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高楼上,洛辰低头看着手中的酒杯,又一年过去,天蓝学院又迎来新一批的学生,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和学院的学生多接触,即使是学生会的会长也没有。
其他人或许以为修杰的死对他没有一点影响,可他却记得修杰死时的不甘与落寞。洛辰抬头望天,天气这么晴朗,现在应该没有像修杰那样傻的人鱼了。
洛辰知道自己的一生注定孤独,哪怕他爱上一条人鱼,他依旧注定孤独,因为他得不到所爱,就算得到,对方也很难理解他的所作所为,除非他永远不告诉对方自己在做什么。就如同外界的那些人以为深蓝少主多么的强大多的俊逸,其实那不过是表象,他就是一个狠毒无情的人。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温柔的繁衍者,甚至可以说比普通的繁衍者都还不如,一般的繁衍者绝对不会像他这样利用人鱼。洛辰想这就是他的命运,所以他深爱雅兰,最后又只能放手。
回想过去,回想父亲对他的毒刺教导,无情方能护住更多的人鱼。
想了很多,洛辰最后还是选择把儿女私情抛诸脑后,如果这世界需要有这么一个无情的人,那么他愿意成为那一个人,哪怕众叛亲离。
***
天蓝学院的学生们总是有那么几个特别崇拜深蓝少主的,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洛辰,哪怕对方不爱他们。他们已经知道修杰的死,却还想飞蛾扑火。
越朗是一条来自偏远星球的改造人鱼,曾经在圣辉学院的实验班学习过一段时间,后来成绩优异被选为交流生,这才有机会到天蓝学院学习。在圣辉学院的时候,他就收集深蓝组织的各种消息,现在来到天蓝学院之后更加积极。
这天,洛辰正好到天蓝学院视察,越朗就趁机跟在后面随着对方到休息室,企图躲在角落不被对方发现。
洛辰早就知道有人跟踪,却什么都没有说,等众人都走后,才出生,“出来。”
越朗左看右看,确定周围没有其他的人,这才走出来,“你好。”尴尬地挥挥手,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发现自己。
“他,还好吗?”这是洛辰对越朗说的第二句话。
他?越朗微愣,随即明白洛辰说的是王子妃唐雅兰,曾经传深蓝少主暗恋王子妃,王子妃也为了对方来天蓝学院学习,奈何王子横刀夺爱又早早和唐雅兰订婚,可怜深蓝少主就此孤单一人,哪怕深蓝主子威逼少主结婚也没有结果。当然这只是网传的一个版本,网上还传有其他的版本,但越朗却更愿意相信这一个版本。
深蓝少主这么优雅温柔的人一定是被横刀夺爱,那忧郁的眼神让人心乱,越朗呢喃,“他甩了你,你怎么还想他。”
甩么,洛辰倒是希望雅兰甩过他,那证明他曾经拥有,可惜他连曾经拥有的都没有。
“他的选择是正确的,”洛辰没有正面回答越朗的话,“既然来了这里,那就好好学习,别想其他。”
洛辰起身准备离开休息室,不想和越朗多呆。
“修杰是因你而死的吗?”在洛辰开门的那刻,越朗看着对方的背影大声问道。
“是!”洛辰肯定道,“他本可以不必死,但我还是选择让他消失。”
越朗不明白洛辰的话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那人的语气很温柔,可他却觉得对方离他很远很远,也许这就是他选择相信对方被人横刀夺爱的原因吧。
那天之后,越朗就没有再遇见洛辰,直到有一天在新闻上看到对方和一条自然人鱼结婚的消息,他知道那人不爱那条人鱼,可他们还是结婚了。
再后来,越朗进入到相关部门工作后,成熟的他开始明白深蓝少主没有被横刀夺爱,而是对方的温柔对方的无情让爱情离他越来越远。
作者有话要说:~~~~(>_<)~~~~,对不起各位,有结局拖延症的某人现在才把写好的文文放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