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封消失在舞台之上,楚黛抬头挺胸脸色严肃的开口说话:“来我卿玉坊者,就要遵守我卿玉坊的规矩,若是存心捣乱,他便是教训!”手指着台下被折断了双手的男子,刚才还大爷样的吼着他有的是钱,这时已经只剩下半条命喘气了。
卿玉坊内瞬间静谧如夜,先前嚷着还要看“嗨舞”的那些人也都鸦雀无声,变成哑巴了。
突然,二楼传来一道声音。
“这园子里还可以点舞啊,好,那本公子今日就想点一出舞!”
众人循声望去,二楼的栏杆之处,站着一个华贵无比的贵公子,一身紫红色云锦绣袍,映着皎洁的皮肤,美得惊人。
楚黛已经知道此人便是东爵第一公子姬寒影,于是脸上立刻换上和善的笑容,望着楼上的人,笑问:“当然可以,请问,这位公子想点什么舞蹈?”
“咔”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侍女百折扇,脸上带着漠视一切的高傲,清然开口:“我点的是,凤舞九天!”
凤舞九天?龙沉毅闻声抬头看着姬寒影,此种舞蹈他从未听说过,他为何会点这么一出?
而凤舞九天这几个字刚一出口,在二楼名为“牡丹阁”雅间里的龙子玺也挑了一下眉,手中抬着的酒杯一顿,继续发挥内力听着外面的动静。
楚黛一听姬寒影点的这出舞,皱起了眉头,他没听说过有一种舞蹈是叫凤舞九天的呀,即便是有这种舞蹈,她们卿玉坊里面也没有排过。
“这位公子,能否换一出?”楚黛摆上笑脸问道。
侍女图的百折扇悠闲的摇摆着,唇角弯起了一抹笑弧:“难道本公子点的凤舞九天你们这里没有人会跳吗?”声音略带讥笑。
楚黛的脸色微微变幻了一下,她刚刚才说客人可以点舞,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位公子是存心刁难的,但她话已经说出来,这第一位客人点的舞蹈便无人能跳,这别人会如何认为她便不知了。
要是凌公子在就好了,以他的聪明才智,定能处理,可是刚刚跑去后庭请他的霜儿说,凌公子不知道去了哪里。
正在楚黛为难不知如何缓和局面之时,姬寒影再次开口说道:“不会跳也就罢了,本公子听说,这卿玉坊内近日来了一位高人,能否请出来一见?”
姬寒影要见凌公子?楚黛当下也不知如何是好,她也希望凌公子赶紧出来摆平这局面啊,可,偏偏那凌公子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她一时之间上哪儿去找人啊?
“这位公子,凌公子又是外出了,所以并不在坊内。”楚黛带着笑脸说道。
姬寒影眉一挑,唇角的弧度隐约带了几分别的意味。
“本公子今日只两个要求,你们满足其一便可,第一,跳凤舞九天,第二,请凌公子出来相见。”他不相信有人挖空心思引来各路人物,最重要的核心人物却不在。
“我也想见见这位凌公子!”
第七十九章价值一千两黄金的马车!
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也来凑热闹了?楚黛皱眉,抬头一看,脸色瞬间乌黑了。
说话的,是龙子玺!
龙沉毅一直坐在雅间里,听见这个声音,顿了一下,这个声音他知道是谁,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台下不知是谁,竟然也带着众人起哄了:“凌公子,凌公子,凌公子……”
这是什么情况?台下个个都在喊着“凌公子”,而楼上那几个人也都不是什么善茬,这可如何是好啊?
凌公子啊凌公子,你到底在哪里?
台下的哄闹声越来越大,有要把整个卿玉坊挤垮之势。楼上,龙子玺和姬寒影洞若观火的摇着手中折扇,两两对望着,仿佛楼下的吵杂喧闹是在另外一个世界。
“坊主,这可怎么办?”霜儿眼看着底下那些人都要冲上来了,害怕的拉着楚黛的衣角。
“凌公子……”楚黛嘴里小声的念着,已经着急的不得了。
姬寒影扫见楚黛不安的神色,唇角带着一抹不明的笑意,冷然开口:“看来这卿玉坊乃是个沽名钓誉的三流红楼,来人啊,给本公子把这楼给拆了!”
