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动吗?她真的很激动,自己认了多年的弟弟居然吻了她,而且自己好像也没有很抗拒,可这...
普雅转念一想,也许自己只是一时间被吓蒙了,没有反应过来,才会这样吧!
对,一定是这样:“我,我只是诧异,你对我而言,只是弟弟,我根本就没有把你当成一个正常的男人来...呜~呜!小川,小川你放,呜~~!”
普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再一次的被黎川堵住了嘴,叫她说不把他当成男人,今天他就男人给她看,心里想着就把普雅带进了纸醉金迷中。
挣扎了一会儿后,普雅便深深地陷在了黎川的吻里。
之前的那个还有可能解释成一时间不备,那现在的这个吻呢,还能说成是自己没有心理准备吗,明明心里就很—清醒!
“顾客,对于这次的服务,您还满意吗?”黎川看着面前被自己吻得因缺氧而有些体力不支的普雅笑着调侃道。
普雅一边缓和气息一边说:“你是故意的。”
黎川坏笑:“我就是故意的,这下你还说我不是男人吗,安普雅,你敢说刚刚你没有乐在其中?”
普雅瞪着对她趾高气昂,一副小人得志的黎川,没好气的说:“有又怎样,那是,那是因为我,我,太久没谈恋爱,对,是因为太久没谈恋爱的原因。”
普雅为自己终于给自己的不正常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而高兴。却忽视了满脸黑线的南黎川。
黎川问道:“所以,你想恋爱了?”
普雅飞快的转动了一下脑袋想了下:“咳咳,内个,你的吻技不错,再接再厉,有时间姐给你介绍女朋友。<divclass="cad">conAd1();”
“安普雅!”
看着黎川冲自己大喊,自知苗头有点不受自己控制:“我还有事,出去一趟,这饭确实挺难吃的,你一会儿自己叫点外卖来,我先走了。”
普雅抓紧时机,还不等黎川说些什么,就逃之夭夭了。
四只幽幽的坐在浅言的家里唉声叹气,感叹流年不利。
陶瓷最近因为和袁奇峰这个大神谈恋爱,深深地替大神的情商堪忧:“唉,你们说我怎么就找了一个这么没有情调的男人啊。”
顾景身为顾氏国际银行的千金,家大业大,自身又有能力还漂亮,偏偏追求自己的人总是冲着自己家的钱去的:“唉,你们说我怎么总能碰到渣男啊。怎么就遇不到一个白马王子呢。”
普雅坐在沙发上正为今天的事情而烧脑:“唉,你们说我遇到的怎么就还不算是一个男人呢。”
“唉!”身为准新娘的浅言,看着姐妹们都唉声叹气的,自己也跟着幸福的叹了声气。
三个人一起看向满脸幸福的浅言,这货叹什么气啊。
等等,普雅刚刚说了什么……
汗,这是毛线意思,不是男人,难道是人妖?变性男?同性恋?
普雅及时打断了几只的想入非非:“想什么呢,我指的是男孩儿,男孩儿啦。”
陶瓷:“男孩儿?”
“是黎川。”普雅答道。
众人恍然大悟:“黎川啊!早就该看出来这小子对你动机不纯了,安普雅,从实招来,你俩发展到哪一步了。<divclass="cad">conAd2();”
“呃,这个嘛!”
众人:“说啊。”
“你们不是纷纷来感叹流年的嘛,干嘛八卦我的事啊。”
顾景正经的说道:“我们这不是八卦,是关心。”
浅言笑着说:“难得有乐子看,岂能错过啊。”
陶瓷:“我们正闹心呢,听听你的故事解解闷。”
普雅心里想着,这都是什么人啊,交友不善,交友不善啊!
普雅把今天发生的事大概的给几只讲了一遍,在讲到‘吻’的那一部分时,众人都不禁唏嘘!
顾景听完噗嗤笑了:“安普雅,你居然被一个小子夺走初吻啊。”
普雅辩解:“姐的初吻早就没了好吧。”
陶瓷掘道:“得了吧,我们还不知道你!你个绝对的母胎胞女。”
浅言不禁调侃:“情窦初开啊,普雅,讲讲吧,被一个小子揩油,当时是什么感觉啊。”
普雅想了一下,道:“就…就,还不赖!不过,我有跟他说技术有待提高,让他再接再厉。”
“你还有资格说这话!!!”
“我这不是想提高一下姿态嘛。”
“你更需要的是端正自己的态度吧。”
……这帮吃里爬外的损友!
顾景感叹:“现在看来还是浅浅最幸福啊!!”
陶瓷随手拎起一个水瓶:“何浅言同学,现在换我来采访你了。<divclass="cad">conAd3();对于即将迈向婚姻坟墓的你,临死前还有什么需要辩解的吗?”
浅言得瑟的说:“我的目标就是羡煞你们这群小人,让你们各种羡慕嫉妒恨。然后用我纯白的婚礼净化你们受伤的心灵。”
陶瓷抄起后背的靠枕丢给浅言:“靠,我们诅咒你婚礼上戒指丢了,牧师忘词了,最好再来个小狐狸精把你亲爱的抢跑喽。”
浅言抱着丢给自己的靠枕:“我家亲、亲、亲、亲、亲爱的才不会嘞!”
几只瞬间跑去厕所泪奔了,人比人,气死人。
该死的烂桃花,默念老天不公,跪求黄金单身汉,钻石王老五的大驾光临。
玩够了,也闹够了。四只躺在床上又陷入了各自无线纠结的死循环中。
好巧不巧的,在普雅去卫生间的空档时,普雅的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
当她从厕所里走出来的时候,其余三只齐刷刷的立正站好,拎包的拎包,拿衣服的拿衣服。
普雅不解的问道:“你们…干嘛…拿…我的衣服…”
看着对方不怀好意的笑,普雅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果然,她猜对了。两分钟以后,她石化在了浅言家楼下。
“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发了短信,你说你在浅言家要我过来接你,说有事情要跟我谈。”
普雅默默地回过头,望了一眼楼上趴在窗边的三个身影。
唉!普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上了车。
回到家以后,普雅第一次在自己的家里,有了种不自在的感觉。
黎川把热好的牛奶递给普雅:“给,今天晚上风大,先喝杯牛奶暖和一下。”
“哦!”普雅习惯性的接受着黎川的关心。
Print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