说:“对啊对啊,死忠粉,你懂的。”
“那你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他?”见她点头,堂妹露出了羡慕的眼神,“能跟爱豆在一个公司真好呀。谢谢姐,上次你帮我跟奶兔要的签名我现在还放在……”
这时,谈馨的手机又发出了新消息提示音。堂妹和她整齐地看向手机屏幕,屏幕中央出现了一条消息:
唐世宇:你是真的不打算回我消息了?
堂妹的嘴张成了大大的“O”字型:“姐,你……你不会把世宇泡到手了吧?!”
谈馨清了清嗓子:“额,想多了,这是另外一张我存下来的图。”不管表妹露出怎样不相信的眼神,她都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是赶紧锁掉屏幕。
谁知,又出现了一条消息通知:
唐世宇:我就在你家楼下。
这一回,她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圆谎,堂妹已经飞奔到对面的书房阳台往下看。谈馨硬着头皮跟着小跑过去,俯瞰一楼大门外,一个男孩子正笔直地站在路灯下,头发没有做造型,堆成了厚而蓬松的刘海,让他看上去小了五岁。他一只手插在风衣兜里,一只手正在把玩着手机,影子被月光与路灯拉成了长条状,蔓延到了很远的黑暗之中。
虽然光线很暗,但堂妹一下就认出来了这是谁。
“额滴姐啊!”堂妹双手捂嘴,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还发出了过分夸张的叫声,“你真的在跟唐世宇谈恋爱!!”
“我没有,真没有……”
也没时间解释了,谈馨拍拍她的肩,示意让她在房间里等等,自己快速穿上外套,跑到客厅跟家里长辈打了个招呼,就换鞋飞奔出去。
听见脚步声,唐世宇抬头看向她,眉心微蹙,眼中有淡淡的不悦。她停在他面前,轻轻喘气:“你怎么来了……”
他低头看着她,眉皱得更紧了,好像有一肚子火无处发泄。不等她开口说第二句话,他单手把她抱入怀中。
谈馨惊诧地轻呼一声。
“谈馨,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好像被这个拥抱补偿了,他比刚才温柔了一些,“你知道找不到你我有多急么。”
和吴应的恋情只能算感动接受的产物,之后的不舍也是因为内心深处的不甘,有这样的心态:“吴应你小子追我,居然还比我走出来得更快?姑奶奶不服气!”从一开始到现在,她的头号男神只有唐世宇。所以,如果没有吃过和吴应恋情曝光的教训,此时此刻她会振臂欢呼的。
但现在,她面对的只有一份无法回应的感情。就连抬手回抱住他的资格都没有。想到这里,谈馨觉得眼眶湿湿的。
唐世宇低低地说:“如果想拒绝我,当面说出来,我不会死缠烂打的。”
快委屈死了。
谈馨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却努力维持声音的平稳:“对不起,世宇。我觉得我配不上你。”说完以后,她明显感受到他的身体僵了一下。
“你这是在跟我发好人卡?”
