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婉看到这么大的蛟,有点害怕,她拉着丁书瑶的手,道,“书瑶,要不我们去乘仙鹤吧,我有点怕。”
丁书瑶拍拍她的手,安慰道,“别怕,这蛟是丁雪的灵兽,很乖的。”
方婉还是摇摇头,她看到黄金蛟那金黄色的鳞片,没由来就感觉到害怕,无论如何也克服不了心中的恐惧感。
“我,我从小到大都怕蛇。”
“嗤,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怕蛇?怕这个怕那个,那你修什么仙呀?趁早回家生孩子去!”赵子恒讽刺道,他一向说话直接,从来不会考虑到别人的感受。
丁书瑶有点生气,冷哼道,“赵子恒,我洞府不欢迎你,你不要去了!”
赵子恒急了,“喂,你什么意思呀?刚刚还答应我的,现在又反悔了?出尔反尔真小人!”
“我的洞府里就不欢迎你这种没礼貌的人!”
赵子恒涨红了脸,“不行,我一定要去!”
“随便,你爱去不去。但是我告诉你,你别想进我的洞府!”
赵子恒站了起来,叉着腰大吼,“我一定要进去!”
丁雪也觉得赵子恒有点太过分了,方婉毕竟只是个女孩子,胆子小害怕蛇这种东西挺正常的。于是,她扯扯赵子恒的衣袖,“小师叔,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
“我为什么要少说?明明是这个女修胆子太小!她这种胆子本来就不是修仙的料!”
丁雪抚额,小师叔性子这么直,说话容易得罪人,以后怎么在修仙界混呀?
丁书瑶干脆不再理他,牵着方婉的手。温声道,“来闭上眼睛,我牵你过去。你就当作那是一只仙鹤。”
方婉带着口腔,猛地摇头道,“我不敢!”
丁雪也劝道,“方婉,我这只黄金蛟不会伤人。你不用害怕!”
柳从文也从黄金蛟上跳下来。“方婉,你看我上去坐了都没事,所以完全没必要害怕。它不会伤害人的,真的!”
几人好说歹说,方婉才闭着眼睛,牵着丁书瑶的手跳到黄金蛟身上。然后。在飞行过程中还是死死地抓着丁书瑶手,一刻也不敢放松。眼睛则紧紧闭着。
赵子恒本来还想讽刺方婉几句,不过看到丁书瑶射过来的眼刀子,就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而丁雪则大感奇怪,她知道。赵子恒和丁书瑶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怎么赵子恒在她面前这么乖?赵子恒向来说话做事都没有任何顾忌,哪怕是她师父玄火真人也拿他没办法。而师尊衡阳真人更是为他操碎了心。这会他竟然在丁书瑶面前这么服服贴贴的,她很是好奇。
黄金蛟的速度很快。一会时间就来到了丁书瑶的洞府。几人从黄金蛟上跳下来,这时候方婉的神色也平静了,倒没什么不适。方婉和柳从文回自己洞府去了,丁书瑶、丁雪和赵子恒便朝丁书瑶的洞府走去。
但在门口的时候,丁书瑶拦住了要进门的赵子恒,“我说过不允许你进去的!”
赵子恒大喊,“为什么我不能进去?”
“为什么?呵呵,刚才不是说了嘛!”
“女人,你不能这样!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但赵子恒看到丁书瑶冷下了脸,缩了缩肩,小声道,“她本来就是胆子小。”
丁雪也走过来,“书瑶,小师叔除了嘴巴毒一点,其实性子真的不坏的,你就原谅他一回吧?”
丁书瑶坚决拒绝,“不行!”
说完,她带头往里面走。丁雪只能无奈地看了一眼赵子恒,然后也跟着进去。
“喂……”看着他们一个个进去,赵子恒仿佛被抛弃般,心中有点难受。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没人理会他。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就像大家都不喜欢他了,不要他了。
他有点落寞,在丁书瑶洞府前找个位置坐了下来,肉肉的小手撑着下巴像个小大人似得叹了口气。然后摸了摸小五的身子,“小五,他们是坏蛋,他们不要我了。我也不跟他们玩了,以后就我们两个,好不好?”
小五翻了个白眼,它要去找它家的亲亲主人了!然后,它挣扎着从赵子恒的魔爪中挣脱出来,一蹦一跳地进了洞府。
“喂……”赵子恒恼怒地大吼,“你走了就不要回来,我告诉你,我不要你了!哼!”
