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哭好了,继续
整个包扎的过程,两人未说一句话,明明只是一步之遥,却怎么也越不过。
深夜,叶北城已经入睡,他均匀的呼吸声响在她的耳畔,可是静雅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装满了沉重的心事,她辗转反侧,尽管那个人就睡在她的身旁,可是她却连看他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翻了个身,她在黑暗中摸索到他那只受伤的手,很轻很柔的动作,生怕惊醒了他。
虽然她已经很小心,可是叶北城还是敏感的醒了,只是他没有吭声,由着她把他的手握在胸前。
他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是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心跳很快,她小心翼翼的用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像是在呵护一件很宝贵的珍品,柔软的手指轻轻抚摸,一滴温热的东西掉下来,他愣了几秒,才恍然觉察出,那是她的眼泪。
叶北城的心一瞬间被揪住了,僵硬的部分也开始慢慢溶化,静雅会在这深夜握着他的手偷偷的哭?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没办法不感动,她的眼泪说明,他在她心里并不是无足轻重。
静雅沉浸在难过中无法自拨,她想着如果有一天,叶北城知道自己的母亲并不是窦华月,他该伤心成什么样?他今晚所有的失望与痛苦她都看的清清楚楚,她不会比他好过多少,可是他,应该是不会懂的……
温热的唇移向他的手心,她越吻越伤心,眼泪一颗又一颗的掉在他的手心里,叶北城的手指动了动,她没有发现,继续小声抽泣,他实在忍不下去了,一个翻身压在她身上,借着月光凝视着她满是泪痕的脸,问:“为什么要哭?”
静雅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竟然已经醒了,“你……你……”她慌乱的有些无措。
“担心我是吗?”他继续问。
她咬紧下唇,把头扭到左侧,哽咽着提醒:“注意自己的手。”
叶北城面对着身下为他难过的女人,再也控制不住那颗爱她的心,他卸下了所有的心防,俯身吻住她的唇,一边吻一边呓语:“静雅,我真的快被你折磨疯了……”
她有一瞬间的呆愣,下一秒伸出双手勾住叶北城的脖子,一边回应他的吻,一边哭出了压抑的心痛。
这些天,两人明明睡一张床,可是心与心却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她渴望他的拥抱,渴望他的亲吻,渴望她和他重新回到,杨芊雪回来前的日子里。
叶北城积压已久的欲望被静雅的眼泪全部唤醒,所有的热情也在同一瞬间爆发,他疯狂的吻着她,恨不得把她吸进肚子里。
“静雅,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多心痛……”
“你已经不是以前可有可无的你,你的一言一语都让我寝食难安,我真的感觉自己快疯了!”
“给我记住了,我爱你,今晚只说一次,以后再也不说了……”
叶北城一句又一句悠悠的话传入静雅耳中,她热泪盈眶的点头:“恩,我听清楚了,我都清楚了。”
“静雅,我们再也不要吵架了好吗?你不理我,比你用刀捅我还要让我痛苦不堪!”
“好,北城你也记住,任何时候只要你痛苦,我都不会是那个快乐的人。”
静雅双手搂着他结实的肩膀,眼泪一刻没有停止过,她想,她是真的离不开叶北城的,她这辈子也做不到尹沫对感情的洒脱,她的人生不能将就,她人生中的男人更不能将就……
静雅明明身体已经滚烫,嘴里发出来的却还是抽泣声,他停止动作,抬起头说:“你别哭了行吗?我都快要憋死了,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忍心下得了手。”
“没关系,我哭一会就好了,你继续……”
叶北城一副败给她的表情:“你现在这样就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占有你的时候,我还怎么继续?”
“原来你也忘不了啊。”静雅用手抹了把眼泪。
“……”叶北城挫败的倒在她身上,无语了。
“你哭吧,等你哭好了,我们再继续。”
如果说一开始静雅哭是真的因为难过,可现在她哭完全是因为高兴了,因为她和叶北城之间的冷战终于结束,叶北城没有母亲的疼爱,那么以后就让她用她的爱来温暖他,可以替公公守着那个秘密,但是她更重要的是要守住秘密里的人。
叶北城躺到一边,等着静雅宣泄完心中的情绪,他都等的快要睡着了,耳边还是可以依稀听到她的抽泣声,于是他想,忍忍吧,再怎么难受,这个时候也不是时候……
静雅终于哭够了,她起身去浴室洗了把脸,重新躺回床上,推了推身边的男人,轻声说:“北城,你睡了吗?”