她赶紧擦掉眼泪,推开他,看着他缓缓说道:“爱豆是没资格谈恋爱的。现在我们的事业都是在上升期,实在经不起丑闻的冲击。现在兔子和少哲都单飞了,BLAST在最危机的时候,你和蕴和是杠把子,这时候谈恋爱真的不合适。而我……”她叹了一口气:“我不能再来第二次了。以前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才会做错事,现在知道了,不能再明知故犯。所以,我们继续当朋友吧。爱情不一定能走到终点,朋友一定可以的。”
“这话说出来你自己觉得有说服力吗?兄弟可以走到终点,异性朋友可能吗?我不喜欢什么红粉知己,一旦娶了老婆,别的女人都直接拉黑名单。”
谈馨微微笑了一下:“那你未来的妻子很幸运。”
看见她完全不动摇的样子,他有些绝望了:“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谈馨摇了摇头,温柔而坚定地说:“世宇,我很喜欢你,但对我来说,事业比爱情甚至婚姻家庭都重要。”
他收了手,把双手都插入风衣兜里,沉默了很久。然后,他低下头去,轻松地勾了勾嘴角,不想让她透过自己的表情看出他的情绪:“对我而言,一个男人如果保护不好自己的女人,再有雄心壮志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不赞同你,但是我尊重你的选择。”
这一天后,谈馨和唐世宇维持着过往的友谊,继续打打闹闹地相处。因为BLAST单飞的两名成员都是冰队的,公司不再让他们进行分队,所有活动都是八个人一起参加,以增强粉丝凝聚力。起初半年里,他们很艰难,因为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粉丝呼唤龚子途的名字,微博上也有频繁刷思念他的段子。但BLAST一直是一个意志力顽强的团队,他们通过不懈的努力,让粉丝重新燃烧起了八个人的团魂。
BLAST不像以前那样人气爆炸而黑粉满天飞,存在感下滑了一些却逐渐稳定,又因为拿奖无数,成为了国民肯定度最高的团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实力逐渐被肯定的缘故,唐世宇也过得越来越像个糙汉子。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路过任何一个摄像头、镜子、水面,都要对着能看到自己倒影的地方理一下发型。虽然还在健身,但一点也不注意饮食了。精瘦的身材变成了有点肿肿的肌肉款。他的脸也如谈馨预测的那样,因为胶原蛋白多、骨架小,藏不了肉,一胖了两颊的肉肉就微微往下掉,仰拍的照片毫无下颚线条存在过的痕迹。
BLAST门面的颜值一直是外界最为关心的话题。平时唐世宇长了一颗痘都能在网上盖出几千层的讨论高楼,现在有了这样重大的转变,其热议程度可想而知。
BLAST神颜一个走了,一个残了。网上出现了不知多少怀旧贴,他们过去的MV弹幕上,也不知有多少人怀念最初高挑苗条的清瘦小巴掌脸世世。然而,唐世宇非但没有被激励,还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甚至出席一些公众场合都不再化妆做头发了,整个人在抛弃偶像包袱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从唐世宇开始发福起过,一年多过去,谈馨亲眼见证了什么叫大型掉粉现场。在这期间,连杨英赫都亲自找唐世宇谈过三次,勒令他务必在两个月内瘦下来。他答应得很快,但很多个月过去了,体型和脸蛋膨胀的程度只增不减。因此,他得到的资源、周围的欢呼声、盲目的追捧也在随着体型变大而减少。
粉丝们用很长的时间来接受了一个现实:那个美少年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在这个期间,唐世宇在业务能力上有了很大的进步。脱掉华丽外衣以后,他失去了颜粉,反而更能看清自己的实力到底在什么位置,并且以此鞭策自己去做更好的音乐,演奏、演唱更好的歌曲。他为BLAST新专辑写了很多歌,被公司采用了五首。
得到这一好消息的那天下午,他踩着愉快的脚步走出了公司大门。正准备上保姆车,一个在公司门口蹲等BLAST师弟团的粉丝站出来说:“世宇哥,减减肥吧。”
唐世宇笑了:“为什么?”
“偶像不就应该是要漂亮吗?这是基本的敬业精神啊。”
“可是我不想当偶像了,我想当个优秀的歌手、音乐人。”
女孩子摇了摇头,无奈地说:“想当音乐人也得有硬实力才行,别弄得颜值下降了,音乐没做好,不上不下的就不好了……世宇哥你别觉得我过分啊,我这人就是心直口快。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唉,你以前多帅啊,我整个房间都是你的海报,为什么不愿意变回以前的样子呢?你肯定可以做到的,不要放弃。”
唐世宇还是笑着,只想无视她上车去,没想到这时候半路杀出来个脑残粉,“嗖”地一下张开双手挡在了他面前:“你这个以貌取人的脑残妹妹,说够了没有?”
