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客人终于走了,不久梁总便电话告知我,客人对我们酒店这样的服务很是高兴,梁总在电话里对这样的事情还不忘夸奖了我一番。
我很开心这个案子的成功,毕竟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原总对我的信任也不算有辜负。
想到原总,我突然意识到我很久没有在公司里看见他了,我知道原总的公务繁忙,可我总觉的他的缺席是因为私事。尽管如此,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我也不想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生活,除了工作还有自己生活的圈子。
我本来想问问晓婷原总怎么没来,我没有其他想法,我只是想表示一下自己对原总的关心,对老板的关心。
可是我怕误会, 我怕晓婷以为我过问原总的私生活,所以我还是没敢问。
工作太过无聊,以致我开始胡思乱想,来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不知道在公司我的定位是什么,原总叫我过来,到底是出于我之前我对他的“帮助”还是真的觉得我有某些方面的能力。
可是我自己都没有现我能有什么能力可以帮到公司。
因为这个问题我整整想了几天,也没有什么结果。搞得晓婷以为我得了什么病似得,总是开我玩笑,说我得了痴呆症。
我才不管这丫头怎么说我呢,没事的时候我还会去胡大哥的办公室跟他一起拉拉家常,主要我是喜欢听他在部队的事情,还有他做保镖做侦探的那段令人向往的故事。
这天我又跑到了胡大哥的办公室,可是我没有看到他在,也许是上厕所去了,所以我就坐到了他桌子前等他。
电脑的显示器亮着,打开的是一个ord档,里面密密麻麻的很多信息,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小说,当我仔细看进去的时候,我才现,这是胡大哥做的笔记,而这里面记录的全是一些似乎是侦探的信息。
在这一页里,我突然看到原世昌这个字眼,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于是我睁大了眼睛,才认认真真的看清楚了,没有看错。
难道乎大哥在查原世昌,他为什么要查他。
我本想再看下去,这时胡大哥回来了。
我急忙站了起来,我不想他觉得我看到了电脑里的东西,现在我还不清楚,他做些的用途是什么,我不敢去想象,我害怕他给我做保镖只是一个眼目,莫非他对原总有什么想法。
我胡乱猜测着,只是猜测,没有依据。
我只知道他调查原总肯定有这么一回事,只是他的目的何在,我只有猜测。
“阳顾问,我们要出去吗?”看到我后,胡大哥礼貌的问道。
我也习惯他在公司,或是在有外人的时候,这样叫我。
“没有,只是无聊,准备跟你聊聊天,看你不在,我准备坐下等你,这还没有坐下,你就回来了”我用语言掩饰和假装着没有看到电脑上的东西。
“噢,刚刚去了一下洗手间”
我从椅子上起来,让开道,好让胡大哥坐回去,而我在旁边的沙上坐了下来。
胡大哥坐下后,笑呵呵的问我“是不是感觉太无聊了啊”
“是啊,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原总也不回来给我安排工作”
提到原总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胡大哥脸上的表情,如果他真的有在调查他,我觉得胡大哥应该知道原总现在在做什么。
胡大哥善于侦察,绝对也会是一个掩饰的高手,他的脸色没有一丝的变化,我看不出任何信息,倒是我,我害怕我刚才偷看电脑的时候,而现在这眼神说不定早就被胡大哥看穿了。
“我倒是有一个建议,我不知道能不能”胡大哥突然看向我。
“什么建议你说”
“你上次不是提过,让我教你几手嘛,如果公司里没有事情的话,我带你出去,找个健身馆或是跆拳道馆、武术馆去学学”
“好啊,没有问题”我最期待的就是能够学上几手,我一直羡慕那些会点功夫的男人,不仅可以让自己有着健康的身体,结实的肌肉,还是在一些关键时刻来个英雄救美。
电视剧看多了!大学的朋友经常来蔑视我的梦想。
“那我看看去哪里比较好”
“好的,明天我们就去”我迫不及待的想去学习。
我跟晓婷打了招呼,说出去办点事情,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打我电话给好了。
晓婷也没有过多追问。
胡大哥带我来到了一个健身会所,这里我可还是第一次来,不过看胡大哥熟悉的动作,他应该常来这种地方。
上午健身会所里的人不多,办了卡,换了运动装,胡大哥便一一跟我介绍各种健身器材,什么名字,什么功能,对健身哪里最有帮助。
器材很多,不过我基本都没有记住名字,一圈下来,我头开始晕了“胡大哥,你跟我讲这么多, 我都记不住,不如你就直接安排,安排什么,我做什么”。
“也可以啊,来,先从跑步开始”胡大哥领着我来到跑步机旁边,他按下跑步机的按钮,机器边开始运动起来。
胡大哥指着正在不停转动的跑步机对我说“赶紧上去!”
