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是墨白失职。”
劣矢夜突然站起身,一把踢开轮椅,单手扶住桌子的边缘。
“孤湮何时把微型的摄像影注入甄妖妹的体内的!”
“少主把甄妖妹第一次交给他的时候就已经注入了。”墨白跪着没有起来。
劣矢夜一声冷笑,“把甄妖妹拷贝一份过来,最后,把甄游放出来。”
墨白听到劣矢夜说的话,头不由望向劣矢夜,“少主,甄游是我们好不容易抓到的,恐怕不妥。”
“怎么不妥?就让甄妖妹和孤湮对杀,我们坐收渔翁之利不是更好。”
劣矢夜勾着唇,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
理由很简单,像劣矢夜和孤湮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轻而易举的爱上一个女人,甄妖妹便是,其他女人更是。
“少主就没有想过…”
“我想过什么?想和甄妖妹白头到老?一辈子不离不弃?”突然,劣矢夜声音格外的冷厉,像是和甄妖妹有多么大的仇恨一样。
“不是。”墨白否认。
“甄妖妹这个人,很不简单。”如鹰隼的眼一眯,深思熟虑的望向不远处的一个红点。
其实,不是甄妖妹不简单,而且孤湮不简单,甄妖妹全身上下都是毒药,如果不是被孤湮罢了一道,他还会在这?
一想到这,劣矢夜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他把甄妖妹的全身吻遍,他就不信孤湮不出手,当然,甄妖妹的皮肤早就被孤湮涂了一种AV的毒。
很可惜,他有这种解药…
她,是孤湮的肋骨~
两大强势的男子都隐藏着自己内心的想法,毫不保留的做着全戏,可是,受苦的确是甄妖妹。
孤湮以暴虐占有侵略甄妖妹,同时对她又给了很好的物质,足不可惜就是让劣矢夜误会他,让他对甄妖妹有感觉。
而劣矢夜确是聪明至极,以他的出手,早就把甄妖妹迷的神魂颠倒,甄妖妹每次受到伤他都知道,他不会过问,也不想过问,因为甄妖妹还没有资格轮到他失去心智的人。
俩人太聪明,是劣矢夜的对手,不悔相遇,是孤湮的对手,此生无憾。
如若俩人是真挚统一,世上无以匹敌…

茫茫人海,触手可得。
废墟的广道,一片狼藉,灰尘四起,硝烟弥漫。
俩对人马以枪向持,劣矢夜对孤湮俩人刺目向望,黑眸与蓝眸交斥。
都是叱咤风云人物,终有一天,俩对人马敌对而行。
孤湮蓝眸赤红,望着劣矢夜身边的甄妖妹,蓝色的大衣因他的愤怒飞扬跋扈。
“甄妖妹!过来!”孤湮暴怒。
甄妖妹紧紧抱住劣矢夜,眼中甚是恐慌,而劣矢夜双手抱住甄妖妹,眼中的笑意深浓。
突然,孤湮拿起一把黑色的短枪,对准劣矢夜,“把她送过来!”
“砰——”
孤湮一说,下一秒,枪声弥喃。
甄妖妹眼睛一眨,全身扼置的疼痛袭来,尤其是下身的疼痛让她全身疼的咆哮。
“啊啊啊…”
孤湮像是发了疯一样一样的飞过来,那身影像是一道风,从劣矢夜手中抢过甄妖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