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沐羽眉头微蹙,此时已然明白钟鸿并非是找自己来兴师问罪的。乐文小说
他确实是疑惑,但也仅止于疑惑。钟鸿发现了这个苗头,却不去宣扬,反而偷偷的跑来给自己提了个醒。顺便明里暗里都满满的一股“你随便找个理由敷衍一下就行看我是不是特别善解人意快夸奖我”的味道。
这不由让他有点哭笑不得,并觉得此人果然在关键时刻,还是很君子之风的。
他便借坡下驴道:“想必是他在突破时另有所悟吧。”
听他如此回话,钟鸿果然道:“原来如此,我还当你准备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他了呢。既然如此,我也不便继续打搅,不如告辞?”
说完,他便挥手离去。
钟鸿这次的干净利落倒是让沐羽很是惊异,他送别了对方,随即被钟鸿方才的那句话给提醒了。
衣钵……衣钵……
他在沈霜经脉里发现的那股异常,可不就像极了当初“沐羽”走火入魔时的那股感觉!
这一发现令他不由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沐羽顾不得其它,当即又再度回到了沈霜暂宿的小屋,去询问他方才比赛时的详情。
回去时,沈霜果然还醒着。见到沐羽回来,他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忍不住问道:“师叔,你怎么又回来了?”
“方才瑾阳君提醒了我一件事,我便过来看看你。”沐羽道。他打量了一番沈霜的脸色,发现除了略失血色外,并未有多大的异样,不免有些奇怪。便又问:“你与钟鸣比赛时,可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之处?”
沈霜闻言,浑身一震,悄悄地捏紧了拳头。
刚刚钟鸿发话支开他时,他便已经察觉了对方不经意间投来的冷漠的视线,知道他定不会向师叔说些什么好话。万万令他没想到的却是,这人竟然挑了他最害怕的事情,告诉了沐羽!
这让沈霜一瞬间不由得既是恼怒,又是惊惧。
他实在是害怕,若是他偷偷修习从那山洞中得来的秘卷一事被沐羽发现,对方该会如何的生气!
毕竟那秘卷实在来的蹊跷无比,又是被那等诡秘浊气给牵引而去的。万一要是邪门功法……
沈霜不由打了个冷颤。
他只得装疯买傻道:“师叔是指?”
“经脉逆行,灵力暴走错乱。”沐羽说,“又或者如你之前那样,魔气肆虐,灵力无法正常运转。”
沈霜摇摇头:“未曾。”
沐羽皱眉。
他觉得沈霜肯定和自己未说实话。却又不知如何才能让沈霜吐露事情,只得又问:“你方才的内息却并非如此。钟鸣身上剑伤亦是。”这次却是直接把钟鸿所言给搬出来了。
毕竟对方实在没有必要在这点小事上骗他。
沈霜一愣,心中想:他果真还是问自己了。
这件事,怕是瞒不住了。
他便只能老老实实地将在山洞中寻到那秘卷的事情给一五一十的说了,却悄悄地隐去了是那团黑气带他去寻那秘卷的经历。并对沐羽道:“这秘卷记载了一种奇特的呼吸吐纳的功法,竟能让我自如地操纵体内灵气,不受魔气肆虐的干扰。师叔说的,想必是这个吧。”
沈霜一面说,一面观察着沐羽的表情。如今初尝修为精进的甜头,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回到当初那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了。虽然沐羽若是要开口废他修为,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他却打定主意觉得他这个嘴硬心软的师叔,听到这番说辞之后便不会再说些什么。
果不其然,沐羽不疑有他:“你偷偷修习的心法,便是这个?”
“是。”沈霜咬牙道,抿着唇,倔强的看向沐羽,“若师叔觉得不好,我……便废去我这一身修为吧。”
沐羽无言以对,内心抓狂:怎么可能废啊!!我充其量只是个炮灰!!哪敢废主角的武功啊!!