姬寒影来时便是阵仗不小,身边带了许多奴仆,他这一声令下,有人便领了十几个男人走了进来,刚要开始砸桌子椅子,突然“唉哟”一声哀嚎吸引了大家的视线。
和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重物砸在舞台上发出的重重一声闷响。
众人循声望去,一个黑溜溜地东西呈抛物线状,从某个角落重重的砸在了舞台之上。
姬寒影一看,那人正是自己随从里面的其中一个。
深眸一凝,四处扫着楼下的人群,试图发现动手的人。
霜儿虽然被吓了一跳,但看台上一出现这人,下面要砸场的人就不敢再轻举妄动了,拉着楚黛的袖子小声道:“坊主,是不是凌公子来了?”
楚黛不答话,眼睛也在四处扫射着,只是依旧没有看见那一身清华的背影。
姬寒影和龙子玺从刚才台上出现那人之时,便一直运用内力听着整个卿玉坊内的动静,听见霜儿说的那个人,眼睛似乎变得更锋利了。
就要逼出那人了,姬寒影深眸继续扫着下面,继续冷声开口:“给我继续砸!”
“砰!”砸东西的声音没传来,又一个呈抛物线被扔上台的人出现在了舞台上。
尽管他们眼睛足够尖锐,却还是没能发现那人藏在哪里。
深眸一顿,声音中带着千斤重量,再一语:“砸!”
“砰!”再一人被扔到了台上。
龙子玺见姬寒影的人不起作用,冷笑一声,也开口说道:“本公子也觉得这卿玉坊有欺诈的嫌疑,来人啊,去把巡城御史找来,叫他好好管一管这邺城的治安!”
楚黛闻言扫了一眼一楼的一个雅间,那巡城御史和朝中的几个大臣就在此处啊,听见龙子玺的声音,也没见出来的。
龙子玺身边的一随从按照他的吩咐,跑着出了卿玉坊,可没过多久,那人又回来了,脚步匆匆,似乎是出了什么大事。
龙子玺见回来的就他一人,后面没有巡城御史,眼眸一冷,问道:“怎么回事?”
“回禀公子,奴……小的在外面遇到了婉公……婉儿小姐,她与人起了争执,用鞭子打烂了一架马车,那马车的主人说要赔一千两黄金,否则就……就……”
“就怎么样?”龙子玺蹙了眉头,一阵头疼,婉儿怎么又在外面闯祸了?
“否则就用婉儿小姐的命来赔!”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了一声,一辆马车要一千两黄金,否则就用命赔!这到底是撞了谁家的马车,这么金贵……一千两黄金,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对方是什么人?”龙子玺问道。这邺城之中,可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婉儿身份的人,这摆明就是**裸的坑骗!
“小的不知,他说他的马车是沉香木做的,小姐打烂了他的马车,如果不赔,就等着收尸。”徐二顺着把刚才那人说的话传了一遍。
沉香木产于南疆,十年才能长一道年轮,要能做成马车的沉香木必定是上百年的,木质本身就带有一股幽香,一寸一金,十分金贵。
很多人都不知道沉香木这种东西,但姬寒影和龙子玺以及几个身份很高的人却是知道的。
“你确定那是沉香木吗?”龙子玺问道。沉香木因为稀有才会价格昂贵,就算是皇帝也不会用沉香木来做马车的,是什么人竟然用沉香木做马车?
“小的不知道什么是沉香木。”徐二只是一个奴仆,具有浅薄的见识,因此回道。
龙子玺叹了一口气,心下已经有几分怀疑婉儿大概是被人坑了,开口道:“那人和马车现下在哪儿?”
“说起那马车,小的觉得非常奇怪了,那人说,马车跟了他许久,马车牺牲了,他要好好送一程,于是就点火当场给烧了,他人现在就在十里开外的茶楼里坐着。”
听到这里,龙子玺已经非常肯定,婉儿这明显是被人坑了,可是能坑得了婉儿的人,可不简单!
“你带几个人去把那人给我请到这里来!”按了按太阳穴的地方,以那丫头的智商被人家坑了都不知道,现在还要他出面去解救,这卿玉坊中好戏刚要上场啊!
“公子,那人说,想要他来,就必须要门口那辆赤金马车去接他,否则,他死活不来!”
徐二偷偷瞄了一眼自家主子的脸色,显然是不高兴了。他刚才虽然才见过那个人的背影,但只从背影看来,也不像是一般人。
龙子玺知道门口的赤金马车正是姬寒影的,可一国皇子怎么好开口,况且,那人还敲诈了他的亲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