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刘念十一岁那年,发水痘了。
急急地烧了一整天,他的病情才缓和下来。
又养了几日,水疱干涸,刘念结了一脸的痂。
越四三个月的时候就出过痘了,不怕被传染,穆元华便带着她进宫去看太子。
将女儿撇在东宫后,穆元华寻皇后海兰说话去。
被母亲抛弃的越四一点儿也不觉得委屈,自觉地拉了个小凳在刘念床边坐下,手撑在床沿上,托着小脸打量刘念。
刘念自觉难看,忙不迭用袖子遮脸:“瞧什么!没见过美男子吗?”
越四“噗嗤”一声笑了:“美男子倒是经常见,就是没见过一脸疙瘩的美男子~”
刘念吃了个瘪,倒是没一如往常地和越四斗嘴,不开心地转向床里不理越四。
被冷落的越四不高兴地戳戳刘念的腰:“喂,你怎么啦?”
刘念像条蛇似的扭了扭腰,往床里头挪了挪。
越四伸长了手,又戳了戳他的腰:“念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刘念扯了被子将自己整个盖住,扮鸵鸟。
越四笑嘻嘻去拉他的被子:“念哥哥别不开心啦~我娘亲说了,水痘发完了就好啦~不会留疤的~等你脸上的痂都掉光了,你还是原来的那个美男子嘛~”
刘念抢被子抢不赢越四,被她扒拉出了被窝。
在床上滚了两滚,刘念最后还是从床上坐起来,一脸严肃地看向越四:“小四!我皇奶奶说我应该议亲了!”
越四微微一怔,然后眼睛笑成了月芽儿:“好呀~找个媳妇治治你这身臭脾气~”
“你别闹!”
刘念的眉头拧成了个川字。
越四对他吐了吐舌头,收了笑,问:“太后娘娘看中了哪家姑娘呀?”
“我皇奶奶给我列了一堆的闺秀……但是……”刘念低下头,盯着自己搅成一团的手指,说话开始吞吞吐吐的,“但是我父皇说,要我娶我自己喜欢的人,还问我……喜欢谁。”
越四好奇起来:“你说了你喜欢谁?”
刘念抬起头,飞快地瞅了越四一眼,复又低头,小小声地说了一句:“你。”
“我?!”
越四惊呆了!
“嗯。”刘念整个人一下子红成了熟虾,把自己的手指搅成了麻花,“所以我父皇让我亲自来问你,你喜不喜欢我……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越四震惊得无以复加,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啊!你喜欢我你能天天欺负我吗?!”
刘念娇躯一震,不可思议地看向越四:“什么?!明明就是你天天欺负我!”
是可忍孰不可忍!
越四简直不能忍受刘念这颠倒是非的污蔑!
拍床而起,越四怒翻旧账:“还说呢!上个月皇后娘娘生辰,有人抓了一把臭屁虫塞我荷包里,你敢说不是你指使的?!”
刘念刚刚那些旖旎的小心情被越四这一控诉打得烟消云散。
旧账你翻我也翻,我这本难道还能比你那本薄吗?!
刘念怒想,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毫不示弱地回击:“得了吧!去年越大哥给我做的小弹弓,你做什么要抢去?!你想要你自己求他做一把不成吗?!”
“那可是我大哥!”
“我可是太子!”
“太子了不起啊!口亨!”
“太子就是了不起!口亨!”
最后,刘念的告白在吵架中无疾而终。
两人不欢而散。
————
从东宫出来,越四气得半死,也不等母亲一道儿回家了,自己先行滚蛋了。
一进家门,越四当头就撞上了从校场回来的大哥。
越四气鼓鼓地揪了大哥阿好的衣袖,开门见山地对他说:“哥!刘念那个混蛋说他喜欢我!”
阿好眉头一蹙,斥责自家妹妹:“太子的名讳不可乱说!”
“这不是重点!”
越四不高兴地跺跺脚。
“那重点是什么?”
阿好不慌不忙地在游廊的鹅颈椅上坐下。
“重点是……他问我喜不喜欢他!”
越四竹筒倒豆子,全招了。
阿好看着妹子这又气又急的模样,肚中的肠子早就笑得打结了,脸上却还是一副淡定神色:“哦~?那你喜欢他吗?”
越四气鼓鼓的脸跟破了的气球似的,泄气了:“我……不知道。”
阿好没端住,笑了。
“大哥你别笑啊!”越四又急了,“你快给我出个主意啊!”
阿好很给妹妹面子的不再笑了。
端起脸色,阿好问:“你想知道你自己喜不喜欢太子?”
“嗯!”
越四脆生生地回答。
“太子长了一脸痘疤?”