小五没理会它,继续往里面跳。
丁书瑶将丁雪请进了客厅,泡了一壶,两人讲述着这段时间来的情况。丁雪自进了太玄宗之后便一直呆在宗门,除了修炼还是修炼。
丁书瑶也将自己在丁家的事大概叙述了一遍。
丁雪心中很是震惊,她现在都可以想像地出当时丁书瑶是怎么面对金家人的,金家那可是有两个筑基修士,特别是金恨雪,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在金家这么多人的围攻下,丁家人竟然完全不顾书瑶的死活,将她逐出丁家!她都能想像当时情况有多危急!
丁家,竟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家族弟子!丁雪感到阵阵的心寒,家主和族长的做法,完全就是不给丁书瑶活路!如果不是有人救了书瑶,恐怕她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不过,这毕竟只是丁书瑶的一面之辞,所以丁雪并没有说丁家什么。
沉默了很久,她才道,“这么说来,你已经不是丁家人了?”
丁书瑶点头,“我跟丁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唉,我之前就是很看不惯家族里一部分人的做法,所以一直都没有回过丁家。却不料,他们竟然真的一点也不顾及家族情谊,没把家族弟子放在眼里!”
丁书瑶轻啜了一口茶,“算了,这事也不必再说。从此我跟丁家也没任何关系了。”
丁雪迟疑了一会,然后问道,“书瑶,真的是跟丁家完全断绝关系了,你不后悔?”
丁书瑶毫不犹豫地点头,当初她下了决定就没什么好后悔了,丁家人那套做法她看不惯,也不屑去理。
且说赵子恒一个人坐在外面,刚开始还好,后面越来越伤心,总觉得被全天下人抛弃一般,心情非常低落。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丁书瑶不像其他人那样,看到他就非常热情呢?为什么她总是对自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呢?难道,是因为他要走了她的灵兽?可是,小五不是他强行抢走的,而是经过她的同意的!他说自己没礼貌,可是他一直这样说话呀,其他人也没说什么呀!
就像刚才,他说方婉不如回家生孩子去,方婉不也是没说什么吗?为什么丁书瑶却不理自己呢?
赵子恒肉肉的小脸上充满了疑惑,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些。
然后,他的眼睛一亮,就看到小五又一蹦一跳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嘴巴里还叼着一个袋子。
“小五!”赵子恒兴奋地跳了下来,跑上前把上五抱到怀里,用脸磨蹭着小五的毛发。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丢下我的!”
“吱吱吱,”小五挣扎了会,然后将那个袋子叨到赵子恒的面前,示意给他。
“这是给我的?”
小五点点头。赵子恒开心地接过袋子,打开来一看,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桂花糕!太好了!这个我喜欢!”说完,他就塞了一块到嘴巴里,大口咬起来,脸上则满是幸福的笑容。
赵子恒其实是个吃货,不然也不会圆滚滚地像个包子了。他三两下就将这一袋子桂花糕给吃个干净,还将手指上沾的屑舔个干净。
然后,他眼巴巴地问,“还有吗?”
小五摇摇头,摊开两只爪子,表示没有了。这个桂花糕是钱旭做的,他没事总会做一些糕点,这些东西小五不吃,钱旭也不吃,只丁书瑶吃。不过她虽然吃得多,但钱旭也做得多。小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新“主人”应该会喜欢吃,所以就拿出来给他了。
因为,它的主人不允许它吃钱旭给的灵石,要靠新“主人”养活了,所以它要提前讨好他。如果丁书瑶知道小五的想法,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好吧,”赵子恒觉得好可惜,这么好吃的东西竟然没有了!但是,他摸了摸肚子,还是好想吃呀!
不过,他从此就开始惦记丁书瑶的洞府了,因为里面有好吃的糕点!
“臭小子,还不赶紧回来!”这时候,赵子恒身上的一块玉佩闪起了红色的光芒,里面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骂声。
“师父!”赵子恒无力地道,自己才出来一会时间,师父竟然叫他回去了?唉!
“赶紧给我滚回来,如果在一柱香内没有见到你的身影,嘿嘿。”
赵子恒马上想到师父恐怖的惩罚人的手段,于是赶紧回答,“师父,我马上就回去,马上!”
衡阳真对这个弟子相当严厉,总是动不动就惩罚他,而且手段颇多,花样百出,久而久之,赵子恒就对衡阳真人有一点畏惧感。
这会,赵子恒抱起小五,招来一只仙鹤,快速地跳上仙鹤背上,往前面飞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而这一切,丁书瑶和丁雪都不知情,他们两人都还在聊天。(未完待续)