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吧!
“喂,您好,我是柳忆。”
主持人手中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被麦克风放大,柳忆刻意压低的声音便也因此显得不是十分突兀,可是那么显眼的位置,那么显眼的动作,再加上鸭舌帽口罩那么显眼的打扮,还是有人注意到了她。
“她好像就是柳忆。”
“瞅着有点像。”
“你没听见她刚刚接电话了吗!”
“卧槽,大新闻啊,她怎么来了?”
……
主持人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动,目光投过来的时候便一眼认出了举着电话的柳忆。
而柳忆也十分无奈地挂掉了电话,站起身来,朝着舞台和观众席各鞠了一躬之后说道:“大家好,我是柳忆。”
主持人也有片刻发懵,但随即便反应了过来,立刻圆场。
“原来我们要连线的对象就在现场,是作为亲友团过来现场的吗?”
“我是以天枢朋友兼粉丝的身份过来的。”
“那现场的观众朋友们,我们请柳忆走上来好不好!”
“好!”
这是柳忆自和唐骏公开恋情后第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虽然只是意外,但仍然是很大的看点,观众一致的呼声,让柳忆上台。
“柳忆这是第一次在电视节目上出现吧。”
“算是吧,毕竟我只是个普通学生,并不想受到太多关注。”
“但是既然来了我们这个节目,上了我们的舞台,就不能这样轻易放你下去。”
“主持人,我尊重游戏规则,接受你现场连线我。”
狡黠地一笑,柳忆讨巧卖乖地想要化解自己这个请神容易送神难的尴尬境地。
“哈哈,就算是我同意,我们的观众朋友们也不会同意的,是不是啊,大声告诉我们,你们同意吗?”
“不同意!”
现场的观众倒是真配合……
“大家说应该怎么办?”
“连线唐骏!”
“给唐骏打电话!”
“call唐老板啊!”
众说纷纭却都是让她给唐骏打电话,逼宫的架势让柳忆哭笑不得。
“这里是《爱无城》的宣传会,我不好喧宾夺主吧,毕竟我只是亲友团。”
“天枢,你觉得呢?你的亲友团应不应该帮助宣传一下啊?”
“阿忆,要不你给唐骏打个电话吧,帮帮我。”
天枢这么说的时候,朝她轻轻眨了眨眼,柳忆突然明白过来,冷天枢的通话记录里肯定是有冷陌言啊,如果自己不圆这个场,那谁知道主持人的下一个套路是什么。
“好吧,那就打吧,但是我要先和你们约定好,如果我打了但是他没接,那也要算我和天枢过关。”
“可以,但是我们节目组也有一个要求!就是要按照我们题板上的内容来和唐骏对答。”
“主持人,您这是临时修改游戏规则,双重标准对待亲友团啊。”
“那好吧,天枢,看来你真是找了一个厉害的外援啊!”
拿出手机,拨通了唐骏的电话,柳忆想着,最好别接最好别接。
可惜还没念叨几句,电话那头也就刚响了三声,唐骏就非常麻利地接起了电话。
“忆宝,节目这么快就结束了?”,
忆宝……这比凯凯还令人尴尬,主持人和在场嘉宾已经开始都捂嘴偷乐了。
“呃,结束了。”
“那你和秋楹在电视台门口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到。”
“啊,不用了,我和秋楹姐一起回去就好。”
“没事,我就在电视台附近的甜点店,人有点儿多,我还在排队。”
“你去买七夕她家的甜点了?”
那家店就叫做七夕,店如其名,布置得像是情人节一样浪漫,而甜点的味道也好像幸福得能把人化掉。作为甜食的拥护者,柳忆爱极了她们家店里的味道。
听说爱上一个喜欢吃甜食的姑娘是件很幸运的事,因为她们热情、甜美又善良,因此唐骏一直纵着柳忆的这个小小爱好,或许是为了维护这份热情,也或许只是单纯的想令她愉悦。
只是不知道steven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做何感想,他严禁节食塑形的柳忆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偷吃,在广大观众面前!最无奈的是,唐骏还纵着她,这是让steven最头疼的地方。能欺负欺负柳忆已经很不错了,拿唐骏他真是半点办法都没有啊。
“恩,马卡龙还有你最喜欢的提拉米苏。”
“我还要奶茶!”
“馋猫,还是香芋口味的?”
“恩恩。”
和他说到最后,柳忆反倒没了一开始在众人面前打电话的拘谨,越发自然起来。
“出来的时候把外套穿上,别着凉。”
“我知道了,你也是,那我先挂了。”
“等等!”
