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若菲站在季氏的门前,这个公司以前很熟悉,如今三年没有踏入这里,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她把他的钱包放在了前台,正想离开时候,季恩佑风风火火地出现了。
“你的钱包我已经放在前台了,我该走了!”蓝若菲冷冷地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她也不会放任他纠缠的。
季恩佑拦住了她的去路,他说:“你到哪里去?不许走!”
蓝若菲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她要走她的路,关他什么事。“你让开,我要回去找我老公了,不然他会不开心的!”
季恩佑偏偏不愿意了,把她五花大绑抬到了他的肩膀上,恶狠狠地说:“蓝若菲,你敢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蓝若菲自动闭嘴了,等会儿她肯定会变成肉泥了。到了总裁室之后,他就迫不及待地踢开了门,把她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说:“蓝若菲,我警告过你,不要挑战我,我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你要干什么?”她惊恐地缩在角落里,不敢直视他火辣辣的目光。
“还问我要干什么?那天晚上没做完的事情趁着现在做完!”说着,大手一挥,把她身上的衣服扯得七零八落,豪气地扔在了地上,不顾她的哀求,直接用力压在她的身上。
“我劝你不要挣扎,我喜欢征服女人,无论如何,今天你都逃不了了!”
“放过我好不好?我已经……”
“你想说你有老公了是不是?他会介意是不是?”季恩佑硬生生地打断了她的话,他连她的台词都想好了,就看看她要怎么辩解了,是不是过阵子,她还要找个假老公呢?
其实听到她说老公的事情的时候,他很嫉妒,虽然他明明知道她不会有那个莫须有的老公,可是他还是吃醋了,那个称呼是属于他的,不能被另外一个男人占有!
“你放开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季恩佑的眼神充满了欲火,直觉告诉她,这次她绝对逃不掉了。
他的吻落在了她干涩的嘴唇上,咬着她的敏感点,一步步在她的身上探索,很满意她情不自禁地回应。
很快,她的身上就染上了一阵粉红,她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她竟然回应着他,还羞人地缠着他,不让他离开,是三年来太寂寞的缘故吗?
“承认吧,其实你也是需要我的!”季恩佑用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吹着热风,他的浑身散发着霸道的味道。
“你……”蓝若菲羞红了脸,本来男欢女爱就很正常,尤其这个男人还是她此生的最爱,她肯定受不了他三下两下的撩拨,成功地沦陷了。
正当他想要侵入她的最柔软的地方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还伴随着一阵甜甜的声音:“总裁,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做好准备!”
“***!”季恩佑不悦地皱着眉头,赶紧下令:“帮我取消,择日再开!”
“可是总裁,股东们都已经来了,取消了不好吧?”丹妮继续不遗余力地说,这两天的总裁太奇怪了,居然想取消今天的股东大会,那就更奇怪了,谁都知道总裁一工作起来就跟一个拼命三郎差不多。
季恩佑站了起来,仍旧留恋不舍地看着蓝若菲的娇躯,三年了,午夜梦回她的身影,差一点就能品尝到她的滋味了,该死的会议!
他又忍不住骂了几句,一边穿衣服一边警告蓝若菲:“你别走,不然你知道后果的,等会儿会议结束的时候我希望看到你在这里!”