而后又想:原来系统说的机缘,居然是这个秘卷。
想到这里,沐羽不由得对那个嘴里没有半分真话的系统恨得牙痒痒。
他十分有骨气的选择了继续怂着,不和沈霜刚正面,顺便刷刷好感度。便长叹了一口气,别过身去,道:“接下来比赛凶险,我恨不得你能多涨几分修为才好,怎会又主动出手,废你修为?况且,你又未曾作恶。”
沈霜闻言,登时感动的热泪盈眶,十分深情地喊了一声“师叔”。
并在心中想,他果然赌对了。
沐羽被他这句深情款款的“师叔”给吓得浑身一颤,思虑再三,觉得这里不是久待之地,不如提前滚蛋,赶紧回他的禁地去,再顺手把沈霜捎回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霜之前隐瞒了他的缘故,他现在看着沈霜,总觉得倒真是不虚系统留下的“冷漠心机”这四个字的评语,与之前天真无邪的小天使做派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心里有点冷。
想必沈霜也是知道自己定然不会下手废他修行,才会说出此言吧。
沐羽小师叔心中忧郁无比。
但忧郁归忧郁,该说的话他还是得说完了。
此次论道会举办之初,吸取往届论道会场地被大肆破坏的教训,却云真人在最初便提出了个奇思妙想:将最后筛选出来的几组参赛者放在寒月宗的试炼幻境之中,届时比赛的众人将直接在幻境之中比试,以抢夺目标物品为胜。胜者则直接进入下一幻境,与其他组中的参赛者进行比试,直到产生最后的胜者。一来免除了最后几场比赛因大都修为高深,破坏力太大的困扰,二来在这试炼幻境之中,也能更好地观看比赛,花样也更多些。
这想法被提出来以后,便得到了沐羽的大力支持。但如今落到了自己头上,对手又是那个天门道长的弟子,不免令沐羽产生了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挫败感。
毕竟这幻境之中,变数颇多。届时万一出了什么篓子,悔之晚矣。
况且沈霜这货!!他是走后门进来的啊!!!沐羽悲痛的想。这句话的意思当然就是说,沈霜这家伙,并没有像别的寒月宗弟子那样早就已经提前得知了考卷的答案,而是他根本从来就没见过什么考卷和答案!!
如今也只能提前给他开开小灶,讲一讲这试炼幻境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免得到时候沈霜进去手忙脚乱,还被人坑。
*
休养生息之日很快过去。
多亏了却云真人的奇思妙想,在最后的几场比赛改变了赛制,沈霜这等伤势才能挤出时间来调养,总不至于拖个伤痕累累的半残之躯滚去比赛。奈何几日终究太短,几乎沐羽这边还没反应过来,沈霜就又得去比赛了。
好在他身为炼药长老,手中灵丹妙药不少。
事到如今,他也没空顾念这个那个了,一股脑把“沐羽”所有存货全部翻了出来,一边默念天国的小师叔莫要为此生气,一边找了个储物的八卦袋把这些玩意儿统统丢了进去,塞给了沈霜。
没错,他就是如此直白不做作的钻比赛漏洞。
毕竟规则写的是,拿下目标物品的人为胜者,而不是修为高深的人才是胜者。大家能杀到这一关卡,论修为其实都是不相上下的,接下来比的便是经验、道具还有法宝了。
他没啥能耐给沈霜搞一个天下无敌的法宝,但至少这些灵丹妙药还是不成问题的。只要还有命在,给他把药吞了,就绝对死不了。
于是沈霜就这么拎着……不,带着一大堆灵丹妙药,浑身飘着幸福的小花钻进了试炼幻境。
沐羽也喜滋滋地滚去了观赛台。
大概看不下去沐羽这幅你好我就好大家便都好的作态,系统蹦出来给他泼冷水:“天真!你以为有了你那些药,沈霜就不会遭罪了吗!”
沐羽十分警惕:“说吧,你又想作什么妖?”
“和我无关,抗议找作者。”系统冷酷地说,“放心吧,这试炼幻境有沈霜第一个劫,你就算给他备的再周全,他该倒霉,还是要倒霉。”
沐羽:“……”
这系统,好想砍了它。
为什么总是在这种时候进行这种无意义的剧透!!
他悲愤的望向了试炼幻境的入口,却一眼瞧见了沈霜的对手邬恭。
而在邬恭身边的,则正是曾经令“沐羽”唾弃不已的——
天门道长。
沈霜浑身一颤,脚步停下,却迟迟不肯回头面对沐羽。
他倔强地挺直了腰背,却消沉地低着头,看着像个亟需安慰的孩子。
沐羽看着,蓦地心有点软。他心知这种事除了本人,谁也无法真正安抚到被猝然揭开伤疤的内心,便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若是觉得痛苦,大可哭出来。我不觉得此事丢人。”
他走到沈霜面前,竟然骤然在他眼角瞧到了一丝晶莹的东西,不由有些微微诧异。沈霜看他表情,便知方才流泪定是被他给看见了,当即狼狈地低下头,却仍旧执拗道:“我不是想哭。”
“我懂。”沐羽说。
“我只是……觉得有点愤怒而已。”沈霜道,“他们懂什么!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他们只是随便道听途说了一个故事,就随便将其安在死者身上以此取乐!!!”
他冲沐羽怒吼道,吼到最后有些精疲力尽地闭上了眼,道歉道:“师叔,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有点……”
“我知道。”沐羽直直的看着他,毫不避视道。
他确有理由说出这句话,毕竟“沐羽”亦是幼时丧亲的人,他接收了对方全部的记忆感情,俨然已经成为了对方。于此事上颇为感同身受。他虽然清楚伤疤只能让时间淡去,但如今境况显然由不得让沈霜慢慢独自舔伤口:“你若为此不满忿恨,与其在此处怒吼发泄,倒不如早日与我一起查清幕后真相。可还记得来时你与掌门师兄应诺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