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关颜绯拳头紧握,唇角笑容提起来泪水却模糊的眸子,“我懂了。”
有些残忍的话……关颜绯没有勇气在听下去。
此刻的关颜绯狼狈的像是一个被抓住的小偷一样,像是……她偷了眼前这个女人的东西,现在……自己要承受东西的主人找到了自己要把这个东西要回去的尴尬和难堪。
“关小姐……和我聊聊,我很想和你聊聊……”孤烟烟开口道,“潇……先带两个孩子上车。”
关颜绯已经很佩服孤烟烟的气度了,她在面对自己丈夫外面的女人……居然可以做到如此的优雅大度,她没有勇气再听孤烟烟之后让自己离开唐潇的话,没有一点……勇气榛。
微雨中瑟瑟发抖的关颜绯,在孤烟烟的眼中是那样的脆弱……脆弱的让孤烟烟觉得自己要是就直这么看着就是对上帝旨意的一种亵渎,她上前……为关颜绯撑着伞,隔去了漫天的细雨也隔去了路灯的光线。
关颜绯直视着和自己一般高的孤烟烟,她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唐潇把两个孩子送上车,自己却站在车门的位置……手紧握门把手,迟迟没有上车页。
光线被伞阻隔,他看不到关颜绯悲伤的表情看不到关颜绯痛苦的泪水,然……这样他的心更痛。
孤烟烟从口袋里掏出一方十分精致的手帕,她温柔的笑着替关颜绯拭去头发上沾染着的朦胧雨珠,动作轻柔。
雨……竟然大了起来,像是老天爷为了衬托关颜绯现在的心情一般,噼里啪啦的雨珠砸在伞上,砸痛了关颜绯的心。
“关颜绯……”孤烟烟的声音听起来温婉平静,没有知道丈夫出轨的歇斯底里,没有面对第三者的愤怒抓狂,平静的……让关颜绯都觉得自己快要被愧疚撕碎了心。
“我……我不知道……”关颜绯握紧了拳头让自己平静,可是声音还是颤抖的厉害……她觉得,自己应该给眼前的女人道歉……就算是自己不知道唐潇结婚了,不知道唐潇有了孩子,可是自己还是介入到了别的家庭中,但……谁来为自己的心痛买单?!自己又该怪谁?!
对不起三个字就在嗓子眼……然,关颜绯却迟迟没有说出口,说出来……她怕自己会在孤烟烟的面前崩溃哭泣。
孤烟烟站在自己面前,她想要的……是让自己把唐潇的爱狼狈奉还吗?!可那就像是剜心一样的疼啊!关颜绯对不起三个字说出口……就等于要把唐潇的爱奉还,关颜绯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坚强的站立。
“我知道……”孤烟烟打从心眼里心疼关颜绯,其实……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孤烟烟最清楚不过,唐潇一切的痛苦都是他自己活该承受的,因为当初……他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孤烟烟劝过他,然他决心坚定。
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他在明知道关颜绯是自己妹妹的情况下却爱上了她,所以他的痛苦不足为道,最无辜的便是关颜绯,她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爱上了一个处心积虑想要她爱上的人而已。
“我知道你不知道唐潇结婚了,也不知道……唐潇有两个孩子。”孤烟烟唇角勾起替关颜绯拭去泪水,“我都知道。”
孤烟烟的话竟让关颜绯失控低低哭出来一声,她紧捂着自己的唇……垂眸不敢去看孤烟烟。
原来……唐潇的妻子是这样一个女人吗?难怪……唐潇今天会让自己见到他的一家人。
“关颜绯,有件事你必须知道……”孤烟烟唇角勾起,“唐潇……爱的人是你。”
关颜绯脊背像是过了电一般僵直住,一个妻子……怎么能这么平静的告诉一个人,她的丈夫爱的是别人?