“嗯!可难看了!”
越四用力点头,狂腹诽——
还美男子呢!臭美!
看妹妹又朝气蓬勃地怒起来,阿好笑着摇摇头,没由来地想起那个灰头土面的女孩儿来。
“你想确认自己的心情?”
阿好又慢条斯理地问了一句。
“嗯!”
越四的回答十分坚定确定以及肯定。
“那……你明儿就去试试看,面对太子那张凹凹凸凸的难看的脸,你能不能亲得下去……”
————
大哥给出的这个解决方案,越四觉得可行!
看看她亲爹!不管她亲娘吃了什么大蒜啊榴莲啊韭菜葱花啊,都下得去嘴呢!
是真爱!
……不过每次老爹从校场回来都会被娘亲嫌弃得不行就对了……
哎呀不管了,横竖试一下,又不吃亏!
————
第二天,越四怀着风萧萧易水寒的心情,大义凛然地进了宫。
看到越四进屋来,刘念突然紧张起来。
知道太子和越四小姐在一块的时候不喜旁人在场,屋里伺候的宫女太监们都自觉麻利地滚出去了。
最后一个人还顺手带上了门。
……真是非常自觉良好的习惯啊!
看着越四越走越近,刘念的心跟挂在秋千上荡着似的,一下一下没着落。
可是他还是要端着态度,故作镇定地打了一声招呼:“咳,你来了啊。”
越四一言不发,在刘念床边停下脚步。
看到越四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刘念心里头有些发慌,却还是强作淡然地往旁边的小凳子上一比:“你坐。”
谁知越四没坐。
没坐便罢,越四还抬起双手,就着刘念的脸猛地一合,将他的脸紧紧地夹在手里。
“你……你要干嘛?”
刘念的脸被越四夹得有些变形,说话都不利索了。
越四仔细端详着刘念的脸,心里磕碜得慌——
这一脸上都是痘,坑坑洼洼的,怎么下嘴啊!
可是!不下嘴,怎么断定自己对这个混蛋是什么感觉呢?!
大哥说过的话,可从来没有错过!
看着越四脸上的表情跟走马灯似的变化,一会儿晴一会儿雨的,刘念也跟着不自在起来:“你……你到底要干嘛?”
刘念话音一落,就看到越四眉毛一沉,一副壮士断腕的模样,朝着自己压过来!
刘念:“…………”
越四:“…………”
两个人的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四只大眼睛瞪得圆溜溜地看着对方,眼里都满是震惊。
过了一会儿,越四才一把推开刘念,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刚刚都光顾着亲去了,呼吸都忘记了。
刘念也是狂吸气不停,一边吸气还一边指着越四,埋怨她:“怎么也不打声招呼!你吓死我了你!”
越四飞快地瞟了刘念一眼,一言不发,同手同脚地出门回家去了。
刘念无语目送她离开:“…………”
喂!你这是始乱终弃的节奏吗?!
————
回到家,越四也不回自己院子,就在门口等大哥回来。
等了一下午,好不容易盼到阿好进门,越四忙不迭扑上前去:“大哥!我要汇报情况!”
阿好一边带着妹子往自己院子里走,一边问她:“亲了吗?”
“亲了!”
“亲了哪?”
“嘴!”
阿好脚步猛地一顿,无奈地扭头看了一眼越四。
自己这个妹妹真的是……哎。
阿好摇摇头,继续问:“那知道了吗?”
原本兴高采烈的越四又泄气了:“……还是不知道诶。”
“那你亲他的时候,心跳得快不快?”
“……不记得了。”
“那你有没有手心出汗?”
“……也不记得了。”
阿好闻言点点头,下了结论——
“嗯,你喜欢他。”
嘎?
越四脑子短路了一下,然后难以置信地抱住自家大哥的胳膊,抬头小心翼翼地问他:“真的?”
“真的。”
阿好语气坚决地回答,给妹子吃一记定心丸。
越四闻言,咧嘴一笑,一把将阿好的胳膊抛开就往外跑:“那我进宫告诉他去~”
“喂!女孩子要矜持!你这么上赶着干嘛!”
阿好高声对妹子说道。
越四早就跑远了,还丢回来一句话——
“哥!你别瞎操心我了!你都快二十了!你还是操心你自个的媳妇去吧你!”
————
目送妹子倒贴去了,阿好无奈叹了一口气。
一回头,阿好就看到阿爽阴气森森地站在回廊尽头看着自己。
“哥。”
阿爽叫了一声。
阿好不耐烦地应了一声,然后问:“怎么了?”
阿爽哀怨地飘到他跟前,开口道:“哥,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姑娘……”
阿好额头上青筋一迸——
你们都够了!(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