他立马惊醒,刚准备翻身扑向她,却被静雅抢先一步,扑在了他身上。
“你不要动,你的手有伤,让我来。”
她的大胆和热情让叶北城瞬间沸腾,他激动的用一只手圈住坐在她身上的腰,兴奋的说:“你可以吗?”
“应该……可以,我试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指导我……”
……
静雅躺在叶北城的怀里,感受他的心跳,内心和身体从未有过的满足。
“我们好长时间没有亲热了,这种感觉真好。”
他温润的抚摸着怀里的女人,语气极尽宠溺。
“恩……”静雅娇羞的点头。
“你以后和那个姓翟的别来往了好吗?我实在不能忍受你和他走近。”
“那你和芊雪走近我就能忍受吗?”
他愣了愣:“我现在已经和她保持距离了,那天晚上的事我不是没跟你解释,我是真的醉得不醒人事,否则决不会留在她家过夜。”
“那之前呢?在船上你抱了她一夜,又怎么解释呢?你不要跟我说什么她怕黑,她有夜盲症,她怕打雷下雨,她可怜无助,船上又不是没人了,就算你重情重义,你好歹也要顾虑一下我的感受,你跳下海救人没有错,但你把她抱上来的时候,为什么只顾着关心她的安危,都看不到在一旁快要伤心死了的我?这种种迹象让我不得不胡思乱想,我再次申明,我只是一个女人,没有超乎寻常的宽容心,所以请你顾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叶默和抱紧她,说:“好,我以后和她保持距离,不管她遇到什么情况,先顾虑到你的感受,那你也答应我,别再和翟腾宇暧昧不清了好吗?尤其是昨晚那样,我真的有杀人的冲动。”
“知道啦,真是没见过你这么会吃醋的男人!”
两人幸福抱在一起,这一晚两个原本渐行渐远的爱人终于冰释前嫌,星星笑了,月亮也笑了。
不再和过去的人纠缠不清,这个协议既已达成,静雅就有了一个伟大的计划横空出世,那就是,替翟腾宇找个女人,让他彻底对她死心。
她认识的女人寥寥无几,所以除了尹沫,她不知道还有谁能担此大任,其实就算有其它人,静雅也不觉得比尹沫更合适。
首先尹沫的性格和腾宇的性格很相似,其次尹沫长的也漂亮,配腾宇的话也不吃亏,最重要的一点,尹沫他老爸是公安局长,腾宇是黑社会的头头,如果促成了这段姻缘,那么腾宇以后犯了事也有人罩着,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尹沫都是最适合腾宇的那个人!
主意一打定,她立马开始付诸于行动,当然鉴于和叶北城之间的协议,为免他误会私会青梅竹马,所以约腾宇见面的之前,她先跟叶北城打了招呼。
“北城,周末我要去办一件事,你不会生气吧?”
“哦?什么事?”叶北城把视线从手里的文件移向她,一脸狐疑。
“我要去见翟腾宇……”在他还没有质问之前,她马上解释:“是去帮他介绍女朋友,尹沫,我闺蜜,你知道的。”
叶北城放下手里的文件,意味深长的凝视着她,半天才说:“你准备把尹沫介绍给翟腾宇?”
“对啊,你觉得怎么样?我觉得很好啊,这样你以后也不用担心腾宇对我不死心,然后我闺蜜也有了好归宿,一举两得嘛!”
“切。”叶北城没好气的哼一声:“你信不信,这事不可能。”
“为什么呀?你干嘛这么笃定不可能啊,是你了解他们还是我了解啊!”
静雅对他笃定的态度十分不满,叶北城头一仰:“你不信就去试试,凭我的感觉就是不可能。”
“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你的感觉是错的……”她近距离睨向他,挑衅一样的目光。
当天晚上,静雅便约了尹沫出来见面。
两人坐在咖啡厅里,面对她一脸诡异的笑容,尹沫紧张的问:“喂,俞静雅,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沐沐,我想给你介绍个男朋友。”静雅开门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