“跑步呢,是最简单的运动,而且也是最有益的运动,这中间的益处呢,如果你想知道,那么你提问,我就会马上回答你,不过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快乐的跑起来”
我怕会摔下来,所以我只是盯着跑步机的前方,可我总感觉胡大哥整一脸严肃的盯着我。
“对,就这样不停的跑,我希望你能在我的安排之下再下来”说完胡大哥便走开了。
不是吧,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没有你的允许我就不能下来吗?怎么可以这样,好歹我也是第一次上这玩意,如果我跑不动了,也让让它拖着跑吗?
结果是我真的在跑步机上待了一个上午,不过,我也不是那么笨的,我看到机器上有按钮,赫然写着的几个英文字母我还是认识的,speed,等我累的时候,我轻轻的转动了它,果然度慢慢就降了下来,我也有了换口气的时间。
可是,好景不长,正在我得意之时,胡大哥站在了我身边,我看到他的手在机器上动了一下,我的腿又开始迅的提着。我想如果我把腿提慢了,那么我的腿会不会被机器带着然后一起飞出去,然后磕在地上。
我可不想我的下巴被磕掉,或是我的双腿被机器扯断,于是我拼命的跑着。
我不知道胡大哥是故意整我还是怎么地,一连几天都不要我碰其他的机器,就一直让我在跑步机上卖力的跑,我就觉得我就像是一个被别人拿着鞭子一直在抽打的马儿。
而我这匹马儿并不是要给挥鞭子的人干活,而是挥鞭子的人想让我跑的更快,更快,以至于狼群这些不能赶得上,不会被他们给吃了。
这样想着,我就没有任何抱怨,没有任何怨言,我只管听着胡大哥的安排,我知道他会让我变的很强壮。
一个星期过去了,每天上午我都会跟晓婷打个招呼,然后出去,中午吃饭的时间我们就会回来,而晓婷也从不过问我的事情,去的时候不问,回来的时候也不问。
我不知道她怎么就没有好奇心,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追着跑也要问出个结果,何况这还是上班时间。
以前就是原总再忙,每个周一的公司例会他都会参加的,可是接连两周我都没有看见原总了,会议都是晓婷在主持。
这次会议结束后,我愈加感到不安,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总一直不来公司,难道真的是出了什么事吗?
我又在胡乱猜想着。
趁所有主管都走了,我忍不住问晓婷“原总怎么了?为什么一直不来公司?”
“你问这个干吗?”晓婷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只管自己收拾着。
“没事,我只是担心原总,关心一下”
“你问我,我哪里知道啊”晓婷不好意的回着我。
我没有再追问了,晓婷一定知道原总的事情,而且他们之间也不只是老板与秘书的关系,他们一定有着更深的一层关系存在着,只是我不想往那方面去想,因为我不愿那是事实。
我想应该还有人知道原总的事情,而那人就是胡铁军,胡大哥。
找到胡大哥,我直接告诉他我想知道原总的事情,为什么他一直不来上班,胡大哥在迟疑了几秒之后,冷静的回到“明天我给你结果”。
胡大哥的意思就是,下去之后他还要去查,至于结果明天才会有。
为什么!他明明现在就知道原总的故事,知道原总为什么没有来上班,为什么就不跟我说,难道他想对我隐瞒什么,还是他想有时间再去编造其他的故事出来。
我只能答应他,我没办法现在就去揭穿胡大哥的谎言,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上次我看过他的电脑,不是因为我害怕我做了件这么猥琐的事,我觉得我要这个面子,我拉不下脸说我曾经偷看了你的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