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陈瑞已经在秘密的搜查着自己的府邸了,因为秘密的,所以人数上面就比较的少,而且搜查也十分的密集。
陈瑞悄悄的府中搜查着,很快,陈瑞就只身一个人来到了陈府最为僻静的地方,别院,这个别院以后再是太老爷的侧房住过的地方,自从这名侧房无故去世后,这个别院就再也没有住过人了。
此时陈瑞来到这里,不禁想起了当年自己小的时候在这里玩耍的时候。
回忆,慢慢的铺面袭来,陈瑞低着头,像是对姨娘的一种敬蔚之情,冷枫在陈瑞的背后,看着陈瑞做这样的动作,有些不解,但是陈瑞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冷枫清楚的明白了,这个别院是以前陈老爷侧房住过的地方。
这名姨娘姓金,在当时的陈府,大家都喊她为金夫人,而不是所谓的姨娘,这名金夫人当时在陈府是出了名的和善,因为膝下无子,所以对待陈瑞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十分的照顾陈瑞,所以陈瑞也对这名金夫人十分的尊重,就连这名金夫人去世了,他陈瑞都是顶着金夫人二儿子的身份供的孝,当时陈瑞的母亲(也就是现在的老夫人)是十分反对的,但是陈瑞的坚持,也就让这件事情给定了下来。
金夫人当时走的时候,全府的都在追悼金夫人,队伍的浩大,也让百姓们知道了陈府有一名慈善和蔼的金夫人。
陈瑞说道这里的时候,都已经老泪纵横了,他陈瑞是将军,是从不会轻易掉眼泪的,但是这次却为了这宁金夫人,也足以能够说明,陈瑞对这名姓金的夫人,感情是很深。
冷枫站在一边,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陈瑞,所以只能呆呆的站在一边。
良久,陈瑞抹了抹哭红的双眼,看向了冷枫。说着:“冷侍卫,在下对不住了,只是回忆突然的涌现,让我这活了半辈子的心又再次打开了,让冷侍卫见笑了。”
“哪里哪里,陈将军这说的是哪里的话,这些都是人之常情。”冷枫对陈瑞说着。
陈瑞赞同了冷枫的话语,点了点头,说着:“冷侍卫,这里,就不搜查了吧,我想保留着这里的一切,怕进去了打扰了屋里的平衡。”
陈瑞都这样做了,冷枫自然知道是怎么了,于是冷枫应了陈瑞的一声,说着:“没事的,陈将军,那咱们再去其他地方找找吧。”
“嗯……”冷枫答应着,随后跟着陈瑞往其他的地方走着。
说是迟,那是巧,陈瑞和冷疯刚走了几步,这栋别院里就出来了噼里啪啦的响声,让陈瑞和冷枫同时停住了脚步。
“怎么回事?”
两人都异口同声的问着对方,互相的眼神里都流露出了警惕。
“冷侍卫,走。我们过去看看,按道理来说,这栋别院没有人会过来,怎么今日就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我想我得亲自过去瞧瞧才行。”陈瑞对着冷枫说着。
“嗯,陈将军,走,去看看,说不定碧莲也在那里的。”冷枫也觉得事情太巧了,所以也打算去看看。
而此时在别院的屋里,大兵和小兵有一次吵了起来,大兵一气之下两桌上的茶杯给甩在了地上,而现场则是蹲坐在了地上。
“哥哥难道你该打算执迷不悟吗?”小兵蹲坐在地上,丝毫不管不顾自己身上还在流淌的血液,劝说着自己的哥哥,大兵。
而大兵则是无动于衷的看着小兵。眼中透露不一种杀气。
“弟弟,你不用再说了,说什么我都要带走这个姑娘,你也不用劝我了,否则我也不会把你当做是我的弟弟看待的,希望你能明白。”大兵说完,看了看碧莲快要褪下的衣服,等自己将小兵说通后,姑娘,我就带你走。
“哥哥……”小兵无力的喊了一声。
“怎么?”大兵应了小兵一声,等着小兵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哥哥,我想,咱们也不用逃了,要不了多久,我想,陈府的人就会找过来了,到时候,哥哥,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就不一定了。”小兵说着,每一句话都十分的中肯,但是此时的大兵是一点都听不进去了,他目光狠狠的看着小兵,上前就抓起了小兵的衣角,问着:“是你,是你,是你对不对,你刚才出去的时候就已经通知陈府的人过来了,而你,而你现在一直都是在跟我耗时间对不对,目的就是等着他们过来,对不对。”
大兵接近疯狂的咆哮着,他看向小兵,他恨不得现在就将小兵给杀死了。
一这个时候,只见小兵一个冷笑,小兵猛的发现,自己的哥哥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的不像他了,猜忌心真的越发的强大了,呵呵,哥哥,如果我真的要害你,何必要让你逃跑呢?