说完,就出去开会了。
呸!蓝若菲骂了一句,她才不会傻乎乎地等着他回来呢,简直就是找死,可惜现在衣服已经稀巴烂了,想穿也不能了,他真的是一头野兽,欺负她不说,还要把她的衣服弄破,现在她想走都走不了了。
暂时是走不了了,只能等着他下班,无奈之下只好穿上了他放在休息室里的衬衫,还不赖。
肚子饿得咕咕叫,蓝若菲看了看时间,都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
走出来企图在他的办公桌上找点什么吃的时候,方瑜推门进来了,她显然吃了一惊,没想到蓝若菲会出现在这里,还穿着季恩佑的衬衫,而且脖子上还有暧昧的痕迹,肯定是他们刚才干了什么暧昧的事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方瑜来者不善地问。
“好像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吧,你去问季恩佑吧,我也好奇他什么时候会议结束,好让我走!”蓝若菲装作一脸无奈的样子,她就是喜欢看着方瑜吃瘪的样子。
“我不管,我现在是恩佑的未婚妻,我不希望看到你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
“拜托,我说过多少遍了,不是我应邀留在这里,而是季恩佑愣是让我出不去,你总不能让我穿着他的衬衫堂而皇之地走出季氏吧?”真是一个蠢女人,难怪会让季恩佑捉Jian在床。
穿好了衣服,方瑜给她买的衣服还不错,蓝若菲俏皮地说了一句:“谢谢你了,以后管好你的未婚夫,不要让他去打扰我的生活了!”她跟季恩佑在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
走出了季氏,也许以后她都不会再踏进这家公司了,在这里有过欢笑,有过泪水,她决定要走了。
“你真的要带心心走吗?”蓝若雨很伤心地说,只要一想到未来的生活没有心心的陪伴,她就觉得特别难受,心心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她很庆幸她在第一时间抱着那个可爱的小女孩。
蓝若菲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我也没有办法,季恩佑很快就会知道心心的下落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只怕以后我们想看都成了困难了。”
“我们不是在这里好好地生活了三年吗?他应该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那天他就已经来过了,难道你忘了吗?”蓝若菲一边收拾,一边解释,时间已经不多了,她不希望自己再陷入各种各样的漩涡之中。
跟季宇平见面不是她乐意的,毕竟该断的都断了,她也不想再做过多的纠缠,她说:“宇平哥,找我有什么事?”
“不赶时间的话就陪我好好吃一顿饭,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一顿好饭了!”
“你现在不是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了?应该有专门的人替你管理你日常的饮食的。”蓝若菲虽然很心疼他,但是也不想再过多地关心他。
季宇平说:“我以前不知道当企业家那么困难,现在我是体会到了,任何人到了这个位置上都会萌生退下来的冲动。”
“好好干吧,这是你选择的路!”蓝若菲现在越来越淡定了。
回到家里之后,张韵对蓝若菲说:“你也应该好好找个男人了,毕竟心心也不能一直跟着你过下去。”
“妈,我想自己一个人养大心心,不想让另外一个男人插足我的生活!”别的男人,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习惯吧,毕竟心中只有一个男人,哪有有位置容得下别的男人呢?而且她已经跟心心过了三年,感觉也还可以。
“说是这么说,我们蓝家早就没落了,不然也不会这样,以前的蓝家业可以随便养几个孩子的!”张韵越是过着这种有一天没一天的工作,越是想回到从前在蓝家的时间,体验到生活的艰辛才更加思念吧!
蓝若菲说:“没事,妈,我不会让你跟着我吃苦了,过阵子我可以再找一份工作,这样家里也会好过点了!”
摸着睡着的心心,她就像是一个小天使一样,那一天,会想到那种场景,她就觉得可怕,她被几个小混混围追堵截,狠狠地打着她,她其实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了孩子了,但是本能地护住肚子,或许这就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吧。
心心翻了一个身,蓝若菲拍着她的后背,小天使现在越来越可爱了,而且身上某些地方也越来越像那个男人了。
心心的降生,让她对生活重新燃起了激Qing,从来不知道自己也能做好一个母亲,以前也有过愿望想做好一个母亲,可是真正有机会的时候,却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母亲,是个伟大的职业,她虽然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感觉给心心的还不够,她以后还要更加努力才行。
准备眯着眼睛睡着的时候,她接到了刘***电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她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她现在很矛盾,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里,任何有关他的信息,总是让她心里一个位置隐隐地疼了起来,直到疼痛蔓延全身。
蓝若菲轻轻地吻了吻女儿的头,还是拿起衣服穿了起来,无论如何,她都放不下那个男人。
几乎是用跑的方式跑上了楼,还好不是在别墅,不然碰到以前的人,她肯定会很尴尬,不过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是她自己难以释怀而已。
这里她曾经来过,站在门口,不晓得要不要敲门,他现在应该很不好受吧,胃痛肯定是因为她昨晚给他放了那么多辣椒,像他这样经常废寝忘食的人,胃肯定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