“可是,我们有一个家庭……有两个孩子,孩子都是需要母亲的……孩子都需要自己的家庭完整,我想……这一点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有所体会。”孤烟烟低笑一声道,“请原谅我这么说,从我和唐潇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经常听唐潇提起你,所以对你的事情有所耳闻。”
关颜绯抬起头看着孤烟烟,她唇角笑容依旧恬淡,即便是……知道自己丈夫爱的不是自己,唐潇的妻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原本……唐潇是想要和我离婚的,他想要在你和你现在的丈夫离婚之前把一切都处理好,是我求了他……”孤烟烟也是女人,所以她能理解女人……她能看得懂关颜绯眼中的痛苦和愧疚,那么……想要关颜绯能不那么痛苦,就只有把她心中的愧疚转化成自己对她的愧疚,这样她的心还能有所抚慰。
关颜绯不那么痛……那么唐潇也就不那么痛了。
“唐潇从小也是没有妈妈长大的,所以……他最终还是被我说通了,我们彼此在一起无关爱情,而是为了孩子。”孤烟烟对关颜绯笑了笑再次抬手拭去关颜绯的泪水,“是我……把唐潇从你身边夺走的,你没有错……”
关颜绯用力摇头……不是这样的,他们已经有了孩子,他们已经结了婚……他们是夫妻而自己和唐潇什么都不是。
自己和他共有的不过是从前的回忆,而孤烟烟和唐潇共有的却是两个活生生的孩子,这两个活生生的孩子难道不应该比那些已经固定在脑中的记忆来的更加有说服力?
那两个孩子分明就在告诉关颜绯,你……才是第三者,你……介入了我们的家庭。
“我知道……你们两个人很相爱,但是我们都知道……爱情和亲情宣战,赢得……往往都是亲情,所以唐潇只能选择不要你了。”孤烟烟这句话像有些刺耳,刺痛的除了关颜绯的心,还有她自己的。
如果唐潇能听到这句话……恐怕也就明白为什么孤烟烟会离开厮杀的商界,安心回家变身为良母。
“妈妈……我困了……”女孩摇下窗户睡眼惺忪的对孤烟烟喊道。
“回去吧关颜绯,外面冷了……”孤烟烟轻笑道。
回去……关颜绯该怎么回去,她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她是紧咬着牙口用尽了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才勉强站在这里。
“关颜绯……我们都应该自私一点,我们爱自己应该胜过爱一切……这样才会活的轻松些。”孤烟烟对关颜绯说完这句话把伞放进了关颜绯手心里转身离开。
然,在唐潇车子启动离开的时候,伞……从关颜绯的手中滑落。
唐潇从后视镜中看着在雨中僵直站立的关颜绯……和那跌落她身旁的黑色雨伞,眸子湿红一片。
他握紧了方向盘,心里对关颜绯有千万句对不起……但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现在能为关颜绯做的就是离开她的世界,从此再不出现。
“你和她说了什么?”唐潇最终还是问了。
孤烟烟轻笑着把两个孩子往自己身边揽了揽低声道:“我告诉她,因为唐潇是两个孩子的父亲,那两个孩子……是他生命的延续,所以……人都是自私的,我们爱自己……胜过爱一切。”
孤烟烟这句话还是像说给自己听的,她说完轻笑吻住自己两个孩子的眉心转头看向窗外的大雨。
漫天的大雨……沁透了关颜绯的全身,冰冷……的让人无所适从。
姜慎的车就停在转角处,他站在树下看着关颜绯在唐潇的车消失在视线中后缓缓蹲下紧抱着自己的双膝崩溃哭泣。
她就像是被全世界遗弃的孩子。
路灯就像是追光……在黑暗中将关颜绯独自一人暴露出来,让全世界都看到她的狼狈。
姜慎终于还是不忍心再看下去,他撑着伞上前停在关颜绯的身后,为关颜绯隔去大雨……隔去光线。
关颜绯抽噎着抬头,目光触及到姜慎轮廓刚毅的面容……泪水再次绝地而出,她像是孩子一样释放着自己内心的悲伤……放声大哭。
唐潇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
他明明结婚了……那么在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就应该告诉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要告诉自己,他想要自己走到他的身边?!而他的身边明明已经有了别的三个人……没有了她关颜绯的位置!
