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谢南庭天生具有些隐秘的反叛特征,这些特征在平常的时候掩盖在他沉静的面貌之下,无人知晓。
不过很快,这特征在两人的婚礼上体现了个淋漓尽致。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一年里,最大的娱乐新闻,不过是谢南庭和宋照水的恋情公布。
临到过年最后几天,谢南庭却突然公布婚讯,表示自己完完整整地跳进了婚姻的坟墓,且心甘情愿。就这么随随便便一公布,也不管网友是何反应,也不管媒体跃跃欲试想要知晓一二的决心。
关于婚礼这件事,宋照水觉得,不过分张扬就好。她没几个朋友,亲人更不要提了。所以只要自己开心,这场婚礼怎么办都可以。谢南庭在这个时候,表示自己是个很随和的人,宋照水怎么样,他就怎么样。
大部分事情都是丁黛在操心。按照谢南庭的话,她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是对别人的婚礼,却无比的上心。这大概是她在为自己的婚礼做准备,虽然有点为时过早,不过他这个当哥哥的,可以理解妹妹恨嫁的心。
丁黛恨恨地咬牙,要不是不想看到宋照水在婚礼上哀戚地宣布“对不起,今天的婚礼没有新郎”,她一天会把谢南庭翻来覆去,再覆去翻来地杀个好几遍。
两人婚礼的当天下着小雪,雪花含蓄地往下飘,根本没有积雪。飘了几分钟,就猛然停了。好像那场短短的小雪,是大家共同的错觉。
谢南庭几次问她冷不冷。宋照水既不冷也不困,整个人十足地精神。每当她的人生遇见大事,她就是这种状态,好像几天不睡不吃,也不会困,不会饿。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婚纱领口的设计含蓄而大胆。不知是因为最近吃多了,亦或是谢南庭的功劳,她觉胸围好像也变大了。好在腰没有变粗,仍是细细一手可握。穿着这婚纱也刚好。
请来的人并不多,重点也不在这场婚礼。宋照水没有几分当新娘的羞涩,她位数不多的羞涩,尽数被谢南庭夺了去。这人此刻就站在她跟前,眼里的神情似最浓的暗夜,化不开了。他这一整天,嘴角都噙着笑,好像是天底下最好说话的人。
两人交换戒指,互相亲吻,底下的人都在鼓掌,祝福这对新人。
他们看着宋照水通红的脸颊,以为她害羞,却不知道这是即将逃婚的新娘的激动。
宋照水看着谢南庭眼里闪着光,知道他心里要恶作剧的快乐几乎快跳出来,挽着他的手臂不自觉用力,轻声道:“我怕你大哥会生气。”
谢南庭却摇摇头,道:“他脾气很好。”
换句话说,很好欺负。
宋照水便不吭声了。临到婚礼告一段落,谢南庭对众人说要陪她去换身衣服。
大家点头应允,然后这人就拉着她飞快地逃离现场,直奔二楼房间,换了一身日常的装束。柜子里面是收拾好的行李箱和手提袋。谢南庭拿了出来,两人从侧门溜了出去,打车去机场。
众人还在等新郎新娘回来敬酒,左等右等,不见人来。丁黛赶紧去二楼检查,这一看,就看见了床上放的字条:“提前度蜜月去了,辛苦大哥三妹。”
谢南庭的字迹,俊秀飘逸,最后一捺很短,仿佛昭示着主人迫不及待的心情。
“……”丁黛把字条一卷,捏在手心,对着随后而来的谢北阁道:“我要爆/炸了。”
她现在想把在她心中已经成为尸体的谢南庭扯出来,翻来覆去,再覆去翻来的鞭尸。
谢北阁抿着唇,轻轻叹了口气,想着怎么安抚三妹,怎么下去跟楼下的人解释。
北半球在下着雪,南半球却是阳光明媚。
宋照水换上了高腰牛仔短裤和简单的白T,头发炸成马尾,捧着一个冰激凌,边走边笑眯眯地看着旁边经过的金毛白肤小正太。
绿绿的眼珠子外面拥簇着一圈长长的黑睫毛,忽闪忽闪,让她的心融地比冰激凌还要快。
谢南庭低头咬了一口她的冰激凌,嫌弃道:“太甜了。”
“那你还咬这么大一口。”宋照水很无语。
买冰激凌的时候问他要不要,他摇头。买了一个,他就过来吃他的。
买薯条的时候问他要不要,也摇头。只买了一份,就见他频频伸手过来拿。
