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突然想着,这会儿正好是美国时间中午吧,恩,爹地和妈咪一定在吃大餐,如果不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们一下,他们真的只顾着玩,忘了还有个苦哈哈的儿子替他们在国内值班了。
索性,顾奈翻了个身,就打开了银色的AppleMacBookPro,动作相当娴熟的点开了视频通话。
此时此刻的庄园里,只有几个房间里的灯盏,还有院落里的重要位置的灯盏亮着,一切都像是进入了梦乡,沉静而又幽深。
......
叶凉醒来的时候,疲惫的双眼,挣扎了许久,才缓慢的眨动睫毛,看了看四周。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褥,白色的床单,恐怕除了她身上的条纹病号服,还有连接她和那些药水的管子有些色彩,一片的白色,有些晃眼。
叶凉试图动一下,却不想,后脑勺一阵痛感,瞬间袭遍全身。
是啊,她滑倒摔进了浴缸里,然后她——
叶凉不敢再接着想,她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她那会儿全身上下,似乎就只带着史于丞曾经送的那个坠子!
这画面,有点——
叶凉虽说是外科医生,见过或黑的白的,大的小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各式各样的身体,但是那仅仅是她作为医生,而现在,作为一名患者的她,因为自己这幅模样出现在外科医生面前,彻底的尴尬了。
一种刺激神经的直觉,刹那间刺到叶凉的大脑,她急忙看了自己病号服上的标识,哎呀我去,华西医院!
这就蜜汁尴尬了!
她这样光溜溜的被什么人送到华西医院的?又是哪位同事接诊的?难不成还有首诊大夫看过,再有主治大夫——
哎呀我去,这次真是丢人丢大了!
不过,到底是谁送她来的?恐怕知道她住在那家酒店的人——
脑海中再次的冒出一副惊恐的情景:碰巧路过的服务生,听到了她倒下去的声音,急忙打开房门,然后打120?
服务生是男的女的?
情景二:难道是她澡盆里放水过多,水漫房间,被人发现——不对,那样的话,她的血早就流干了。
就在叶凉内心挣扎,试图依靠逻辑思维能力,判断到底当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到底又是谁送她来医院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护士推开了。
“叶医生,您好些了么?”
进来的人是华西医院的护士长唐诗诗,二十九岁,已婚育有一子。
“额,咳咳,唐护士长,您——您怎么还亲自过来了,我这——”叶凉脸色瞬间绯红,尴尬到了极点,目光躲闪,根本就不敢去和唐诗诗对视。
“当然了,家属极力要求,我可不敢不来。”唐诗诗略带开玩笑的语气,一边说话,一边检查了叶凉的各项指标,然后站在叶凉的床边,贼兮兮的笑着,低声问道,“叶医生,男朋友很帅很man啊。”
叶凉顿时一怔,有点懵圈,男朋友?
“怎么,装傻不想说实话?你男朋友什么都交代了。”唐诗诗坏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