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的从屋子外头的狼群里头捡回命来,连青山和翠儿两个还没歇缓过一口气来呢,就又遇到了难题……屋里头的这头带崽子的母狼,自己是要杀了好?还是帮它生了崽子好?
杀了?这毕竟是头带崽子的兽类,而且从进了连家院子到现在,这狼虽然对连青山戒备的很,却并不曾伤人。
帮它?这毕竟是野兽,还是要生崽子的野兽,要是这么贸贸然的走过去,万一被咬上一口,岂不是自己找罪受?
两人正犹豫着,却见那黑色母狼的状态很不对,它低低的呜咽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头流露哀求的神色,只见它猛的喘了几口气,便重重的摔在了翠儿家中厅的角落里。
这是怎么了?翠儿和连青山两个惊讶的看着那母狼,赫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母狼竟是流了一地的血,鲜红的血从它的身体里缓缓的向外流着,脖子上、身上、腿上……鲜血流的是那么急那么多,竟是将自家的地面都染成红色。
“它似乎是活不了了。”望着那哀求的看着自己的黑狼,翠儿竟有一种被一个母亲看着的错觉,它目光中的请求和绝望都是那么明显。
看着那渐渐暗淡的眸光,翠儿竟是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两步,“你是想让我帮你生下孩子么?”翠儿喃喃问道,本没有想过那母狼会有所反应,却见它竟是点了点头。
“你……能听懂我说话?”翠儿看那母狼点头神色莫名起来,这母狼如此通人性,要是这么死了,真的可惜了,何况它还有孩子在肚子里头……翠儿的心蓦地软了一下,“我要是帮你生下孩子,你不能伤我。”
那黑狼又点了点头,只是这次点头点的更慢更轻了。而它的眼神也开始涣散了。
“青山,我要帮它接生。”翠儿微微抿起了嘴,下了很大的决心对着连青山说道。
“好。”连青山看了看瘫在地上的母狼,又看了看翠儿。点头应了,走到了翠儿跟前,准备翠儿帮这母狼接生的时候,自己就在旁边制住这母狼,要是它有一点想要噬人的意思,连青山丝毫不介意送它上路。
而听到两人对话的母狼,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软下了身子,竟是径直昏倒在了地上。看到这样情况的翠儿,心中更放下一些。想到外头的狼群,又想着屋里头还躲着的孩子,还要记挂着眼前这半死不活的母狼,实在是有些分身乏术了呢。
“翠儿,我去看看外头的情况。”连青山看着这母狼不似很快能醒过来的样子。心里头微微放松了些,从厨房里头拎出打猎时候用的绳子,将那母狼的前爪捆在一起,又用绳子捆住了母狼的嘴,看着就算那母狼醒了以后也不能把翠儿怎么样,这才放下心来。
“大妞,小虎。你们在里头怎么样?”连青山进到屋子里头,将板柜的盖子抬起来,看着大妞抱着小虎坐在里头,脸上虽然有些惶然,却很安全且并没有十分害怕的样子,心中微微定了些。
“还行。爹爹你回来就好了。”大妞看着连青山进了屋,急急地要从箱子里头出来,却被连青山给拦住了。大妞一脸疑问的看着连青山,“爹爹?”
“现在外头还没清理干净,等爹爹把外头都整理好。再让你们俩出来哈!”连青山打开旁边的柜子,从里头拿出了一份儿镇上买回来的糕点递给大妞和小虎,然后又轻轻的盖上了板柜的盖子,“先在里头吃点东西,爹爹一会儿就叫你们出来。”
没有确认屋子里头绝对安全的情况下,连青山是不会让大妞和小虎涉险的,尤其是在外头还有狼群环伺的情况下。
如今外头的狼群,还剩下三只灰狼,连青山出了屋子以后,透过木板的缝隙去看外头的情景。
只见原来守在门口的三只狼,如今已经迫不及待的分头开始行动了,许是它们不如那黑狼通人性,目前还只是在前院儿晃悠,并没有往后院儿走呢。
想到后院儿,连青山吸了口气,自家厨房的后门,似乎并不会锁上,如果那三只狼从后门进来,或者是看透了窗户的作用,直接闯了自家的窗户进来,那恐怕就再难抵御了!
“翠儿,我去把后门关好,你自己小心些。”连青山把翠儿刚才用的菜刀放到了翠儿跟前,急匆匆的握着斧子背了弓箭往后门处走去,而翠儿则是全神贯注的帮那极通人性的母狼生产着。
那母狼的肚子很大,里头似乎有好几个崽子似的,母狼昏过去以后,生产的过程却并没有停止,翠儿没有给动物接生的经验,只能按照给人接生时候的样子,急匆匆的烧了锅水,又拿了些柔软的布和一把剪子,准备待会儿给小狼崽儿剪脐带用。
翠儿为了母狼奔波的时候,连青山已经将后门死死地锁住了,生怕有狼从后面进来,连青山用木棍将后面的窗子拦了好几道,这才返回到前面的正屋里头来。
“外面怎么样?”翠儿看着连青山皱紧的眉头,轻声问道。
“那三只狼还没走,正在想办法冲进来呢。”连青山如是说道,他的话音还没落呢,就听到砰的一声传来,然后是狼受伤哀嚎的声音。
“它们许是想往里头冲,撞到墙上了吧?”连青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狼生性多疑,要是它们不尝试,自己许是还能等到村里头的人来,如果它们从哪个屋子的窗户冲进来,翠儿要怎么办?!