看清了眼前人的脸,女孩子不可置信地说:“Alisa……我,我一直很喜欢你的,上次你们开演唱会,我是买的是A区的票,全场为你应援,你怎么可以这样……”
谈馨满脸嘲意地笑了:“哦,原来你也追星啊,你也知道爱豆被人侮辱是什么感觉吧?世宇的粉丝只会觉得他现在这样挺好。只要他开心,管他胖不胖瘦不瘦,粉丝都开心。”
“他瘦不下来人气就会大幅度下滑啊,你看看现在他的流量,能和两年前比吗?”
“你把世宇当成什么了,他会不懂这个道理吗?他不愿意瘦,要么是瘦不下来,要么是找到了比流量更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不尊重他的选择呢?”
谈馨说得振振有词,让这个本来想教育唐世宇的粉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无力反驳,最后只能恶狠狠地扔下一句:“Alisa,你以前被人黑,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对你好失望!”
而谈馨并没有受到任何打击,只是微笑着对她挥挥手,就把唐世宇塞进车里,自己也跟着上了车。她对车窗外气急败坏的黑粉做了个鬼脸,一脸鄙视状:“受不了。帅哥美女谁都喜欢,但对颜值追求到这种程度算是精神疾病了吧。泡面头,我觉得你现在很好,只是没有瘦到爱豆的标准而已,但你依然很帅啊,还是有很多女孩子愿意为你生猴子的,你不要理她……”
“那你愿意为我生猴子么。”唐世宇低沉的、大提琴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谈馨心跳漏了一拍,回过头去错愕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他也凝视着她,眼睛还是和刚出道时一样清澈、明亮:“现在跟我谈恋爱,你不会再有人气危机了,你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谈馨嘴角扬了扬,有些害羞地掩饰着耷拉下去,但最终还是扬了起来。这一次,她只觉得很放松,没有任何外界的负担,所以很快就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好。”
他也笑了,伸手握住她的手,把她小小的手紧紧捏在他大而厚实的手心中。
遗憾的是,他们俩并没有体验到热恋期的快乐。因为他们正式决定交往的第四天,唐世宇就随着BLAST去了日本拍摄新专辑的MV。拍摄结束后会有五个月的制作周期,这段时间他是完全空闲的,但他也没有回来,而是留在日本本土寻找新的创作灵感,计划两个月以后回来。
谈馨觉得很委屈。才和喜欢的男孩子在一起,就饱受牛郎织女式的折磨。好在唐世宇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陪她聊天,有时甚至会守着她,直到电话那一头传来她沉睡时均匀的呼吸声。自从他胖了以后就不太喜欢上镜了,所以她提出的视频电话要求他也都统统拒绝了。但是,他们毕竟才刚在一起,通过通话也腻歪了个够。“亲爱的”、“么么哒”、“超爱你”、“抱抱你”、“强吻你哦”这类话说了不少。
嘴炮打了不少,等唐世宇真正回国那一天,即将面对他本人的谈馨反而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他们在一起之后连拥抱都没有过呢。现在她是他女朋友了,是不是难免会有一些身体上的接触呢……
去机场接他的路上,她一直心里小鹿乱撞。
但真正见到他本人的那一刻,她震惊到心里的小鹿好像直接撞死了。
唐世宇被无数粉丝堵在接机口疯狂拍照。而他的样子又变回来了。
她以为自己产生幻觉,揉了揉眼睛,但那真的不是幻觉——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瘦瘦高高的身材,修长的手指,白皙的皮肤,饱满小巴掌脸……因为瘦下来了,眼睛也看上去大了许多。这一年多时间里,她已经快要习惯了唐世宇的新外观,现在突然帅回到以前的逆天颜值,她觉得很不习惯!!
当然,不习惯的人也不只有她,还有广大冰火饭和各路爆炸的媒体。#唐世宇真的只是胖着玩玩的#这个话题半个小时后就飘红在了微博上。
三个小时四十分钟以后,谈馨和唐世宇才成功坐上接机的车。
谈馨生无可恋地看着窗外,漠然地说:“我觉得自己被坑了。”
唐世宇挠了挠头:“这是计划之外的,我也没想到会被粉丝堵住。”
“谁跟你说粉丝堵住你的事了?我是说……”谈馨一下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早就可以瘦的是不是,故意不减肥是不是?”