“哥哥,我是不可能背叛你的,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背叛你了,而我,是永远都不会背叛你的,你既然这么喜欢这个姑娘,就赶紧带着她走吧。”
小兵说着,推开了小兵的手,将还未醒的碧莲交给了大兵。
起先的大兵有些错愕,但是当小兵说让自己待碧莲走的时候,他在心里看到了希望。
“真的,真的吗?”大兵问着小兵。
“嗯,是真的,哥哥,再不走就怕是来不及了。”小兵推着大兵,掩护着大兵往外走着,小兵在心里已经将计划全部都想好了,先将自己的哥哥和碧莲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由自己去引开陈府的侍卫,这样声东击西,大兵就可以顺利的带着碧莲逃出陈府了。
可是,小兵这样的计划是不错的,但是,当大兵将茶杯打碎的时候,引开了陈瑞和冷枫的注意。
这时,大兵抱着碧莲走到小兵的面前说着,“走吧,弟弟。”
“嗯,哥哥,你先走,我断后。”小兵话音刚落,有听见扑通的一声,陈瑞将门给推开了。
“谁都不准走。”
一声厉下,吓的大兵顿时就软出来腿,当场跪在了地上,而被大兵抱着的碧莲,也从大兵的胳膊上滚了下来。
陈瑞和冷枫看到了碧莲,心里对事情的经过也慢慢会意了一些。
“你们是谁,怎么会在我们陈府?”陈瑞看了看碧莲。见碧莲毫发无损,随即将碧莲放在一边的板凳上。
“我们是,我们是……”大兵吓的连话都不敢说了。
“陈将军,事情已经败露了,我们也不打算活着了,我们的名字对陈将军也没有多大的用,不如就给我们一个痛快吧。”小兵说着,闭上了眼睛,伸出了自己的脖子。
在此之前,小兵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所以对死亡也毫无畏惧之心了。
“小兵,你在说些什么,我可不想死,我可不想死,我还没有好好的享受这个世界,我怎么能够在去死。”大兵说的十分的激动,而且还推着小兵,但小兵对此,无动于衷。
“哥哥,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无可奈何了。”小兵无奈的说着,他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间逃跑,现在陈府的人已经来了,想跑,那也是很困难的了,不如给了痛快。
“弟弟,你不是最有办法的吗,哥哥我不想死,哥哥我不想死。”大兵向小兵求救着。
“哥哥,我也没有办法。”
“你……,小兵,亏我那么含辛茹苦的将你养大,原来你就是这样对付我的,是吗,是这样的吗?”
此时的大兵已经有些激动了,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困境,竟然抓起身边的小兵,想要打小兵似的。
“够了,你们在做什么?”陈瑞立刻制止了大兵的暴动,将大兵和小兵分开来过,不是为了审问这两个家伙,陈瑞一定早就对他们两个下手了,竟然敢公然在陈府抢人那就是跟她陈瑞过不去。
“小兵,我恨你,我恨你了。”大兵朝着小兵喊着,小兵全部都默默的忍受着。
“冷侍卫,真是见笑了,来陈府看了这么一出戏,看来是兄弟两个反目了,在下要将这两个人关押起来,亲自审问。”陈瑞对冷枫说着。冷枫点了点头就答应了。
“嗯,陈将军,吗碧莲姑娘,怎么处理!”冷枫指了指还未醒来的碧莲问着。
“那是我媳妇,你们谁也别想碰她。”大兵说着。两只脚不停的朝碧莲的身边跑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碧莲姑娘真的是这名男子的妻子?”冷枫顿时也犯傻了。问着陈瑞。
陈瑞也是莫名其妙的,着碧莲有没有对象,他还真的不知道,而且他也没有听陈诗筠说过,一时之间,陈瑞也犯傻了。
冷枫见陈瑞也不是很清楚,免得抓错了人,冷枫打算先把碧莲弄醒,然后好好盘问盘问。
“陈将军,不如将碧莲姑娘叫醒问问就好了。”
冷枫说着。
“嗯,好,那麻烦冷侍卫了。”陈瑞回答着冷枫的话语。
“哼,你们叫不醒她的,她中了我的毒,没有我的解药,他是醒不过来的,你们不用白费功夫了。”大兵冷哼一声,朝着陈瑞和冷枫说着。
“你对碧莲下了毒?”陈瑞问着有些狼狈的大兵。
“没错,我是下毒了,怎么样,可是对她的身体又没有什么伤害,这怕什么,只是暂时醒不过来罢了,等她成为了我的女人,我就会给她解药了。”大兵说的很是轻描淡写的,但是听到陈瑞个冷枫的心里,却是别一般的风味。
“交出解药,我可以请求陈将军饶你不死。”冷枫冷冷的说着。
“除非她成为了我的女人,否则一切都是问题。’”大兵不答应的说着。
“冷侍卫,别跟他废话了,不如就问问他的弟弟吧。”陈瑞说着,变把目光转向了小兵。
你有解药吗,如果有,我可以答应放你一条生路。”陈瑞对小兵说着。
陈瑞刚说完,大兵就又说话了。
“我弟弟并不知道解药,没有我,就没有解药。”
大饼笑着说着,丝毫的没有感觉到一点的压力。
“你说,是这样的吗?”陈瑞又问着小兵。
小兵点了点头说着:“我哥哥说的没错,我不知道解药的配置。”
“我说吧,我弟弟是不知道的,哈哈……”大肆无忌惮的笑着,仿佛一起的得事情都与他无关一样。