这口是心非的劲儿,让她自愧是个女人。
谢南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得灿烂,朝她晃着手里的车钥匙,催促她:“走啊走啊。”
租来的红色越野车,颜色极为靓丽,不符合谢南庭低调的性格。宋照水问他为什么,谢南庭的回答差点让她一口水喷出来:“大红色,喜庆。”
这片金色的沙滩上有很多穿着泳衣的年轻男女,有的情侣会当众拥在一起。
热烈的阳光下面,感情似乎也灼热起来。大家肆无忌惮地表达爱意,无所谓旁人的眼光。
宋照水穿着夹趾凉鞋,鞋子里面进了沙,走到路边时才觉得磨得脚痛。谢南庭很快就注意到了,蹲下/身帮她把鞋脱了,倒出沙子,再帮她穿上。
在这个过程中,宋照水一手拿着冰激凌,一手扶着他的肩膀。冰激凌要化了,她就感觉咬了一口。
她又看了一眼那边的沙滩。沙滩上站着一群拥吻的男男女女。
在外人面前,谢南庭总是很庄重,从不对她做出任何轻佻的动作。
他知道她无法接受,便总是顺着她,以至于宋照水觉得自己这一年多来的脾气,都变得骄纵了不少。恃宠而骄,她居然也有这一天。
“走吧。”她动了动脚踝,让鞋子更贴合,然后等谢南庭直起身,她踮起脚尖亲了亲谢南庭的嘴角。她嘴角沾了白白的奶油,冰凉凉的,顺势全抹在谢南庭的唇边,成了他的白胡子。
谢南庭笑了笑,打开车门,夸张地做了一个请她上车的动作。
红色的越野车,一下蹿了出去,驶离这片金色的沙滩,朝着更加野性的地方开去。两人的后座,放着一个属于新娘的橘子花花环,白色的细小花朵乖乖巧巧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
未完成的婚礼,在一处山崖前完成。
往下看,是蓝白色的海水,一下一下拍打着岩石。这里的高度晃得人头晕,宋照水往下看的时候,谢南庭就紧张地拉住她:“小心点,别太靠近。”
宋照水站在越野车前,手里拿着花环,从里面摘出了小小几朵,要往谢南庭头上戴。
谢南庭也不反抗,乖乖地戴上了。
然后她笑着说:“啊,我没有扔过捧花,好遗憾呐。”
谢南庭便哄她:“你扔这个,我接着,一样的。”
宋照水就背过身去,把手里的花环往后一抛。谢南庭手长,一下子便接住了。
接住了还不行,宋照水要非要他戴上。
男人戴花,多新鲜呐。
戴就戴吧,还要拍照。其实谢南庭戴上那个花环并不怪异,橘子花小,花环很秀气。他长了极为精致的五官,与花环居然相得益彰,而照片的背景如此广阔,竟让这张照片有了几分杂志封面的感觉。
宋照水把这张照片发了微博,笑弯了腰。她爬到车顶坐下,从这里往下看大海。这边很安静。
安静的意思是,除了海浪声,便几乎什么也听不见了。
往远处一看,海水渐渐成了一条直线,与天际连在一起,难分难舍。
海风吹得她头发飞舞,她双腿垂下来,细白的腿又长又直,与红色越野车简直是绝配。她穿婚纱的样子很美,谢南庭心想,那个样子,他能记一辈子。
但是她坐在车顶的样子也很美,他有些分不清哪一幕更美,更让他惊心动魄。
有人说,女人婚礼是她一生中最美的时刻。
谢南庭既相信,又不愿相信。
相信的理由是,宋照水那天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确实挪不开眼,恨不得一秒钟是平时的一小时。
不愿相信的理由是,最美的时刻,仿佛是在说以后都没有这么美了,这便是巅峰,从此以后边都是下滑路。他不愿相信,所以才有了这样一个公路婚礼。
公路绵延无尽头。
只要他愿意,他的照水每天都处在最美的时刻。
谢南庭看了她一会儿,走过来捏捏她的小腿,喊她下来:“我们去下一站吧。”
宋照水做了个大胆的动作,她张开双臂,让谢南庭把她从车顶抱下来,然后她把自己的嘴唇送到他的嘴边,在这海天之边,留下了他们的一个吻。
车里还有橘子花的味道,谢南庭发动了车子,前往他们旅途的下一站。
宋照水抿唇无声地笑,抬眼看着前方。
他们也要去人生的下一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