“不是。”唐世宇靠在椅背上,扬起双眉,眼睛又呈现出了怡然自得的放松状,“我是故意增肥的。”
“哇塞,你好不要脸!这是诈骗行为!我要跟你分手!”她当然不是希望自己男朋友不好看,但巅峰颜值的唐世宇人气真的太可怕了。会比和吴应的绯闻更可怕的。
唐世宇转过身子,忽然收回了刚才的嬉皮笑脸:“馨馨,我跟你保证,即便我们俩的关系曝光,我也不会离开你。或许对你来说事业是最重要的,但对我而言,你比什么都重要。”
这样的甜言蜜语在电话里听到不少了,当时只觉得很甜,不像现在这样,有一种被他视线囚禁的感觉。她慌乱地把视线投到窗外:“总之,你就是要把我骗到手就对了。”
“因为曼轩姐结婚,死兔子出国发展,再也不回来了。虽然他现在混得特别好,但也永远失去了最爱的女人。这三年多他变了多少你都看到了,我觉得他内心是不快乐的。我不想变成他那样。”
她无法反驳。去美国以后,龚子途不再用拘泥于经纪公司安排的人设,也不用束缚在固定的音乐格式中。他写了三十三首独具个人风格的金曲,一日比一日耀眼,人气远胜于BLAST时期。但是,他的改变也是肉眼可见的。以前虽然公司给他安排的是冰雪贵族的形象,但他的眼中经常露出青涩而温暖的笑意;现在,虽然他在哪里都经常笑,但除了相貌迷人,气质自信,他的笑容并不能传达出任何意义。他的抒情歌曲让人心碎,哪怕是热恋中的姑娘听了都会泪流满面。
“是……兔子现在一点也不奶了。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吧。”谈馨有些丧气地垂下肩。
唐世宇笑了笑:“所以,你还要抛弃近在眼前的男朋友吗?”
“现在你颜值又回来了,如果我们的恋情曝光还是有影响,那该怎么办呢?”
唐世宇打了个响指:“我早就想好了。我不是一直在写歌么,BLAST新专辑有五首歌都是我写的。以后如果当不了偶像,我就转幕后当作曲家、音乐制作人,专门为你写歌。到时候你也差不多从冬季少女团单飞了,我们换一家低调实力派公司,或者自己成立工作室,做我们想做的音乐。”
谈馨被他的提议诱惑了。她露出了些许期待的神情:“可是,你不是很喜欢表演吗?”
“我们也可以合唱啊,你主唱,我主rap。一旦决定不当偶像,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会限制我们的。”
“可是你这么帅,不当偶像,会不会有点暴殄天物啊?”
“你总算承认我帅了啊。”唐世宇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不过我早告诉过你,我是个老古董,有了媳妇儿以后别的女人都不重要。不当偶像我很乐意,毕竟我的帅只要夫人看得到就行了。”
谈馨挠了挠头,只觉得心窝很暖。怎么会有这样的男孩子呢,又能让她心跳加速,又能让她感到满满的安全感。
唐世宇低头看着她,嘴角有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对于我说的这些解决方案,你还有什么疑问,或者有什么要补充的么,唐夫人甜心馨馨?”
听到这个微博网名,谈馨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冲到了脸上。当时追星的时候她的脸皮可以说是非常厚了,类似“唐世宇现在就在他夫人我怀里”“你说世世是你老公把我和他的孩子都吓醒了”“不能睡一次唐世宇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两样”这种不要脸的话,她说起来就跟呼吸一样简单。但是,现在只是被本人叫一下这个名字,她都觉得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她用手背贴了贴滚烫的脸颊,泪眼汪汪地说:“没有是没有,但是,我们还是……”
她的话被他无礼地打断了。
“那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不准再说话。”唐世宇霸道地把她拉入怀中,用他们的第一个吻堵住了她的嘴。
Alisa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