这时候主持人截过了话头,阻止柳忆挂掉电话。
“唐总,您好,我是星影天地的主持人。”
“主持人您好。”
有几秒钟的停顿,或许是惊讶为什么会在柳忆的手机上听到主持人说话,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或许是看节目的时候被认出来了。
“唐总看来很镇定啊,并不感到惊讶。”
“是有些惊讶的,毕竟我们家忆宝还从来没让别的男人用过她的手机跟我说话。”
“哈哈,这是吃醋了吗,唐总裁?”
“还好吧,我们家阿忆第一次上节目,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不不不,柳忆的应变能力可是一流,让我都占不了一点便宜。除了这些,唐总还有什么要对观众说的吗?”
“还有一句话。”
“是什么话呢?”
“眼见为实,大家终于相信我是怎么把老婆追到手的了吧。”
“什么啊!才不是!”
柳忆再次呛声回答,为什么唐骏总是想要给公众灌输她是个吃货这样一个认知呢!就算是事实,也不能如此明目张胆堂而皇之的拿出来说吧。
“唐总裁,我总觉得您今天晚上要回家跪搓衣板了。”
“现在还流行搓衣板吗?我们家都用键盘。”
“是吗?那我要代表广大的少女朋友们表示心疼了,另外向柳忆求情,咱们跪搓衣板就好了,不要跪键盘了,太残忍。”
“我会考虑榴莲的。”
“完了,唐总您还是快去买甜点将功补过吧,我们这次的连线就先到这里吧,谢谢唐总。”
“好的,再见。”
挂了电话,主持人不无心酸的感慨。
“柳忆啊,你和唐骏可真是横空出世的虐狗狂魔,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忘朝我们这群单身狗洒一把狗粮,秀一波恩爱啊。”
“我冤枉啊,主持人,这次真的是意外,而且是你和观众们要求我连线他的啊。”
“好吧,姑且相信你们不是故意而是有意的虐杀广大单身狗吧,另外,通过这个节目,我希望有关部门醒一醒,对这样大规模的虐狗行为采取一些行动。”
于是,虐狗狂魔和“希望有关部门醒一醒”纷纷上了热搜,但这都是后话了。
先说柳忆和白秋楹这强大的心理素质,从电视台出来,身后有人一路跟着拍照,但二人仍然能够自顾自地一边说话一边往前走。全然当作没发生一样,但被拍也有被拍的好处,白秋楹和柳忆的同框让所谓的唐骏施压让人作证的谣言不攻自破。
白秋楹先开车回去,留下柳忆一个人站在门口等唐骏过来接她,虽然她知道最后一定会是被围观的命运,但也无所谓了,反正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跟着。
“让你穿上外套意思就是可以不戴帽子了吗?”
法拉利停在柳忆面前,唐骏从车上下来,走到柳忆面前,嘴里一边念叨,顺手将柳忆外套后面的帽子给她扣了上去。
看见后面有人在拍照,并没有出声制止或者遮挡镜头,而是大大方方地朝围观者点头微笑,随后拥着柳忆上车离开。
唐骏完美的绅士礼仪和风度还有柳忆落落大方的行为举止再次受到好评。但让柳忆有些无奈的是,网上许多人都把唐骏称为老公,国民老公的称呼也渐渐红遍网络,难道网友们不知道唐骏先生已经是个名草有主的人了吗?
“老婆,你还想吃什么吗?”
“拐去前面水果店,我要买榴莲!”
想起刚刚在电话里柳忆说要他跪榴莲的话,唐骏不禁失笑。
“老婆,难道你真的要让我跪榴莲吗?”
“你觉得你的滔天罪恶仅仅是跪榴莲就能解决的吗?”
“不如让为夫身体力行的解决吧。”
“你笑得好风骚。”
“你真的要用一个这么肤浅的词来形容你老公吗!”
“好吧,是邪魅狂狷。”
……
“少看点小说,小脑袋都瞎想什么呢!”
*广播台后台*
节目结束后,众人都下了舞台。
看着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冷天枢出声叫住正要离开的李子,也就是刚刚台上谈笑风生的主持人。
“李老师。”
“天枢啊,还有什么事吗?”
他笑得和蔼的模样,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而只是无故被冷天枢叫住了一样。
“刚才的事,谢谢您。”
只是沉默了几秒钟,李子说道:
“不必谢我,我只不过不想让绯闻毁了一个好演员,也不想让意外毁了我的主持生涯。”
“但是,仍要感谢您。”
他们两个都知道,如果不是李子及时删掉了冷陌言的通话记录,那么连线的就绝不会是柳忆。
李子也未曾想到,这萍水相逢的一次施以援手,让他在后来的人生低谷中收获了唯一的支持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