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如果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关颜绯宁愿唐潇从此就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也不愿这样痛的喘不过气,痛的窒息……
然,姜慎和唐潇却都想要关颜绯一次狠狠痛过之后,就再无留恋。
但是……真的好痛,好痛……
姜慎蹲下身抬手把浑身湿漉漉的关颜绯拥在怀里,似乎想要把自己全部的温暖都给关颜绯……温暖她冰冷的身躯。
听着关颜绯的哭声,姜慎的心都碎了,然……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明明……自己之前都想好了的,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
“好了……”姜慎揉搓着关颜绯的手臂,“好了……不哭了,我们回家了……”
“姜……姜慎,你不……不要管我,让我……自己一个人……”关颜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现在关颜绯还不想回去,她不想让颜如画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可是姜慎哪里会管关颜绯同意不同意,这样下去……关颜绯非感冒发烧不可!
他单手夹着关颜绯以强硬的姿态把她拉了起来,不由分说就把关颜绯往车上拉。
“姜慎……放开我!”关颜绯挣扎。
可是姜慎怎么能放开关颜绯任由她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
她这样……姜慎有多难过!他拉开车门就要推关颜绯坐进去。
“放开我!姜慎……你别管我!”关颜绯原本就是个柔弱女子她被的铁钳捏的手腕直泛白。
“我说你别管我!”
关颜绯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挣脱开姜慎向后踉跄了好几布摔倒在地上,她把姜慎手中的伞都打掉了……
关颜绯双手撑地……手心一阵火辣辣的疼,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她哭出了声。
“关颜绯,咱能有点出息吗?!”姜慎也不顾自己淋在大雨中,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一把拉起关颜绯将她紧紧拥入怀,“不就是个男人吗?!”
“别管我!唐潇都不要我了……没有人要我!你别管我!别管我!”关颜绯声音尖锐,她挣扎要推开姜慎却只能无能为力。
“我要你!”姜慎奋力将关颜绯按在怀里,拼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喊道,“我要你关颜绯!就算是全世界所有人都不要你,我要你!我姜慎要你!”
关颜绯被姜慎的话震得瞳仁一颤,她竟然缓缓安静了下来……
关颜绯张大了眼睛,泪水不断沁出和面颊上的雨水融为一体,让关颜绯分不清楚。
姜慎见关颜绯已经安静了下来,他缓缓松了些力道垂头和关颜绯的眸子四目相接。
是吃惊……还是震撼,关颜绯就那么愣愣地看着姜慎,看的眸子酸涩……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她小手紧扣在姜慎的胸膛前哭出了声。
看着关颜绯精致的五官痛苦的皱在一起,姜慎的心都要碎了。
“姜慎……你要我吗?你是安慰我吗?”关颜绯哭的那么伤心,哭的姜慎心都碎了。
姜慎不知道改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安慰关颜绯,他咬紧了牙捧住关颜绯的面颊狠狠吻了上去。
“唔……”关颜绯双手紧扣姜慎的手腕,她挣扎向后退,却退到了车上。
姜慎不给关颜绯丝毫退缩的机会,他姜关颜绯死死按在车上吻……犹如狂风暴雨而至。
风雨中,姜慎几乎要把关颜绯吻得窒息。
他灵舌霸道的探入,津液相交……他不给关颜绯任何喘息的机会。
霸道的扫过她口内的每一寸,用力吮吻,像是要把关颜绯的所有悲伤……和灵魂都吸出来。
他的吻……让关颜绯的身体阵阵颤-栗,小腹不住紧缩……
关颜绯紧扣姜慎手腕,竟回应了姜慎的吻……她唇瓣处微颤,小丁香无力的和姜慎纠缠。
就像是她心中的痛急需要找一个发泄口,在姜慎的带领下……关颜绯变得疯狂。
他拥住姜慎的颈脖抵死缠绵。
唇齿相磕,两人的口中分明就是浓郁的血腥味。
然……谁都不肯放松。
像是只有这样关颜绯心中的痛才能减轻一些。
白易赶来的时候看到眼前这一幕躲在一旁看着一直不敢出声。
这是什么情况?!