“翠儿,你在屋里头守着孩子们,我还是得出去一趟。”连青山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出去搏一下,“刚才你已经杀了一头狼了,如今外头只有三头狼,如果我能一举射杀其中的一只,咱们未必没有胜算。”
“青山,这箭你在屋里能射么?将窗纸捅开些,先射杀一个是一个,等实在没办法了再出去!”翠儿担心连青山担心的很。如果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不出去,就坚决不想让他出去。
“在屋里?”连青山的眼睛一亮,是呀,自己在屋里头。只要偷偷的捅开一个窗楞的纸,就能把箭射出去了,更何况自己还有飞镖呢,外头的是狼,又不是会识破自己的敌人,干嘛非要以命相博呢?“太好了,翠儿你真聪明!”
连青山如是说着,就匆匆的去了西屋,真的如刚才想的那样,悄悄的将窗纸捅开一个窟窿。把自己的箭头轻轻的塞了出去,然后瞄准了离得最近的一只狼,狠狠的把箭射了出去。
嘣……连青山松了箭弦。
嗖……羽箭破空而出,仿佛是天上的神兵一般,直直的向一只狼飞去。
噗……羽箭穿过那狼的身体。重重的钉在地上,那力道绝对有百步穿杨的架势。
嗷呜……被射中的灰狼,只来得及哀嚎一声,便重重的扑倒在了地上,一只狼,解决了!
剩下的两只狼,看到一个同伴忽然就倒在了地上。而且气息全无的样子,毛都炸起来了,喉头发出警告的咕哝,凑到一起东张西望着,忽然就发现连青山所在的位置了,目露凶光的冲了过来。
连青山一击即中。搭弓射箭准备第二击,却发现那两只狼竟然已经到了窗前了。连青山的第二箭嗖一下的射出去,钉在了其中一只狼的腿上,却因为不是致命的部位,并没有影响它们扑过来的动作。
窗棂被拍得啪啪响。本来就不结实的窗楞已经有松动的迹象了。连青山握紧了手中的弓箭,看着窗楞上映下来的影子,搭弓射箭,想要再多争取一丝机会,只要在他们突破窗子之前,能够再杀死一只也好。
就在这时候,连家院子的大门口忽然一阵喧哗,“找到了,在青山家的院子里头呢!”
“我的天,不是说是孤狼么,怎么有这么多?”
“快来帮把手呀!”
不知道是谁在吆喝着,整个场面乱哄哄的,连青山却觉得是死而复生的节奏一般,在两只狼堪堪砸破了西屋的窗户的时候,靠山屯的男人们也已经到了近前。
还真是人多力量大,原本凶狠的不行的两只灰狼,在十几个壮劳力的围攻之下,不到片刻便都已经断了气,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两只大狼,还有远处倒下的三只狼,饶是三伏天热得很,在场的男人们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样的局面之下,如果只有自己一家人,恐怕是说什么都活不下来的吧?在场的每个人,此时再看向连青山的时候,目光中多了一种他们也说不出来的东西,是尊敬,也是对强者的惧怕,一人力挑五只狼,还弄死了其中的三只,这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大恩不言谢,各位今天来相助,是青山的幸运!”连青山从屋里头走了出来,看到院子里头的狼尸,狠狠的松了口气,对着在场的老少爷们团团行了个礼,颇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别客气别客气,我们也是赶巧了,我们早上听二狗子媳妇说,只有一头狼呀,怎么会出来这么多?”村长连九叔看着地上这么多狼尸,实在是觉得头皮发麻的很。
“这……我也不知道。”连青山摇了摇头,心中觉得应该是那黑色母狼引来的,却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
“得了,青山你也受惊了,我就不多打搅你了,你们家离村里头远,平时多警醒着点儿,我留下两个人,帮你收拾一下子。”连九叔看着满地的狼尸,血呼啦一片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
“哥,孩子和嫂子都没事儿吧?”连青河从后头走了过来,扶着身上有些发软的连青山说道。
“没事儿,在屋里头呢。”连青山将身子的小半重量放在连青河身上,这才觉得好了些。
“哥你自己杀了这么多的狼,可是咱们村儿的杀狼英雄了呢!”连青河听到孩子们没事儿,笑眯眯的赞道,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啥英雄,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连青山心有戚戚然,想到屋子里头的翠儿和孩子们肯定受了不少惊吓,便没有让人进屋去,而是将五具狼尸放在了院子当中。
ps:
感谢亲@褪色的记忆08、@daisy328、@奇迹一生123的粉红票票~
感谢亲@悠閒午茶、@竹苑青青的平安符~
誓言今天跑去给房子办过户去了,没想到忘记了户口本上的一个东西,还需要从老公家送过来~
呼~好在及时送到,要不就焦灼了~
现在誓言也有自己的房子啦~好开心~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