“你……”
陈瑞有些气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平常人竟然还会制毒。
“陈将军,你要是杀了我,这名女子就十分的危险了,相信陈将军也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得。”大兵一反常态得说出了这样得一翻话来,但小兵没有半点得惊讶。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只有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才回汕尾正经一点点,说出来得话,不是威胁这个,就是要挟那个,反正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那套,不过自己得哥哥在药物上确实又很高得能力,所以大饼回用毒这件事情,是两个双胞台心中的秘密,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冷侍卫,你说,该怎么办?”陈瑞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这里不是战场那样,家里走着耳目得柔情,所以陈瑞的心态也有了一定的变化,变的稍微优柔寡断了。
冷枫心里早就盘算好了,碧莲中的毒,宁王府肯定有办法解开,其他得全部都不用担心,所以站在当务之急不是和这两个认瞎周旋,而是尽快的讲这两个人带走,然后就审问幕后黑手。
“陈将军,碧莲姑娘的事情暂且放一边,现在重要的事情是着两个人怎么处理,所以冷枫的意见就是,先审问除某后黑手才是关键不跑又回有人平白无故的不见了。”
冷枫刚说完,大兵的脸色就便变了。
“冷侍卫,那碧莲,该怎么办?”陈瑞问着冷枫。
“陈将军,关心则乱,我相信总有人可以治好碧莲姑娘的,这个时候,我们不能被牵着鼻子走,而是先处理紧要事情。然后再j救治疗碧莲姑娘。陈将军。这都是我的个人意见。”冷枫对陈瑞说着。
。陈瑞听完冷枫的话语,思考了一会儿,说着:“那好吧就按照冷侍卫说的办,先将这两个人押下去再说别的。”
“且慢……”
小兵听完沉入个冷疯的对话,觉得十分的无奈,结果是这样的,那就说明哥哥出的筹码还不够多,为了保护大兵,小兵说着:“我有解药。”
“哦?”陈瑞不相信得回了一句。
“我有解药,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们答不答应?”
“什么条件?”陈瑞问着。
“陈将军……”冷枫喊了陈瑞一声,冷枫在示意陈瑞,早点带他们两个下去审问。
“保证喔哥哥得安全,如果我哥哥安全离开就,我就黑解药你们。”小兵对陈瑞说着。
“如果我不答应呢?”陈瑞又继续问着小兵。
“如果陈将军不答应,那我也没有办法了。”小兵很轻松的说着。
“那既然是这样,那就这么着了,冷侍卫,一人抓走一个,至于碧莲,待会再滚开好了。”陈瑞对冷枫说着。
“好……”冷枫答应着。抓起了小兵就走了。
而大兵还在错愕当中,他用手抓着自己的耳朵,他在努力的告诫自己,刚才他是听错了,小兵不是再为自己着想。而是为了自己着想,可是这个想法再大兵的脑海里不成立,所以此时的大兵还在纠缠着。陈瑞用十分不怜香惜玉得手势,抓起了大兵我朝着密室走去了。
冷枫先到了,而陈瑞尾随其后……
在这个时候了,碧莲就是一个人躺在凳子上了……
冷枫将小兵带入了密室,自己就悄悄的离开了,坑枫飞尘如寻找以轩了,赵以轩是世子,可以请倒宫中得太医过来,而且赵以轩也是自己的主子,这些事情,他冷枫忙完了都会第一时间去向赵以轩汇报,以便于赵以轩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陈瑞将大兵送回密室后,和冷枫打了一个招呼。便开始亲自审问起大兵来了。
在这段时间里,陈府就并未发生其他大事件的事情了,千月被赵以轩派来陈府保护陈诗筠,二人没事的时候总会在一起聊聊天,而陈诗筠也时不时的将头看向门外,她想看看,有没有人给她带话,说碧莲的消息。
结果等了很长时间,陈诗筠还是没有等来陈瑞的消息,而这时,千月也看得十分的着急了,安慰着陈诗筠,就因为如此,陈诗筠的心情才慢慢好转了开来。
千月在逗着陈诗筠,冷枫在宁王府向赵以轩报告着今日的情况,而陈瑞则在密室里审问着小兵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碧莲还一个人在别院里睡着,因为药效的原因,碧莲努力的使自己睁开眼睛来,但是,眼睛很是不争气的,睁开了,又闭上了。
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终于,碧莲渐渐征服了药效,眼睛终于得以睁开了,但是当碧莲睁开眼睛后,她惊呼了。
别院里回荡着碧莲得声音,但也只有在别院的人,才听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