白易眨巴着大眼睛,这是不是说明……老大和关颜绯在一起了?
可是他们两个人不在家里亲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还下这么大的雨?
那一吻,仿佛一个世纪……
再分开两人皆是喘着粗气。
——所以唐潇只能选择不要你了。
孤烟烟的这句话一遍一遍在关颜绯脑子里回荡着……
唐潇只能选择不要你了……唐潇不要你了!唐潇……原来不要自己了!所以唐潇选择了离开是吗?
那个为了自己断了右手的唐潇……那个总是跟在自己身后,说是要让自己走到他身边的唐潇……
居然不要自己了!
连唐潇都不要自己了……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要自己?!
——我要你关颜绯!就算是全世界所有人都不要你,我要你!我姜慎要你!
姜慎吗?
关颜绯的泪水越发汹涌,姜慎的话是安慰也好……是哄骗也罢,这一刻……能让自己感觉到自己还有心跳的,居然只有姜慎!
那个说会要自己的姜慎?!
姜慎的吻没有吸走关颜绯的悲伤,却让关颜绯哭的更加伤心,她仰起头用那双悲伤到极致的眸子看着姜慎,开口竟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姜慎……你要我吧!”
姜慎一愣,他撑在车身上的手缓缓收紧,那双眸子一片猩红。
姜慎知道的……这是因为关颜绯被伤到了极致,所以才会这样和自己说……
她这是想要放纵沉沦,还是真的想要和自己在一起?
姜慎更偏向前者。
看着姜慎没有反映,关颜绯哭的更加悲伤,她颤抖的声音里是止不住的悲伤:“你也……不要我是吗?”
全世界……真的没有人要她关颜绯!
关颜绯胸口闷痛。
“我要你!”姜慎回答的坚定,“我说了……就算是全世界所有人都不要你,我也要你!只要你!”
就算是……为关颜绯止痛也好,姜慎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白易!”姜慎眸子猩红的喊了一声。
“到!”白易连忙站了出来。
姜慎目光死死盯着关颜绯把自己车钥匙丢给白易:“把我的车开回去!”
“哦……好!”白易有些纳闷的看着自己的老大和关颜绯,捡起钥匙眼神有些愣愣地,这是唱的哪出?
说完,姜慎为关颜绯拉开车门:“上车!”
关颜绯小手还是紧扣着姜慎的手腕,喉头耸动。
“上车!”姜慎再一次道。
最终,在白易的注目礼下姜慎开车带着关颜绯离开。
两人没有回姜家,姜慎带关颜绯去了酒店。
一进酒店房门……两人便拥吻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因为全是被淋湿太冷还是因为害怕……关颜绯的全身都在颤抖。
关颜绯的吻生涩的厉害,和姜慎唇齿相磕……腥甜味再一次在两人的口腔中蔓延开来。
今晚的关颜绯不像是关颜绯,她放纵了自己的悲伤……任由自己沉沦堕落。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不那么伤心,不那么痛苦。
姜慎被关颜绯这样的吻吻得把持不住,他猛然将关颜绯按在墙上,喷薄而出的热气洒在关颜绯面颊上,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关颜绯道:“关颜绯……你现在还可以后悔。”
—————————千千分割线——————————
PS:今天的更新来了,千千的眼睛昨天已经看过医生……休息了一晚上也没有昨天疼了,谢谢亲爱滴们的关心看到留言千千心里很暖,谢谢亲爱滴们……千千更新完又得去休息了留言等千千好一点了再恢复,现在千千不敢长时间看电脑,爱你们……每一条留言千千都看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